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炼人在线阅读
免费

暗炼人

小砗半

玄幻 / 异世大陆 · 6.8万字

一位少年,自身天赋平平,却有一颗常人难以比拼的恒心。试问,一个人要是既努力,又有天赋,会怎样呢?
黑雾的现身,得天独厚的机遇,还有那无处安放的魅力~
且看一代枭雄,修炼与冒险并存,逆流而上,颠覆世界人们的认知!

第1章 暗黑交易

世界最初,以元素灵力为本。

下,又分而为八也。

筑源、光圆、子英、化实、天权、坤元、永生、随心。

人在六岁,则于觉台上觉元素之力。

凡见了灵力者,便可践修。

此规矩,自那场大战而未改也。

今人之福,则百万年前之光明化身所加之。

无一人不高之,至少今也......

“啊~好不容易能够来这片树林玩一天,天天在院里练武,腰酸死了!”

“是啊,今天就陪你好好玩一会吧。”

小时候,这片小树林,是两个孩子最向往的地方。

“长羽暮,你数十秒,然后来追我,好么?”言落凡前脚刚踏起,又补充道,“不许偷看!”

“嗯。”

长羽暮还没开始数数,只是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看起来非常放松。

这么好的天,不放松放松怎么行?

言落凡起初觉得很无奈,自己居然摊上了这么个懒懒的发小。

但是在看见了长羽暮弯腰极限时,衣服下面露出来的肚子,又扑哧一笑,带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叫长羽暮的男孩子,长相英俊,在那之中还带着几分稳重与刚强,黑色的短发下面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眼眸是深红色的,充满了无限活力。因为从小就开始跟父亲学习刀法的缘故,双臂上的肌肉轮廓分明,发力时青筋暴起,力量感十足。

而言落凡则就是一位聪明可爱的小女生,就如她名字所取,落入凡尘的仙女。银白色的长发,刚刚过腰,深蓝色的眼眸,犹如平静的湖水一般清澈,毫无任何杂质。此时的她看起来秀丽端庄,也可谓“娇小玲珑,楚楚动人”。

今儿元素之力觉醒日的前夕,两个小孩儿格外放松。

这片小树林位于东陆帝国的南方,此时正值春季,气候温暖宜人。

可惜的是,他们并不常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向各自的父母讨教武学,以此为后续的修炼打下基础。

久久的平静显得气氛显得有点尴尬,只是,打破这僵局的竟是一丝坏笑。

奇怪的弧度在长羽暮嘴边勾勒出来,仔细一看就知道,这是赤裸裸的坏笑,看不出来的都是......

他将双手蒙在了眼睛上,但并没有闭上眼睛。透过指缝,他隐约看见小美女身后的草丛稍微挪到了一下,以为是风吹动的,倒也没多在意。

开始数数了。

“我要数了!一,二......”刚数到第二秒,长羽暮面前忽地带起一阵风,心中暗暗惊叹,“天哪,落凡什么时候能跑这么快了!连周边的风元素都被带动了起来,那我就不用再数了。”

长羽暮将遮住面庞的双手放了下来,发现只剩下残风吹起的一片绿叶。

言落凡瞬间消失无影。

“哼,落凡这是要上天了......真是不给一丝机会啊。”每次赛跑,都是长羽暮赢,但今天不知是怎么回事,言落凡跑的出奇的快,速度起码是以前的两三倍!

“啊——”刺耳的尖叫声冲入耳膜,这一声进入鼓室,耳蜗开始振动,一系列的传入大脑,告诉长羽暮,落凡她出事了。

悬崖边。

“你,就是言家的千金大小姐,言落凡吧。怎么,元素之力都还没有觉醒的小屁孩儿也敢到这孤僻之地来玩?”

眼前是一位黑衣人,手里紧紧地攥着锋利的小刀,向言落凡她越逼越近,面容狰狞得不成人样,就像是一张被火钳烫过的猪脸,“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有遗言的话赶紧说,我会转告给你的家人的。”

“你想干嘛!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凭什么,啊——”这便是长羽暮先前听到的尖叫声。

这黑衣人摸索着,一道青光自手腕上亮起,出现了一柄刀子。

糟糕!本想着出来放松的,竟然连最重要的防身之器都遗忘了,蠢!但是看这架势,他还会问我是否有遗言,说不定还有转机!只要等他来!

言落凡暗暗想道。

“呵,叫?叫有用吗?”黑衣人的那恐怖的眼睛里本就眼白极少,这样一瞪眼,睫状肌迅速扩张,几乎看不见任何眼白,就像是两颗黑珠子无厘头地安在一张破猪脸上,狰狞如斯,“你知道吗?当年,我比你叫得更凄厉,更悲惨,但结果呢?结果换来的只是你爷爷的一个怜悯弱小的眼神而已!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那帮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畜生抓走!你们知道我当时有多寒心、有多绝望吗?你们根本没有尝过那种滋味!明明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能力救你自己,结果你们真的就是一个个木偶旁观者,似乎只是在观看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一般!所以,我自那时起便下定决心,定要让你们言家尝尝那种滋味!我早就恨透你们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爷爷与你有什么过节,但是有一点绝对不可避免,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相信我爷爷这么做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你不能怪他!”

“呀呃——够了!”言落凡还没说完,黑衣人又暴怒了起来,张起嘴巴,露出满嘴的大黄牙,“哼,苦衷!苦衷就是你爷爷不愿让其他宗门的人知晓,自己门下的人曾被肮脏的暗魔抓走,然后引起别宗的笑话吧!他就是这么对我的!对,杀了你,那老头子肯定会恨我透顶,恨不得将我的心脏掏出来!我也很想看看,那副无力却又憎恨的嘴脸......你,就安稳地去死吧!”

黑衣人怒吼道,朝言落凡猛地飞奔过去。

十米,八米,五米,四米,两米,只剩一米了!黑衣人举起小刀,汇聚了平生之气力以及满腔怒火,向言落凡刺去。

血确实溅道了黑衣人身上,黑衣人的确砍到了,但那并不是言落凡。

“哥哥呀!你终于来了,你要再不来,可能我就会被这怪大叔‘乱刀砍死’了呢!”言落凡并不担忧,好像刚才只是一个笑话在吐露可笑的言语,反而在长羽暮身旁比起了“乱刀”的动作。

长羽暮看了看身旁的言落凡,看到她安然无恙,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目光转向黑衣人脸上时,无疑是被震撼到了。

那狰狞的面目,长羽暮敢用性命担保,自己打出生起就绝对没见过这种丑陋的奇葩玩意,自然也是愣了一会。

丑归丑,但要是敢伤害落凡,管他什么帅男丑男,都要驱赶!

一个人就算内心再宽阔,总不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重要的人受到威胁吧?

黑衣人呆滞地注视着砍在长羽暮手上的刀,转而再看看长羽暮脸上的表情,那神色,波澜不惊,就像刚才那一下是挠痒痒似的。

他感到吃惊:眼前这个英俊的小男孩身上毫无痛苦之色,要知道,刚才这一刀是他附加了风灵力的全力一击,本应轻易砍断普通人的手,但却只在长羽暮的手掌心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刀痕。

“空,空手接白刃?!你,你难道不痛吗?”黑衣人惊颤道。

“哼,白痴!你还不知道我家羽暮的实力吧!毫不夸张地说,就你刚才的那一击只是对他挠痒痒而已啦~所以我才会格外放松的。”言落凡看着比他高一点的长羽暮,安全感油然而生。

忽然,黑衣人感觉到自己的手中的小刀在剧烈地颤抖,然后,刀刃“咔嚓”一声碎了,其传来的反震之力让黑衣人倒栽了几步。

“小羽暮呀,你的力气越来越大了呢!上次是徒手打碎石头,这次是徒手捏碎刀刃,看来,我要是再不抓紧练武都有点不是你的对手了,哈哈。”言落凡笑道。

“大叔,不要再找麻烦了!否则,我不能确保我背后的大刀不会砍在你的脖子上。”长羽暮狠狠地盯着黑衣人。

这个英俊男孩的力气在黑衣人眼中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要知道那小刀可是用精铁做成的!

黑衣人惊得张开了嘴,下巴都要掉了似的,失声问道:“你真的是小孩吗?!怎么会拥有这般磅礴的力量!”

“我,长家的,长羽暮。最后一次警告,现在马上从我们眼前消失!”长羽暮冷冷地道,眼中血丝暴涨,满是恨意。

“听到没,怪大叔?别人羽暮都叫你离开了,别......”言落凡后半句还没说完,她的眼神就变得呆滞了,表情还停留在跟黑衣人对视时的调皮,但她的心已经没有精力再跳动了。

一把无情的飞刀让她陷入了没有尽头的沉睡......

她缓缓倒下,男孩一时间呆住了,瞪大眼珠子看着她胸口的那柄飞刀以及周围溅起的美丽的血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啊哈哈哈哈哈......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小屁孩也想英雄救美?真好笑!真好笑!别以为我......”黑衣人疯笑着,像个刚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疯子。

下一秒,他的笑容凝滞了,额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刀柄,竖着插在眉毛的正上方,鲜血不断地涌出,喷洒在地上......

一滴泪出现在了长羽暮的眼角,他就算有再大的力气也无法改变这一个惨痛的事实。

悲愤化作一记仰天长啸,无奈、凄厉从中显露无遗。

悠悠地,一团黑雾从黑衣人半张着的嘴里冲了出来,用沙哑的声音怒吼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坏蛋,居然把吾来之不易的顾客杀了!......不!等等,好像吾遇到了一笔更大的生意。”

“呵,你又是谁!是和贱人一起的?我要杀了你!”长羽暮朝黑雾扑了过去,愤怒此时就像是一只寄生虫,不断侵蚀着他的理智。

刚碰到那团黑雾,就感觉像是扑到了一团弹性极强的果冻上面,卟地被弹飞了回去,一连飞了好几十步,到悬崖边上才停下。

“诶,小孩,冷静!冷静!吾跟那人不是一伙的,吾只是一名存活已久的商人,别害怕。”黑雾退后了几步,他可不想这么大笔生意就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

“是不是一伙的又怎么样?她,死了!”长羽暮转头看了看躺在一旁的言落凡,无助地坐在地上。

“哦,你说这个啊!哼哼,对吾来说简直轻而易举!”黑雾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你能救回她了!”长羽暮悲伤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希望,站起身来,但在思考过后,又垂头丧气地软趴在地上,“呵,起死回生这种东西,怎么可能......”

“小子,你别不信,我可是拥有......你,你要干什么?!”

长羽暮不知不觉走到了悬崖边上,边走边开怀大笑,像他这种不惧死亡的人极少极少......

“放心吧,我来陪你了。”说完,闭上眼睛,脸上没有丝毫畏惧。

“想死?而且是在吾的眼皮子底下死?想得美!”

纵身跳下悬崖,世间万物已经无可留恋,只是对不起自己的亲人朋友......或许,那团雾说的没错?

转念一想,自己这是真是傻过头了,明明还有希望,为什么要放弃呢?

“不!我还不能死!”想着,但已无力回天,就算自己平常练武,力量已经远超普通小孩,但是在已经失重的情况下,一身力气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回蓦以前的一切,长羽暮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珍惜的重要。

只是,似乎没死成!

“这是......幻觉?”

之前是不断掠过的残影,身体在失重的难受感中定格住了,身后是一颗颗掉落下去的石子。

黑雾眨眼间飘到自己的眼前,吓得长羽暮一哆嗦,身子摆来摆去。

“这么想着死?”

“不......你真的能救她?”

“哼,难道没看清楚吾的实力吗?这只是灵魂状态的吾,要是吾恢复本体,就算是救上万个人都行!”

“那么,先让我上去吧。”长羽暮依旧无法肯定,谁会轻易相信起死回生这种荒谬的东西呢?

说完,一股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将长羽暮从半空中托到了悬崖边上。

刚爬到言落凡身边,黑雾紧随其后。

“看来,你还是很犹豫啊。”

读,读心?他怎么知道我很犹豫的?

“都说过了,我的实力是你想象不到的!”

“我一个小孩,你为什么会救我?”

黑雾停顿了一会,显然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长羽暮本以为黑雾被拆穿了,一时语塞,结果是......

“哈哈哈哈!为什么救你?问得好!救你,是因为你体内的那位,欲望之力很强啊!”

糟了!底牌也被他看出来了!

“可恶!你怎么知道他?”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算了,以后我等就是关系密切的商人和顾客,告诉你也无妨......我是神。”

神?这是长羽暮在是神话书上看到的词汇,这个词也只是在百万年前的大战中才出现过。

他,真的是神?

长羽暮鼓起嘴巴,然后......

“哈哈哈哈......神?你如果是神,那我就是大鹏鸟呢!哈哈哈......”

看来,生意来了!

“什么条件,你说?”长羽暮坚定地重复道,理智重新恢复,生怕这一丝希望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想了想,又道,“甚至,我也可以用我的命换她的!”

“好一个小孩!有志气!你是吾的客人中最坚定的,别人听吾一诱导都会想到自己,唯独你愿意为他人付出生命!好吧,看在你觉悟很高的份上,条件很简单,只要让吾附在你身上吸食你的七情六欲就行了。”黑雾道。

长羽暮听了后一脸疑惑,只要附在自己身上就够了吗?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还有一些消极后果,比如,她会丧失一部分记忆,只是吾不能让除你之外的其他人知道吾的存在,所以,吾会篡改她的记忆。如果交易达成,那么她只会记得她自己与你滚落山坡,昏晕过去。”

“这个我能接受,不能让落凡有任何一丝心理负担!”长羽暮何其懂事,小小年纪便开始为他人着想。

“不过,有一点吾是很惊讶,你的七情六欲丰富且强烈,比吾以往的客人超出一大截。复活那小女孩只会抵消你身上一半的七情六欲。”

“前辈,我不求别的,只要你能复活她!”可笑啊,既然已经能让落凡复活,那他还祈求什么呢?

“这可万万不行,待客,吾从不亏欠、恩赐,只看付出、回报。衡量一下,只要再给你俩修行之路上增加天赋本源,这笔帐就能完全抵消。”黑雾一边讲解着,两人的关系也在微妙起来。

黑雾能预感到,自己后面的计划需要这个小孩。

长羽暮也能感觉到,自己后面的修行空间有了前辈的帮助能提升一大截。

“前辈,我可以吗?”从小父亲教导长羽暮,任何事不能直接答应,就算自己想也必须表达的委婉一点。

“哈哈哈哈......吾说过了,吾只看付出与回报。刚才一切,不必难以为颜。”黑雾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小子,现在吾来清算一下,你要认真听好了!”

长羽暮打起百分百注意,注意事项不管做什么都是要听的!

“体质嘛,常规的双属性体质;灵兽也得整个,就配你伴生兽好了;灵器也必不可少,那就本命灵器。嗯,这些,便是吾对照交易表上的兑换价目给你安排的,准备好了?”黑雾较为平静地说道,活了几百万年,交易了几百万年,库存之深厚,普通人根本无法想像。

长羽暮一开始听到双属性体质就感到有点吃惊,毕竟只要是出现双属性就可以称得上实打实的天才!

后面的更是让他惊掉了下巴。

伴生兽,自其主人一出生便永远追随,共生死,同患难。

据他所知,到目前为止存在的拥有伴生兽的大能都不超过一百位!而且一旦觉醒伴生兽,自身的元素数量就直接决定了伴生兽的只数。

这便意味着他和言落凡都会有两只伴生兽!而且他和落凡就要成为那一百人中的两人,就凭这,他就根本不敢去想。

后面的本命灵器他是听都没听说过。

“前辈,本名灵器是什么?”长羽暮有点疑惑,但又有点兴奋。

“这类器物,你肯定不知道。吾若没记错的话,那可是从几万年前就从未出现的东西。到现在看来,似乎是要再现了。那么现在,吾就解决你的疑惑。”

如果这次交易真的达成,那么消失已久的那件武器就会重现江湖。

黑雾老者酝酿了一会,开口说道:“这片大陆上,由工匠打造的普通物件,注入灵力,所炼造出来的物品便称作灵器。而本命灵器也是属于灵器一类,但是与普通的灵器所不同的是,本命灵器自其主人的诞生就存在。至于为何我能让你拥有本命灵器与其他天赋本源,你暂时还不需要知道。本命灵器的件数也跟其主人的元素属性的数量有关。这边说明你与那个小女孩都会有两件本命灵器。”黑衣人此时就像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一样,“所以,小伙子,好好考虑一番吧,现在的时间很充裕。”

“那照您一说,本命灵器岂不是除了跟伴生兽的性质一样以外,与普通的灵器就没有其他的不同点了吗?”长羽暮问道,现在倒是相信这位前辈说的,只不过更想弄清楚一点。

“哎,吾之记忆竟衰退到这种程度......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本命灵器与普通的灵器最不同的一点,那便是前者与人类一样,拥有自我的意识,而后者就是一件死物。”

长羽暮听完过后,跃跃欲试。

听了这位前辈的话,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交易是可靠的,对自己以及对言落凡都是有莫大的好处,不过带来的后果他倒是没怎么想。

“前辈,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别急,还有一点你要注意,方才,吾用神识探寻了一番你的身体构架,发现吾之力量似乎与你体内的心脏产生了特殊的共鸣,很有可能会导致你所觉醒的双属性体质中,有一种要继承吾的暗属性。但是放心,那个女孩不会,她会觉醒跟你相反的属性,其中一种——光属性。”

长羽暮原地思考了一番,这些并不会影响到他日后的修炼,也没多在意。

“前辈,我知道了,我们快开始吧!”

不料黑雾继续提醒道,“记住!没到必要关头,尽量不要使用暗属性,那可能会给你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算是温馨提醒,也是黑雾最担心的一点。

“暗属性......好吧,那么可以开始了吗?”长羽暮将整个身体放轻松了,真的很迫不及待。

落凡、修炼双双收获,内心已经很快乐了。

“那好,签下这个契约,交易达成,愿你愉快!”说完,一圈黑色的契约出现在长羽暮的面前,上面雕刻着奇奇怪怪的符文。

长羽暮咬破大拇指指尖,血液滴在契约上,瞬间染成红色。

这代表契约完成。

执行完后,一股强度大的力量冒了出来,径直将言落凡的身体拖上半空,许多道光柱照在她的身上,交接完毕,她的身体缓缓落地。

接着,黑雾自长羽暮的口中钻入,只是感受到脑袋中有一种难受的膨胀感。

随后,长羽暮也昏迷了过去。

七情六欲,不过是人常有的情感罢了,但是,后面的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