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农妇在线阅读

异能农妇

梦想插上翅膀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68.9万字

9.5分 69人评分

苏桃是末世基地的一位战士,她是木系异能者,在基地的地位不低。有一天出去执行任务时,遇到丧尸王,一位队友为了自己逃命把她推出去了,最后她和丧尸王同归于尽了。原来以为她完了,一觉醒来,她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有着“寡妇”和后娘两重身份,还有她是二婚嫁过来的,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嫁过来,嫁过来还生了一个,加起来五个孩子。原身不得公婆喜欢,她生活困难,公婆不但不帮,还总是从她家搜刮,导致日子过得苦瓜瓜的。她来了后,带着五个孩子,种田,种菜,从山上扒拉食物,最后过上了理想的小日子。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初来乍到

苏桃被一位队友推出去了,眼看着就要成为丧尸王的盘中餐了,她觉得这样的死法太过恶心,她在丧尸王的牙齿扑过来时,引爆了体能,和丧尸王一起变为了碎片。

“娘,你醒醒!你不要丢下我!”杨妮妮嚎啕大哭。

一旁的杨悠悠看姐姐哭,她也哭得稀里哗啦。

苏桃觉得吵死了,她睁开眼睛,“别哭了,吵死了!”

杨妮妮的哭嘎然而止,她惊喜地看着死而复生的苏桃。

“娘,他们都说你死了,太好了,你没死。”

苏桃懵逼了,这谁家的小屁孩叫她娘,她可没有生过孩子。不对呀,她不是和丧尸王同归于尽了吗?她怎么还有意识的?这眼前的两个小女孩又是谁呀?

突然,一大串的记忆塞入她脑海中。花了一些时间把那些记忆梳理了一遍,她才知道自己是穿了,穿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农妇身上。这个苏桃命真不是一般地差,出生在极度重男轻女的家庭,四五岁开始帮着家里干活,整天挨骂,到了十六岁,被父母给嫁出去了。说是嫁,其实是卖,父母要了高价彩礼,一点嫁妆也没有。

苏桃没有嫁妆嫁到了李家,整天受婆婆和妯娌的欺负。她在李家就是一个下人的存在,嫁过去三年后才生了现在的杨妮妮。杨妮妮三岁时,她的爹得了急症,一下子走了。从此,苏桃两母女的生活更加难过了。杨妮妮五岁那年,苏桃被逼着改嫁,于是苏桃就带着拖油瓶嫁给了杨盛天。

杨盛天前头的妻子难产去世了,留下了三个儿子。最小的儿子还是一个小婴儿,杨盛天不会照顾那么小的孩子,只得借钱娶了苏桃。

苏桃带着女儿嫁过来,觉得很卑微,她尽心做好后娘,对前头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还亲,可是两个大的不是很领情。

苏桃嫁给杨盛天后,生了一个女儿,叫杨悠悠,现在才两岁。

杨盛天和上一任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杨大头,15岁了,二儿子杨二头14岁了,三儿子杨三头三岁。

苏桃嫁过来时,杨大头和杨二头都那么大了,他们都觉得是苏桃这个女人抢了他们娘的位置,对苏桃始终有着敌意。而杨三头是苏桃带大的,和她感情比较深厚。

家里的孩子多,只有两个大人,就只有三亩旱地,日子过得非常差。再加上,李盛天父母对他们家的盘剥,那生活更加雪上加霜了,家里的个个孩子都是饿得瘦瘦小小的。

杨盛天看着孩子们和妻子整天挨饿,他作为男人觉得憋屈。有一天,他得知镇上的镖局招人,他去报名了。他从小钻山林,身体非常敏捷,被镖局挑上了,他从镖局支了二两银子。他把二两银子交给苏桃,就跟着镖局走了。

他这一走,三个月都没有消息,苏桃去镇上的镖局打听他的下落,可是什么消息也没有得到,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苏桃非常难过,可是她得撑下去,她是孩子们的娘,她倒下了,孩子们就没活路了。

杨盛天爹娘不知从哪儿听说了那二两银子的事,过来要钱。这些钱是孩子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哪怕苏桃再懦弱,她也知道不能交出钱。她不交钱,婆婆就动手推她,她摔倒了,还撞到了头部,出血了。公婆看到倒在地上没了动静的苏桃,他们立刻逃命似的跑。

杨大头和杨二头看到后娘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他们吓坏了,最后两兄弟把人搬到了床上。他们两兄弟告诉杨妮妮,人已经死了。接着,他们出去叫人了。

杨妮妮不是杨盛天的亲生孩子,她的处境最尴尬,她觉得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自己的娘和妹妹了,可是娘倒下了,她怕死了。

原身死了,在末世的苏桃来了。

苏桃坐起来,觉得头好痛,她用手一摸,发现脑袋有干涸的血迹。原身被人推到伤了脑袋,可不是有血吗?

杨悠悠还在一个劲地哭,苏桃觉得好烦,她对着杨妮妮说:“赶紧哄哄她,一直哭,把我的头都吵得要炸了。”

杨悠悠立刻去抱妹妹,“悠悠,乖,不哭,姐姐抱。”

杨妮妮抱着哄了一下,杨悠悠就不哭了。

杨大头和杨二头找来了杨震和他媳妇李菜花。杨震一家人是唯一对他们伸援助之手的人了。

菜花婶冲进来,“你娘呢?”

苏桃正扶着墙走出来。

杨大头和杨二头看到了死而复生的苏桃,吓得惊慌失色。

菜花婶转头呵斥杨大头和杨二头,“你们瞎说什么呀?你娘还活着,你怎么说她死了?”

杨大头惊恐地看着苏桃,“她刚才明明一动不动了。”

苏桃主动解释:“我刚才是昏过去了,我现在醒来了。”

菜花婶扶着苏桃,“桃,发生什么事了?”

“我那公婆不知从那听说当家的留了二两银子,他们过来逼我给钱,我不给,他们就推我,把我推倒了,我撞到头了,流了好多血,还昏迷了。”

菜花婶气愤地说:“那两个老不死的,不说帮着你们了,还老是来搜刮你们,现在还动手了。”

杨震也是很有正义感的人,他和自己媳妇同仇敌忾,“那两个老不死的,真是不像话,要来逼死儿媳妇。”

杨大头和杨二头对爷爷奶奶那是滔天恨意呀,因为他们的娘就是被狠心的爷爷奶奶推了一把,导致早产加难产了。

菜花婶看着苏桃的后脑勺,她眼睛都红了,“桃呀,你受苦了。”

被人怜爱地注视着,苏桃觉得内心有一丝丝温暖,多少年了,她没有感受过一丝温暖,在末世那吃人的环境中,她的心是冷酷的。

“菜花婶,你别哭,我没事的。”

“都流血了,还说没事?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孩子们可怎么办?”

“我这不没事吗?”

杨震比较理智,他立刻想到了钱。

“桃,你钱有没有被抢走?这钱可是你们母子的保障。”

杨大头和杨二头紧张地看着苏桃,这钱是他们爹留下的,也是他们活下去的保障。

“钱还在,没有被抢走。”

这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人还活着,钱也还在。杨震和菜花婶也不好多作停留,他们家还有好多活没干完。

菜花婶叮嘱:“桃,你要把钱藏紧了,可不能给你公婆抢了。”

“我晓得的。”

“那行,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叫大头来叫我们。”

“好的,麻烦杨震叔和菜花婶。”

“客气什么呀?”

杨震和菜花婶离开了。留下苏桃和两个继子对视着。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