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光阴一寸落在线阅读
免费

一寸光阴一寸落

蓝羽鸢尾

玄幻 / 东方玄幻 · 7.2万字

沧海桑田青,情欲炼心身,日月星辰淬,昼夜时光铸,玄凡离恨天。
光阴似剑,斩落尘世繁灯灭。
这是一个穿越者在宏大的世界中平常、单调、简单、轻松的小故事。

第1章 起点孤儿

星桓宇,人族清韵天,紫晨大陆静垣宗领地南域边界某座小镇,因静垣宗长老追杀同级灵魄境修罗妖兽导致惨遭横祸,除一十七岁少年幸存其余人等均无一生还。

破败不堪的小镇上静垣宗内门弟子们正搜寻着小镇居民尸身准备火化超渡居民们生前,死后所残存郁结的情绪、情欲、执念精神意识,然后埋葬避免引聚阴气凝聚成冥化作鬼怪为祸。

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大叔立于一座破损的房屋中抱着一位衣衫破损脸部被尘土弄的看不清面貌昏迷的少年,眼神满是歉意愧疚的看着他,刚正的声音喃喃道:抱歉,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护你一生周全。

然后一柄软剑从他穿戴的腰带中自行飞离而出变大到恰好能站一人。

他抱着少年站上漂浮的软剑御使着软剑向着宗门而回。

十几分钟后他带着少年回到了自己的山峰上,来到半山腰处生长着银杏林突出平台上的林中四合院。

他抱着少年来到左侧一间专门用于疗伤的厢房内,将他轻放在一张木床上。

这时一位扎着长长高马尾,身着淡蓝交领齐腰襦裙约莫十七八岁明眸皓齿的少女从厢房左侧屏风后面出来,软糯的嗓音语气尊敬的对中年大叔道:师傅,药浴已经准备好了。

中年大叔点头嗯了一声:曦儿,你来给这少年处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我去准备药材熬制药汤。

来到床旁的少女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是,师父。

然后转身从侧边靠墙的一排药柜中寻找治疗外伤的药液,中年大叔则快步离开去往旁边那间专门存放药材的房间准备药汤所需的药材。

少女也很快就从一个柜子里找到了药液,来到床边从床头旁的柜子里取出几张特制的药纸,将装着药液的药瓶打开,把药液滴抹在药纸上之后她用药纸小心翼翼擦拭着床上少年身体上的伤口。

随着每一次的擦拭,药纸便缩小一些直至消失,少年的伤口也随之渐渐明显开始愈合。

少女在处理完伤口后,将剩余的药液放好,随后用黑色的洗脸盆打来水用毛巾擦拭着少年裸露脏兮兮的肌肤,当他脸上的尘土被擦干净后显露出了一张五官端正清秀的鹅蛋脸。

初看之下少女还以为这少年也是位女孩,不由得愣了一下,但少年的剑眉让他的脸旁多了一些阳刚之气提醒着少女他是一位男孩。

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少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圆润的小脸瞬间微红樱桃小嘴抿了抿伸手脱掉了少年身上破损的衣物将少年轻而易举的抱起。

咦,他比想象的要轻好多啊!少女内心想到。

抱着赤裸少年的少女来到房间左侧屏风后面放满药水的木桶旁将少年轻放入其中又从外面搬来一个小凳子坐在旁边纯净的眼眸就这样看着少年。

不多时,准备完药材随便熬制了药汤的中年大叔回到被他取名为疗养间的厢房见床上只剩破损的衣物便走到屏风后面,看到少女正坐着发呆的瞧着木桶中少年于是咳嗽了一声。

听到咳嗽声的少女回过神来转头看向自己师傅,圆润的脸蛋再度微红急忙解释:师,师父我只是怕水凉了所,所以……

作为医者,此等小事无碍。中年大叔淡然的打断了徒儿的话。

随后径直转身离开仿佛什么也不知道。

被打断话的少女看着离去的师父呆愣了一会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有点气恼的转回头起身捏了捏昏迷中少年的脸,然后又像之前一样坐下右手支在大腿上撑着下巴小嘴微嘟的看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昏迷中的少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被火焰灼烧般疼痛难耐,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瞬间的冲击感,紧接着一段段混乱记忆迅速一闪而过变得模糊不清,随后便是一阵温暖席卷全身感觉暖洋洋的,沉重的眼皮也轻了少许少年仍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显得有点呆泄。

你醒了。坐在一旁的少女见他醒来忍不住欣喜道。

听到声音的少年寻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淡蓝襦裙扎着高马尾,漂亮的脸蛋挂着欣喜笑容的少女。

清醒了一点的他下意识问:我这是在哪里?

你现在在静垣宗第五长老也就是我师父的银杏峰住处。

回答着的少女不由地站起身来,然后眼角意外撇到了什么脸蛋又立刻红彤彤的迅速坐下不敢在看着少年。

随着时间彻底清醒了的少年见她这副姿态有些不明所以,感觉到自己现在好像是泡在水里低头看向身体发现自己是赤裸着的……,……

然后仿佛是在确认什么的抬头看了一眼少女,表情瞬间惊慌的本能捂住身体某个位置。

神情惊慌无措的问:我,我是谁,我在那里,我,我,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你没死只是受伤昏迷了,是师父把你带回来的,低着头红着脸的少女害羞的细声细语说道。

对了,我叫樨月曦,你呢?

闻言,很快就冷静下来的少年想了想发现自己的记忆一片模糊竟是连名字也想不起来,直觉告诉他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自己好像穿越了于是干脆也凭着直觉说了一个名字,随便告知了一下自身情况。

你好,我叫黎失落,我好像对昏迷之前的所有记忆一片模糊。

你可以告诉我,我发生了什么吗?眼神飘忽手捂着某个部位的少年问。

听闻情况的少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先行平复思绪后才大胆的抬头看着他:

师父传信的时候只是告诉我你大致的情况让我准备好药浴也就是你现在泡着的水,你要是想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我去叫师父过来。

说完,没给少年黎失落说话的机会就径直转身快步离开。

让看着她离去背影的黎失落只能欲言又止,在药力逐渐稀薄的水中蜷缩着努力回忆着模糊的记忆试图获得一些这个世界的信息。

穿越之前的记忆反而刻意的去回避,试着把自己彻底当做这具身体的原主或者是有着两世意识灵魂相融的新灵魂生命。

少女樨月曦离开没多久后,中年大叔快步而来,见少年的确醒来露出了欣喜,眼神却又充满歉意的笑容,但看他蜷缩在水中一副被欺凌的样子内心不由得想到。

看来是时候请四长老,呃……算了,一朵对花痴迷的花会教坏曦儿的,还是请更成熟稳重的三长老来教育曦儿哪方面的事情吧。

想着这些事情的中年大叔来到木桶旁坐在凳子上对注意到自己的黎失落自我介绍道:我叫樨木楠是静垣宗五长老,你父母和小镇居民的事对不起。

黎失落对于这位相貌堂堂的大叔突然间的道歉感到茫然。

内心想到,然道我受伤是因为这位大叔?

还有父母,小镇居民是已经亡故了吗?我成为了起点孤儿?我算是主角了吗?

黎失落对自己进行了三连问。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