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仙在线阅读
免费

斗仙

天道士

都市 / 都市生活 · 120万字

人人欲得的奇书,古老神秘的修仙界,都市之中的长生不死人……这一切突然出现在眼前,修仙斗法,纵横都市!

品牌:抖喵

本书数字版权由抖喵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平凡医生不简单

第1章平凡医生不简单

城市的喧闹,只有到了午夜,才会逐渐消失,劳累一天的人们纷纷进入梦乡,也有个别的一些人,却是到了凌晨才开始真正的生活和忙碌。

安平医院,位于凌原市的市中心,是一家在国内外都享有巨大声誉的超大型医院,这里环境幽雅,整个医院被鲜花和绿色所包围。

此时正处夏日,晚风带着丝丝的凉意,萤火虫在空中飞舞,从花丛小道上闪过。

凌晨一点,城市陷入沉寂,路边那明亮的霓虹灯与偶尔呼啸而过的车灯交相辉映,而安平医院,却反而在此时,迎来了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刻。

“砰”的一声,医院大门被撞开,一辆救护车急冲而进。

几个医护人员推着小车而下,急匆匆朝急诊室而去。

医院的宽敞通道中,一个年轻医生急步而来,冲到床前,一连串的判断从他嘴中报出:“病人的伤口在额头位置,失血过多,为利器所伤,颅骨开裂,应该立即动手术。”

年轻医生名为蔡晟,长相一般,属于那种一见就能忘记的平凡人,今年刚满二十四岁,以超常的医学天分从医学院提前毕业,之后便被分到了安平医院,至今已经主刀了二十一起大小不一的脑科手术,从无失手,被誉为医学界的希望之星。

今天是星期天,原本该是个休息的大好时间,却无奈的赶上了蔡晟值班,从晚上八点钟开始,一连就是三个脑科急救病人被送了进来。

等做完三台手术,已经是凌晨一点,即便是铁打的身体,蔡晟也有点扛不住了,当下趴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打起了盹,谁知道刚进入梦乡,就被人拉起来了。

医院里漂浮着浓烈的药味,不断传出病人的哀号和咳嗽声,将人带进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一个年近三十的少妇迎面而来,那是护士长郭妮,长的温柔贤淑,心肠甚好,在安平医院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从事护士工作也有六年的经验了。

急诊室中,围着单人床的除了郭妮之外,还有另外两个护士,一个名为邹艳,一个叫连芳,两人都与蔡晟的年龄相当。

蔡晟麻利的穿上白袍,带上口罩和手套。

“咦,这是什么?”蔡晟转身过来,望着床边一本颜色泛黄,沾满血迹的书,惊讶道。

“这是伤者一直紧紧纂在手中的,我们给他打了麻醉之后,才拿下来的。”邹艳回答道。

蔡晟点点头,当下也不在意,正要准备手术。

却见那伤者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居然睁开了眼睛。

这突然的一幕,顿时将几人吓了一跳。

只是更为惊奇的一幕却出现了,只见那伤者对着他们突然开口说话了。

“你们不用忙活了,我已经没救了。”伤者说话之间,神色十分的平静,同时,脸上泛过一阵红晕,出奇的,他额头上不断流血的伤口居然缩小了一点,只是肉块似乎被挖掘一般,被翻了开来,让人可以清晰的看见里边的森森白骨。

“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你不过是血管破裂而已,只要我将你破裂的血管修补上,你就会没事的。”这种悲观的病人,蔡晟也不是没有见过,连忙安慰起来。

“谢谢医生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叫严成,如今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们可否答应我。”中年人态度诚恳,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摸索着掏出一张卡片,递过来道:“这里有点小钱,算是我的住院费好了。”

邹艳伸手接过,伤者是被一个好心的司机送来的,总不能让人家掏住院费吧,现在见严成主动的掏钱,她当然不会拒绝。

看着眼前这个名叫严成的中年人,蔡晟嘴巴已经合不拢嘴了,明明之前还伤重垂死的病人,如今居然神智这么清晰,说话有理有条。

“严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就是了,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蔡晟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想安静的呆会儿,凌晨四点的时候,你们就将我送到太平间好了,我的寿命也就是这点时间了。”说起自己的生死,严成很是坦然。

蔡晟和郭妮等人面面相觑,均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如此淡漠自己生死的人,另外也觉得这个病人的言语,着实古怪。

为什么他如此肯定到凌晨四点就死呢?蔡晟心中想起了那些诡异的占卜师和道行高深的隐士,一个人能够预测自己的生死,这也太邪乎了吧!心里想着,眼睛刹那间望向了窗外,却见黑夜依旧,对面的楼层在霓虹灯下依然显眼,离天亮还早啊!

郭妮在旁边接口道:“既然严先生有这要求,那我们照办就是,只是,此事,是否要通知您的家人和朋友呢?”

这才是重要的话,毕竟死一个人怎么说也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善后的工作最好还是由病人家属承担。

严成淡淡一笑,脸色又变成了铁青色,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恐怖。

似乎是猜到了蔡晟的顾虑,当下说道:“我是孤身一人,并无任何的亲戚,朋友也离得太远,还是算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把火烧了就干净了。”话说到这份上,蔡晟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他嘱咐护士帮严成简单的包扎一下,这是护士的职责。

包扎完毕,蔡晟一手拉起一个小护士,四人一起出了病房,邹艳和连芳毕竟是女孩子,听见严成三句离不开死字,加上其语气古怪,当下就有点浑身发抖了。

轻轻的关好房门,蔡晟与三个护士走到了另一条过道中,这才停了下来。

“蔡蔡医生,那人不会是鬼吧!怎么说话那么古怪!”想起刚才的情况,连芳发现自己的舌头都有点僵硬了。

“可不是,哪有人明明好好的,却非要说自己活不了的,而且连时间都算好了。”邹艳在一旁赞同的点点头。

郭妮虽然较两人年长,胆子却未必比两人大上多少,说也奇怪,平素三人见惯了鲜血和死亡,都不觉得可怕,如今却被一个突然活过来的半死之人给吓住了。

蔡晟心中其实也是惧怕的,只是他毕竟身为男人,不能在女人面前软弱,想到这里,他假装无所谓的道:“我看那人纯粹是精神病,这样好了,你们晚上就去负责别的病房好了,那二十八号病房,我来负责。”

“真的吗?那太好了,就这么定了。”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蔡晟不禁苦笑,本以为三人怎么说也要推脱一番,然后再接受,这可好,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蔡晟无聊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说来也巧,二十八号病房与他的办公室只有一条过道的距离,大概也就是相隔七八十步吧!二十八号位于过道的最后一间,与二十七号之间,隔了一个上下的楼梯。

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蔡晟桌前的电话就响了。

“哇,死小子,白菜,你今天接电话神速,比以前有进步啊!”电话里一个粗豪的声音顿时嚷了起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