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之我彭三鞭又回来了在线阅读
免费

盗墓之我彭三鞭又回来了

小狐狸爱喝奶

轻小说 / 衍生同人 · 15.7万字

某某一朝,突然成了一个叫彭三鞭的土皇帝。从此三爷就是三爷,什么佛爷、二月红,通通跟着三爷的脚步走吧!
佛爷:三爷,这个墓动不了啊!
三爷:这样的小墓都搞不定,还得是我来!
二月红:三爷威武啊,霸气!叫那个侧漏对不对?
齐铁嘴:嗯,我掐指一算,三爷出马必定直捣黄龙马到成功!
尹新月:老公你好帅呀!
姜丝粽子……敢和我彭三爷作对的,搞死你!金银珠宝……彭三爷看上的,拿来吧你!无限嚣张,能奈我何?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系统十一

“赶他出去!”

“无耻之尤!”

“行骗都骗到新月饭店来了。”

一阵乱糟糟的吵闹声,让彭湃厌烦的很。怎么这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彭湃和相恋三年多的女友分手了,然后彭湃就去喝酒买醉。喝的不省人事,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嗯,真的,他看到了。

“都给劳资闭嘴!”

彭湃迷迷糊糊大喝一声,周遭喧哗之声寂静。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彭湃立刻就明悟了一切。

头还有点儿痛,但已经清楚了自己现在身在何处,是何境地。

新月饭店!

就在刚刚,自己大闹了新月饭店。和张大佛爷比斗,尹新月那个小妖精竟然暗地里帮着张启山,害的自己分心被张启山抽了一鞭子。

败了!受屈了!

“彭三鞭!你还想闹哪样?打坏了这么多东西,不陪钱不舒服是吧?”

尹新月暴怒,这个讨厌的家伙太不识趣儿了。

被尹新月这么一喝,彭湃也立刻清醒了起来。

“叮!宿主记忆融合完毕,系统正式上线儿。万界诸天最强装逼打脸狂霸酷炫拽系统十一为您服务!”

系统?金手指!穿越必备!

“吸溜!”

彭湃忍不住吸了一口口水。

“系统!开个大礼包!”

看过许多系统文的彭湃,可是熟悉套路的。开局大礼包,装逼打脸升级得奖励。

“?????”

“叮,礼包开启。获得满级魅力属性,获得拳法精通,获得解毒丹一颗,获得宗师体验五分钟。”

不需要解释,彭湃已经清楚了这些奖励都是什么。只觉得身子骨儿一阵飘,爽极了。

“张启山!真以为你家三爷打不过你是吗?来,再战一次!”

彭湃转身,对着张启山大吼到。

“佛爷,他……他怎么知道您姓名的?”

齐铁嘴心里震惊,他们一直冒领“彭三鞭”的身份,可没有暴露过真实信息。彭湃不应该知道张启山的名字才对。

他们哪里知道,人还是那个彭三鞭,灵魂却已经换成了一个熟知剧情的穿越者。

张启山沉默了,这个时候到底要不要承认?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好吧,假冒别人也算是改了。问题是,现在被人家叫出了真名,该怎么应对?

张启山看了一眼尹新月,他最大的担心就是怕承认了,影响他拿到鹿活草。

“什么张启山?你瞎说什6么?”

尹新月力挺张启山,她是已经知道人家真实身份的,故意和彭湃做对。

“尹新月,你刚刚情急之下叫我彭三鞭,是你早知道张启山是冒牌儿的吧?还帮着他对付我,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未婚夫的?”

彭湃可不是原来的那个废物彭三鞭,他才不会惯着这个眼里只有帅哥儿的女人。现在自己魅力属性满级,只要发挥得当,迷死尹新月不在话下。

尹新月被彭湃这么一噎,顿时恼火儿。特么的刚刚露馅儿了?随即又狠下心来,嗔怒道:“是又怎么样?什么狗屁未婚夫,我可不承认!张启山拍下了三个锦盒,他就是我未婚夫!”

尹新月说完,小脸儿一红。妈呀嘿,嗦的有点儿多了,好羞涩!

“哦!”

“哦豁!”

一大堆吃瓜群众,这才知道拍卖会的秘密。原来这里存着这么一个大瓜呀?

好恰,真香!

张启山一懵,怎么回事儿?未婚夫?三个锦盒?我布吉岛呀,和我木关系!

“不是,尹小姐,你别误会。我只要其中鹿活草一味药材,根本无心破坏你们的好事儿。”

张启山的心一直系在家国大事之上,可没有半点儿女情长的情欲。赶紧解释起来。

“嗯哼!”

尹新月那里正害羞的脸红呢。听到张启山这么说,恨不得把脚踩碎,找个地缝钻进去。

虽然她敢爱敢恨,但当着这么多人表白,结果被拒了,怎能不羞愤!

“张启山,尹新月是我彭三鞭的未婚妻,我管你有心还是无意。再打一场,就赌锦盒!你赢了归你,我赢了归我!”

彭湃虽然不爽尹新月帮着张启山,但自己的未婚妻哪能受屈?自己得帮她把脸面挣回来。

“彭三鞭,再打一场倒是无妨,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鹿活草给你的。”

张启山气定神闲的道。

“佛爷,小心使诈啊!我看这彭三鞭的面相,似乎发生了乾坤之变,很玄!”

齐铁嘴是不赞成再打的。刚刚张启山能够获胜,和他们一旁捣乱关系很大,再打一场变数太多。对张启山来说很不利。

“……”尹新月这会儿正不高兴呢,坐在一旁看戏。神特么真假彭三鞭,你们爱打就打吧,最好打死一两个。

“哼!张启山,你不就是想要二月红陪你下矿山么?鹿活草是救丫头还是把她毒死都一样能让二月红动心。如果说我有办法救丫头呢?”

彭湃现在有宗师体验,对武学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竟然可以用传声入密和张启山说话。

张启山眼睛睁大,心中惊骇。他左右观看,别人似乎都没有听到彭湃说的话一样。鹿活草不能救丫头,张启山早就知道了。

彭三鞭是怎么知道的?

张启山可做不到彭湃那样传声入密,只能开口道:“你要如何?当真可以救?”

如果可以救丫头,张启山也不愿意牺牲那个善良的姑娘。

已经啰嗦半天了,彭湃的宗师体验可是只有五分钟的,不能在拖拉了。

“打一场!”

彭湃说罢,挥拳就上。虽然众所周知彭三鞭擅长鞭法,但彭湃现在可没功夫秀鞭子。拳法精通,再加上宗师体验,三拳两脚还不是把张启山拿下?

张启山眉毛一皱,此时彭湃已经快如闪电的接近,他拒绝也已经来不及了。

楼上楼下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一个个嗑瓜子儿的嗑瓜子儿,喝茶的喝茶。

彭湃如同一只山林中的猴子一样,一窜一跳就到了张启山面前,拳头也砸了过去。

张启山扭腰提跨,堪堪躲过一拳。拳风擦在脸上,如钢刀切肤一样生疼。

彭湃一拳不中,立刻沉腰踢腿,直击张启山下盘。

张启山翻身后撤,还是被彭湃扫中了小腿,一个趔趄身子向后倒去。

习武多年的张启山经验老道,不慌不忙,反手一撑地,双腿在空中交换摆动,来了个托马斯大回旋。

“好!”

看热闹的人高兴,不禁叫起好来。

彭湃却是一恼,明明是自己占了上峰,怎么出彩儿的却是张启山?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