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将女:嫁个将军来翻身在线阅读
会员

农门将女:嫁个将军来翻身

沈知暖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81万字

一朝穿越,林染从佼佼精英成了古代代罪流放的阶下囚。罪奴村中,泼脏水,扣黑锅,戏码一出更比一出精彩;白莲花,极品**,人品一个更比一个堪忧。林染站而望之略略不屑:想动我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堪堪一笑,某男冷脸而来,“染染,咱们来聊聊人生。”

品牌:掌维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维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罪奴村

“快干活,一个个没吃饱饭是吧?!”

监工们的怒骂声与罪奴的惨叫声已在林染耳边回荡一月有余。

身着灰色麻衣,头发散乱,手脚被铐着锁链的林染终于还是习惯了这肮脏又不见天日的罪奴村生活。

一个月前,她还是二十一世纪特种***的佼佼精英,因休假时为救被歹徒挟持的小孩,身中数刀,失血过多不幸而亡。

再次醒来,她便成了东凉国将门的替罪庶女。

二姐犯错,她却被父亲拉出来顶罪,以祸国妖女之罪被贬为民,流放南疆。

流放途中,原主因受不了路上的苦楚,带病而亡。

而她林染则接替了这副孱弱的身体,一路咬牙,自建安城来到了南疆的罪奴村。

罪奴村里住得全是自各地被贬而来的罪人,这里睡得是大通铺,每日的任务是搬运石头,从而帮助官府搭建南疆边防。

而这里除了罪奴外,多的是拿着鞭子巡视的监工,虽说是监工他们一个个的也都不过是从附近村里出来的平民百姓罢了。

“啊!!!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

有罪奴被鞭子抽打在地,哭天喊地地恳求着监工手下留情。

四周的罪奴神情冷漠,没有谁是肯为那罪奴出头的,很显然他们对这样的事儿早见怪不怪了。

“你说别打就别打了?别以为说什么病了就可以不干活!在这儿你们就是一群畜生!没有那么多的借口!”

李大是这群监工中最为嚣张的一个。

他体型庞大,只是一见,便足够叫人瑟瑟发抖。

而被打的是与林染睡一张铺子的王大娘,早已年过半百,据说是因主家犯罪,是以才被连累进了这里。

林染还记得,一个月前她刚刚踏入此地,因身体不适连着病了好几日,是王大娘他们半夜给她端茶倒水照顾了她。

看着王大娘蜷缩在地,林染银牙暗咬,终于还是丢了手中的石头欲冲王大娘走去。

“染丫头!”

只还未迈开步子,她的手便叫人握住。

林染回头,才见是赵婶子拉住了她,赵婶子压低声音焦急道:“染丫头,别去,你忘记你王大娘此前与你说的了?在这儿万不可以替人出头。”

赵婶子与林染以及王大娘是睡一起的,林染知道赵婶子会如此并不是因心思凉薄,而是不想叫她因此牵连。

只她林染生平最见不得的便是良善之人受人欺凌。

别人她或许可以不过问,但于她有恩之人,却不能放任不管。

她轻轻拂开王婶子的手,摇头,“无碍,我不会叫那人伤了我。”说罢便已行至王大娘身旁,不顾他人目光弯腰将其扶起。

“染丫头,你过来做什么?赶紧走!没的挨了打!”

王大娘一脸惊慌,显然没想到林染会出来帮她。

林染却动作镇定,不卑不亢地将王大娘扶到一旁。

“小贱人!这儿可不是你家,收起你泛滥的同情心!”李大色眯眯的看着林染。

说话间,忍不住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他用贪婪的目光将林染上下扫了一眼。

林染那张被乱发挡去的小脸上虽沾满了泥污,却还是能瞧出她原本的倾世美貌。

早在一月前林染踏入这罪奴村时,李大便已向林染示好,可偏林染是个犟脾气,对于李大的示好视而不见不说,还将他的那点龌龊心思传到了李管事的耳中,叫李大狠吃了好几日的苦头。

林染一月来兢兢业业,李大自然找不到可以针对她的机会。

不想,今日林染算是撞到他的枪口上来了!今日,他李大就教这个死丫头好好做人,看他不折腾的她跪地求饶叫大爷!

脾气再犟又如何?难不成还能犟得过他手中这根长鞭?!

思及此,李大紧了紧手中的鞭子,望着林染的眼神发狠。

“今日,王大娘的身体不适,她的份儿我替她干了。”林染语气淡淡,也不与那李大横。

李大生起的怒意在这一瞬竟无从发泄,就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般无力。

可李大是谁,仗势欺人说得就是他,且他不满林染已久,好容易逮了这么个机会,哪里会白白错过。

“你替她?咱们罪奴村什么时候有了谁替谁这么一说?”李大道:“既然今日|你替这老不死的出了头,那便要承受得了后果!”

说罢,只见李大动了动手,那原本在他手中静默的长鞭倏然灵活地甩动而起。

听着长鞭划破长空的烈烈声响,四下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旁的王大娘与赵婶子更是惊呼出声。

鞭子在空中飞转蓄力,就在大家以为那鞭子会落至林染身上时,惊诧众人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根长鞭突然在空中静止了扭转的身形,长鞭的末端竟被林染生生握进手中。

情势的转变实在太快,在场众人,谁都没有瞧清这一幕是怎么发生的。只知,林染着实徒手接下了李大的那一鞭子。

“若是没有,那我今日便开个头。”林染抓着长鞭语气虽依旧淡漠,可她面上的表情显然已有不悦。

李大未想自己会当场出这样的糗事,拽了拽手中的长鞭,想要将其自林染的手中抽离。

可那一头就好似扎入了林染的肉里似的,不论李大如何使劲儿,鞭子依旧纹丝不动。

“李监工,罪奴提的,你觉得如何?”

李大涨红了一张脸气急,试问他来罪奴村至现下,何曾在罪奴们身上这样的气。

便是面子也不允许他低头,特别是让他向林染这个刺头低头。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罪奴村是你家的不成?”李大怒道,一面说他不忘一面扯着手中的鞭子,仍旧妄想将其从林染的手中抽离出来。

可林染是谁,她在这个时代或许是软弱无能的庶女,但在现代却是一个有仇必报的特种精英,是执行生死任务数十次也没有过一次失败的林染。

让步在这种情况下于林染而言几乎不可能发生。

林染望着执拗的李大,唇角微微一勾,只见她抓着鞭子的末端,迈开步子往后退了一大步。

便是李大这样体型健硕的男人,都扛不住林染手上的劲儿,只见他身形一晃重心不稳。就在这时,林染抓着鞭子的手猛地一用力,那本在李大手中的鞭子瞬时挣脱而出。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