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2000年在线阅读

你好2000年

凉秋小记

现实生活 / 家与情感 · 116万字

人生很长,人生也很短,
于兰于2021走到了尽头,
回望过去,
她这一生无怨,但是有悔。
所以再睁开眼的时候,
面对全新的2000年,
她决定做不一样的自己。
只是自己!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再见.2021

2021年的九月二十一号

淮海市

整个城市经历了一场震动之后,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变了,可是又看不见抓不着。

一切却又是向着好的方向在发展的。

临近下班的时间,公交车站还没有人流涌动,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老人,一边唠嗑,一边等着公车。

他们的归途,或是几个朋友聚一聚,喝喝茶,

或是去哪个新开是市场逛一逛,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的东西,

又或者是赶着回家,去参加晚上的那一场广场舞。

没有一个人和于兰一样,她没有——归途。

于兰拄着拐棍,慢慢悠悠的找了一个靠着窗口位置,一只手扶着椅背,一只手用力的抓着拐棍,慢慢的坐了下来。

等坐下来之后她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一样。

微微的调整坐姿,想把后背靠在椅背上,

然而于兰却做不到,她后背已经不在笔直,弯曲的弧度和椅背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也许,只有于兰自己才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

于兰轻轻的把头靠在车窗的玻璃上,似乎这样能给她找到一个支撑点,又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看见窗外那飞逝的景色。

一路上,伴随着夜色一点一点的笼罩着城市,耸立的高楼从每一个窗口都透露出的光芒中告诉这这座城市的人们。

它还没有迎接夜色,它还在提供着光明,只是这光芒有些刺眼。

因为它像是一只不知疲倦的巨兽。

公交车停靠在时代广场的面前,靠近的时候已经传来了喇叭的声音,洪亮中带着一丝丝的刺耳。

站台已经有人在等着了,像是一场狂欢,但是却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狂欢。

车上的老人慢慢悠悠的下车,于兰还听到其中的几句闲聊。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不在家过节?”

伴随着带着浓厚抱怨的叹气声,那人说道:“过节,小的早早的就吃过饭了,跑去玩去了,大的,加班,过什么节。”

这一番话似乎引起了人群中的共鸣,互相附和着嚷嚷着:“那可不是,都忙,就我们这群老姐妹不忙。”

车上的人陆陆续续的下车,随着车门的关闭,于兰也慢慢的听不到那声音了。

于兰抬眼看了一眼夜空,漆黑的天空看不见几颗星辰,唯独有一轮明月挂在夜空中,柔和的撒下月光。

今天的月亮格外的圆,只是她没有办法照亮小区里那一扇扇窗户。

除了于兰之外,车上最后一位乘客下车之后,司机没有着急发动车子,透过镜子看了一眼靠在窗边的于兰

“大娘,您到哪啊?”

于兰转过身,看了一眼司机的方向,不太看得清人,但是能感受到司机得一丝丝担忧。

“月老祠现在还在吗?”

于兰有些不确定得问道、

司机干脆的应了一声说到:“那当然是在的,就是现在都没什么人去了。”

“那可是真的可惜了,多好的一个地方。”

司机哼了一声回道:“是好地方,我小时候就住这边,能不知道这地方好么?”

于兰提起一些精神:“你说人怎么都要向着别处跑呢?”

“能为啥,都想去闯一闯,到头来还是家里好不是!”

于兰仔细回味其中的话,嘴角微微的翘起来。

“是啊,家在,才是好的,现在她没有家了。”

淮海养老院

“老太太人呢!”一声带着怒意的女声传来。

三三两两的护工围着一个中年女人,焦急的解释着什么。

女人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看着围着她的护工

“好!非常好!”

说完就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110吗?这里是淮海疗养院,家里老人在疗养院失踪了,我要报案!”

张海燕打完电话,淮海疗养院的负责人就出来了,一脸苦大仇深的说道

“张女士,我们这边一定全力配合,请您先冷静一下。”

张海燕转过脸,盯着眼前这个有点油腻的中年男人一字一句的问道

“冷静,你告诉我什么叫冷静?”

张海燕的声音由于情绪激动,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度。

“你们疗养院把我妈给我弄丢了?让我冷静,我报警不冷静?”

中年男人擦了下额头的冷汗,

尴尬的说到:“误会了,我们这也不是在积极的找吗?”

一声冷哼从张海燕的嘴里传出来,张海燕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怒火。

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说到:“你们不用和我解释这么多,既然找不到人,那么就在这里好好祈祷人没事!”

说完张海燕气冲冲的走出了房间。

随着房门的关闭,张海燕一下子被抽走了力量,缓缓的靠着墙壁,人慢慢的蹲了下去、

过了2分钟,张海燕才重新有力气站起来。

她不停的给自己暗示,自己不能倒下,她妈还没找到。

张海燕扶着墙慢慢的往外走,没走两步,后面传来了声音。

“切,什么东西,和我大吼大叫的有什么用,又不是我给她妈拐跑的,那么大一个活人,怪我?”

“你少说两句,现在还是赶紧想办法找人吧,真出事,我们都吃不了好果子。”

“切,又不是老年痴呆,那也是老人自己跑出去的,怨不得我,关我什么事,那是她该,今天过节,搞这么一出,真晦气。”

张海燕猛的调过头,正对上说话的那个护工。

那个护工看着二十几岁的年纪,打扮的倒是挺漂亮,张海燕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她妈的护工。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张海燕阴着脸问道。

女护工被吓一跳,她以为张海燕走了,慌张的解释:“我什么也没说啊,不信你问萍姐。”

站在她旁边的护工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毕竟是老员工了,还是有点眼力见的,她感觉到张海燕的眼神能吃人。

张海燕一把扯住女护工的领子,把人拉到面前,右手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

“啪!”的一声脆响,整个走道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萍姐吓的直接一愣。

张海燕对着女护工说到:“这一巴掌给你涨一涨记性,我们交给疗养院的钱不是白交的,你在这的工资也不是白拿的。”

张海燕不给女护工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不服气记得先去医院做伤情报告,做好了到公安局报案!”

说完这些,张海燕对这个疗养院已经彻底失望,她得赶紧去公安局,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一上车,张海燕就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打了好几个电话之后,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传来了不耐烦得声音。

“张海燕,我现在在开会,回头和你说。”

张海燕破口大骂:“张建国,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今天你不是说接咱妈去了,你还有心思开会?”

“张海燕,我警告你,我是你哥,说话注意点,我今天去不了,今年妈就去你家过节吧。”

“好!还相着升官发财是吧,开会,我告诉你,我妈不见了,我已经报警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挂了。”

挂完电话,张海燕嘴角扯起一丝冷笑,“大哥,也配!”

张海燕直接把张建国拉黑,然后重新拨通电话。

“大姐,有事没有?”电话那头是老三,张爱国。

“老三,赶紧回来,咱妈不见了,找不着了,你通知老四,都赶紧回来!”

“姐,什么意思?咱妈不见了,不是在疗养院么?怎么就不见了?”

“说不清楚,我已经报警了,现在我在往公安局去的路上,地址我发你,我还要通知你姐夫,咱妈年纪大了,身体还不好,我担心......”

张海燕后面的话没说下去,那头老三已经打断了,安慰道

“姐,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我马上动身。”

这边一家人慌慌张张的忙着到处找老太太,另一边于兰已经从车上下来了。

夜已经有点黑了,于兰影子在路灯下慢慢的被拉长。

一阵风吹过,有一根已经泛白的丝带从树上飘落,落在的于兰的手上。

于兰一下子红了眼眶,喃喃的说道:“老头子,你来接我了吗?”

于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月老树,像是在迎接她。

慢步走到树下,摸着树干,手上的纹路和树上的纹路互相摩挲着。

脑海中回想起的,不过是平平淡淡。

“老头子,我这一生,无大过,不至善,苦过,累过,总归算是平凡。”

“你比我早走,我替你看过繁华,如今,你也该来接我,让我再絮絮叨叨的说这些年的故事给你听了。”

“我这一生无怨有悔。”

夜,寒凉。

再见2021。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