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木匠铺在线阅读
会员

阴阳木匠铺

月亮有毒

悬疑 / 奇妙世界 · 157万字

我们家在镇上有个铺面子,叫做四面城,反正在这方圆百里,名气那也是响当当的。而爷爷好像不怎么看好我。直到大哥喝醉透露,原来我是一个“易人”……某一天,趁爷爷不在家,我接了个私活,没想到,这竟然是个局……

品牌:3G书城

本书数字版权由3G书城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体面的职业

老话说得好,人有贵贱之分,分为三六九等。更何况我们吃阴间饭的,也分天门与地户。

这天门分为三个流派,乃堪舆,超度,棺材铺。这三档,那都是在阴行当中绝对是上档次的存在。

至于这地户,倒也是分为三门,包括:扎纸,送魂,阴八仙。

可以这么说,他们看风水的,卖棺材,超度阴灵的勾当,都是阴行当中比较体面的职业。

这扎纸人,吹唢呐,和帮人哭丧的一伙,在大家伙眼中却是不怎么体面的。

我叫刑晨,是一名抬棺人,小名诚心。

我们家是个抬棺的世家,在镇上有个铺面子,叫做四面城,反正在这方圆百里,名气那也是响当当的。

我爷爷那辈生有五子,后来又不知怎的收了四个义子,此来便是有九个儿子,我们这铺子也是在这九个兄弟的手上越做越大,这名气也是日渐加大。

听我爷爷说,他打算让每个儿子都生九个儿子,这样子就能凑齐八十一个孙子了,只是后来计划生育打乱了他的计划,让原本对孙子抱有大大希望的爷爷,看到我爹这边就留下我这个独苗苗。

而爷爷好像不怎么看好我,总是不许我和其他弟兄出去抬棺。

再后来爷爷去亲戚家给我四爷抱来了个小子,这一顶,我就成了老九。

每次我问爷爷为什么不让我和兄长们去抬棺的时候,他的脸色都会大变,然后说一句“这些事你甭管,爷爷替你安排”就没了后文。

只是后来有次大哥喝醉了,当时跟我透露了一句,说什么我是一个易人,干抬棺这活儿容易招邪祟。

只是说了这句话,他便也再没有透露什么,我也不敢问。

易人我有了解过,这个易,上边是个日字,下头大致是一个月字,总的来说也就是阴阳的意思,而这个易人便是阴阳人的意思。

我小时候就听我娘说过,三岁之前只要在晚上,但凡我出过门,那是必须会哭个不停。

实际上,我隐隐约约记得,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我总是能够见到一些奇形怪状的人走在街上,想必那就是遇着鬼了。

不过到了八岁,我这诡异的症状就好转了,记得那个时候我也开始记事了。

八岁之后,直到十岁前,我总是有梦游的习惯,很多时候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坟地上,更有一次我居然在离村百里外的一座荒庙醒过来。

有这么些奇怪的经历,导致我从小胆子比同龄人大的多。向来人们都叫我虎胆邢老九,后来嫌麻烦,就把这虎胆和老字给去了,成了个刑九。

虽然说这个小号起的不咋地,但是耐不住好记,我也蛮喜欢的。

到了一九八九的时候,我也长成了一个小伙子,不知道为什么那年我家抬棺这活儿特别多,我父亲那九个兄弟都跑关外赚钱去了。

要知道,东北这地儿的冬天,那是惨淡得不能再说些什么,什么饥荒冻煞死掉的人都数不过来。

不只是我父辈忙,爷爷也是带着八个哥哥们忙来忙去,这村抬完抬那村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死,能熬过冬天的老人那是少之又少。

他们忙他们的,以至于在家看铺子的活就留在给我了。

看铺子其实也没什么事干,无非就是出售一些死人钱,纸马,寿衣花圈什么的,有时候有人来问吹喇叭的事儿,我也会顺带帮忙联系喇叭的伙计,能给我带来百块好处。

虽然这百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我们帮别人介绍活,别人有时候也会帮忙带点活给我们。

记得腊月二十八那天,天阴得特别厉害,下起了白毛大雪。

当时我正窝铺子里用炉子烤着红薯,消遣着。

这时候外头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子,正好停在了咱铺子外头。下来的是一个穿红袄的女人,拿着一把黑伞就朝铺子里头走进来,直到了我面前。

“你家人呢?”她上来就把伞放一旁 对我问道。

我有些愠怒:“难道我不是人吗?”

“我是说你家管事的。”

“你觉得我不像是管事的吗?”

说实话,这女人虽然长的漂亮,但是很明显,她对我很不屑,因此,我对这人也没什么好感。

“成,管事的,我们火葬场那头有个活,有个棺材落地了……”

她刚说一半,就给我打断了:“咱家人都出去了,不成我给你个呼机,联系下我爷爷?”

“不成不成,那棺材活紧得很,落到了院子头,八个大汉都抬不起来。”

“那估摸着是棺材里头尸液露出来,这年头天寒,估计是冻在地上了。”

“你就说能不能去吧?”女人有些不耐烦,“给支个招,一千块怎样?”

嘿!一听有钱赚,我眼睛一下子就给亮了,我那五哥靠着给别人抬棺,都挣钱买了一金城铃木,那色泽光鲜得很,实在是把我馋死了。

我也一直想买,只是还差两千。

奈何我爷爷一直不许我出去抬棺,还经常警告我说不准偷偷接私活,假若是被他发现的话,不仅要被用家法,还得被关禁闭三年。

“问了几家唢呐儿,都说你们四面城没有抬不起来的棺。”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拿出两打票子,扔在了柜台上,道:“两千,要跟我走吗?”

事实上,我虽然没有出去接过活,但是对于抬棺这事来说,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就连爷爷也说我是咱家天赋最高的,经常和我讲论一些难题。

这么一听有两千,我登时便动心了,正当我犹豫的时候,那女人好像急了,伸手就要抓回那两打票子:“算了,这棺材我们金阴门抬不起来,你们四面城也是不行。”

我一听得金阴门这三字,眼睛瞬间就亮了,要知道,这金阴门可是我们的同行啊!

听爷爷说我们四面城和金阴门有些恩怨,好像在这一代里头,他们还压着我们四面城一头,毕竟他们主业跟我家是一样的都是开棺材铺的,属于天门一列。

因此,这金阴门也经常用这个点儿歧视我们四面城。

当下,我眼疾手快,一把就按住了那两打票子:“你们是白家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