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在线阅读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萌俊

都市 / 都市生活 · 184万字

8.5分 165人评分

这是一个梦已远,却梦回八零的故事。
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
我的名,
张国宾!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江湖

“你们听说过江湖这个地方吗?不要想在地图里面找,你是找不到的。这里只有规律、道义以及恩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江湖,如果你曾来过我的江湖,你就一定听说过张国宾。”

……

1980年4月7日。

油麻地。

一块灯牌竖立在街市大厦二层,灯带内写着周氏金铺,灯牌上方挂着三温暖,灯牌右侧写着谢长康牙科,灯牌左侧则是陈记果栏。

“阿宾,我做个采访吧,你是怎么走上江湖路的?”街市伟递上一颗苹果,果栏外人来人往,车流不息。

张国宾穿着一身蓝色牛仔衬衣,头发斜斜竖着,几条刘海落下,刀削斧凿,线条分明的脸庞英俊帅气。

“我的中学成绩并不理想,但也勉强考上一所公立学校,不过你知道的,我父亲绰号烂赌雄,家里没钱支持我读书,干脆就出来混江湖了。”

“混江湖来钱快,更好还赌债?”

“嗯,一个月就把高利荣的债务清空。”

“你父亲呢?”

“又去濠江赌,给人斩死了。”

张国宾随手抽出一把蝴蝶刀,熟练的甩出个刀花,轻轻摁刀削着果皮。

他一人独坐,身后街道喧嚣,衬托的倍感孤独。

“江湖是条不归路,每个人加入江湖的原因都不相同,你今天就要扎职红棍了。”

“十八岁扎职红棍,你是香江30年内最年轻的红棍,独自三十号人就帮和记打下油麻地,有没有感觉很威风?”

街市伟坐在他对面,面色好奇的问道。

“每天都在打打杀杀,兄弟们用命搏出来的名头,威风几天算什么?”

“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街市伟问道。

“昨天我的结拜兄弟阿KING死了。”张国宾站起身,手中蝴蝶刀甩出,啪,正中墙上标靶红心。

果栏门口,有一尊关公神龛。

阿伟也是江湖中人,习惯在店铺门口摆关公,关公着绿色草鞋,江湖中人一看就知道他背后有字号,不敢乱来。

张国宾将削好的苹果放进神龛里,右手在口袋里摸索,摸出一包好彩香烟,低头叼起支烟,掏出打火机,斜斜将烟点燃,呼,嘴里吐出口白雾。

再将嘴里一明一暗冒着红星的香烟摘下,叮的盖上打火机,晒然一笑,把香烟插进香炉里。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混社团?这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今天我扎职红棍,昨夜我兄弟惨死。”

“阿king,峻仔,小豪,三年前意气风发,辍学离开的一群学生仔,立誓要在香江打出一片天,现在这群学生仔还剩几个?”意气风发换一个词,也可以叫作不知天高地厚。

“如果有的选,谁会想选条不归路?”

张国宾望着白烟,眼神庄重道:“这支烟,敬阿king。”

街市伟只听说过“阿king”的名字。

“太子宾”手下四大天王之一,现在“太子宾”扎职红棍,四大天王只剩下三个。

峻仔、阿杰等名字,则早在太子宾打出名气前,便被江湖人上的人遗忘。或许只有志高中学的人,还记得“庙街十三太保”的名号,至于剩下的更多烂仔,他们断手断脚,用鲜血堆起来太子宾的名声。

“你说的对,一将功成万骨枯,谁能保证……自己就是那一将?我要是有的选,也不会再选混社团。”街市伟站起身,感慨道:“可是你没得选了。”

“我还有得选!”

张国宾心里笃定。

“吱啦。”这时一辆黑色的丰田皇冠停在果栏门口。

一名穿着棕色皮夹克,留着平头,腰板笔直的中年男人快步流星,带着三个人年轻冲进果栏。

带头的中年男脖子上挂着证件,浑身上下一股官气,眉宇神态间带着威严。

一行四人全都是腰间鼓鼓,藏着家伙,很是犀利。

“有客人来了。”街市伟不着痕迹的提醒一声,主动迎上前,问道:“几位挑点什么?”

“挑你星!”中年警官一把推开街市伟。

一名年轻人摁住他肩膀,将街市伟递墙,抬手作枪瞄准他脑袋,biu一下警告道:“街市伟,你退休了就老实点!”

“飞仔宾!”

“昨夜和记跟新记两百人大晒马,死伤遍地,九龙医院的病床都不够住,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吃水果?”杜正辉眼神瞳孔,目光如狼,一把手攥起张国宾的衣领,死死盯着他,咬牙道:“信不信把你拉回去!”

“马上判你个终生监禁!”

“哎哟,杜sir,我好怕怕哟。”张国宾表情冷静,望着他的目光孤寂,凶狠。

明明是想装委屈嘲讽,可半点儿委屈都装不出来。装都不装的态度已经不再是嘲讽,而是赤裸裸的挑衅!

“如果你够证据抓我,我分分钟当堂认罪少判两年。如果你不够证据,那就麻烦你撒手,否则我就要到公共关系科投诉你了。”

“O记的杜sir…….”张国宾弹了他胸前的证件一下,眼神充满玩味,两人可是老熟人了。

“哼。”杜sir送开他问道:“昨晚凌晨两点,你人在哪儿?”

“在果栏打麻将。”

“谁替你作证?”

“你可以问伟叔。”张国宾转过眼神,杜正辉一样看了过去:“阿伟!你不要不识好歹!”

“阿sir,昨夜我确实跟阿宾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你不信去问楼上三温暖的丽珍、小美。”

“有人看见你昨天出现在辉煌夜总会跟人血拼!”杜正辉回头:“这点你怎么解释?”

“不是吧,阿sir……我可是个良好市民来着,你说血拼就血拼啊?你们港岛警队最讲纪律和法治了!要看证据啊!”

“什么辉煌夜总会?我昨天摸牌摸通宵,早上才看新闻知道有血拼,那些烂仔们不学好,真应该抓他们!抓不到他们就是你没本事了!”

“对了,杜sir,TVB晨间新闻话,有人去自首了吧?”张国宾叼起支烟,一米七六的个子,五官端正,脸型精致,额头饱满。一双桃花眼,眼角深邃,眼头纯圆,眼位微微上翘,眼珠黑白分明,配上非常明显的卧蚕,富态迷离,眼中仿佛星光点点,饱含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

那支香烟让他的风度翩翩多出一股放浪不羁,他的眼神可以杀人。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