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有点酸,竹马你别闹在线阅读

青梅有点酸,竹马你别闹

格子虫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56万字

【青梅竹马小甜文,前期青葱日常+后期甜宠虐渣,欢迎亲们跳坑,(#^.^#)】
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千金,
却被抱养到普通寻常的人家。
六岁那年,来到城里,夏浅浅有了一个竹马——
是父母帮佣的东家小少爷林深。
自此,夏浅浅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那个揪她小辫子,考试总比她厉害,下雨天推她去淋雨的小坏蛋,是他;
那个她生病发烧,会一整夜拉着她的手陪伴她的小暖男,也是他;
在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会出来寻她,背她回家,
也会在她受别人欺负时,以兄长的身份霸气护她。
总之,他是那个会允许自己给她各种委屈受,又强势的不许别人欺负她的人。
她对他的情感很复杂,从小自卑的缘故,有些事,她从不言说,也不曾妄想。
能够这样待在他的身边,她也觉得挺好。
她一直以为他们可以这样相处,直到他谈婚论嫁的那天,才会截止。
然而——
十八岁那年,她被亲生父母寻回,她私心的想让自己变得优秀之后再回来找他。
离开的时候,没有告别,也来不及与他告别。
就这样,时光匆匆,七年就这么过去了。
七年后,久别重逢的第一天,他对她说:“夏浅浅,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陷入沉睡之中的夏浅浅:“……”
你确定要在我睡着的时候跟我说喜欢吗?我能听得到?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同学会,久别重逢

桐城九月底,秋老虎来袭,午后烈日炎炎,室内空调徐徐。

桐城机场出口。

夏浅浅一身白外套加牛仔裤,清爽不施脂粉的脸颊上,挂着一副大大的墨镜,海藻般浓密的长发让她有种纯真妩媚的气息。

她单手轻扶着拉杆箱,站在原地,张望一番似是在等人,还没搔首弄姿,就已吸引了不少经过她身边的来自异性的目光。

她身材高挑,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如漆,肌肤如雪,墨镜挡住了她的美目流盼,也有说不出的风韵。

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

夏浅浅左顾右盼,又等了几分钟,她耐性再好,终究也有些忍不住了。

她拿出手机,拨了出去,那边秒接,不等对方开口,夏浅浅先发制人道:

“我说童美丽,是你说要来接机的,请问,您人呢?”

夏浅浅其实不需要接机,她原本也在桐城生活了很多年,只不过,十八岁离开到现在,如今,竟有七年了。

即便七年未归,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皆有感情。

就算童美丽之前跟她说桐城近几年变化很大,她相信,在桐城这个地方,她还不至于找不到方向。

有没有人接机,对她来说,都一样。

只不过,童美丽在得知她的航班信息后,就咋咋呼呼的吵着当天一定会来接机,要她务必等她。

她不想放人鸽子,这才给童美丽打电话询问。

“啊啊啊,不好意思,亲爱滴,我这里被堵着了,麻烦小仙女你从机场走出来下,在机场五号入口等我,我们马上开过来。”

童美丽在电话里讨好的说道,夏浅浅没有忽略她口中的‘们’。

“你们?还有谁知道我回来了?”夏浅浅蹙眉,她这次回来可不想闹太大的动静。

这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是参加她姐姐的婚礼,另外,顺道见个客户,谈笔业务。

她现在是室内设计师,刚毕业出来,跟了一个不错的师父,又去装修设计公司学了一年半的经验,如今,她自己独立开了个工作室。

有一个十人以下的小团队,客户群体国内国外都行,只要别人看得上,彼此谈得拢,她就接活儿,目前混得还算将就吧。

大钱没有,小钱还行。

养活她自个,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狗蛋儿李,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出门不利,碰上这么个牛皮糖,我们马上快到了,见面说哈。”童美丽飞快的把手机挂了。

电话挂断之前,夏浅浅听到李伟凡不满的抗议,“童闷墩儿(方言闷墩儿,形容憨厚老实可爱,与傻子是近义词,不全是贬义),请叫我李伟凡。”

夏浅浅摇头,这两人从认识他们的那天开始,就互相叫彼此的绰号,一直叫到了现在?

好多年了,其实也挺好的。

好多人,在这茫茫的人潮中,不知不觉的就走散了。

可他们俩个,并没有。

童年时期,她的许多欢笑,都来自这两人。

夏浅浅拖着拉杆箱,走出机场,右拐,跟着人流,走到机场入口那边。

五号入口,对她来说,不难找。

很快,她就拖着拉杆箱,站在了五号入口的地方。

就像童美丽说的那样,她跟李伟凡很快就到了,只是,童美丽没有认出她来。

他们把车停在她的前面,李伟凡跟童美丽摇下车窗,两人的眼神都直接掠过了她,而她还听到李伟凡在催童美丽,“闷墩儿,快,快给浅浅打电话,这边只能停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就要罚款了。”

“知道了。”在这关键的时刻,童美丽也没有跟李伟凡计较他对自己的称呼。

童美丽电话一拨通,夏浅浅捏在手上的手机响了,她没有接,就这么朝着已经静止的两人微笑。

“哇,夏浅浅,你这是去韩国整容了吗?”童美丽的惊叹溢于言表,她双眼都瞪圆了,似乎从来没有想过,曾经那圆滚滚的夏浅浅如今居然会变得这么漂亮。

这要是让他们班的那些男生见了,他们的狗眼怕是都要被闪瞎的。

毕竟,当初,因为夏浅浅太过圆润,她还被那些人笑过走路像企鹅,粗腿像大象来着。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

这变得也太多了吧?

童美丽刚准备下车,李伟凡就拦住了她,“放行李这种粗活,咱们男人来,您坐着就好。”

童美丽:“哼……”

李伟凡飞快下车,先把后车门打开,让夏浅浅上车,然后又飞快的把下夏浅浅的拖杆箱放到后备箱去,再飞快的上车。

完美的在十五分钟内,驶离了暂停区域。

后车已经按了好一会儿的喇叭了。

“谢谢你,李伟凡。”夏浅浅在李伟凡上车的时候,主动跟他道谢。

“你跟他客气什么,这些年,没少坑我,谢我就好了。”童美丽说道,她不断的回头,夏浅浅变得这么漂亮,别说男生了,她一个女生都看不够。

“别胡说啊,童闷墩儿。”李伟凡生气,怎么就是他坑她呢?

分明自己这些年,一直被她欺压,好吧?

“你再叫,我让我爸明年不跟你合作了。”童美丽叉腰威胁。

“您说,尽管说,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发表意见,行吗?”李伟凡瞬间怂了,谁让人家是妥妥的富二代呢?

童美丽咧开嘴巴,又转身到后面,要不是现在不能随便靠边停车,她都想坐后面去了。

夏浅浅耐心十足,对童美丽的问题有问必答。

童美丽也是有分寸的,问的都是一些夏浅浅可以回答的问题,至于当年她为什么不告而别,然后这七年,她人在哪儿这些问题,童美丽都没问。

“对了,忘了告诉你,晚上咱们小学同学会,你必须参加噢,组织同学会那几个都知道你回来了,你没同意,我没把你的电话告诉他们,咱们班还建了个微信群,可以拉你进来吗?”

夏浅浅稍稍犹豫了下,点头,“嗯,你拉吧。”

李伟凡这个时候插了一句嘴,因为他们已经进入城中心的街道了,“浅浅,是回家吗?还是住美丽家?”

“我住酒店,上飞机前就预定好了,就是人民路上的阳光大酒店。”夏浅浅直接说道。

“你不是回来参加你姐姐婚礼的吗?干嘛不回你们从前的家,要去住酒店?”

“从前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人家没到期,没理由把人家赶出来吧?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她跟我姐夫去三亚拍婚纱照去了,大概要中秋后才回来,反正,这些年,我东奔西跑的,也习惯住酒店了,住酒店自在一点。”

她姐姐跟姐夫回来,她也不想去他们家叨扰。

“那你住我们家吧,反正我家大,房间多,而且,你不想跟我在大床上,彻聊通宵吗?”

童美丽眨巴着星星眼,毕竟,她们好多年没见了。

“不好意思,我不想。”

幸灾乐祸的李伟凡:“噗……哈哈……”

童美丽再次叉腰,凶狠的瞪向李伟凡,他今天就是一个司机,能不要发出声音吗?

还尽是讨人厌的声音。

很快,阳光大酒店就到了,夏浅浅下车,李伟凡跟童美丽都下来了,李伟凡去帮夏浅浅拿拖杆箱。

“我有点累,美丽,那我们晚上同学会见?”

“好的,要我跟李伟凡来接你吗?”

“不用了,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一会儿自己叫个车。”夏浅浅婉拒了。

“行趴,你也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从小在这里长大的,那就晚上见咯。”

“好。”

**

夏浅浅去前台办了手续,又叫了一份餐食,吃过之后,她定了个闹钟,这个时候,童美丽把聚餐的地点跟时间给她发送过来了,还很贴心的告诉她,暂时不拉她进群,等她休息好了再拉,不然群里聊天会打扰她休息。

“谢谢,比心。”夏浅浅回道。

她提前过来,没有跟她姐姐说,她约的客户,本来是明天见面的,结果,她上飞机的时候,那个人告诉她,临时被安排出差了,大概率是国庆前回来。

夏浅浅要参加婚礼,也要国庆后再离开,他们时间刚好对得上,她让她的客户不用担心,她会等他。

这几天,她正好空闲下来,可以再重温下桐城的名胜古迹,还有桐城大街小巷的美食。

七年没有吃到了,甚是想念得紧。

外面虽然也有打着桐城美食招牌的店,但是她尝过,都没有桐城本地的味道。

夏浅浅用过餐,洗了个澡,关上窗帘,小睡了一会儿。

这一睡醒后,天幕已黑,华灯初上。

她急忙换好衣服,匆忙化了个淡妆就出门了。

好在聚餐的地点离她酒店不远,就在隔壁那条街,她都不用叫车,几步路走过去,还不用十分钟。

童美丽在饭店门口等她,她一到,两人坐着电梯上楼。

这是一家卖中餐的饭店,装潢什么的还挺有格调跟品味的,是夏浅浅喜欢的那种风格。

名字取得也很有诗意,杏花楼。

进电梯的时候,童美丽就把夏浅浅拉进了他们的小学同学群,群名是几级几班。

她恍惚了一下,都不确定是不是那个年份,应该是的吧。

她一进来,就有人不断艾特她,电梯里,人挺多的,她也不方便回。

到了他们班聚餐吃饭的楼层,童美丽拉着她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呼,平时倒不觉得桐城的人很多,但是一到饭点,上下班高峰期,被堵,被挤的时候,才知道桐城这么多人。”

“废话,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人能少?”夏浅浅轻笑,慢慢的回着别人艾特她的信息内容。

她埋头认真回复着消息,还一直以为童美丽在前面带路。

直到,她撞到一个宽阔的后背时,那人身高很高,后背很宽,明显就不是一个女人。

她才讶异,可能是撞到别人了。

“对不起,是我没看路,我太冒失了。”夏浅浅赶紧道歉。

“没关系,你有多冒失,我早都习惯了。”那人转过身来,带着薄薄的一层笑,看着夏浅浅道。

夏浅浅一辈子都忘不掉这个人,以及他的声音。

她猛的抬头,就这么望进了一双温柔的眸子里。

她惊讶的说不出一个字。

耳边,男人用他醇厚的嗓音,继续跟她打招呼,“夏浅浅,好久不见,七年了。”

夏浅浅:“……”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