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妻历劫归来在线阅读
免费

悍妻历劫归来

苜蓿果子

玄幻言情 / 异世大陆 · 15.6万字

遇见花湮前,一爷是高冷的天神,是暗夜里嗜血诱惑的曼珠沙华,危险而神秘矜贵。
遇见花湮后,一爷是二哈是逗比,是跌落人间的凡夫俗子,宠妻宠得唯妻命是从。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异世重生

刚与一条千年蟒蛇大战完,花湮灵力耗了大半,漂亮的衣裙破烂且沾染了许多斑驳的泥污和血迹,狼狈但那一双冷如寒剑的眼睛异常璀璨。

今天的收获不小,有了这个千年蟒蛇的妖丹,她就可以炼制极品五行丹。

刚准备疗伤之际,突然从林子里钻出十个拿着大刀的黑衣人将花湮团团围住。

让身负重伤的花湮绝对插翅难逃。

花湮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慢动作的倒出一大把丹药吞了下去。

“遗言。”来人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还好心的让花湮留下遗言。

花湮妖艳的容颜绽放出一抹邪气的花儿来,“大哥,我有点饿,能让我做个饱死鬼吗?”

那人顿了顿,他以为死到临头,就算不说说自己的心愿,至少问一下他们为什么要来围杀她吧,结果这女人居然到死只知道吃。

“这个给你……”那人随手扔了一瓶辟谷丹给花湮。

花湮黑线,“大哥,我从不吃这玩意,我只吃油滋滋香喷喷的烤灵獣肉,多加点麻辣的。”

“你爱吃不吃。”那人气恼,觉得自己被耍了,还烧烤,还麻辣,麻辣不死她。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不会烤肉,一恼羞成怒就脑子跟不上,第一个冲上去动手了。

结果他一动,就感觉到周身一阵寒风掠过,眼前没了花湮的身影,他瞪大眼睛,惊觉危险,抬手抵抗突然而来的袭击,连连后退三步,才堪堪避过危险。

这么一动手,花湮脸色又惨白了三分,没有一击即中,她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在劫难逃。

师傅曾为她算过,她命中有一劫,但劫相还生,她便没在意这个什么劫,甚至在这一整天她想到各种作死的方法,跑来跟这只千年蟒蛇大战。

被蟒蛇打死就算了,但这帮狗杂碎也敢跑来她面前趁人之危,孰不可忍。

她跟他们无冤无仇,不代表他们背后之人就没有,她很想知道,却也知道问也白问。

被人算计到头上,被动挨打从不是她花湮能忍受的。

她花湮从来都不是被打了不还手的人。

冰冷的大刀前,花湮冷绝的眼睛一眨不眨,眼底一片嗜血狂暴,蓦然,她调动体内仅剩的最后的灵力冲击渡劫。

避开一刀后,只听漆黑的夜空中轰隆隆的,蓄积能量,黑衣人的大刀再次砍下来,这次,花湮没有躲。

那把大刀正好砍在她的肩头上,花湮毫不在意,只紧紧扣住黑衣人的胳膊,与此同时,空中蓄积的天雷从天而降。

碗口那么大的天雷落在两人身上,黑衣人挣脱不掉花湮的钳制,因为修为低,直接被劈得魂飞魄散。

花湮没有魂飞魄散,但也没好到哪里去,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只是看到自己的血,黑漆漆的颜色,还能闻到一股的腥臭,明明先前血的颜色还是正常的。

花湮疑惑的皱了眉,不用多想,这说明她已中毒。

第一道天雷下来,她的身体被劈烂了,皮肉外翻,深可见骨,咕咕的冒着黑血。

她这是又被人算计了,花湮怒火攻心,更不甘没有找到对她下手之人,她就要死了。

想到她蠢到如斯地步,竟让身边藏了一个心肠歹毒之人,她心有戚戚。

她不在了,她的师傅,她的大师兄,她的二师兄该怎么办,会伤心难过死的吧。

那个坏人尚未除去,他们就算不会惨遭毒手,也会被凶手欺骗。

第二道天雷落下来之际,花湮已经什么都来不及担忧,连想都来不及去想了。

她不知道,天雷落下的那一瞬间,自她背上突然出现一道金色光芒,金色光芒中有了一抹浅淡的虚影,像只大鸟的虚影,它将花湮的神魂从身体里剥离,卷着花湮的神魂消失在一片虚空之中。

……

等到再醒来,花湮是从皮开肉绽的疼痛中醒来的,艰难的睁开一只眼,她瞥见一个中年女人正拿着皮鞭,凶狠的抽打她。

一边抽打,还一边咒骂,“你个下贱玩意儿,居然敢把二小姐的花瓶给打碎了,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今天姑奶奶就成全你,一鞭一鞭打死你个败家贱货。”

死在天雷下的花湮懵了半晌,怎么回事?天上还是地狱?

都没搞清楚眼前穿着奇怪又面容刻薄凶狠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有一点,她清楚了,她现在正被人虐打。

槽!

身上疼,头更疼,忽地,无数个令人心寒的记忆冲进花湮的脑海里。

‘花湮’,与她同名同姓的一只小可怜。

这是一个与她那个修真世界不同的世界,花湮花了三秒钟才接受这个事实。

小可怜是这个花家的三小姐,花父花舟,花母谢星辰,两人共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小姐花风莲,双胞胎二女儿花若怜和她这个小可怜‘花湮’,明明同是花家的女儿,另外两个过着公主般优渥的生活,而小可怜却活得不如狗。

花若怜和小可怜‘花湮’说是异卵双胞胎,两人就像天生死敌一样,天天吵天天闹,当然吵闹的从来都只是花若怜,单方面咒骂小可怜。

小可怜只一味的隐忍。

从小到大,但凡小可怜看上的东西,花若怜都要抢,抢到手也不会珍惜,第二天准能从垃圾桶里看到残肢断臂。

一开始小可怜还会跟父亲告状,跟母亲哭诉,他们的态度都是偏向花若怜,每次都是让花湮忍忍、让让,苦口婆心的劝花湮要做个好妹妹,对生病的二姐好点。

从小到大,父母对她不管不问,她在父母的眼里就是个小透明,五岁开始,小可怜就有干不完的家务活,十岁时小可怜想尽办法自己挣钱上学。

为了少花点钱,小可怜学习异常刻苦,年年跳级,今年才十五岁的她,刚刚参加完高考,以擦边球的成绩考进外省荆溪市一个不起眼的大学。

之所以是擦边球的成绩,那还是她控考的缘故,她怕自己太过优秀,又会遭到花若怜的嫉妒,甚至可能会被剥夺上大学的资格。

饶是如此,还是没能逃过花若怜的嫉恨。

花若怜故意打碎了自己最爱的花瓶,诬赖在小可怜身上。

时间久了,小可怜心寒到不再对自己的父母有期待,对自己的两个姐姐也没了感情,她麻木得像个活死人。

那个小可怜死了。

完全是因为觉得自己的人生没了希望才离开的。

她原以为考上大学,离开花家,她的人生就会变得美好,可是还没等离开,她的生命就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暴打致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