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赘婿在线阅读

长生赘婿

阿刀刀

都市 / 都市生活 · 46.3万字

入赘三年,他是丈母娘眼中的窝囊废,是亲戚眼中的穷光蛋。直到那一天,古稀之年的帝师终于找到他,老泪纵横。恭迎祖师爷驾临。他是柳家人尽可欺的赘婿,也是个经历了千载岁月的长生者。

品牌:福州畅文

本书数字版权由福州畅文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恭迎祖师

景城,八月初秋。

空气中,透着凝重与肃杀。

安南路,作为景城最繁华的商业街,平日里人山人海。

可今天,却人迹罕见。

封路了。

这意味着有大人物在附近,今天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位于安南路最内环,作为景城最高档的酒店星辉台,此刻,也如临大敌。

“待会,有贵客到来。

届时不管见到什么人,都不准多嘴。

切记,莫要惹祸上身,知道么?”

店里,星辉台的主管,正向服务生反复训话示警。

“到底是哪位大人物要来,居然这么大的排场?

整条安南路都封了?

还开启了咱们星辉台的天子阁接待?”

服务生们,面面相觑,震撼的同时,心中又有着压不住的好奇。

一些老人在星辉台工作多年,自然知道星辉台的背景有多硬。

作为景城规格最高的酒店。

这些年,位临星辉台的名流权贵,不知凡几。

就算是在景城,众人耳熟能详的商界巨擘,也时有出现。

从来没有开启过天子阁接待,还让大家排排坐,等待贵客驾临的阵势啊。

“噤声!贵客岂是你们能够讨论的?”

主管见服务生们,交头接耳,隐有喧嚣渐起之势,正打算训斥。

就在此刻,门外。

近百名训练有素的安保人员,围成了一个圈,宛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位气焰十足中年男人向这边走来。

场面极为壮观。

安保人员合围的内圈里,男人龙行虎步,气势十足。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眉宇间依稀可以看得出年轻时的英俊。

穿着一袭古质白袍,低调内敛。

独独白袍胸前,用红线绣出的一个叶字,有些惹眼。

“白袍,叶字纹。

这打扮,这位大人,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叶家之主吧?”

主管的训斥,仍挡不住服务生们的震撼。

当他们瞧见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时,便忍不住升起了遐想与猜测。

叶家,安南省第一世家。

叶家之主,更是名震安南省的通天角色。

“怪不得这么大排场,原来......竟是为了恭迎叶家主驾临。”

他们的声音激动又兴奋,对于这种传说中的大人物,哪怕是见上一面,都能回去跟亲朋好友吹上几年了。

“哼,今天的贵客,可不是叶家主。”

主管此刻,也忍不住压低声音,炫耀自己得到的消息:“叶家主,今天也是过来亲自迎客的。”

什么?

就连安南省第一世家的家主,这样的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也要前来恭迎?

到底是何方神圣?

难道,是深居京都,从不轻易出山的无双国士?

正当众人浮想联翩之际。

酒店前,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缓缓停下。

叶擎南高傲的头颅,微微下垂,表示尊敬:“卑下叶擎南,恭迎帝师到访。”

车门开了。

一根乌金楠木所铸的龙头拐杖,拄在地上。

车里走出来的,是一位白发苍苍,年过古稀的老人。

“是擎南啊,你能亲自过来接我这老头子,倒是有心了。”

被称作帝师的老者,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掌,拍了拍这位位高权重的叶家主的肩头。

“帝师亲临,卑下岂能不前来迎接。”

老者摆了摆手,道:“行了,闲话少叙,送我进屋。”

他此行,是为面见祖师,可没兴趣与叶擎南闲聊。

叶擎南微微点头,随后,严阵以待的安保人员,护于左右两侧,把守大门。

剩下的人,如众星拱月般带着老者,前往早已门户洞开的天子阁。

雕刻精致的翡翠屏风,立于阁中。

正前方的紫金香炉内,染着号称一克千金的紫云檀香。

天子阁,作为星辉台最高档的包间,只向顶尖权贵开放。

而今天,却有一个衣着普通的青年男人,在这里等候多时。

“快两点了,苍生这小家伙还没过来。

三年没见,懒散不守时的臭毛病,一点儿都没改。”

曹安慵懒的坐在香炉旁,手掌把玩着袅袅青烟,喃喃道。

——

“人请到了么?”

吴苍生拄着龙头拐杖,一面走向天子阁,一面向跟随在身后的叶擎南问道。

“帝师要卑下请来的那位年轻人,早已在阁中候着了。

帝师去了就能见到他。”

叶擎南微微颔首,道。

“早就候着了?”吴苍生听到这话,心头一紧。

要是让祖师等急了,可就不好了!

这般想着,他原本还算散漫的步伐,陡然加快。

“帝师,您慢些走,小心摔着。”

叶擎南微惊,没想到帝师竟这般急切,想去见那年轻人。

这年轻人,到底和帝师有什么关系?

不多时,吴苍生和叶擎南一前一后,来到天子阁前。

阁门,早已打开。

当吴苍生,望见坐在香炉侧畔,把弄紫烟的青年,不由得,神色激动,老泪纵横。

“祖师恕罪,苍生来迟了。”

闻言,曹安转身,目光落在了吴苍生等人的身上:“还不算太晚,来了就好。”

“多谢祖师体谅。”

此刻的吴苍生,捣头如蒜,低眉顺目。

在曹安面前,丝毫没有半点帝师气焰。

反倒,乖巧的如同一个后生晚辈。

叶擎南心头越发震惊。

帝师今年早已九十有五,哪还有能让他屈尊降贵的长辈?

身为堂堂帝师,便是在华夏元老院里,也无人能让他这般恭谦吧?

这青年,到底什么来头?

正当叶擎南疑惑不解之际,曹安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随后,对吴苍生道:“你我相见话谈,外人在场,不好。”

“擎南,你出去吧。”

吴苍生顿时会意,连忙让这位权柄彪赫的战神,出去等候。

“是。”

叶擎南心中尽管万分不解,也只得退出了天子阁。

独留帝师与那年轻人相处。

“扑通。”

叶擎南离开后,老迈昏聩的吴苍生,立刻丢掉了龙头拐杖,竟不顾帝师之尊的身份,跪伏在曹安的面前。

他激动道:“徒孙吴苍生,恭迎祖师圣驾。”

曹安面色如常,随意瞥了他一眼:“起来吧,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

“你这把年纪了,别跪坏了身子。”

“多谢祖师体谅。”吴苍生闻言,缓缓起身,又道:“祖师失踪三年,徒孙寻遍天下,还以为此生,再难相见了。”

他这把年纪,早已没多少活头了。

能在死前,再见到曹安,已是心满意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