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即来在线阅读
免费

风雨即来

故乡记忆

历史 / 架空历史 · 105万字

企业高管王明和女友一次攀岩,失手落下来后穿越到梁朝。
因白无常好奇动了判官的《生死簿》两个重名的人置换了人生,在梁国王明联合现代王明互换思维相互取暖,然后开启了自己开挂的一生,一路坎坷。江山社稷,历经千回路转最终将天下尽入囊中......

目录

第1章 落地被俘

黑暗,黑暗,天空无尽的黑暗。

王明躺在草地和树叶的杂丛里,感觉全身酸痛。眼睛模糊的视线已全然看不清东西。身边静谧的环境中只能听得到山林里的蛐蛐唧唧吱吱地蜂鸣声。一阵风吹来,周边的树叶摇曳,草丛的叶子微微颤动着。抬眼望去远处的星空浩瀚,真是满眼星星真壮观,无情。

躺在地上的王明不想动,王明惶恐地心想:我怎么睡在这里?我在哪?我是谁?

他脑袋里嗡嗡作响,没天理啊,好好地怎么躺在这里了,我做了什么?内心满是这首洗脑歌——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一骨碌爬了起来,想想今天干了啥?

记得今天和女友出来玩,路过挑战攀岩,自己跟女友自告奋勇的要去拿奖金。用2分钟爬到山顶奖励200元,大约20-30米高的样子,能有多高?何况下面还有厚厚的垫子?记得徒手攀岩爬山的时候,抓住一块石头正准备往上攀爬的时候,人和石头一起坠落下来的。想想应该不到10米高吧?我记得我戴了安全绳的?

王明顿时摸摸自己身上的装备,什么都没有,哪里有安全绳?身上的白色衬衣污秽不堪,牛仔裤子口袋手机还在,屁股口袋钱包还在。打开手机看21:49,快10点了。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到了这里?女朋友也没有看见了,娜娜去哪里了?

不一会,王明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感觉真是饿了,得去找个地方吃东西。王明吃力地走了几步四周打量,头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周围一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打开手机手电筒,顿时黑暗中有了一点微弱的光明。前方一片漆黑,也没有路,四周都是大山环绕,只能模糊看到一些轮廓和阴影,想必是在山窝窝里吧?王明冷静下来,心里一顿迷茫,这是在哪里?有了,打开手机导航定位看看。打开导航显示:您的网络连接超时,请检查网络。王明心想4G开着的呀,流量还有好几十个G呢?这才月初呢?手机都没有信号?信号格都打叉了!王明怒火心起收起手机。幽怨地大喊了一句:“靠,这是什么鬼地方!”

王明心想:没办法,将就一晚上吧,明天天亮了看看什么情况,先找个地方睡觉吧。肚子这时候不争气得叫唤起来,真饿呀,身上一点吃的都没有,口袋只有个手机和手腕上的星星手表一块,当时花了好几百买的。钱包里还有256块现金,身份证。这穷山僻壤的去哪里找东西吃?点外卖也送不过来呀?也没网络呀。

正在抱怨这个破的地方的时候,不远处窸窸窣窣传来骚动。一群大约有10来人举着火把的人群好像在搜索着什么,因为太黑,王明隐约看到这一些人举着火把,手拿着棍棒,头戴纶巾,一副古人样子,穿着青衣小厮打扮,年龄都不大。

王明纳闷心想:这是救援队?祖国还是没有忘记我,感恩!不对,这是遇到拍戏的了?大半夜跑山窝窝里拍戏,不应该啊?现在的小鲜肉都有那么敬业吗?王明看着这群人叽里咕噜的说着话,他们举着火把越走越近,基本没听懂说什么?难道是找人?演员走丢了?打个招呼?兴许这些剧组哥们会带我回去。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好,就这样。

王明越想越开心,半开玩笑得对着不远处人群大喊一声:“哎,哥们,我在这,我在这里,你们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一群人本来就大半夜找人心里都很虚,尤其是大晚上的,阴风阵阵的,多少还是有点怕鬼的。突兀听得一声叫喊,几个胆小的小厮打扮的家伙魂都吓飞了。手里拿着的火把和木棍都丢了。惊恐地喊了一声:“鬼啊,鬼啊。”一群人没有了主见四处狂奔。王明眼看着几个人奔跑着乱跑撞在一起“噗通”倒地,头破血流。王明傻眼了,这些人是来搞笑的吧,救援也太不专业了。

“闹呢?一群怂货。”王明心想要糟,看样子等会估计没有好果子吃了,心里有点打鼓。

王明正在犹豫要不要闪人。就见几个人拿着火把快速围了过来,噼啪地烧得作响的火把对着他的脸。一个中年人腆着肚子,身穿一身青色袍杉,有点破旧,头戴纶巾,脸上黝黑,八字须,一副欠你钱不还还不削的样子。手里拿着用毛笔简笔描述的画像对着王明左看右看:“看样貌就是他了,来人,把他绑了带回府里!”

王明心里理一阵懵逼,心理暗自吐槽:什么叫就像?你们是认错人了吧。王明急忙解释:“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个瘦弱矮小的青衣小厮有点疑惑看着这个中年管家模样的人,一脸客气地问道:“杨管事,您这人头发都没有,不知道哪来的野和尚,和画像还是有一定区别,可不要抓错了人?”

“唉,找了一晚上了,这眼神、这脸阔都很像,不用说,就是他了。”中年管事一脸愁容肯定道。

几个青衣小厮也不作声,有人开始去摸索腰间的绳索了。王明一脸懵逼,这画像也太敷衍了吧,这是随便是个人都像?于是着急地喊道:“哥们,你们在这里拍戏,大半夜不睡觉啊?你们找谁呢,我可以帮你们找找,是不是演员走丢了?”

“少和他废话,绑了。”中年管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几个小厮扑向王明,王明顿时和一群小厮们栽倒在地上。几个人三下五除二就把王明五花大绑上,王明被绑得全身不能动弹。

王明急了,忙地大声对中年管事喊道:“哥们,哥们,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是不是要绑架?哥们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你们这样不地道。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事能说清楚吗?你们混哪条道上的?”

“聒噪!把他嘴堵上!”中年男人一副严肃的表情,炯炯有神的大眼看着王明说道。

王明还要开口,一把破布把自己的口腔堵着严严实实地,他尝试了很多次用舌头顶开,没用。以前看电视剧很多狗血剧情都是演员布片堵着嘴巴就不说话了,自己也曾经试过用布片堵住自己的嘴巴,结果舌头一顶就开了。看来遇到专业的绑匪了,舌头使出吃奶的力气怎么都顶不开。

就这样,不能动弹的王明被这一群小厮捆着,一路拖拉到一条泥泞不堪的路边。路边出现几个伙计模样的人,和这一伙人同样的装束,青衣小帽。看样子是演的是大户人家的家丁。牵着牛车赶了过来。王明被推到牛车上面,牛车上还铺了一些干枯的稻草。王明被人按在牛车上面不能动弹,中年男人和两个强壮的伙计一同坐上了牛车。牛车慢腾腾地走动,不平的路面颠簸着,王明胃里翻江倒海,难受极了。

王明愤愤地心想:“这群人他妈的真是敬业。你们抓错人了知道吗?等误会解除了我让你们好看,绑架罪名很重的。如果知道是误会了,我们都好商量,请我吃顿饭,我们还是朋友。妈的,我到底要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绑架我,我一个平民,你们要绑就绑大佬呀,随便都能拿出好多钱,一群没有前途的猪。”

“杨管事,我们就这样回去交差,小姐没有一起带回去,老爷问起来怎么说?”一个瘦骨嶙峋,尖嘴猴腮的青衣伙计模样的人问道。

“唉,我记得小姐和那个男人往这个方向跑,我们追了一路都没踪影,在这里听到山窝窝里有呼喊声音,这才把他给逮住,没想到这人竟然藏于此。你吩咐其他伙计继续向前追小姐吧,我先带把这个小子带回给老爷回去交差。”杨管事一脸严肃的脸,顿时脸上的无奈神情显得有些疲惫,叹气回道。

王明心想:“我那个去,什么?什么一个男人带小姐跑路?这是什么私奔的戏码,也不能随便抓人啊?不知道我是吃瓜群众啊?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王明呜呜地被堵着嘴不能说话,两只葡萄大的双眼盯着这两个二货,全身被绳子给勒得酸痛。由于重心不稳,在不平的路面坐在牛车里一窜一窜地,折腾得王明精疲力尽,内心的郁闷无以言表。只好无奈地躺平在牛车里,随着晃动的节奏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大梁,江宁,杨宅。

杨宅今晚三进院子里灯火通明,杨宅家丁下人们人人惶恐。杨宅主人杨世恭,在江宁城是有名的员外老爷,家族三代做瓷器生意发家,是江宁城人人称颂的大善人。儿子杨子豪是朝廷三甲庶吉士,杨子爵也不久前在乡试中拔的头筹入举人老爷,两兄弟真是光耀门楣,想想真祖宗有德,杨家可以后继有人,江宁城的百姓无人不羡慕。

可是这杨员外今天非常生气,在家里大发脾气,怒不可遏。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偷偷的和别的男人去私奔,真是家门不幸,有辱门楣。伺候杨小姐的贴身丫鬟已经被打得死去活来,就是不知杨小姐现在人在何处。

杨员外的小女儿杨静怡,长相可人,端庄大方,芳年十四,从小杨员外就当她是个宝,捧在手心怕化了。每天有众多媒婆踏破门槛相亲云云。杨员外大手一挥,把各媒婆统统打发出去。

杨静怡在今年元宵灯会遇到一男子,男子才貌惊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杨静怡又是豆蔻年华,芳心未艾。两人相见如故,一见钟情,坠入情网不能自已。男子姓王,单名一个名字,今年十七暂未冠字。已取得秀才功名,可以说前途一片良好。因为王明家道中落,家里十分清苦,花了好大力气请媒人到杨家上门提亲,结果被杨世恭以无门当户对理由打发。

后杨静怡知晓此事,欲哭无泪,对杨员外棒打鸳鸯很不甘心。于是今天趁家中有客,大家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暗自逃离杨家,跑到王明的家中一起私逃,想去过那隐居于世的二人生活。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