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之的诸天之路在线阅读
免费

林平之的诸天之路

花猫蒂法

诸天无限 / 诸天 · 29.1万字

父母落入敌手,自己亦将开始悲剧一生的林平之,在这个生死关头,获得了一位悲催穿越者的遗泽,且看他是否可以走出一条更好的人生之路。
不过,在此之前,面对眼前父母即将死亡的困局,林平之表示,这切还是不切,真的是个问题……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抉择

福州城外,幽暗丛林。

林平之在透过灌木丛枝叶的耀眼光斑肆虐下,缓缓的醒了过来,有些懵懂,迷茫。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但,后脑的湿意与周身密密麻麻的火辣辣刺痛感瞬间就让他思绪集中。

坐起身抬眼看去,林平之便见自己身处一处陡坡之下的草丛中,身上一袭白色劲装已被杂乱的灌木丛划出了数十道口子。

口子处,他原本白皙的肌肤上已经遍布伤痕。

正是被这些灌木划出的伤口,其上已有虫蚁攀附,吸噬,让他感觉到了疼痛。

“呸呸!呕……”

林平之平日里极喜欢干净,见状慌忙将身上的虫蚁一阵拍打,却又发觉嘴中早已灌进不少腐臭泥土,顿时一阵干呕。

而随着干呕,他亦渐渐的回过神来,想起了他为何出现在这里的的缘由。

三日之前,他外出率数名镖头与趟子手们外出狩猎,于城外酒肆行侠仗义,误杀一位疑似来自青城派的登徒子,从此为自家镖局招来了滔天大祸。

惹得自家福威镖局被神秘势力血腥报复,无一人可走出镖局十步,且日夜有人凄惨死去。

而自己身在此处,便是今日自家三口易容逃离出城时,依旧难逃那些恶贼手段,父母被擒,自己却侥幸遇到救星,慌不择路滚下了这片丛林,留下了一条性命。

我得快些想办法去救爹娘……

一念及此,林平之顿时站起身来。

不,不对……那不是我惹来的祸,那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图谋我林家辟邪剑谱,才会来灭我福威镖局满门。

只是,正待动身,陡然间林平之脑海中骤然生出了这样的一个奇异念头,让他急迫的心情都为之一滞。

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下一刻,不待林平之多想,狂潮般的记忆已在他的脑海中开始涌动。

地球……穿越者……笑傲江湖……令狐冲……辟邪剑谱……岳不群……东方不败……

“哦,是这样吗?”

许久,林平之才回神来,他眼中原本的些许稚嫩之意不在,平添几分沧桑,亦多了几分愤恨。

他闭目凝神,一物便已出现在他识海中,却是一面遍布裂纹的玉石小镜,闪烁着淡淡荧光。

正是这唤作十方镜的灵宝,方才将林平之的后脑撞破完成了认主,也为林平之带来的刚才的那些记忆,让他对于眼下的状况了然于心。

关于这面镜子的来历用处,林平之并没有知晓多少,只知道它可以以自身气运为柴薪,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再无其他。

至于那些记忆,却是这面镜子的上一位拥有者留下的,被镜子保存,才有了他的继承。

而那位前辈的遭遇,却是让江湖经验浅薄的林平之亦不由为之摇头。

原来,那位自称是地球穿越者的前辈,在数十年之前来到这个世界时,正逢五岳剑派各自在江湖崭露头角之时。

他知晓后世五岳剑派的风光,便欲先以后世的一些秘方来获取资本,并结交了某些大侠为友,期望搭上这一列顺风车,甚至于达成一统五岳,称霸江湖之志。

以此来聚拢气运。

但他却不知晓人心从来都是变幻莫测的,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记忆里的正义大侠在他背后进行了致命一击。

出师未捷身先死,丧生于此地。

若非林平之今日被追杀慌不择路,他这一桩公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

……

一个时辰后。

新堆砌起的土包前,林平之抹了抹额头汗水,将这位前辈散落的遗骨草草收敛了一番,跪地以弟子之礼祭拜了一番。

本来此刻他身处险地,退避三舍为上,不应该做这些事情,但得到这位前辈的记忆后,林平之心知肚明自己得到了多大的好处。

不仅是十方镜这件穿梭诸天的至宝,于他来说,那些记忆更是挽回爹娘性命的希望。

如此,又怎么拜不得。

因此担些风险,也在所不惜。

毕竟,十方镜虽然神奇,于他眼下却用处寥寥,只有这位前辈的记忆才真正派的上用场,让他不再是对一切摸不着头脑,有了对付余沧海和青城派的希望。

“前辈,林平之今日承您老人家恩德,他日救回父母后,日后也定会为您讨一个公道,还请您老人家多多保佑小子此行顺利。”

坟前,数拜过后,林平之默然告别了这里,大步向南而去。

那里,正是福州城方向。

融合了这位前辈记忆的林平之,在立墓这片刻之中,早已计算分明接下来,他该如何施为。

依照记忆,余沧海抓住自己的父母并不会立刻施以杀手,而是会在他去往衡山派,赴刘正风之宴的路上不断逼问。

以获得辟邪剑谱的下落。

在这一段时间内,他们尽管会受苦,性命上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段时间,就是自己施为之时。

至于如何去做,林平之在这一个时辰中,想过去向身在洛阳的外祖父,也就是号称“金刀”的王元霸求助,但外祖父的江湖地位,比起来青城派余沧海这样的一派掌门,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差距太大。

更不提山高路远,洛阳与福州一北一南,远水解不了近渴。

附近的这些名门宗派,除非是魔教,更无人会冒着得罪青城派的风险来为林家出头。

毕竟,得罪起青城派的便是贪图辟邪剑谱也会顾惜羽毛,余沧海手段不论如何酷烈亦有祖辈之仇在前,身具所谓武林人士的道理。

从阴暗处想,说不得这些正道人士会期盼着林家全部去死,这样一来二去,辟邪剑谱这一无主之物他们也有了向余沧海动手的借口。

而得罪不起的更是休提。

面对林平之一个持金于闹市的黄口小儿,说不得他们会变成与青城派一模一样的虎狼之辈。

千思万想后,林平之知道,自己可以选择的路,其实只有一条,那便是自己去学辟邪剑谱。

其他的法子,或多或少都是将爹娘的性命放在了别人的身上,还没有多少把握。

唯有自己学剑,有以前辟邪剑谱的底子在,才可以快速的成为一流高手,在爹娘被折磨死之前,救回他们的性命。

至于那传宗接代之物,舍便舍了,又怎么比得上爹娘的养育之恩,大不了,让他们给自己添个弟弟即可!

有十方镜在,也或许尚有挽回的余地。

就是无法挽回,那比起原本的结局也赚的不少呢!

想到这一节,饶是面对如此困局,林平之亦不由苦中作乐起来。

只是,笑着笑着就哭了。

眼泪随着风滴落。

半晌。

林平之用还算干净的一角衣袖拭了拭脸颊,拍拍自己的脸,自语道:

“你啊,不就是做个前辈口中的人妖么,丑人多作怪,矫情什么,东方不败还是天下第一高手呢!

哈哈哈,这点代价能做那么多,不知道多少人求而不得,林平之,你该笑的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