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御姐老婆逼婚了在线阅读
免费

我被御姐老婆逼婚了

盐焗黑豆

都市 / 异术超能 · 30.2万字

打定主意后,秦枫开始盘算着如何来经营。
最有效也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出摊,浦市大桥头,汇聚了全市大大小小各色道士。看
相算命的,还有掐指看姻缘的,甚至连做法事的道士都有。
以前有空的时候就喜欢往桥头跑,不是去玩,而是看他们怎么糊弄人。
还有好几次都站出来说破了他们的谎言,几个瞎子撸起袖套就要围攻秦枫。好在秦
枫年轻力壮跑得快,要不然还真会被他们打趴。
主角下山混迹都市的故事。

版权:昆仑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生不如死

湘西自古多神秘,不管是从未得到过证实的湘西赶尸,还是令人畏惧的蛊,亦或是那神奇的落花洞女,都让外界对湘西充满幻想。

其实在湘西还有一种不为人知的神秘,就是相师。

湘西的相师与普通道士不同,主要精通看相算命知风水,能力更高,出手更神秘。

在湘西中部的浦市,就有着这样一位知名相师,名曰秦长岭。

秦长岭身高八尺,长相俊俏,继承着秦家百年相术秘籍,早早便成为一方名人。

可惜这秦长岭好命不长,四十岁不到就撒手人寰,留下独子秦枫一人,以及秦家秘传《风经》一本。

《风经》是一本相师秘籍,出自《易》的精髓。

《连山》《归藏》《周易》三书成就风水奇书《易》。而《风经》相传是三本书的精髓产物,但很少有人知道,秦枫也不知道这事。

秦枫因母亲难产,出生就成为单亲家庭,如今再次失去父亲,孤儿的身份坐实后,只能捧着父亲的遗物《风经》拼命啃。

除了偶尔思念掉眼泪外,就是想着能快点过完十八岁生日,这样就可以不用待在这个不像家的家。

秦长岭死的时候,秦枫十六岁,眼看还是未成年人,无法继承秦长岭留下的遗产,家族亲戚便打破脑袋抢着要成为监护人。最终是堂哥秦长墙夫妇二人艰难胜出,继承了秦长岭所有家当。

在这个家,秦枫连伯母陈金莲的一条狗都不如。独栋院子,陈金莲一家住正房,秦枫则要住偏房,美其名曰单独为他建的别墅,其实就是类似的柴房,阴冷潮湿。

堂妹秦梅对他更是呼风唤雨,任由打骂。每天把吃剩的饭菜留给秦枫,还要让秦枫把家里卫生打扫得一尘不染,稍微有点灰尘就要指鼻子骂到秦枫用衣袖擦干净为止。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秦梅的内裤袜子还要秦枫帮她洗。堂堂男儿,怎么可能帮她洗内裤?终于爆发的秦枫一手甩开羞辱,抬头朝秦梅怒吼一声离开。

秦枫受尽耻辱,早想离开这个所谓的家。

可他未满十八岁,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保证,离开后又如何生活?

除了忍气吞声,只能捧着父亲的遗物默默流泪。

“最后两天,过完十八岁生日我就能逃离苦海,再也不用受她们羞辱。”秦枫跑回自己房间拽紧拳头用力嘶吼。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踢开。只见陈金莲手持铁棍而来,身后的秦梅哭着鼻子喊道,“他不仅不帮我,还骂我打我,说我是没爹娘教的小畜牲,呜呜…”

陈金莲进门就听到宝贝女儿的哭诉,再加上刚刚打麻将输了不少,心里正憋着火,二话没说抄起院里的铁棍就冲秦枫来。

“今天我不打死你个小畜牲我就不姓陈。”陈金莲怒火中烧的冲着秦枫打来。

秦枫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见粗大的铁棍往头上砸来。

本能的伸手挡过,一阵疼痛突然闪进脑袋,只感觉手臂像断了,疼痛难忍。

“啊,好痛…”秦枫大喊一声捂着手臂转身就逃。

“还知道痛?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上了头的陈金莲早已走火入魔,追着秦枫又是—棍子闷下。

突然,秦枫只感觉一阵闪电充斥全身。眼前一花,黑暗袭来便不省人事。

秦枫醒来,已是三天后,但他自己并不知道身在何处。睁开眼只觉得视线很模糊,头稍微一动就痛。

“误,别动别动。”孙长空见秦枫醒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毛巾兴奋的喊道,“醒了,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先别动,我马上去叫医生。”

说话的孙长空是秦枫的同班同学,高中三年,秦枫就孙长空一个好朋友。二人还是同病相怜才走到一起,听说秦枫不小心摔晕住院,赶紧请假过来。

秦枫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没死,那瓶点滴告诉他,此刻正在医院里躺着

O

“我怎么到了医院?”秦枫暗自问道。

挪动了好几下都没法起身后,索性就放弃。看着已挂上的三瓶点滴,秦枫才依稀记得自己的遭遇。

陈金莲出手太狠,就是冲着自己性命而来,好在自己命大。

“医生,我兄弟醒了就没性命危险了吧,你再给他检查检查,看看什么时候能出院,我们还要回去上学呢。”正憎恨时,孙长空那啰嗦的声音传了进来。

秦枫没想到他会说到危及性命,听着挺吓人,不过这会儿感觉还好,没觉得会死。

此时一名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的医生来到秦枫跟前,看了眼点滴还在继续,便翻看秦枫的双眼。

确定没问题后,又摸了摸额头。一切都正常的情况下,才用听诊器往胸口放去。

“白医生,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公司还有些事等着处理。”此时,门外传来浑厚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成功人士特有的自信。

白医生回头,见是李云聪,赶紧收回听诊器上前笑道,“李先生,你的病情很奇怪,我的建议是再观察两天,最好是能留下。”

白医生之所以这么客气,主要是他身份特殊。在浦市,都知道李云聪是小混混起家,如今经营着几家酒店打算洗白,但始终有这层背景在,如果不能将他彻底看好,说不准回头就带人来医院闹事,被讹钱可不好受。

可问题是,白医生确实查不出他到底得了什么病。还专门把医院几个大专家叫到一起开会研究了一天也没得出结论,这才不得不让他留下再观察。

李云聪还是很尊重白医生,笑着上来拍拍胸口自信道,“你看我这身体多棒,哪还用得着留院观察,感谢白医生,我先走了。”

“滚开!”秦枫突然怒目呵斥一声。

现场顿时陷入窒息,李云聪左右看了眼,确定秦枫满脸愤怒的样子时,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无名小卒竟敢怒斥自己?

“小鬼,你别得寸进尺,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秦枫朝着李云聪又是一声怒吼。

李云聪更郁闷了,这小子年纪轻轻,连自己都敢呵斥,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说什么?敢对聪哥无理?是不是找死?”旁边一人怒目指向秦枫。

秦枫没理他,继续瞪着那黑影小人。而那小人同样怒目瞪着秦枫,恶狠狠的警告道,“你最好别管,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黑影小人竟能开口说话?

秦枫没料到它如此嚣张,但在秦枫眼里,它这种小鬼起不了大作用,无非就是着急找替死鬼。如果错失良机又要重新找,机会难得,自然敢对秦枫发出警告。

不过秦枫也不敢胡来,能看到小鬼是因为从小学习《风经》,可以在十八岁这个界限上看到气,这种所谓的气,就是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跟在李云聪身后的黑影小人。

李云聪见这年轻人没被吓到,反倒是更强硬,非常欣赏的拦住手下笑道,“哈哈,年轻人你很勇敢嘛,敢在我李云聪面前这么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但得有度,好好养伤吧!”

“你有性命危险,不要离开医院。”秦枫就着本能在他转身之前赶紧喊道。

刚转身的李云聪听到这话很不屑的回头笑道,“年轻人,你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但记得不要肆意妄为,否则下次可能就躺在太平间。”

“李先生,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能离开医院,否则躺在太平间的就是你。”秦枫不管他的是谁,只想着能救人。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