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天性纯良在线阅读
免费

大佬她天性纯良

南树下

科幻空间 / 末世危机 · 26万字

冰封亿万年的北极冰盖,唤醒了沉睡的未知病毒,拉开末日丧尸时代的序幕。
宁玉本是一线抗争丧尸病毒的护士,却因为隔离区的意外成为最先感染异种并获得异能的人之一,她原本毫不起眼的人生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倒在时代的车轮之前——活下去,或者,被碾压?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想要的,不仅仅是活着。”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总之,这是一本讲述咱们的玉妹子努力顶着人畜无害的面孔,把一个个不顺眼的人打到服气之后,逐渐掩盖不住自己暴躁本性的故事。
看文需知:1.前七章为剧情铺垫,较为枯燥,熟知末世设定的宝贝可以跳过阅读;2.本文暂无官方cp,会根据剧情需要开展恋爱线!

目录

第1章 感染异种

数个国家对北极航道及海底石油的开采权进行争夺战,而这场战争的代价就是热武器产生的能量融化了冰冻了数万年的冰山,北极冰盖大面积崩裂。人类尚未发现的大量病毒从冰块中解封,逐渐蔓延全球。

一开始人们尚且乐观地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时之灾,只要及时研制出疫苗或者抵抗剂,人类依旧是自然的赢家。但是半年后,人心开始不安。因为数万年来积累在北极冰山中的病毒和致病菌太多了,即使一个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研发与之对抗的药物,也赶不上此起彼伏的新病症。

然而,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一些人在出现感染症状后不久,便急速死去,但是某种真菌和病毒却依旧存活并占据了尸体,成为捕猎活物的丧尸。如同末日的到来,丧尸化的病例迅速席卷了华夏。

东原市郊外的一条公路上,一辆救护车踩着最大码的速度行驶着。车里的人皆是惴惴不安,因为移动病床上躺着的不是别的病人,正是疑似丧尸病毒的患者。只是他现在意识还比较清醒,除了四肢逐渐僵化萎缩之外,看上去只是一个脸色苍白的普通病人。

丧尸病毒的肆虐下,华国社会秩序还算稳定。如果某个小镇有疑似病例出现,市医院都会派遣救护车前往护送至专门的隔离区。

然而前不久其他地区传出患者护送途中丧尸化袭击医护人员的事故,所以包括宁玉在内的四人都有些担忧。

“唔。”病人难受地呻吟,宁玉可以看到他裸露在外的血管诡异地蠕动着。

“不行。”随行的一名护士江媛媛说道,“我们找绳子把他绑起来。”

宁玉皱眉。

“哪有绳子?”另一名护士没有犹豫,开始在救护车上翻找。

“别,求你们。”病人急促地说。

宁玉看了一眼江媛媛,她和自己是同一期进入医院实习转正的,两人也算有一些联系。

“媛媛,他现在还清醒,万一到医院的时候和主任说了。”

宁玉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舆论的力量会断送她们的职业生涯。

江媛媛顿了一下,说:“他的肌肉已经开始异化了,他有可能等不到隔离区。”

“不,求求你们。”感染的病人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他哀求道,“不要放弃我。”

“我们没有放弃你。”找到绳子的那名护士说,“现有的药物已经给你注射了,但你的情况显然对我们的生命有威胁。”

江媛媛敛下眼中的情绪:“只是简单绑住你的身体,到了隔离区的时候依然会解开让你接受治疗。”

宁玉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不……”病人感觉到肢体的僵化和异常的灼热,护士的话让他无法反驳,但是他仍然感觉到未知的害怕。

“不要,不……救我。”

江媛媛看到他的肌肉开始缓慢膨胀,心下一狠,便和那名护士一起动手将人绑在病床上。

宁玉轻叹,没有再看,转而问了司机还有多久的路程。

司机大叔紧张地看着导航,回应说:“应该还有一段路才到郊区。”

由于丧尸病毒的特殊,隔离区都没有建在市区内,全部建立在郊外人烟稀少处。而且由于丧尸化的感染者具有一定的攻击性,所以政府会派大量武装人员包围防守,算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了。

“那就好。”宁玉稍微放心。

她看向被捆绑在病床上的感染者,他的肌肉还在膨胀,这是似乎不是病毒的作用。不过宁玉也来不及思考太多,从北极冰盖解封出来的病毒、细菌和真菌多达几千种。单论致命的也有几十种,能全部遏制的疫苗和特效药短时间内根本研制不出来,现在他的情况是病情恶化还是药物作用谁也说不清楚。

“等到这次回去,我就辞职不干了。”和宁玉不是很熟的那名护士说道,“不管是不是真的末世来临,我更想和家人待在一起。”

宁玉看不到她口罩下的脸,但依稀记得她似乎是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似乎是叫祝欣然。

“救死扶伤应该交给更勇敢的人。”

江媛媛也不知道怎么接话,救护车内一时除了感染者的呻吟之外,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宁玉转头看向前方,“阿叔,还能再开快点吗?”

“姑娘,这已经是最快的了。再快,就超过国道的限定速度了。”司机大叔说。

“现在都出这种事情了还管什么限速。”宁玉沉声说,“阿叔,病人情况不太好,趁路上没人没车,开最大档。”

“好。”司机应声,“不过现在前边有人,我们先减速避开。”

“有人?”宁玉疑惑地看向前方道路,只见几百米外确实有一个黑点正在路中间。

江媛媛注意到他们的对话,奇怪地说:“现在各个城市不都封城了吗?怎么会有人?你们看错了吧,应该是运送物资的车辆。”

宁玉心下有些不安,目光紧盯着黑点,直到距离越来越近。

“姑娘,那真是个人啊。现在这种特殊情况,怎么还有人乱跑的。”

看清楚那黑点的刹那,宁玉汗毛乍起:“快开最大档,那不是人。”

“什么?”祝欣然听到便慌了起来,“是不是丧尸?是不是?”

“快找一些防身的东西。”说完这句话,宁玉又有些烦躁,早知道出来的时候就带上锤子之类的工具,现在救护车上哪有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

江媛媛的反应也很快,她立刻拿出手机拨打隔离区的电话,现在距离她们最近的就是隔离区,只要那里的武装力量来得够快,她们就是安全的。

司机大叔慌忙见猛踩油门,车子便离那个黑点更近。

那确实不能称为人了,暗褐色的如同老树皮的皮肤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青黑的尸斑,下唇耷拉着挂在下巴上,血肉模糊,只有上衣可以依稀辨认出是隔离区的病服。

“隔离区出事了。”宁玉心里咯噔一跳,“阿叔,快开走,我们能不能换条路去市区。”

“去市里?可是我们带着他,我们进不去。”

江媛媛看向她所说的病人:“那……要不,我们把他留在这?”

“江媛媛!”宁玉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不然你还有什么办法吗?”她也看向宁玉,“隔离区那么多武警还能跑出来感染者,那里已经不安全了。而市区离我们更远,他撑不到那个时候就已经变成丧尸了!”

“他向我们跑过来了!”

宁玉转头看向路上的那只丧尸,虽然他已经明显异化,但是四肢还完整,血红色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救护车,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她们跑来。

之前她们从新闻报道上知道丧尸虽然具有攻击性,但是四肢的行动速度比起正常人类较为缓慢,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可以避免被咬伤感染。

然而眼前的这只丧尸显然不是。

“嘭——”

由于距离太近,司机来不及避开,它便灵活地跳上救护车的前挡风玻璃,腐烂萎缩的身体猛地拍打在玻璃上。

“啊!”祝欣然的尖叫把众人的理智从恐惧中拉回。

“快开!快走,甩掉它!”

这时候江媛媛重新拿出手机打给市政府,而宁玉则选择翻找一些工具用来防身。

救护车上只有一些医用工具,宁玉找到几把剪刀,她有些失望。近身搏斗发生时,剪刀比起棍棒之类的武器来说,显得太过小巧。

不过总比赤手空拳好一些,宁玉没有多想。丧尸还在撞击着挡风玻璃,而救护车上还有一个被感染而正在异化的病人。

司机大叔试图通过急刹车的惯力将丧尸甩下去,但一时半会不能实现。救护车在油柏路上漂移着,发出刺耳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碰撞声,一颗腐烂了半张脸的头颅便突然出现在司机的旁边的玻璃窗上。

“啊啊啊——”

两道惊叫同时响起,收到惊吓的司机脚下踩错油门,救护车随之撞向路桩。

等众人缓过神来时便发现驾驶位的窗子被撞破一个巴掌大的裂口,丧尸布满尸斑的手正疯狂地从裂口往司机身上抓去。

宁玉也被吓得头皮发麻,如果丧尸进入车里,她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司机喊叫着躲开丧尸的手,但是宁玉和江媛媛还是看到他左臂上一条细长的伤口,绝望的情绪瞬间笼罩了她们。

“怎么办,怎么办……”祝欣然目光呆滞地呢喃。

“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宁玉攥紧了剪刀。

江媛媛也拿起一把剪刀,说:“想办法引开它们。”

宁玉看到丧尸的手被玻璃窗刮下一层腐肉,但是它毫无知觉,仍然歇斯底里地把手钻进车里。

“怎么引开?”

江媛媛眼咬唇:“把他推出去。他还没有彻底异化,也许……可以吸引丧尸。”

“……不要……求你。”病床上的感染者恍惚地听到她的话,便又开始哀求。

江媛媛没有心软,她一手攥紧剪刀,另一只手慢慢打开救护车的后车门。

“门一开就把他推出去。”江媛媛重复道。

感染者还在挣扎着,但是之前绑住他的绳子还没解开,他的挣扎也是徒劳。

江媛媛打开半边后车门,祝欣然也站起来帮她把移动病床向外推去,但是宁玉却忍不住拉住了病床。

“你在干什么?”祝欣然怒斥她。

挡风玻璃上的丧尸闻到了其他的活物的气息,便倏地跳上车顶,幸而江媛媛反应快,又把车门及时关上。

宁玉听到丧尸拍打后车门的声音,显然堵住了她们从后门逃走的路,一时间她心里也不好受。

江媛媛和祝欣然都阴沉着脸,现在后车门也没办法打开了,车里又有一个被丧尸抓伤的司机和不知道什么会彻底异化成怪物的感染者。

“对不起……”

宁玉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刚才的做法已经断绝了所有人的活路,她没有资格再说这样的话。

这时候异变再次发生。

司机发现了自己手臂上的血,再次陷入惊吓之中。

“我……啊!我,我被感染了!”

“我们把这两个人杀了吧。”

宁玉看向说话的祝欣然,她年轻而稚嫩的脸上血色全无。

“只要他们两个死了,我们就可以安全待在车里等待救援。”

“没用的。”江媛媛打断她,“人死之后的身体细胞并不会马上失去活性,病毒依旧可以在尸体中吸收养分直到成熟。”

“不,不……”司机大叔紧紧靠着副驾驶的车门,那只努力钻进车里的手清晰地倒映在他的瞳孔。

“不,我不要死!”他转身拧了车门,向外跑去。

“他疯了吗?”

车门打开的动静把两只丧尸吸引过去,此时宁玉的位置离驾驶位最近,于是她当即爬进副驾驶位,以最快的速度把车门关上。

“我不会开车。”宁玉回头说道。

“我来。”江媛媛也坐到驾驶位上,她稍微操作了一下,救护车又响起了油门声,这对于在场的人来说,莫过于天籁之音。

不过一会儿,车子便重新开上道路。

路过被两只丧尸撕咬的司机的尸体时,宁玉擦了擦手心的汗,不敢看过去。

平静是短暂的,宁玉听到身后传来祝欣然的呼叫。

“他变丧尸了!”

宁玉回头便看到被感染的男人一反之前的虚弱,正在奋力地挣脱绳子的捆绑。而祝欣然反应也很快,双手抓紧了两处绳结,使得感染者一时还未脱离束缚。

“现在离那两个丧尸有一段距离了,可以开车门把他推出去。”江媛媛说道。

宁玉又进入后车厢,这次她不再犹豫,以最快地速度打开后车门。

“我快拉不住绳子了,快帮我。”祝欣然的双手被绳子勒出血痕,在救护车上异化的这个丧尸显然与之前看到的丧尸大不相同,它的肌肉鼓胀、皮肤青白,全身的血管都在诡异地蠕动。

如果说之前两个袭击的丧尸是死了之后异化的尸体,那么眼前这个更像是有生命的异兽。

车门打开之后,宁玉赶紧帮忙抓着绳子,两人一起合力把病床往外推。

“吼——”感染者突然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爆发的力量瞬间把绳子扯断。

此时病床已有一半被推出车外。

挣脱束缚的感染者将目标锁定在带有血腥味的祝欣然,电光火石间,她就被这个怪物钳在手中。它原本的肌肉膨胀得如同野兽一般,祝欣然在它手里毫无反抗之力。

宁玉眼见怪物即将咬上祝欣然的颈动脉,当机立断用移动病床向它一撞,怪物的身躯被撞歪,但是它的牙齿还是擦过祝欣然的肌肤,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线。

“不……啊!”祝欣然被怪物甩开,她伸手摸了自己的颈部,果然摸到自己新鲜的血液,自己被感染的事实一下子占据了她的脑海,她无力地跌坐在角落。

但是宁玉却顾不上她了,因为怪物把她甩开之后立马将目标转向自己。

怪物转身想抓住宁玉,却被移动病床挡住,它暴躁地试图推开,而宁玉又先一步察觉,又把病床拉回自己身前。她的大脑下意识地判断如果没有病床作为障碍,她根本挡不住它。

怪物发出愤怒的嘶吼,跳上病床,同时右掌向宁玉抓来。宁玉马上弯腰避过,怪物的右掌如同铁块一般拍打在了车厢上。

与此同时,宁玉右手拿出之前放在口袋的剪刀,猛地扎进怪物的左脚。而且她特意从脚骨的缝隙中插入,加之平时用来剪绷带的剪刀也足够锋利,于是剪刀扎透了怪物的整只脚,将它钉在病床上。

可是宁玉忘了怪物没有痛觉,它抖动了几下左脚,便将左脚从病床上抬起。苍白浮肿的左脚上插着一把银色的剪刀,它站在病床上又重新向宁玉发动攻击。

宁玉躲过它的左手,而右手又袭来,她拿出另一把剪刀挡住了。可是没有感觉的怪物连被扎穿的右手都不管,左手直接抓住宁玉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

“祝欣然你快起来!”

“祝欣然!”

宁玉和江媛媛的呼喊终于让祝欣然有了一丝清醒,她马上连爬带走地来到病床边,试图把怪物连同病床一起推下去。

只是宁玉加上怪物的重量让她一时间推不动,而宁玉的颈动脉已经被咬破,鲜血汩汩而出。

这时候江媛媛当机立断把车停下,也进入后车厢帮着祝欣然。

“嘶啊……”宁玉感觉脖子被野蛮地撕咬下一块血肉,强烈的痛感立刻让她陷入昏迷。

而怪物正打算再次低头咬下宁玉的头颅时,察觉到了两个人的举动。它虽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依旧被激怒了。宁玉被它扔下,两只肿胀的手同时抓向这两人。

病床上少了宁玉的重量,祝欣然和江媛媛一下发力把怪物和病床成功推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祝欣然脱力瘫倒在地,而江媛媛则是趁着怪物还未反应过来的时间内,把后车门重新关上。

“我……我被感染了……呜呜……我活不下去了,怎么办……”祝欣然倚躺在角落,泪水流满了她的脸。

江媛媛默默地找出车上的绷带递给她:“帮宁玉包扎一下,尽可能地让她活着回到市里……见她家人的最后一面。”

祝欣然听到最后,戛然止住了哭声。

江媛媛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到驾驶位上,便从破烂的后视镜看到刚才那异兽般的怪物被两只丧尸包围。怪物青白膨胀的身体与丧尸腐烂萎缩的残肢形成鲜明对比,江媛媛没有细想这其中的差异,她马上踩下油门,于是这辆救护车重新走上劫后余生的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