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公子复仇记在线阅读

大秦公子复仇记

青灵菌

历史 / 架空历史 · 40.8万字

【书友QQ群733950226】
公元前,始皇病逝,奸佞当朝,公子蒙冤而死。
大学生秦奋魂穿千年,附身公子扶苏死而复生。
楼船东渡寻仙药,扎根广泽连海平。
“公子此去可有归期?”
开开荒,种种田,挖塘养鱼,采桑喂蚕,缫丝织布,伐木造车,烧窑冶铁,一步步攀着科技树,只为日后王者归来积蓄力量。
戊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平六国,取百越,退匈奴,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十年蛰伏无人知,一朝出世天下惊。
“哥哥,看在父皇的份上,你拉兄弟一把!”
维京人、高卢人、古希腊、马其顿方阵、渥太华……东西两大文明终将相遇,罗马帝国成为横在陆海丝绸之路上一颗绕不开的顽石!
大秦铁骑星夜穿过多瑙河,三千龙船扬帆驶入地中海。
犯我强秦者,虽远必诛!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东渡入海寻仙药

盛夏晌午,燕京外国语学院。

没有装空调的大学教室非常闷热,二年级生秦奋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头顶的吊扇吱呀呀地转,讲台上的日语老教授吱呀呀地讲课,窗外的夏蝉吱呀呀地叫个不停,这些都是最好的催眠曲……

“秦奋!”

“到!”

秦奋猛然一惊,以为是老师点名,条件反射般站了起来,然后如同电影的慢放镜头,在老教授和周围同学惊恐的眼神和一片惊呼声中,头顶的吊扇砸落,旋转的扇叶划过他的咽喉……

啊这?!

……

天下精兵掌握间,便宜长啸入秦关。

奈何伏剑区区死,不辨书从赵李奸。

……

秦奋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他感觉自己在做一场梦,无数陌生的古代人物、古代画面涌入他的脑海,周围似乎有人在哭泣?耳边还时不时有人呼唤“公子”的声音,热气呵在脸上不像是做梦。

秦奋感觉一阵剧痛从脖颈处传来,忍不住呻吟出声,然后又昏了过去。

“公子没死!公子还活着!”

“快!去唤蒙恬将军过来!”

秦奋的意识一直处在半梦半醒的游离状态,他感觉自己被搬到了一辆非常颠簸的的车上,即便身下垫了厚厚的被褥,仍然感觉骨头要散架了,难道现在的救护车质量这么差的么?

渐渐地,他开始有时候会变得清醒,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昏睡的时候,他知道每天都有人小心翼翼地往他嘴里灌汤水,然后是稀粥。

每一口食物都吃得非常艰难,因为微小的吞咽动作都会扯动脖颈上刚愈合的伤口,但是秦奋依旧努力地吞下食物,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由于失血过多正变得越来越虚弱,如果他不补充营养,他就会死。

秦奋依旧每天都会做梦,一会梦见自己在大学校园里上课,一会梦见自己在草原上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锋利的青铜剑,指挥士卒向匈奴骑兵掩杀过去。如此反复,最后他也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哪一个才是自己……

终于有一天,他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想起扇叶划过他的脖颈,想起利剑划过他的咽喉,两个灵魂终于契合在一起。

……

站在牛车上,对于现在的身份,秦奋已经大概清楚了,他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公子扶苏,秦始皇的长子。

在后世史书中,扶苏因劝谏触怒秦始皇被派到上郡监军,协助大将蒙恬修筑长城、抵御匈奴。后来秦始皇在巡游途中去世,死前诏令扶苏即位,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害怕扶苏登基后对他们不利,于是扶胡亥登基并矫诏赐死扶苏。扶苏误以为真,不敢违背父意,遂自尽身亡。

至于现在的世界,却是和历史中的秦朝似是而非,他记得历史中秦始皇嬴政在位时间是三十七年,但是这里的“秦始皇”在位时间却只有二十七年,少了十年。现在是公元前220年,扶苏今年十七岁。

秦奋在牛车上的空余时间都在翻史书,就在寻到一点苗头的时候,突兀出现的“焚书坑儒”毁灭了大部分证据,只能从野史的碎片中,猜测问题可能出现在秦始皇登基之前。

历史从这里开始走了分岔路,虽然也叫“秦”,但这已是另一个平行世界。

……

公元前220年,胡亥继位为二世皇帝,年方十二,赵李摄政,大肆排除异己,大将蒙恬锒铛入狱,凡与公子扶苏交好之人,皆构陷罪名,轻则罢官流放,重则抄家灭族。

一个月后,山东琅琊郡海岸边一片恸哭之声,此刻聚集在这里的老秦人,皆是因此事受牵连之人。临时搭建的简易码头外,五艘楼船一字排开,每艘船宽8米,可载百人。

“夫君,我不想走,妾身的爹娘还在乡里,我还没跟他们说上一句话,他们还没见过小外孙哩。”一名妇人一边抹泪一边哄着怀中呱呱大哭的婴儿。

“娘子,你莫要怨我,二世皇帝的屠刀不知何时会落到俺头上,随公子东去,我们的孩儿至少能活!”

“夫君,妾身知道,只是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爹妈,我就……呜呜……”

“说甚胡话!”一名大汉推搡了一把妻儿,“快快登船!”

见妻儿已经走远后,大汉才转过身,偷偷抹去憋不住的热泪,跪下来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

“爹,你随孩儿一起走好不好?”

“爹老了,经不起这舟船劳顿。”一名七十岁驼背躬腰的白发老人驻着拐杖,颤巍巍地伸出手摸摸大汗的头,“落叶要归根,与其在海上漂泊葬身鱼腹,又或客死异乡,就让我留下来吧。”

“孩儿不孝,不能给您养老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糙汉子,就这么跪在那里呜呜地哭了起来,为了给妻儿寻一条活路,他必须走。

“爹十五从军,历经昭襄王、孝文王、庄襄王、始皇帝四代君主,到如今正好55年,虽无甚功绩,但也是铁骨铮铮的老秦人!”老夫怒目圆睁,全身涌动沙场老兵的气息,“长公子为人刚毅武勇,仁爱谦卑,乃帝王之姿。爹的命是长公子给的,日后若有人要加害长公子,你就代为父拿命去拼!否则爹就不认你这儿!”

“听懂了吗?”

“懂了。”大汉边点头边抹泪。

“去吧。”

老人大手一挥,大汉一步三回头,赶上自己妻儿,忍住心中酸楚走向码头

今日便是起航之日,此刻登船,故乡就在身后,可能永无归期。

扶苏(秦奋)驻剑站在码头边,神情有些恍惚。

此刻秦奋的意识已经占据了这具新的躯体。经过一个月的颠簸,今天是他第一次走下牛车,他的身体由于失血过多而显得瘦弱苍白,双腿已经瘦成竹竿,依靠手中的剑才勉强站立。

“公子,该走了。莫要辜负了蒙将军的一片苦心。”徐福从旁劝道。

扶苏现在有些懵,他其实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要做什么。

但是船已起锚,码头上除却他和徐福两人,就只有那位单独留下的老人了。

“公子,再不走,若被乡野村夫看到去官府告密,就再也走不了了。”徐福有些担忧地催促道。

扶苏转身之际,那名驼背躬腰的白发老人驻着拐杖走出来,颤巍巍地拱手问道:

“敢问公子,此去可有归期?”

扶苏沉默,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不知作何回答。如果是按照他所知的历史,徐福东渡日本之后,是再也没有回来。

老人突然丢掉拐杖,弯下腰用拇指和食指捏起一小撮沙子,轻轻地洒落手中酒杯,然后双手颤巍巍地将酒杯递到扶苏面前。

“请公子饮此酒,莫要忘了大秦故土,记得还要回来呀……”

扶苏看着面前这杯酒一阵失神,最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参杂了沙子的烈酒下肚,只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于是锵地拔出手中宝剑,遥指向天。

“扶苏在此立誓!十年之后,必带五百子归,复我大秦河山!”

“好!”老人热泪盈眶,“老夫年已七十,但为了公子这句话,老夫会再苟活十年!”

东海边,船帆鼓动,平底大船劈波斩浪,驶向东海。只留下一名白发苍苍的耋耄老人,孤身站在海岸边,遥望着渐行渐远的船队……

——秦始皇二十七年,二世皇帝元年,琅琊方士徐福遵始皇帝生前之命,率童男童女以及百工巧匠、技师、武士、射手合共500人,携五谷、衣履、药物、耕具及秦简书帛等,东渡入海寻长生不老之仙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