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源灵使在线阅读
免费

圣源灵使

金鸿来

玄幻 / 东方玄幻 · 162万字

天降造化,一个弃儿被几位隐士高人救养;造化再降,弃儿被冠上了“圣源灵使”的神秘身份,从此开启了他不凡的成长及修行之途。
弃儿被起名“慧聪”:
他在感恩大自然中感悟着天地人,他在体悟天地人中回报着大自然;他温情善良但也嫉恶如仇,他宽以恕道但也杀伐决断。
他在“下界”留下了修学济世的足迹,他在“上界”践行着救世的诺言------

目录

第1章 全篇序章

在遥远的星云深处,有一颗神秘梦幻的星球,它由内而外向四周散发着紫金色的光芒,让人觉得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祥和,同时又觉得是那么的贵重。

这颗星球上高耸入云的大山巍峨挺立,一座座山峰连绵着,犹如一条巨龙盘旋在天空中,那样的气势让站在山脚下的你,会突然感觉到自己不止是渺小那么简单,而是会感觉自己好像不存在一样。从山上泻下的清澈瀑布如同从天而降,具备了“飞流直下九万丈”的气势,山下形成的深潭之上薄雾飘渺,犹如仙子的薄纱在轻舞着。

此时从山巅飘下来一个白影,只见一双洁白的翅膀缓缓降落在潭边,是仙鹤,那是仙鹤,它的个头足有二十米高,只见它探下头来向深潭中吸了一下,随即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水柱向它的嘴中飞去。

高处远处的风景尽收眼底,而“脚下”的小草长得比人都高,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它的腰肢,让人总觉得有些违和感,假如风大一点,这草丛完全可以将人压倒,算得上是身处危险地带。

看看周围那些色彩鲜艳的花儿,开放的真是有些张狂,一个个花骨朵都有狮子头那么大,看上去会让人感觉有些头晕。

突然山间传来一声怒吼,耳膜都要被震裂了,只见一个虎头出现,它那张嘴都能吞进一座房子,垂下的舌头比大象的鼻子还要长。

上面所述的这个星球被称作“圣和星球”,那上面有座大殿叫“宙王殿”。

------

“圣和星球”的某处。

在一座高约千尺的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两侧各姿各态的矗立着不同穿着的人,男女老少皆有,有须发皆白者,也有满头青丝者。

大殿的中央有蜿蜒崎岖的水流通过,上面有缭绕的云雾,两侧有如同松柏的树木悠然的生长着,时不时地会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飞落在上面,压得树枝颤颤悠悠的。树下摆了很多石椅、石凳,上面也坐着一些各姿各态的人。

从大殿深处的中间拾阶而上,在正中央的巨大祥云椅上端坐着一位老人,只见他须发皆白,高高的额头看上去透着满脑子的智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虽然已经年迈,可老人的皮肤却像小孩子的一样,白里透红的让人忍不住的都想上去啃一口。老人身上的衣服倒是很简洁,由内而外都是紫金色,跟他身外自然形成的紫金色光环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透出的那一股子气息,让人感觉很神圣很祥和,这位老者被尊称为“宙王”。

此时就听宙王朝着殿下开口问道:“问空帝尊,你们问空阁有没有‘七星圣仕’的消息?”

只见殿下一位老者有些无奈的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回道:“回禀宙王,我们问空阁一直都在探寻,但是一直也没有探查到关于‘七星圣仕’本体的气息,请宙王降罪。”老者是“问空帝尊”万星辰。

“降罪于你们又有何用,我也知道你们问空阁的人都尽力了,在整个宇空之内,你们巡查次数数都数不清了。”说完,就听宙王自言自语道:“七星圣仕怎么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呢?他去哪怎么也不说一声呢?”

“宙王,您也别着急,整个宇空之内虽然没有七星圣仕的本体气息,但是他的‘魂息’跟以前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您不用担心他的安全,再说还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七星圣仕的安全。”一位中年模样的男子说道。此人是问空帝尊的弟子易辉,任职“问空星君”。

“虽是如此,可我这些年来见不到他,心里总是觉得不安稳。过去的岁月中,他都没有好好的在我身边待几天,整日的在外面制衡着各个星系之间的纷争,你们也都帮不上什么忙,想想我都觉得心疼。”宙王说道。

“宙王,您这段时间看上去气息有些不稳,我这里有炼制好的丹药,您就用几颗吧?”说话的其实也是一位老人,但是看上去却像个年轻人一样,利利索索精神抖擞的,一头乌亮的长发垂在胸前。

“问丹帝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丹道修练到第几层了?”宙王问道。

“回禀宙王,微臣不才,才到第八层,没有七星圣仕的指导,微臣确实是感觉有些吃力,请宙王降罪。”问丹帝尊回答道。

“降罪于你干什么,你已经做得不错了,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是你自己在摸索着炼制丹药,你不必自责。”宙王说道。

“问教帝尊,你们问教阁这段时间做了哪些工作?”宙王问道。

“回禀宙王,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同各星系联通,将七星圣仕研制的‘宇空振纹系统’源码进行了完善,现在基本稳定了,我们对各星系上相关生命体进行了点拨传输。各个星系之间,虽然在很长时间之内不能互访,但是如果他们的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会通过捕捉到的振纹来确定相互的存在。每个星系之内的相关星球之间,这些年以来虽然有些冲突以及摩擦,但从程度上来看都在可控制范围内,您不用担心。”问教帝尊说道。

“其他一千零八十位各路帝君,你们有什么需要汇报的吗?”宙王问道。

“回禀宙王,银河系那边的事务在我的责管之内,七星圣仕的本体消失之前,就一直在一个叫地球的行星上进行实验。从气息上看,我们确信七星圣仕还在地球上,可能是他要去做什么事情,不想让我们插手,所以就屏蔽了本体的信息。”银河帝君说道。

“那你们银河殿就多多关注地球上的一些异动,如果有大的异动的话,赶紧上报,说不定就跟‘七星圣仕’有关。”宙王说道。

“请宙王放心,我立刻前往亲自进行督查。”银河帝君说道。

“好吧,今天就说到这里,你们都各自去忙吧。”说完,宙王起身离去。

------

宙王寝殿内,一个红衣女子坐在宙王对面。

“我说老头,我给你捶捶背啊?”红色女子冲着宙王问道。

“你这疯丫头,怎么有时间来看你老子啦?你们‘内务阁’没什么事情可忙啦?”宙王微笑着问道。

宙王口中的这个疯丫头正是他的小女儿周灵。

“哪有什么可忙的,这么多年来我都闲死了!我手下那帮子人比我都精通业务。”周灵回答道。

“你就不怕人家说,是你仗着有我这个老子给你撑腰?人家那是不好意思说你闲话吧?”宙王问道。

“哪有啊,您也太小看我的‘神格’魅力了吧,就上周我还带他们去后山野炊了呢,他们吃得那叫一个欢实。不过------不过------”说着,周灵却磕巴了起来。

“不过什么啊?我的老丫头怎么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了,这也不是你平时的风格啊?”宙王问道。

“实话跟您说了吧,你那个叫宇文的老头侍务,一天天的总盯着我不放,总是来烦我,我------我都快烦死啦!”周灵无奈地说道。

“哈哈,我说呢,你今日这么乖的来给我捶背,原来是有事求我,是不是啊?”宙王问道。

“你就警告他,他要是再来烦我就把他关进无底空间,让他去反思十年,不------不行,太少了,是一亿年。”周灵有些气愤地噘着嘴说道。

“我说老丫头,你这么让我做,是不是有点以权压人报私仇啊?人家喜欢你那是人家的权利啊,只要不对你造成伤害,你也不能太过分了吧?”宙王笑着问道。

“哎,我说老头,这怎么能叫过分呢?他给了我很大的精神压力好不好?虽然他还算优秀,长的吗虽然老点,也还算精神,但是他也知道我心中有人了啊!怎么还来烦我啊!”周灵生气的边问边说道。

“哎呦,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一直不拒绝人家,把人家当消遣对象了,否则这么些年来,你怎么过啊?”宙王狡黠的笑着问道。

“我说老头,你怎么这么说呢,看我给你拔几根老须子下来。”说着,周灵真就伸手去拔宙王的胡须了。

“嗨嗨嗨,你还真拔啊,疼死我啦。你这死丫头,好啦,我改天跟他好好说说,不让他烦你啦。”说完,宙王话锋一转,又犹豫着问道:“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他不烦你了,你日子怎么过啊?”

“老头,听你这话音,我怎么感觉不对呢?让我好好琢磨琢磨啊------是不是你安排那个宇文老头这么做的啊?你说,你还是不是我亲爸啊?”周灵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狐疑着问道。

“嗨嗨嗨,你看你这丫头又动手了,我这胡子再让你这么拔下去啊,迟早就要被拔光了,那得多难看啊。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这确实是我安排的,我不是怕你一个人寂寞吗,就安排那小子整天去烦你的。行啦,我呢,今后就不让他去烦你啦。”宙王无奈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说话算话,不许耍赖,要不然你就是小------小------那个什么,哈哈哈------”周灵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嗨,你这死丫头,你竟然敢说我是------看我不打你。”说着,宙王作势要去拍打周灵。

“哈哈------你来追我啊,你来追我啊,追上我你才能打到我呀。”说着,周灵一边回身朝着宙王招手一边朝外面的花园跑去。

接下来,一老一少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花园里追着闹着跑着,怎么看都不像一老一少。这还是宙王吗?这哪像宙王啊?是啊,一个王应该是什么样子啊?整天严肃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走路端着是吗?

平日生活和处理政务,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严肃于政务,放松于生活,官者亦民也。看着这一老一少就这么的疯着,真的感觉很好。

“我说老头,你这体力是不是下降啦?怎么追不上我啦?”跑在前面的周灵一边回头一边问道。

“你这丫头,我是不想让你难堪,你真的以为我追不上你啊?”说话间,宙王一把抓住了周灵胳膊。

“好啦好啦,不跟你完啦。老头,跟你商量个事呗?”周灵的神情一下子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什么事啊丫头?怎么还一本正经上了?”宙王不解的问道。

“嗯------嗯------那个------我想去地球,您看行------行不行?”周灵侧着头试探着问道。

“你想去地球啊?行啊,怎么不行呢。”宙王爽快地回答道。

“什么?我说老头,你怎么答应得这么快啊?你还是我父亲吗?以前我怎么求你,你都不同意,还总拿宙王宫的规定教训我,这次是怎么啦?心怎么就软了呢?”周灵不解的问道。

宙王突然静了下来,他默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我说老头,你怎么啦?怎么这么看着我?我怎么心里总感觉到发虚呢。”周灵双手握在一起顶在下巴上,睁大着眼睛问道。

宙王低下眼帘说道:“女儿啊,以前呢,为父不答应是因为七星圣仕他太忙了,你也知道他的性格,一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我是怕你突然受冷落后委屈。现在他的本体突然也消失了这么多年啦,你也应该去找找他,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另外,宙王殿是有规定,但规定也不外乎于正当的人情,否则规定就成了障碍。”宙王说道。

“父王,我知道您心疼我。”说着,周灵的眼眶确实有些红了。

“好啦,今天回你自己那里好好收拾一下,明天就跟负责地球事务的那小子一起走。不过我有个要求,你到了地球上以后,只能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出现,可以从头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不许动用过分的武力解决问题,只许运用你自己的智慧去面对,武力压制到只是自卫范围,你不是一般人,别人也伤不到你。允许你关键时刻逃遁,但不能像鬼魅一样,以免吓到别人。另外,这次让你姐姐周巧跟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好啦,去准备吧,我也该去休息一下了。”说完,宙王背着手朝寝宫走去。

看着父王的背影,周灵没有高兴的跳起来,而是站在原地沉默了很长时间。

过了一会,就听周灵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老头真是的,这么多年了,心里的苦总是自己扛着,什么误解也不解释,要是母亲在就好了。”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