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蕴复苏,我觉醒七家灵蕴在线阅读
免费

灵蕴复苏,我觉醒七家灵蕴

不拿耗子的狗

都市 / 都市异能 · 13.4万字

乐逍遥四毒之一的夏雨荷笑吟吟地看着沈执安,
“小家伙,你还是太弱了点啊!”
沈执安衣袍飞舞,面无表情。
“我沈执安在此立誓:必定穷极一生见妖斩妖、见恶除恶,势与你乐逍遥不共戴天,假若身死,天不收,地不留,残魂依旧斩邪魔!”
声音并不大,天地却为之色变!

目录

第1章 有些人连癞蛤蟆都不如

“砰砰砰!”

戴着金丝眼镜的监考老师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愤怒地敲了敲沈执安的桌子。

这考试都只剩下半小时了竟然还有考生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沈执安擦了擦睡意正浓的眼睛嘴里嘟囔道:“李老头,别打扰我睡觉!不然晚上谁和你换岗?”

“同学,还有半小时就交卷!也许你平时成绩很烂,也许你觉得上不上高中都无所谓,但是你不应该以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来对待你的人生。”

监考老师扶了扶眼镜苦口婆心。

柳青峰是真的讨厌这类学渣,原本这种学渣是否交白卷将来去进厂做一名工人或者沿街拾破烂都与自己无关,可是他就看不得小小年纪以这种消极的态度对待生活。

小小年纪就这样对待这么重要的考试,长大以后必然是无法为社会创造任何价值,一定是这个国家的累赘、蛀虫。

柳青峰在心里做了判断。

尼玛...这都大三了,做梦竟然还梦见在考试?沈执安在心里暗暗好笑,看来高考给的心理阴影面积不小啊!

“醒来吧!该去和李老头换班了!”

咦?毫无反应!还是在考场中。

“啪啪..”沈执安给了自己两巴掌..

安静的考场内只有笔尖划过试卷沙沙声音,这突如其来的耳光声吸引了全教室师生的注意。

嘶..好痛!这不是做梦?沈执安懵逼了。

柳青峰暗暗点点头,看来自己的教训让他醍醐灌顶啊,给了他幼小的心灵极大的震撼!

柳青峰很满意沈执安对自己的悔改。

考场第一排的一位少年回头看了一眼稀里糊涂的沈执安,嘴角轻蔑地笑了,“渣子就是渣子!还幻想升进修真学府?”

坐在沈执安右后方的许世杰小声说道:“安哥,安哥!做好了没!给我抄一下!”

沈执安回头看了一眼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许胖子?”

“安哥,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身上可没钱了!说好的给我抄呢,别发呆啊!”

“试卷做了就别睡觉啊,给我抄一下。”

许世杰以为他老早就把试卷做完了才睡觉的。

许世杰是和他同住郊区的发小,他不是南下打工了么?怎么会出现在教室里?

教室?等等,这竟然是他们天高初中的教室...

这吱吱呀呀转着的风扇,斑驳发旧的墙壁、窗户上生着锈的铁丝...

许胖子那稚嫩肉乎乎的脸。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他穿越回到了八年前了。

尼玛..这么梦幻吗?

沈执安再次在大腿上用力一拧,痛!

真穿越了!

“屌爆了,酷!这样的好事竟然也能轮到我身上!”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沈执安把试卷铺开准备一展身手。

堂堂南方大学大三学生做这初中题目,那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他甚至开始幻想以他前世的见识来一场商海沉浮、谱写华夏巴菲特的故事了。

不过,眼下更重要的是先应付完这次考试。

他开始审题做试卷,一看到试卷上的题目瞬间傻眼了。

这...这考的是什么?

第一题:道家灵蕴和儒家灵蕴的区别。

这特么是历史考试?

这也算是正常的。

第二题:儒家和道家分别以哪种介质指引体内灵气?

这是什么题目?那个出题老师脑子瓦特了?

第三题:请根据你自己的了解讲一下修真界的七种灵蕴?

大哥,这是恶作剧的考试么?

第四题:理论上一个人能成为修士的概率有多大?他需要对哪些东西有超乎常人的感悟?

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考试?沈执安一把抓起试卷想要撕了它!

“嗯?”

为什么教室内所有人都这么认真地在做题?难道这真的是正规考试?

岂止是正规考试,这相当于是升学考试。

这本来就是一个平行的修真世界!

沈执安并不完全是穿越回到了八年前,他是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的八年前。

骄阳如火,夏日的知了在校园的柳树上烦闷地叫着。

校门外,挤满了端着食盒汤水的家长,汗水打湿了他们的衬衫却浑然不觉,一双双眼内满含期待。

这个世界,无论你多有钱多有权都不及你家出一位高阶修真者。

只有家族内有一个真正踏入了修真的世界人,你家族的财富地位才能持久。

如果家族内没有真正的修真强者,那不管你是多富有多大的势力都是镜花水月、过眼云烟,一个小小的震动就把你震没了。

同学们从校门口鱼贯而出,纷纷讨论着今天的考题。

“苏萧,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一个菱角分明的少年慵懒地答道。

“你问他不是废话么?苏萧学神的鼎鼎大名我们天高初中谁不知道。”另一个穿着红色T桖的黄毛小子讨好地反驳提问的同学。

“那倒也是,我就惨了,那道解析五行元素的大题一个字都答不上来,这道题苏萧你做得怎么样?”提问的那同学眨眨眼又问道。

“这种理论知识而已,有什么难的?我敢肯定我的是满分答案。”苏萧满脸自信。

“哇..不愧是苏神!”周边的同学不无拍马地恭维着。

苏萧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色,他内心还是挺享受这种被人捧着的感觉。

“咦,那不是在考场上睡觉的沈执安吗?”黄毛小子指着前面的人说道。

苏萧一脸不屑地瞟了一眼:“这种废物根本就不应该来参加考试,安安稳稳像他父亲一样做个苦力就好了。”

“哈哈,那倒也是,他父亲是你们苏家的苦力,他也就应该是你们苏家的小苦力!还妄想着考入修真学府成为修真者!简直痴心妄想!”

“哎,你们这话有点过分了哈,癞蛤蟆虽然永远吃不到天鹅肉,但是你们不能剥夺懒蛤蟆对于天鹅肉的幻想吧!”

苏萧想起沈执安那小子曾经处处讨好苏家大小姐那一幕幕,幽默地一语双关。

“哈哈哈...”一阵肆意的嘲笑声响彻在校门口,根本不顾忌前面的沈执安是否会听到他们的嘲讽。

“笑得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沈执安一张玩味地笑脸突然凑到苏萧面前!

在前世沈执安可能会顾忌父亲的工作和苏萧的家世,现在他可没有那么多顾忌,哔哔籁籁哪有正面刚来的爽。

这是一张苏萧无比厌恶的脸,只因为这张脸上的眸子灿若星河,面如桃花!

他可以肯定就是这张脸夺走了苏落樱的关注。

黄毛看到凑上来的沈执安伸手一推,“滚开啦,泥腿子!癞蛤蟆就是说你怎么了?”

“哟哟...主人还没开口狗就先叫上了?”沈执安贱兮兮地笑容彻底惹恼了黄毛。

“泥腿子,要不是在学校门口信不信把你腿打断!”黄毛横眉竖脸!

沈执安竖起中指朝他作了个鄙视的手势:“你们不是喜欢在前面胡同欺负我么?来啊,胡同见!”

十几分钟后,沈执安整理了一下被拉得皱巴巴的校服,心满意足地从旁边胡同出来,神清气爽!大学练的跆拳道果然不能荒废。

他转身对着胡同里说道:“姓苏的,你说我是癞蛤蟆?那你又是什么?你像条哈巴狗一样围在她身边转她理睬过你吗?”

胡同里传来愤怒的嚎叫!

几分钟后三个鼻青脸肿的少年相互搀扶着走出了胡同,

“这个泥腿子,等我灵蕴觉醒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苏萧恨恨地说道,眼睛里却带着一丝惊恐。

这个泥腿子,身手怎么这么厉害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