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锤子剑在线阅读
免费

拳头锤子剑

月浅黄昏

仙侠 / 修真文明 · 84.4万字

本非良少年,误将救女仙;得识修真路,亦此结因缘。
丰子骁本无修仙资质,却偶得鸿蒙莲子,并得战神天帝的遗宝,凭借两大机缘,开启了自己的修仙之路。
不斩妖除魔,只因那一次回眸。一路坑蒙拐骗,祸人无数,镇压天才,决然的走向最强之巅。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本非良少年

操场上,一位穿着特制的棉衣,头部也用厚厚的棉衣包裹着,嘴角还残留着血渍,一只眼睛也青肿了。在这位少年的对面,盘腿坐着十几位少年,个个英气挺拔,气宇不凡。

一位壮硕的中年人,赤着上身,双臂环抱,虎目如拳,指着其中一位少年道:“张武,你上。”

在盘坐着的少年中,一位身材最高大的站了起来,向着中年人躬身一礼道:“是,师父。”

张武甩了甩拳头,对对面的少年道:“疯子,你可要挺住了。”

“哈哈,就你这娘们般的家伙,能打倒我吗?来吧,用出你吃奶的力气。”被称为疯子的少年战意昂然。

这位少年叫丰子骁,因其人来疯,是个狠人,被人称为疯子。他在这家神拳武馆里并不是学徒,而是一位陪练。身上穿着的棉衣,其实就是简易的甲衣,让他在挨打时可以不那么的疼。

所谓陪练,其实就是人肉沙包,面对少年学徒们的攻击,他只能闪躲,不能还手,更不能反击。

张武几个箭步,已跨到了丰子骁前,一拳直捣而出,如蛟龙出海。张武是虎目中年人最得意的弟子,这拳架,拳步,拳意,都已有了七分精髓。力度,速度,也都惊人。

丰子骁面对这凶猛的一拳,他竟没有闪躲,身子一长,张武的这一拳击中了他的前胸。丰子骁退了两步,掸了掸衣服,咧嘴笑道:“说你娘们还不认,就这点力气?”

张武愤怒至极,舞动全身之力,对丰子骁进行了无情的蹂躏。丰子骁虽家里穷,父母已故,但老天养人,这小子长得很结实,就是有点黑,不,是相当黑。

丰子骁不停的扭动着结实的身体,竟连续躲开张武的攻击。有时他还不躲,喜欢挺着胸膛迎向张武的拳头,似乎有点受虐狂。而让张武最受不了的是,丰子骁这家伙嘴巴特别的臭,边挨打,边嘚啵嘚的嘲讽道:“小娘们,就这点力气,把你吃奶的力气拿出来。打在身上跟拍灰一样。”

丰子骁今年只有十一岁,他的父亲曾经是个铁匠,只打造菜刀锅铲铁钳,还有农用的铁犁铁铧铁耜。而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主妇。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他从小就陪伴着父亲打铁,印象中只有父亲槐梧的身影。

他继承的父亲的身材,也继承的他打铁的手艺,但无奈年岁太小,没有人相信他的手艺。家里的那个风箱已经好久没有拉了,炉灰都冷如冰。

为了生活,他不愿向别人乞怜,而是来到神拳武馆当一位陪练。结实的身体,增加了他的抗击打的能力。本来一般的陪练,虽然也会被打中,但学徒是不会真正用力的,只是因为他嘴臭,每次都让学徒全力出拳,而他却越挨打越兴奋,嘴也越臭。

所以,问神拳武馆的学徒最恨的人是谁,百分之九十九的都会选择这个疯子。之所以是百分之九十九,而不是百分百,是因为在所有的学徒中,丰子骁还是有一位朋友的。

他这朋友姓江,叫江小刀,是他隔避的邻居,光屁股长大的发小,也是一位胖墩墩的傻小子。

丰子骁在神拳武馆当陪练,每月可以领取到三十枚铜钱,每天上午过来陪练就行。三十枚铜钱,刚好够养活自己,每个月还可以吃回肉。

在武馆里吃过午饭,他便去了街上,因为每个月三十枚铜钱,是不够他花的。在他小的时候,那时,父亲还在,有一位被贬的官员路过春水城,不知因何故,他竟选择留下来,就租了丰子骁家的。

那时的丰子骁在学打铁之余,便会跟这位齐先生学习读书识字。老先生人很好,爱好广泛,虽然不苟言笑,但对待丰子骁父子还是非常好的。

齐先生说丰子骁是个练武的好胚子,并给了他一本秘笈,据说是很珍贵的。苏先生本人只是一介儒生,并不懂舞刀弄枪的,送出秘笈后,就由着丰子骁自己练。

那本秘笈一共只有十页,每一页中画了不同的步桩,九页便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步桩。秘笈最后的一页,却记载了一个方子,说是以此法泡澡,可增强体魄。

丰子骁赚的钱大多花在这个方子上面,他每月的钱只够他泡一次澡,所以,每次都泡得很精细,甚至巴不得把这泡澡的水都喝进肚子里。

离开了神拳武馆,丰子骁还有营生。此时已是午后,街上的行人渐少。不过,现在还在街上的多是闲人,该办的事上午已经办完了,要么是准备赶回家的。

在大街上找了个人多的地方,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里面是三个精致的瓷碗。把一条脏兮兮的布铺在地上,然后把三只瓷碗扣布上。朝着大街上的人群拱手抱拳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来来,都来看一看。三只碗,三个球,只要猜中了,便可三倍赔偿。”

几声吆喝,果然吸引来了许多路人。

路人大多数还是好奇,纯粹的好奇,都忍住了。少年却还在不断的吆喝,手却没有停下,将三颗棉球分别成两股,一个一枚,一个两枚,分别塞进了两只瓷碗下,还有一个瓷碗是空的。两只手快速的交替移动,说道:“只要猜出哪只碗下是一枚球的,就可赢得十文钱。”

一位乡下来的大胡子中年人没有忍住,蹲下怯怯地问道:“我可以猜吗?”

“可以,但你得先下注,下注一文钱就可以。没猜对,这文钱归我,猜对了,那十文钱归你。”

“好。我下注。”大胡子中年人从怀里掏出还带着体温的一文钱,小心翼翼的放在有点脏的布上,眼中还满是不舍。

手离开了那文钱,目光却变得坚定,指着中间的那个碗道:“就是这个。”

丰子骁的手离开了瓷碗,问道:“你确定吗?”

“确定。”

“好,开!”他很爽快的揭开了那只瓷碗,里面果然有只有一枚棉球。

少年显得很颓丧,懊恼的道:“你赢了。这十文钱是你的了。”

大胡子中年人颤抖的捧着十文钱,脸上掩饰不住激动。

少年叹了口气,重新布置,望了望众人道:“看清楚了没有?有没有要下注的?”

有了那位大胡子中年人的榜样,围观的人纷纷想下注,连大胡子中年人跃跃欲试。但还有保守的人问道:“小伢崽,这么多人下注,你有那么多钱赔吗?”

少年看到有这么多人想下注,精神大振,刚才那十枚铜钱没有白花。他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是这个规矩,这里一共有三个瓷碗,押哪个碗都行,但以一赔二,而不是刚才的以一赔十。”

“可以,可以,你快开始吧。”

少年丰子骁微笑着,继续他的三仙入洞的把戏,蝴蝶穿花似的操弄了一番,他拍了拍手道:“大家看清了没有?可以下注了。”

这些人开始议论,争吵。大胡子中年人很坚定的选择了中间那只瓷碗,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只放了一只棉球的碗,他有十二分的信心。

他投下那枚铜钱后,有许多人纷纷跟着,很快,中间瓷碗旁已放了十几枚铜钱。当然,也有一些人有不同意见,争吵了一番,最后还是选择了右边那只。右边这只瓷碗大约有七八枚铜钱。

少年人看了一眼下的赌注,十分的满意,搓着手道:“你们都确定了?那我就开了。”

他先是爽利的将右边的碗打开,里面空空如野。下了赌注的人顿时骂爹骂娘,拍脑捶胸。少年微微一笑道:“各位,你们看走眼了,这只碗下面什么也没有。”

他又打开中间的那只碗,下面静静的躺着两枚棉球。少年有些得意,说道:“各位,抱歉啊,你们下错了,这次,可是我赢了。”

大胡子中年人道:“不可能,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怎么会有两个呢?”

少年人笑道:“眼睛有很多时候是会被欺骗的。”说着,他也打开了第三只碗,下面正躺着一枚棉球。

少年人再次摆下一局,等待人们下注。赌这个东西,对所有的人都有着极强的吸引人力,特别的是输了一次的人,总会想着要赢回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