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不曾历经悲伤在线阅读
免费

谁说我不曾历经悲伤

一路知北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7.4万字

袁莱因原生家庭的不幸福,一直希望在恋爱中找到幸福。一次次寻找一次次失望,最终回归平淡生活,得到了满足。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那个叫陈辰的男生

不过是大一寻常的一个十月份,也不过是大一寻常的没课的周六,袁莱此刻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饥肠辘辘。

她已经连续一周花上5毛钱在食堂买二两米饭,淋上免费的寡淡的番茄蛋花汤勉强度日。可现在,她搜集了自己所有的资产,连硬币也不放过,愣是连买米饭的钱也没有了。

“考上你就自己赚钱读,考不上我不会拿钱给你复读的。”袁莱回忆起妈妈在高考前夕对她说的话,叹了口气,便打消了找父母要钱的想法。

她想了想,决定去校外的绝色发廊当发模,老板说大概得一下午的时间,酬劳200块,需要无条件配合发廊染色和拍照。

发型师染色的时候,袁莱就坐在椅子上望着镜子发呆,她有足够的时间来端详自己,160的身高,瘦而娇小。脸很小,皮肤白皙,有几个无伤大雅淘气的斑点,眼睛不大但有一对很好看的双眼皮,眉毛弯弯,鼻子挺翘,牙齿洁白整齐,脸颊上还有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寻常扎马尾的头发散下来竟然也有了齐背的长度。这张脸不施粉黛,清秀无比。

“袁莱,我喜欢你。”

“为什么?”

“你好看呀。”

这样的对话和表白场景,袁莱从小到大经历过许多次。和很多女生不一样的是,袁莱美而自知。

理发店身处大学城黄金地带,周边师范、财经等文科类院校集聚,女生占优势比重,如何赚到这些头发的钱成为一众理发师们苦思冥想的真理,这次发廊找袁莱做发模探讨的主题就是“最适合女大学生的可以量贩的发型”。

袁莱像稻草人一样一动不动,任由戴着黑帽子遮住大半张脸的理发师摆弄着,还有一些理发师围坐在周边观摩,袁莱奋力找到人群中的一个间隙,盯着那墙壁上摆放的财神爷挂件,反反复复把财神身着的红色衣袍细看了几遍。

下午的阳光暖烘烘地照进来,袁莱觉得眼前发昏,双眼迷离起来,介于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之间。新发型的出炉就像烘焙般缓慢地发酵。

“好了。”理发师突然拍了下袁莱的肩头。

袁莱抬眼看向镜子,有刹那间的惊诧,原本乌黑的头发被染成了亚麻色,后面烫出来小的波浪卷儿,不夸张也不艳俗,更衬得她肤如凝脂、楚楚动人。这在自己接受的范围内,甚至是惊喜的程度,比自己想象的各种杀马特造型要好得多。

“你觉得怎么样?”理发师一边收拾工具一遍问她。

“很好看,我特别喜欢。”袁莱对他笑了笑。

“嗯,去前台结一下账,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袁莱很大声地说“谢谢!”拿好自己的东西,领了自己应得的酬劳,开心地冲向学校食堂的方位。她脑袋里一一闪过自己平时想吃却买不起的食物,一样样盘算着价格,做着小小的账本计划,巴西烤肉、麻辣香锅、过桥米线......袁莱几乎流了一路口水。

进入校门后,她匆匆行走在大棵大棵的法国梧桐树下,微风浮荡,响晴的天空蓝得令人沉醉,她不经意间露出的灿烂笑容晃乱了一个少年的心神。

“同学,你知道去食堂的路怎么走吗?”袁莱有些惊诧地抬头,望着眼前红着脸的少年,说,“我正巧要去食堂,我带你去吧。”

袁莱的好心情没有因为身边有个陌生人而削减半分,因为愉悦,她甚至有些加快了步伐。

远远地望见食堂的一角,身边的突然少年发问:“同学你是哪个年级的呀?”

袁莱礼貌地回复:“我是大一的”。

“我也是。”

“你是哪个学院呢?”

“新传。”

“哦,我是机械的。”

“能加下你的微信吗?”

袁莱很快地扫了他一眼,本想拒绝掉,但鬼使神差般说了句“可以。”

袁莱从小便知道自己漂亮,虽然家境贫穷,父母关爱不足,但并不自卑,很有些美女的自觉,对于示好的男生,来者不拒。

她想这些人最终不过是躺在她微信列表里的一个个陌生名字,要花些时间清理罢了,没必要拂了别人的面子。

况且偶尔有人关怀下挺好的,袁莱一个人从苏北小城来到武汉上学,在学校里没有熟人,目前也没有聊得来的朋友,时不时觉得人心是这样地寂寞,看到操场上、图书馆里、校园角落里喁喁私语的情侣,孤单的感觉尤甚。

二人在食堂门口分开各寻美食去了。袁莱买了一份鸡腿饭,加了很多免费的白萝卜、海带丝等小菜,“给自己加个鸡腿”,她喜欢在能力范围内对自己好一些。

晚上洗漱完,袁莱拿起手机,看到白天遇到的男孩子给自己发消息:“睡了吗?”

“哪有人睡这么早?”不过十点而已。

“周末你打算做什么呢?”

“去图书馆看书吧。”

“我也准备去图书馆,你能帮我占一个座位吗?周末的座位太难占了。”

“好。我帮你占,占好了和你说。”

对于今天遇到的这个叫陈辰的男生,袁莱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和感觉。大多数缘分都是这样不经意间联结,她此刻完全不知道,这个路边遇到的男生是怎样占据了她两年的青春,又谱写了怎样的结局。

第二天,袁莱很早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去图书馆,先帮陈辰在二楼的工科阅读室占了位置,拍下位置发给他,然后自己去了四楼的人文社科阅读区,继续看她前几天没有读完的《灿烂千阳》。

再抬起头来,已经过了十二点,袁莱感觉到饿意滚滚,早上喝的燕麦片能撑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她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往食堂走去。

刚出图书馆,突然被陈辰喊住,“袁莱,好巧呀,又遇到你了。”

其实,陈辰从11点就开始在图书馆门口等着了,耐心基本上所剩无几,没想到袁莱吃饭这么不积极。

“是你呀,好巧。”

“谢谢你给我占座啊,为了不辜负你的位置,我刷新了学习效率,把高数作业写完了。请你吃饭好不好?”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于有男生请吃饭这样的事情,袁莱素来都是来者不拒,毕竟自己去找饭吃又贵又麻烦,跟着别人吃总能吃到些算得上美食的东西。

“咱们出去吃可以吗?校门口有一家面馆,味道很好,我一直想去尝一尝。”

“蹭人吃喝哪有挑三拣四的道理。”袁莱很狡黠地笑着,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十分俏皮可爱。

路上有女生拿着奶茶三三两两经过,陈辰路过珠珠奶茶店的时候也买了两杯,很贴心地要了“少糖”。“别人都有奶茶喝,咱俩怎么可以没有呢?”陈辰一脸阳光地将奶茶递给袁莱。

袁莱感到有一丝暖意萦绕周身,没有人知道这是她十九岁的人生里喝过的第一杯奶茶,虽然甜得发腻的味道她并不喜欢,但她很在意自己有过这样喝奶茶的普通体验。

面馆有些民国风格,大大的牌匾繁体字写着“老生老面”,内部红木装修古朴典雅,有小型假山流水的布置,看上去古色古香,很有情调。

袁莱点餐的时候发现最便宜的一碗素面也要38块,心里面觉得真是太奢侈了,就仅仅要了这样一碗面,想尝尝38元的面和自己煮的成本忽略不计的挂面有什么区别。

陈辰除了一碗大肉面外,又点了些烤羊肉串之类的小吃,几样凉拌木耳、西蓝花的小菜,这很合袁莱的心意。

中午人多,上菜的速度有些慢,吃人嘴短,袁莱不好意思一直盯着手机看,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陈辰聊天。不外乎家乡、为什么来武汉的这所学校、专业感受、宿舍人员构成等一些基本的信息交换。

面上来了,袁莱暗自评估着面,一些火锅丸子,漂浮几叶青菜,真不值这个价格,但总好过自己平时吃的米饭西红柿汤,一脸满足地慢慢喝着面汤,有一个瞬间觉得陈辰在盯着自己看,但她没有什么抬头的勇气。

直到把面吃完,抬起头发现陈辰愣愣地望着她,碗里的面没怎么动。

“看你吃面很有意思。”陈辰说完话后赶紧埋头卖力吃起面来。

袁莱有很多优点,其中一个就叫做“喜怒不形于色”,但如果此刻有一个心率显示器,一定会发现她的心率在飙升。

轮到她细细观察,发现陈辰是一个长得颇有几分帅气的男生,身高和180的爸爸对比,似乎差不太多,简单的寸头,身材偏瘦但不是瘦弱的感觉,略黑的肤色,面部轮廓清晰俊朗。

袁莱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埋头喝起了奶茶。两个人都不能否认的是,这是一次很愉快的约会。

为了生活,袁莱开始在图书馆兼职,有时把乱放的图书摆回原处,有时在电子阅览室值班维护秩序,排查一些可能对电脑存在的安全隐患。

她时常收到情书,袁莱把这当做生活中的缤纷落叶,看过就丢掉,千篇一律的求爱内容,最令她发笑的是某个男生抄袭了王小波“一看到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

她常常遇到在二楼固定角落看书的陈辰,也常常期待在那个位置上会看到陈辰。

遇到时两人相视一笑,都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碍于图书馆的环境,常常把千言万语留在晚上闭馆时陈辰送袁莱回寝室的路上。

这段日子如绸缎般滑过,轻轻柔柔地,让人愉悦得不敢相信。

十一假期到了,陈辰回了远在青岛的家,袁莱没有什么钱可以出远门,也没什么家人非见不可,她和家人的关系好像以前的包办婚姻,三个人被凑合在一起过日子,爱是谈不上的,都恨不得离彼此越远越好。

她只好按部就班地完成课程作业,每天晚上去附近的大型生活超市做乳品促销员。

陈辰回来时约袁莱见面,从包里掏出了一袋子青岛特产,主要是虾仁、鱿鱼丝这类海鲜干货,袁莱开心地收下了。

两个人围着学校散步,几天未见,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宿舍到了快关门的时候,才彼此对望着,有些不舍地挥手道别。

陈辰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母亲是青岛本地的大学老师,父亲是知名企业家,家庭友爱和睦。袁莱做梦都想生活在陈辰这样的家庭里,竟然觉得对陈辰的家庭环境很满意。

她想到自己的家庭,到现在都是租房住,父母靠着打点小工过活,动不动鸡飞狗跳,心下有些黯然。

学校运动会即将开幕,袁莱早就报名了3000米,从小在乡间田野上奔跑,3000米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

她喜欢闷头在操场上一圈圈地跑,想想功课,想想未来的发展,有时会想到陈辰,想这样一个男生和自己有没有牵手的缘分,偶尔也会想两人亲吻或是缠抱在一起的温度和感觉,想得过分了些时便加快速度,把这个念头远远甩在身后。

比赛前一天,她发了条只有陈辰可见的朋友圈,不知道陈辰有没有看到。

在比赛刚开始时袁莱目不斜视地专心跑步,但又忍不住急切地瞟着两边加油的观众,没有陈辰,没有陈辰,这里也没有,她心底涌现出一些失望。

比赛结束,袁莱拿了女子组3000米第三名,在高手云集的大学里,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一直没看到陈辰,她有些失望地往寝室走。

“同学,喝瓶水吧。”

“诶,你怎么在这里。”袁莱所有的失望在此刻都被焚烧殆尽,火光中冉冉升起的是爱的新日。

“我听说有个姑娘今天要跑3000米,怕她累晕在操场,就来狗熊救美了。”

袁莱很夸张地笑,身体前后摆动,像一棵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柳树,又像在舞蹈。

两人并肩往袁莱的寝室走,“明晚上我请你吃火锅庆祝下,姑娘有空赏光吗?”

“你猜。”袁莱跑进了寝室,笑容却印在脸上,挥之不去。

袁莱有预感,这将是一个能推进两个人关系的约会,想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些。

她把衣柜里的几件衣服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有一件薄荷青色的衬衫,这是小姨买给自己的。

小姨是所有亲人中对自己最好的。这件衣服虽然质感很好,但不太适合约会;有一件乳白色的风衣,这是她考上大学后自己攒钱买的唯一一件新衣服,其实这个现在穿有点厚,吃火锅也很怕把它弄脏;其它适合约会穿的衣服竟一件也找不出了。

袁莱叹了口气,依旧穿着自己寻常的衣服出门,上身是洗得有些褪色的粉色卫衣,幸好一股作旧风、复古风兴起,这件卫衣才没有成为被同学们瞩目的存在。幸好袁莱很瘦,瘦的人不管穿什么衣服总有一种让人没法否认的质感。

下身是一条普通的浅蓝色牛仔裤,依旧是那唯一的一双白色板鞋。

这身衣服虽然有些旧了,但胜在简单干净整洁,有种说不出来的恬静温柔的感觉,很趁她,袁莱对着镜子中的少女笑了笑,“我这样也是美得花枝乱颤呀。”

晚上和陈辰见面,两个人突然都有了几分害羞的感觉。

陈辰先开口说:“我知道光谷有家火锅店不错,离学校不远,咱们去那里吃可以吗?”

“好呀。”

“你怎么跑得这么快,我都担心自己追不上了。”

“倒也不是很难追。”袁莱小声地嘀咕。

“好呀,那咱们哪天一起去跑步,我要试试看。”

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过于浓厚了,两个人都小心地呼吸,暗自思忖,无言静默。

在火锅店坐定,陈辰点餐的时候要了一瓶啤酒,“你不是说偶尔喜欢喝点小酒吗?咱们来一瓶赞美下你的飞毛腿。”

这是袁莱在学校无数次和陈辰轧马路时提到过的事情,陈辰竟然记住了,袁莱只好在心里又默默给他加了分。

“长相帅气、家庭完美、细心贴心”,这是陈辰到目前为止的闪光点。

只不过刚喝了一小半杯酒,袁莱便觉得面颊发热发红,倒不是醉酒,只是上头。陈辰很贴心地没劝她再喝,把剩下的都喝光了。

“袁莱,你之前谈过恋爱吗?”陈辰突然问道。

“没有。恋爱有什么好谈的。”袁莱借着脸红很心虚地说出这句话。“你呢?”

“我交往过两个女朋友。”

“哦......那后来怎么都分手了呢?”袁莱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些喘不过来气。

“都过去了,不提她们。”

“你......真的没谈过恋爱?”

“你真的只交往过两个女朋友?”

两个人互相对望着没有说话。

袁莱是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学生时代她暗恋过几个男生,那些男生都是班里面学习成绩最好的,她很容易喜欢上成绩比自己好的男生,总分不清自己对他们究竟是仰慕还是爱恋,也曾悄悄写过几首缠绵悱恻的情诗,像什么“我在操场上跑了无数圈,而你绕晕在了我的心里”。

随着升学,大家各奔东西,袁莱很感谢那些优秀的男生,他们是自己学习生涯中灯塔般的存在,她曾无数次在日记本中写下“我一定要努力,考上和XXX一样的高中”,然后真的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

读了高中,随后读了文科,班里没有成绩比自己好的男生,袁莱的高中回忆起来好像身处女校,连男生的名字也记不住几个。

当然因为美貌,袁莱曾被评过班花甚至校花,有很多理科班的男生给袁莱寄过情书,袁莱只是把他们收起来,然后悄悄撕碎,丢进垃圾桶。

在袁莱的学生时代,成绩好的男生才是值得自己关注的异性,那些成绩不好的,从来都不会进入她的视野。

此刻看着陈辰,她有些看不透,陈辰的成绩无疑是好的,她知道学校的机械学院需要很高的分数才能够考入,她也知道在山东这样的高考大省考入本校是有些难度的,在与陈辰聊天的过程中,也能感受到他的上进和努力。

“这两个女生是什么样的呢?有我漂亮吗?性格有我好吗?她们现在在哪所学校读书?是不是家境很好,和陈辰门当户对呢?”袁莱止不住在内心里想象、刻画。

回学校的路上,空气里很有些凉意,陈辰试图牵了一下袁莱的手,袁莱躲开了,把手放在单肩包的包带上。陈辰很固执地把她的手拿下,用了点力,一直握着。

陈辰的手心汗涔涔地,袁莱的一颗心乱糟糟地。到了宿舍,她逃似地跑了进去。

“这算什么?”袁莱搞不清楚状况。

她想了想在微信里问:“陈辰,你当时为什么加我微信呀?”

她心中想象着陈辰可能会拿一些老套的情话出来,“因为你好看呀”、“我想认识你呀”诸如此类。

微信的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袁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然后看到了这样一条回复:“那天看你蹦蹦跳跳地走在校园里,阳光打在你的脸上,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感觉,简单纯粹。”

这让袁莱觉得很真诚。刹那间怦然动心,回了句“晚安”就丢开手机,沉浸在自己描绘的幸福里不可自拔了。

第二天晚上,陈辰依旧送袁莱回寝室,在少有人走的路上,陈辰突然抱住袁莱,说“做我的女朋友可以吗?”

袁莱一颗心狂跳不止,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在网上看到很多女生吊着男生的故事,她的室友也总对她说:“你不要太容易被别人得到,否则就不会被珍惜了。”

但她想象的爱情是直来直去毫不扭捏的,她厌倦所有的心机,反感所有猫捉老鼠的游戏。没有犹豫,趴在陈辰耳边说:“第一次做别人女朋友,还请多多指教。”

而实际上,这句话她已经练习了很多年,一直在等待那个让她说出口的时机。

陈辰声线低沉:“你害怕我照顾不好你吗?嗯?”然后就吻下来,袁莱突然觉得狂跳的心平静了,原来接吻是这样的柔软感觉呀。

临睡前,两人又说了很多开心的话,袁莱喜不自胜。陈辰又问:“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

“是真的呀。”袁莱发了一个敲头的表情过去,陈辰发回一个偷笑。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