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的我被迫斩妖除魔在线阅读

咸鱼的我被迫斩妖除魔

夜里蝉鸣

仙侠 / 古典仙侠 · 46.7万字

东夏王朝平元历三年。
因灵气日渐稀薄,各大道门封山隐修,妖魔祸乱凡间,无人制衡。
柳泉也在此时穿越而来。
得天授道,强制完成的杀妖任务,好处接踵而来,却又似是沦为棋子,陷入神秘存在间的博弈。
消失的仙人,封印的古神,光怪陆离的修仙世界和设想中完全不同。
一切变得扑朔迷离,柳泉只能挣扎此中,不断变强,寻得破局之道。
(PS:名字随意起的,和正文关系不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得天授道

东夏王朝平元历三年,因灵气稀薄,道法凋零,众道修皆封山隐修。

故而妖魔为祸人间,无人制约。

除却妖祸,还有旱灾,人族半数耕地因此颗粒难收。

民不聊生,赤地千里。

黑夜。

一个穿着素裳,身背书娄的束发青年缓缓地走在泥泞的山路上。

肚中难忍的饥饿让柳泉已经快没有气力继续着他的前行,脚步开始变得踉跄起来。

柳泉不禁苦笑,原本刚加完班,回家躺床秒睡的他,结果一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穿越了。

穿越到这妖魔纵横的世界也就算了,按照网络小说正常开局,应该是有金手指系统一类的东西。

可结果他期待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出现。

不仅如此,这穿越后的身体今年才刚满十六岁,家人都被妖魔害死,无依无靠,唯独他苟活于世。

“呵呵,家中双亲墙上挂,标准小说主角身世。”柳泉读着脑中的记忆忍不住低语吐槽。

让柳泉更绝望的是,他之所以出现在这荒郊野岭,居然是为了想在山中寻得神仙,以救治身上的家族恶疾。

这个家族恶疾极其可怖,像是跗骨之俎般,随着血脉世世代代流传下来。

待到二十岁及冠之时,便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寻常凡医根本治不了。

如果不是旧俗十六岁束发即可娶妻生子,这家血脉早已断子绝孙,湮灭于乱世间。

回想到这,柳泉心中一阵无语,原来身体的主人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怎么可能在深山中随便乱逛就能遇到仙人。

你当仙人是地里的大白菜随处可见是吧?完全就是病急乱投医的嘛。

可对于柳泉来说,眼下最要命的还不是那恶疾,毕竟还有好几年时间才会病发。

而是他迷路了,身上带的干粮也在前一天被消灭得一干二净。

感受着肚中饥饿,柳泉无奈。

原来身体的主人真是闲的蛋疼,没事找事做,现在倒好,恶疾解决方法没有着落,还要饿死在这荒山之中。

实在扛不住,柳泉便打开腰间的水壶,仰头张嘴,将壶口向下倾倒,仅存的几滴水沿着壶口缓缓流进柳泉口中。

直至壶口不再滴水他才将水壶放回腰间。

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柳泉显得意犹未尽,饥饿口渴,旅途的劳累在不停地折磨着他的肉体和精神。

柳泉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不过至少不会像身上恶疾爆发那般。

七窍流血,死相难看。

死期将近,他也只能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隐约间,柳泉看见不远处的平原上,有三个身影席地而坐。

他们面前有一块平坦的大石,上面放着一壶美酒,以及几个白瓷酒杯。

柳泉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这深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在此饮酒作乐,也不怕野兽毒虫?

揉完眼,柳泉发现不远处的三个身影依旧还在。

他有些惊疑,难道是遇上了传闻中的妖魔?

为了防止前面的三人发现自己,柳泉躲进了附近的草丛中,开始窥探偷听起三人的对话。

三个人皆穿着古朴的道袍,他们围坐在那块平坦的大石头周围,身下都盘着块蒲团。

有两个人是背对着柳泉这边方向的,看不清脸。

最后一人则相反,正对着柳泉方向。

那是一位鸡皮鹤发的老人,其面相和蔼,一头白发披在肩上,虽凌乱,但却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今晚的月光并不明亮,有些昏暗,

此时又来了朵乌云将其遮住,霎时间,周边环境变得幽暗起来。

那位鹤发老人见状剪了一张圆镜似的纸片,突然将其抛向空中。

顷刻之间,一个像是月亮的小型球体,悬在离地面五米左右的空中。

球体发出了明亮的光辉,将周围十米处的环境都照亮起来。

其中一个背对着柳泉的身影开口道:“良景美酒,怎么能少了下酒菜呢。”

言罢,那个道人从自己长长的衣袖中,变戏法般地拿出了几盘下酒菜样式的吃食。

酒菜都有了,三人便开始饮酒唱诗,好不自在。

看到平坦石头上的美食,柳泉不停地吞咽着口水,他只觉得肚中的馋虫被勾起,开始闹腾了起来。

片刻,另一个背对着柳泉的道人笑道:“美酒佳肴,还有如此月光,确实让人高兴。但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过于寂寞,不如把嫦娥仙子叫来给我们舞一曲。”

话语刚落,那个道人将一只筷子扔进了那像月亮似的球体中。

不多时,一位沉鱼落雁的美貌女子从球体中走了出来。

刚开始女子只有一尺高,等她走到地面上的时候,就已经变得同普通人一般身形了。

女子有着纤细的腰肢,秀美的脖颈,其身着一身华丽的羽衣,楚楚动人,算得上人间绝色。

走到地面后,女子开始翩翩起舞,让躲在一旁的柳泉看得有些意乱神迷。

女子的身段加上这舞实在是过于完美,让人赞叹。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同时,女子声音带着些许哀怨地唱道:“仙仙乎,而还乎,而幽我与广寒乎!”

女子不仅人美舞好,声音也是清脆动听。

莺吭啭出真双绝,喜付可儿吟与听!

不一会,舞停歌罢,女子慢慢变小,跳到了平坦的石头上,重新变回了一根筷子。

三个道人表现出来的手段术法让暗中窥看的柳泉目瞪口呆。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遇到了仙人。

但同时也想起了自己的吐槽,居然被打脸了,心中不禁郁闷。

这贼老天怎么就是和他对着干啊。

穿越过来,金手指不给,身患恶疾还是濒死状态,吐个槽最后还被打脸。

那位鹤发老者突然看向柳泉躲藏的草丛:“年轻人,别躲了,出来吧。”

柳泉闻言心里一惊,原来自己早就已经被发现了。

也没有犹豫,反正都是快死之人,他步履蹒跚地走出了草丛。

一个声音也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得遇仙缘,开启系统,系统初始化中,请稍等片刻。”

柳泉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搁这玩游戏呢?

还要触发npc剧情,才能有系统弹出来。

万一我坚持不住直接挂掉,那不是一了百了,什么都没了?

这也太坑爹了吧。

另外两个道人这时也转身看向柳泉。

其中一个道人看着面嫩,年纪约摸和柳泉一般大。

另外一人则是个中年人,看起来成熟稳重。

待柳泉定睛一看,他觉得眼前的老中青三个人虽然年纪不一样,可是脸的轮廓和样貌却有着相似之处。

面前的三个人是爷孙三代嘛?三代人都修仙?

柳泉这时候心中起了疑问。

似乎是看出了柳泉心中的疑惑,老中青三个人同时笑了笑。

随即老年道人,中年道人都走向青年道人。

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在柳泉眼前发生,老年道人和中年道人都消失了,化成点点光辉融入了青年道人的身体中。

柳泉一脸惊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老中青三个道人居然是同一个人的三个年龄阶段。

“小友,我观你体内的生命力已如那要油尽的枯灯,所剩无几了。”

“还有股黑影一直在你额前徘徊游荡,怕不是什么恶疾。”

听到这话,柳泉更加确信自己是真的遇到仙人了。

年轻道人思忖片刻,把平坦石头上的酒壶递给柳泉:“罢了,你我有缘,酒壶中的酒你将其一饮而尽,可让生命力恢复如常。”

柳泉愣了愣,然后急忙连声道谢。

求生的本能让他没有多作客气,接过酒壶就对着嘴喝了起来。

酒水的味道醇厚,带着果香。

喝完之后他只感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如同潮水般席卷全身,不仅饥饿口渴感消失掉,身上的气力也恢复了。

柳泉的身体同时也发生了些变化。

他的骨骼突然发出了阵阵轰鸣声,一些恶臭难闻的黑泥般物质也从皮肤表面排出。

身体似乎被这壶仙酒给改造了一遍。

柳泉又惊又喜,向面前的青年道人跪拜道:“谢仙师救命之恩。”

连磕三个响头后,柳泉并没有起来,反而一直跪着。

奇怪,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柳泉心中骇然。

“仙师,小生斗胆有三问,不知道您是否能解答?”

我的嘴巴怎么也开始自己动起来了?

不会是这莫名启动的破系统搞得鬼吧?

真的是绝了,还没有穿越半天,结果身体又被占了去。

青年道人听到柳泉说的话,眯了眯眼睛:“你想问就问吧,道人我知无不言。”

“一问为何这苍天无情,纵容干旱天灾绵延数月,让耕地难收,百姓苦不堪言?二问为何那修仙求道者全部封山,不问世事,让那妖魔肆虐人间,为祸苍生?三问吾辈人族该如何解决这天灾妖祸,再还这人间朗朗乾坤?”

我这样的佛系咸鱼,说出这种上下求索只为苍生社稷的话,也太违和了吧?

这算什么?像游戏开头一样走剧情流程?

身体被占用,柳泉没有惊慌多久,就接受了现实,便作壁上观,默默看起了戏。

青年道人听到柳泉的话后,突然像是心有所感,他掐着手指似乎在算着什么。

紧接着不停地打量着低头跪拜的柳泉:“倒是我看走了眼,你居然身怀如此气运。”

“有意思,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青年道人连说了三遍有意思,似乎柳泉让他惊奇。

“前面两问我无法正面回答你,只能说一饮一啄,自有定数这些打机锋的话。”

“不过嘛,第三问。”青年道人眼珠一转,“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这个酒壶你就留着吧,这里面的酒水是饮不尽的,喝完了就会重新生出酒水灌满酒壶,且酒水充满了生命力,有回复伤势,驱逐百病的功效。”

“你每天喝一壶酒水,连喝十天,你身上的恶疾自会消除。”

青年道人一边说着一边将柳泉手上的酒壶变成葫芦形状:“酒壶变成这样你也好随身携带。”

柳泉抬头保持着跪拜的姿势将葫芦酒壶佩在腰间:“谢仙师恩赐。”

“哪怕是我也不能过多干涉凡尘之事,容我再想想如何助你。”

青年道人踌躇了几步,随后将一身古朴的道袍变出,然后他右手一指,一道光束没进了柳泉的额头中。

“那就再加一道修炼法门和一身道服吧。”

“我给你的东西都有用处,至于怎么用就得靠你自己参悟了,我不便多言。“

柳泉双手接过道服,借坡下驴道:“弟子谢师尊。”

青年道人听到柳泉的话仰天大笑了几声,摆了摆手,就转身准备离开。

还给我认了个便宜师傅,真有你的啊,系统。

柳泉不禁在心中狂翻白眼。

“师尊留步,能否留下您的名讳,待弟子修道有成之后,或许能借此找到您。”

青年道人停住了脚步,但他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只是用右手手指往上指了指。

柳泉下意识地往上一看,是黑蒙蒙的天,再看向青年道人的方向时,发现早已人去影消。

这个时候柳泉才发现自己能够操控身体了,便马上起身,给跪得有些发麻的腿脚按摩了起来。

青年道人临走前的一指让他有些疑惑。

难道自己的师傅是天上的神仙?

想到这,柳泉摇了摇头,他没有再去揣测这位便宜师傅的身份。

因为柳泉心中还有一个更加不靠谱的想法,这位师傅就是自己刚刚责问的苍天!

系统声音再次在柳泉脑中响起:“初始化完毕,检测到宿主为天选之人,身负斩妖除魔的重任。”

柳泉脑中同时被系统灌入了一大堆相关修道知识背景之类的记忆。

少间之后。

“你叫我拯救苍生我就要拯救啊,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再者说,我有了这仙酒和修炼法门,肯定要苟个几十年,猥琐发育先。”

“好不容易摆脱社畜身份,能躺平为什么不躺平。”

柳泉撇了撇嘴,表现出我就是咸鱼,有本事来砍我的欠揍表情。

“警告,检测到宿主没有完成任务的能力,即将销毁本次宿主。”

系统不停地在柳泉耳边发出倒数的声音。

“别呀,哥,我错了,我保证完成任务,绝不苟着!”

系统倒数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开始发布任务,消灭一只能化成人形的妖魔,三十天内完成。奖励:密藏秘术参悟卡一张和100积分;惩罚:销毁宿主。”

又是销毁宿主,差不多得了,柳泉忍不住再次翻起了白眼。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