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在线阅读

他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红福大猫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18万字

他,是杀伐果敢,功勋赫赫,却被传不近女色的锦衣卫指挥使、是迷倒京城万千少女的当朝世子风行烈。
她,是艺高人胆大、人美路子野,擅纸人之术的夏灵羽,也是背负血海深仇、一心为父平反的首辅嫡女。
阴沟翻船,他遭纸人算计。
为父报仇,她情愿出嫁。
不曾想,成婚后风世子频频真香,夏姑娘被宠上天。
世子爷不近女色?不存在的!
*
某世子趴在床上哭唧唧:夫人多日不与我同房,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夏灵羽:……夫君能不能正常点!
*
世子爷怕老婆?那必须的!
下属:报告世子!书房里的重要卷宗被偷了!
风行烈:查到此人,严惩不贷!
下属:是夫人把重要卷宗剪成纸人了……
风行烈:问问夫人,纸还够吗?
下属:……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山雨欲来

楔子:

大明嘉靖三十七年,风雨飘摇。

腥风血雨,从朝堂一直刮到了江湖。

京城郊外,望湖楼上,水天一色。

有两男一女,三人立在最高处,凭栏远眺,瞧着眼前的江景,一言不发。

这三个人,气质超然,模样更是周正俊俏,似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不知他们这样站了多久,终于,三人中年长些的那个,一身浅色道袍,神情肃穆,指着北方天际,对身后一对少男少女,道:

“就要变天了,此番免不得要淋一场大雨。你们可准备好了?”

“师父,灵羽什么也不怕,只求恶人速死!”少女开口,目光冷的吓人。

她分明长得惊为天人,可脸上却找不见一丝明媚,像是活在冰封之下。

“丫头,”男人闻言摇了摇头,叹息道:“不要让仇恨蒙住了眼睛,你毕竟与我们不同。”

“师父,徒儿这辈子,只为复仇而活!夏家上下七十二口,不能白死!”少女咬牙说道。

“你尚有一纸婚约,漫漫红尘,还有人在等你。”男人意有所指。

“夏家遭难的那一天,我和他就没可能了。早没可能了!”提及婚约,少女脸色微变,可很快,又恢复了往昔的冷漠。

她早已打定主意,此生不嫁!

从她家破人亡的那天起,往昔的美好,就都不复存在了。

“据我所知,他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兴许,你们该给彼此一个机会。”

男人转头,瞧着少女。

江上的秋风拂过她的脸颊,带起她鬓边的长发,她垂下眸子,之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风行烈,这个曾经刻进她生命里的名字,在这一刻,再一次引动了她心底深处的那个伤口。

所谓宿命,她不再信了。

那些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少女心事,早在十多年前,家破人亡的那一天,便也就跟着一齐死了……

嘉靖二十七年的菜市口,是血红色的。

夏家满门被推上斩头台的时候,她和阿弟就挤在喧闹的人群里。

两双小小的眼睛里写满惊恐,哆嗦着,透过竹篓的洞眼,透过大人们紧挨着的腿,眼睁睁瞧着阿娘的头,一直滚下来,滚到台子下,滚到他们眼跟前!!!

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有一瞬甚至与她对视,那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脸颊,也刺穿了灵羽的心!

若不是危难时刻阿爹拼了性命,偷龙转凤换了他们一条生路,那么此刻,她和阿弟也难逃一死!

她是首辅嫡女夏茵茵啊!她也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仅得太后青睐,入宫伴驾,陪公主读书,更获嘉靖帝赐婚,早早地许给了长公主之子风行烈为妻。

那是举国上下,无数世家贵女梦寐以求的天赐之喜。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场人祸,她现在早已是尊贵无比的世子妃,享受着别人连做梦也不敢想的幸福。

可现在,阿娘那双带着血的眼睛,却成了她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从府中逃出去的时候,她曾天真的想去长公主府求助,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婆婆,会出手相助。

可最终,她等来的,却是风行烈带着重兵,出现在刑场上监斩!!!

是的,他是去监斩的。

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自己,永远也回不到过去了……

****************************************************************************************

这个十月的街头,比任何时候都更显得凄冷。

天刚下过雨,夜市早早地就歇了。

沿街的商铺人家,全都闭了门户,连灯火也瞧不见一丝。

青石板路面上,污浊的雨水蓄在一个个石坑里,当草鞋在上头踏过,便拔起一长串的污珠……

“少主,前头亮灯的那一栋小楼,就是那铺子了。只是……快子时了,咱们真的要这个时辰去那儿吗?”

黑暗中,一队便服侍卫护着一顶轿子,往仁义巷去。

抬轿子的四个轿夫脚下发沉,每一步都打颤,似这轿子里抬着的,是千斤重的铁坨子。

“嗯。”轿子里,溢出一声闷哼,言语里透着不耐烦,“今日奔着求卦来的,都客气些。”

侍卫一听是这动静,立刻就不敢不言语了,连忙冲着轿夫们一摆手,加快了速度。

轿夫们呢,更是不敢迟疑,只好咬紧了牙关,硬扛着超前冲。

这样四人抬轿的大阵仗,偏偏却连一盏开道的灯笼都没有,一行人只乘着星月无华,摸黑前行。

他们的脚步极轻,就连轿夫,每一落脚都刻意放缓,就是为了控制动静声响。

他们就如同鬼魅,化身融入这暗夜,目标明确,又极尽遮掩,只铆足了劲往不远处那栋三层小楼赶。

整条街上,方圆数里,此刻只有这一栋楼还亮着灯,虽然也只是昏黄一点,却已经成了这片黑寂中唯一能引路的光。

“阿姐,你在剪什么?”

铺子里,灯火醺黄。

一个小娃子,抱着自己胖胖的脸,奶声奶气地问。

他亮晶晶的瞳仁里,倒映出少女清丽的侧颜。她长发半扎,几缕发丝从耳鬓滑落却未曾察觉,只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事情。

“阿姐,你是要剪个小白兔给我作伴吗?”小娃子见她不答话,就又问了一句。

偌大的暖室里,灯影大得变形,在他们身后的墙上跳,小娃娃的声音奶得很,回荡在屋子里,才勉强减去几分诡谲。

“小包子想要小白兔啊?”少女没有抬头,只柔声问。

“嗯,小包子要小白兔!小包子要那种胖胖的……”小娃子闻言激动起来,两只小胖手不断在空中比划。

“嘘……”少女见状缓缓放下手中的玄铁剪子,转头瞧着那小娃子,道:“别吵,有人要来了。”

“谁?谁要来?”小娃子一听,眼睛登时瞪大了。

“嘘,小包子,听阿姐的话,你该休息了。”少女伸手摸了摸小娃子的脸,便看见那孩子整个人的边缘倏地发出光亮来!

那光亮由外而内,迅速的蔓延开,像是被火烧着了似的。

那孩子张大了嘴,压根儿来不及反驳,突然化作一捧极亮的火光,然后又从光亮中变小,迅速变成一张黄色的纸,慢悠悠地飘落到少女的掌心上。

“小包子,明天阿姐再放你出来玩,今天晚上,不合适。”

少女捧着那小小的纸人,就像捧着一个初生的婴孩。

“小包子,你再忍一忍……”她瞧着它,一脸心事。过了好一会儿,才将它收进袖笼里去。

“笃笃笃、笃笃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档口,楼下果真响起了敲门声。

少女闻声,心头一紧,连忙收起了桌上的东西。准备起身,不料却看见师弟青玄从房外跑过。

“青玄!”她见状忙喊。

“师姐,师父叫我去开门!”青玄头也不回,抢先一步下了楼。

少女见状并不死心,还想去追,不料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灵羽!”那低沉的男声一响起,她周身不由一紧。

“师父……”她有些不甘,转头却看见自己的师父对自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便一把拉住她,带着她往楼上去了。

修道之人,面容远比俗世之人看轻。她师父云中子,其实早已过了天命之年,可他看起来却也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长得丰神俊朗,自有一种仙风道骨的超然。

他这样的人,仿佛周身都有光。走在人群里,即使不作介绍,你也能一眼瞧出他的与众不同。

少女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看起来倒比先前乖巧了许多。

楼上,是三间神堂。

师徒俩一进门,他就关了门,正色嘱咐道:“丫头,今天来的这个人,你回避一下!”

“为什么?!”她仰头瞧他,登时一改先前的乖巧,眼神中多了丝倔强,“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我绝不能就这样放过他!”

“今天不可以!灵羽,小不忍则乱大谋!此刻还不是时候!”师父捏了捏她的肩,沉声说道。

他们俩靠得很近,他能清楚地听见她的心跳,也能感觉到血,正在她体内奔腾咆哮!

“那我爹娘呢?夏家上下七十二口性命,就全都白死了吗?”少女闻言,反倒更加激动,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恨意喷薄而出。

就在这一刻,那双眼睛,仿佛化身成了最尖利的兽,能将人撕碎。

“冷静点!如果你现在强出头,那非但报不了仇,反而会连累了……他们!”云中子的话意有所指。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那些畜生!”灵羽咬牙,恨得发抖。

“你要杀了他易如反掌!可名节呢?公义呢?不要平反了么?”无论什么时候,他深潭般的眼神,似乎总能叫她渐渐安定下来。

可这一回,情况千钧一发,灵羽的拳头却依旧紧得发颤——她感觉自己要失控了!

“师父,可是我恨!我真的做不到!!!”

“你可以的,我们筹谋了这么久,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云中子说着,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心疼地将她拥进怀里。

“师父,我真的好恨……”

师父坚实温暖的怀抱,叫她越发崩溃,不由决堤,在他怀里哭成了泪人。

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她却只能隐忍!

这种感觉,比杀了她更让她痛苦!

“哭吧,丫头,哭出来,就什么都好了……”云中子不忍,只静静的拥着她,任她发|泄。

耳中,却仔细听着楼下的动静……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