灵植空间:神兽农女娇养独眼夫君在线阅读

灵植空间:神兽农女娇养独眼夫君

懒鹅嘎嘎乱叫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26.7万字

上古神兽渡劫失败被劈穿越,成悲惨农女要被卖和弟弟相依为命,还好她夹带自家后花园。开局一人一筐一粪叉,打猎技能满点。能吃能睡能赚钱,还能手撕极品老太恶毒舅妈战斗力爆表!灵植长得大又好,卖了赚钱管温饱,还能管到弟弟去科考。不料便宜弟弟的独眼夫子却盯上了她后花园空间的灵植。某人:你这大绿菜都交出来吧。花卷:咋的想抢劫?我没发火劝你趁早跑!某人:跑个屁,我包圆儿。花卷狗腿星星眼:好的大哥三百两,下次再来您慢走。某人:走个屁,你我也包圆儿。花卷:我看你这病是治不好……灵植有三好,卖钱赚的真不少,延年益寿缓衰老。你要问还有一好?当然是牵着独眼夫君鼻子跑。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穿越后她与九阶神兽无缘

“吼!”

花卷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喉间发出一声低吼,疼的她揉了揉不是很饱满的屁股。

奶奶个腿儿的,摔死她了。

她不是在渡劫吗这是哪?

花卷缓过劲来,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

张牙舞爪的大树遮天蔽日,地上的野草也有一米来高。

她习惯性的舔了舔爪子,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发亮的皮毛和锋利的爪子呢!

怎么是一只人类的小手?

还丑不拉几!

花卷还没反应过来,一大堆信息涌入了她的脑海中。

疼的花卷喉咙里发出噜噜声,她抱着头瞳孔的红光闪了一瞬。

花卷喘着粗气,疼的她一身冷汗。

她渡劫失败,被天雷劈中意外穿越。

原主与她同名同姓,父母双亡与唯一的弟弟花眠相依为命。

家里仅有的二亩地被恶毒舅母赵氏霸占,而她还要被卖给李瘸子。

因为赵氏的儿子要娶媳妇了,把花卷卖了才有足够的钱。

花卷自然不从,赵氏的儿子趁着花卷上山采药之际来胁迫她。

没想到一个失手把花卷推下了山崖摔死了。

花卷冷汗连连,下意识的转头舔舐身上的皮毛,却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兽身了。

花卷淡淡的叹了口气,她终究是与九阶神兽失之交臂。

还来了这样一个鬼地方。

气死她了!

“咕噜噜……”

炸了毛的花卷一下子顺了毛。

好饿!

她觉着自己像是八辈子没吃过饭了一样。

花卷心里想着,原主要不是被摔死,迟早也被饿死。

这倒霉孩子。

花卷站起身来,捡起掉落在一旁的破竹筐和粪叉,慢悠悠的走向了林子深处。

她要去觅食。

说什么也得先填饱肚子才是。

一个优秀的神兽,当然不会丢弃最基本的技能——捕猎。

小身板大竹筐,大粪叉旁还飞着几只苍蝇,花卷就这样离开了。

林子深处明显多了几分凉意,忽然花卷眼神一凛。

搔了搔耳朵蹑手蹑脚的向前走去,慢慢扬起了手中的粪叉。

她闻到了猎物的味道。

果不其然,花卷轻轻拨开面前的草丛,一只兔子正簌簌的啃着青草。

花卷顿时两眼放光。

大餐!

她手起叉落,惊飞了林中的鸟儿。

一只灰色的野兔还没来得及挣扎,就丧命于粪叉之下,而粪叉则入土三分。

花卷拎起兔子耳朵,满心欢喜。

三下五除二,就把兔子剁吧剁吧给吃了。

花卷打了个哈欠,这么多年的毛病还是没改掉,吃饱了就想睡。

花卷找了个地方窝着美美的睡了一觉,

等赤霞染红了半边天,花卷这才手上拎了只山鸡慢慢悠悠的回村儿了。

一路走来,花卷还笑着和村里的一些人打了招呼。

等到了家花卷随手把野鸡一扔,然后一屁股坐在土炕上。

她搔了搔耳朵,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自己的手心。

忽的她手心出现了一方天地,仔细观察下这方天地有山有水,亭台阁楼花花草草一样不落。

这是花卷的后花园,不知为何随着她一起穿越过来了。

这方天地在花卷的脑子里,相当于一个空间。

只不过可惜了里头的灵植,在这灵气稀薄的时代都没了精气。

“咚咚咚!”

花卷看着自己的后花园儿,心中正欢喜,外头却传来了敲门声。

“花卷,你个贱丫头给我滚出来!”

赵氏大力的拍着门,恨不得把门拆了似的。

花卷被打搅了兴致,喉间发出噜噜声。

她收起后花园,作势舔了舔爪子起身就去开门。

“你个小蹄子!”

“反了天了你,还敢寻死觅活的?”

“看我不打死你!”

花卷刚一开门,赵氏就高高扬起了巴掌,唾沫星子喷了花卷一脸。

“吼……”

眼看着赵氏巴掌就要打到花卷脸上,花卷喉间发出一声低吼,抬手握住了赵氏的手腕。

堂堂神兽她也敢打?

找死!

“你个贱丫头还敢还手!”

赵氏惊了一下,没想到花卷会反抗,这下更不得了了。

下午的时候自家儿子回来告诉她,说是花卷跳崖自杀了,还说出了宁死不从的这种话。

没想到花卷傍晚就回村了,她听了后饭都没吃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她倒要看看这个贱丫头,是怎么宁死不屈的!

赵氏想要挣脱, 花卷的手却如同铁钳一般死死制住赵氏。

赵氏对原主的打骂浮现在花卷眼前,花卷瞳孔泛红逐渐起了杀心。

手中的力道也逐渐加大,赵氏手腕传来了碎骨的声音,疼的她脸色发白。

“死丫头,放开我……”

赵氏不知花卷为何突然如此力大无穷,心中恼怒的紧却又挣脱不开,口中的唾沫就向花卷唾去。

花卷一个躲不及,唾沫粘在了她的衣领处……

“吼!”

花卷暴怒,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咔嚓一声直接掰断了赵氏的手腕。

然后抬手一巴掌就把赵氏拍飞了出去。

啊啊啊,她不干净了!

花卷啪的把门一关心中恶寒,好恶心!

她心中愤恨,控制住了开门拍死赵氏的冲动。

脱掉了衣服,从井里打了桶水就从身上浇下去了。

又把脖子以及胸前搓了好几遍,心中才稍稍好受。

花卷已经在心里把赵氏骂了几千遍了。

她可是上古最爱干净的神兽了,赵氏竟敢拿唾沫吐她!

等收拾妥当,花卷拿了一套晾在后花园的衣服穿上,心中发毛的感觉这才退去。

花卷开门看了一眼,外头已经没了赵氏的踪迹。

经过这番折腾,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花卷拿起已经奄奄一息的山鸡,敲开了隔壁张嫂子的门,把鸡送给了她。

张嫂子帮过原主不少,既然她接管了这具身体,她就不能忘了这份好。

有恩必报,这是做神兽最基本的原则。

花卷满意的搔了搔耳朵,她躺在炕上想着其他的事,很快将赵氏忘到了脑背后。

原主为了弟弟花眠读书,采药卖钱省吃俭用。

可是她不行啊,她能吃能睡。

使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不过说到吃,花卷就想到了家里的二亩地。

什么,地被赵氏抢走了?

没关系,她明天抢回来就是了。

花卷没心没肺,很快就进去了梦乡。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