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至尊在线阅读
会员

神道至尊

执笔划圆

玄幻 / 东方玄幻 · 101万字

少年因战斗落得丹田被废,意外获得神秘种子,从此一鸣惊人,战尽诸天强者,登临绝巅,俯瞰众生皆蝼蚁。

品牌:掌阅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阅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剥夺一切

第一章 剥夺一切

天星帝国,偏远小城,明阳城。

薛家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成年礼。

“薛石,目无尊长,损害家族声誉,给我们薛家丢尽了脸!今天我宣布!剥夺他的一切资源,取消保送到天星学院的名额!”一个国字脸,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大声宣布道。

薛石从远处缓缓走来,神色异常,开口说道:“给我扣上了好大一顶帽子啊,三个月前我为了家族声誉,在比武台上与李显战斗,就为了夺取一个天星学院的保送名额。”

“我给家族赢了下来,你们却要从我身上剥夺走?”

此话一出,薛家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不多时,白色衣服男子板着脸开口道:“薛石,你在那场战斗丹田受了伤,已经没有办法进入天灵境了,这是浪费了我们家族给你的资源。”

“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全明阳城都知道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再享有保送名额?”

“好一个有什么资格,今天我薛石记下了。”薛石冷冷的说道,表情凝重。

薛石话音刚落,白色衣服男子脸色一变,带着笑容道:“天星学院的这个保送名额,就让薛房去吧!”

家族里面的人都知道,薛房就是薛义的儿子,此时薛义在成年礼上宣布这个决定,也没有人出来反驳。

现在薛石废了,薛家的希望都在薛房身上,所以这是一个在别人看来理所当然的决定。

薛石此时紧紧的握着拳,这个名额是他用豁出去的生命换来的,现在就因为自己受伤了,就被剥夺了?

要不是打不过,他都想上去动手了,人竟然可以如此无耻!薛石算是见识到了。

薛义顿了顿,又开口道:“今天是家族的重要日子,年满十六的嫡系无法修行的,都出来,我给你们安排进入家族的产业去打理吧!”

没多久就有五个人走了出去。

薛义一个个念出名字,安排了他们进入了家族的产业。

“薛石的话,我们家族已经没有空缺的位置安排了,你要不做个杂役?不然我们家族不养闲人,你也可以出去打拼!这样最好了。”薛义讥讽道。

薛石咬着牙说道:“做个杂役也可以!”

“那可以!以后你就去厨房干活吧,跟那边的佣人好好相处!”薛义感觉相当的舒畅。

其实薛石可以选择离开,但是他父亲需要人照顾,自从他记事起,父亲就没离开过酒,每天都喝得很醉。

至于母亲,他没有见过,听别人说是离家出走了。

“废物!要是做得不好吃,你跟你父亲一起滚!”薛房此时完全就是拿薛石出气。

以前薛石是薛家第一天才,十六岁就已经是段体境圆满了。

只差一步就能开辟丹田进入天灵境,但因为争夺天星学院的保送名额,赢是赢了,丹田也受了伤,修行之路断绝了,一辈子也只能是锻体境大圆满,无法寸进。

锻体境分三个阶段,锻筋,锻脉,锻骨,每一个阶段,都要通过不断的淬炼身体,用药水泡澡,才能够逐渐晋升到下一个阶段,这是以后修行的基础,必须稳打稳进。

而薛房以前被薛石的光芒所掩盖,一直没有受到重视,他过得很压抑,此时能够扬眉吐气怎么可能不落井下石?

薛房已经在昨天,突破到了锻骨期,所以他父亲才能够这样安排,没办法他父亲薛义就是族长,他的决定就是家族的决定,哪有不偏帮的?

“咳咳!现在请今年满十六岁的所有人都来祭台这,祭拜先祖!”薛义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祭台说道。

一行人走了出来,薛石也不例外,他们都来到了祭台前,上香,跪拜。

当所有人都完成了这一套流程后,薛义走到所有人面前道:“礼成!这一次成年礼结束了,大家可以解散了。”

薛石全程都是咬着牙的,被人剥夺保送资格的滋味并不好受,现在还要向别人低头。

他走回了住处,只见他父亲薛战躺在摇椅上,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时不时喝上一口酒。

“父亲,我天星学院保送的名额被人剥夺了。”薛石坐在薛战的身旁说道。

“哦,一会你去给我打点酒来。”薛战将就葫芦递给了薛石。

“父亲,从今天开始我会在家族的厨房工作,正巧可以过去给你打酒!”薛石拿着葫芦看了看,酒已经没了。

薛战缓缓的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道:“顺便给我带点下酒菜!”

“好!”薛石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住处。

来到厨房,只见好几个佣人在这忙碌,剁猪肉的,炒菜的,切东西的,所有的事情都有人在做。

“大家好,今天开始,我跟你们一起共事!”薛石一边说着一边在酒缸给葫芦装酒。

“薛石少爷,你这又是何必?以你的能耐出去外面闯荡比在这好多了。”一个佣人放下了手中的活,走了过来说道。

薛石是厨房的常客,因为他经常来这给他父亲打酒,跟其他人也熟络。

“没事,有什么活是我能帮忙的吗?”薛石淡然一笑道。

面对朴实的佣人,即便是他现在的心情不好,也不会表现出来。

这些佣人连锻体境的锻筋期都没有达到,是完全还没开始修行的人。

他们没这个资源去修行锻体,只能靠给薛家打工,来养活自己跟家庭,是属于最底层的人员。

“仓库那边有一只鳞甲猪,明天晚上要用它的肉做菜,麻烦了!”佣人指了指仓库的方向。

“好,我明天上午就处理好它。”薛石走到了仓库门口,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浑身银色鳞片的猪躺在地上,头部有个创伤,是致命伤,这种猪是一种妖兽,与平时吃的牲畜不同。

这种鳞甲猪更有营养,也是大补之物。

只是普通人不够力量将鳞甲都剔除,也破不开表皮,只有已经进入锻体境的人才能够使用特殊的工具,将它的鳞甲剔除。

这样的事情薛石也不是第一次帮厨房干了,厨房的每个位置都有人负责,唯独这个他们处理不了。

就交给薛石干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