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权臣妻:偏执王爷,宠上心在线阅读

重生权臣妻:偏执王爷,宠上心

梧桐清冷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3.9万字

前世,她又蠢又傻,被渣男骗,被庶妹陷害,满门被诛,而那个她伤害最深的男人,却在她死后,为她披荆斩棘,屠戮四方,虐尽了害她的人;
重活一世,她擦亮眼睛,果断抱紧萧景昀大腿,吊打白莲庶妹,坑渣男,手撕烂桃花。
“王爷,四皇子又来缠王妃了。”
萧景昀把书往边上一扔,怒道。
“上次打得不够狠?断了他的手脚!”
“王爷,丞相把王妃掳走了!”
“送他去见阎王!”
……

版权:九天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痴魔疯子

“祖母!”

血肉模糊的宁绾撕心裂肺的痛呼。

她一生最敬重的祖母,被人持烙铁活活的穿心而过,死不瞑目!

四周全是浓郁的血腥味,喜翠,元宝,忠叔…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被砍的四零八落,面目全非的挂在城墙上。

是她,都怨她,所信非人,瞎了眼爱上了一个披着人皮的狼,害的自己满门被诛!

乌云蔽日,百鬼哭嚎。

“萧平贺,你不得好死!我宁绾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啪!”

挂着倒刺的长鞭猛地击落,划破她的脸颊,宁绾痛楚的尖叫一声,感觉自己的皮肉在空气中翻涌。

她长发披散,如厉鬼索命,恶狠狠的盯着萧平贺,恨不得食其血肉,唾其骨髓。

萧平贺放下鞭子接过一旁的长剑,剑锋挑开宁绾的衣襟,向下落在她隆起的腹部。

宁绾眼中闪过惶恐。

“萧平贺,你敢!啊——“

萧平贺一刀捅进她的腹部,又用内力吊着宁绾让她不至于昏死过去。

“你个贱人,还敢怀着他的孩子,哈哈哈。”

“不过摄政王被人追杀的穷途末路,手都断了一只,不如把这孩子做成肉丸,给他补一补,如何?”

看着自己未成形的孩子被人一刀一刀划开,宁绾痛的目呲欲裂,她仰天恸哭,眼角布满血泪。

“畜生,你这没人性的野种,你一辈子都不得善终!“

萧平贺面目扭曲,一刀切落她的手指,他双目黑沉,悠悠笑开。

“那本王便让你尝尝什么是不得善终!“

浓郁的血雾弥布四周,宁绾死不瞑目的睁大双眼,内心如滔天愤恨。

她化成厉鬼,夜夜飘在城门。

不过十日,城门破。

鹅毛大雪飘洒而下,男人一袭红衣银甲,如风中火焰,灼烈耀眼,长剑下血迹斑斑。

冰冷的修罗面具,罩不住浑身的杀意。

他拖着长剑一步一步踏入城门,守城的士兵,纷纷吓得弃械而逃。

男人弯下身跪在雪地里,小心翼翼的捧起她被万人踩过的尸骨。

坚挺的身躯依恋的抱着尸骨,苍白的指尖划落在早已腐烂腥臭的血肉上。

风雪四散,宁绾听见他几欲嘶哑的呢喃。

“绾儿,我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短短一炷香,生擒萧平贺,登基为王。

昏暗的地宫里,血流满地。

萧平贺血肉模糊的被捆在刑架上,脸上满是痛苦与恐惧。

他想死,每一天都恨不得自己能一死了之。

可萧景昀那个疯子却派着最好的御医,用最好的药吊着他的命。

七七四十九天了!

这四十九日的夜里,他夜夜不眠,每天晚上一刀一刀的磨开他的皮肉,在他每块皮肉里钉下密密麻麻的钉子。

天亮了,萧平贺痛不欲生的松了一口气。

谁料,男人轻飘飘的抬手,泥浆一层层落下,将他的血肉包裹。

这是要…要把他做成活人佣!

萧平贺五官惊恐,他支支吾吾绝望的开口。

“杀….杀了我…”

男人轻柔的捧起一旁的盒子,萧平贺惊恐的蠕动。

这个疯子,那里面装的是宁绾的骨灰!

“朕怎么会杀了你呢?朕要你长命百岁。”

萧景昀依恋的将脸靠在骨灰盒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只剩一颗头可以蠕动的萧平贺。

疯子,疯子!

萧平贺惊恐的睁大双眼。

男人一把扣住他的颅骨,强硬的在泥浆中转了个向。

“别拿你脏污的眼睛看着朕的绾儿,污浊她了。”

宁绾飘在男人的身侧,一开始她沉浸在旁观折磨那畜生的快感中,现在只余下对男人的愧疚与心疼。

骨灰盒那么冰冷,他却仿佛找到了一生的慰藉,依依不舍的抚摸。

“绾儿,你休想与他一起上黄泉路,我一定会赶在他前面再找到你,你再也别想与我分离。”

宁绾心痛的捂住胸口,身体从男人消瘦的身躯穿过,泣不成声。

原来萧景昀爱她近乎疯癫!若有来世,她一定擦亮自己的双眼,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突然天空一道惊雷,铺天盖地的灼热感扑面而来。

宁绾睁开眼,耳边就传来一阵布料的撕裂声。

紧接着一串几乎控制不住力道的吻落在她的肩头落下一片红晕。

“宁绾,你是本王的妻!”

萧…萧景昀!

宁绾睁大眼,四周都是喜烛,肩头的男人红绸束发,眼下一颗泪痣,衬得他眉星目俊。

上天居然如此怜悯她,让她重回到了新婚之夜!

这次即便自己粉身碎骨,也断不会再伤害萧景昀!

宁绾热泪盈眶,她颤着双唇,浑身不受克制的抖动。

突然腰间一疼,被人死死的抵在柱上。

萧景昀居高临下的捏着他的下巴,通红的眸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痛楚。

“怎么?就这么嫌弃本王的亲近?”

她心头一阵酸楚,垫着脚尖轻轻的触碰那颗泪痣,语气哽咽。

“真…真好看…”

“你又耍什么花招?”

眼角如有花香袭过,萧景昀冷喝一声,全身紧绷,耳根有些发烫。

想起前世自己死后男人潺薄的样子,宁绾忍不住眼含热泪,唇角却轻轻扬起。

“昀哥哥…”女人指尖轻轻的划过他的喉结,“奴家这才是使花招。”

她用尽全力猛的一推,二人坠入飘着花瓣的热池中。

萧景昀刚想开口,唇角印上一片柔软。

女子特有的馨香传入鼻尖,他眸色猛的幽暗,水下的拳头紧握。

突然,一滴热泪砸在水面。

萧景昀猛的推开流泪的女人,讥笑着开口,眸中翻滚着滔天怒意。

“你倒是痴心,为了那无耻小儿,能做到这一步。”

宁绾看着面前鲜活的男人,努力咽下心头的激动。

“怎么,奴家伺候的王爷不舒服吗?”

“宁绾!”

萧景昀面色黑沉,捏紧她的下巴。

“唔…”

腰腹下一个小瓷瓶咯着宁绾,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宁绾一惊,回想起来。

前世,那畜生萧平贺哄她嫁给萧景昀,让她洞房花烛之时给男人下毒。

自己愚昧,一心听信,害得萧景昀新婚之夜显些丧命!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