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禧上在线阅读
免费

昭君禧上

有钱sss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8万字

天元421年,南朝天子尉迟云设百国宴,宴请诸国前来赴宴,南花园中,聊聊夜色阑珊,歌舞升平,诸国赴宴之人饮酒作乐,美人在怀。
人群之中,善心的昭王陆昭月发现对面来赴宴的人里,朗朗少年郎正襟危坐,为了提现南朝的友好,陆昭月前去照应人家,却不曾被反怼,自此,结下不明不白的梁子。
百无聊赖南朝昭王陆昭月vs阙都楚巫固执少主君禧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缘起

正武四一九年,武帝尉迟伽因病驾崩,其第四子魏王尉迟云于午门发动变政,打败齐王瑛梁王德于421年登基为帝,改年号天元,世称崇明帝。

尉迟云登基以后,首要就是将齐王瑛梁王德斩首,其家眷全部流放宁古塔,女子入娼,男子充作壮丁且终身不得应试科举,与齐王梁王有关的朝臣一律革职发配返乡。

肃清完毕后,又大刀阔斧的改变朝政,对外积极与其他邻国建立良好的邻帮关系,大力推广水上陆路的外贸生意,对内城中设立宵禁时刻入亥时不得进出,调低银子兑换铜钱的汇率,开设监子学堂,有才能的孩童可免试进入国子监念书,大赦三年所有应立即斩首之众延迟三年后行刑,所有适龄的姑娘不必参加选秀,三年内可自行婚配。

一时之间,尉迟云一系列的行为,让民间不少百姓都连连赞叹,上任了一位为民着想的好皇帝。

昭王府。

“落雨,你说外面的茶楼里还在讲陛下的事迹吗?”

一位身着墨色长衣,面容清雅俊秀的男子正摇着折扇,坐在从西罗国进贡而来的春香躺椅上,闭目养息。

“王爷,您该不会是还想去茶楼见听儿姑娘吧?”

落雨,年十五,自小便跟随在昭王身边,是昭王的贴身侍卫,年纪虽小,武功却很了得。

摇晃着的躺椅停滞了,躺在上面的人像是被戳穿了心思般,手中的扇子差点没抓稳,吓得人一激灵,一下子从躺椅上站起来,“胡说什么,你家王爷是这样的人吗?我和听儿姑娘那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这么造谣我跟听儿姑娘的关系,你家王爷我倒是无所谓,可就是怕你年纪小说错话连累了人家听儿姑娘清白,到时候是你娶她还是我娶她?”

陆昭月,字元月,年十七,南朝人,母静妃,谥号静淑皇贵妃,尉迟伽第七子,封昭王,赐昭王府,与尉迟云有着特殊的关系。

落雨听了,只觉得白眼都快翻到天儿上去了,从前从前,这样的话他都听过多少遍了,回回拿他开玩笑都不嫌累。

一次又一次,始终不觉得腻。

“王爷,您别忘了,皇上还没解您的禁足。”

落雨顺带还把放在怀里的书信摊开来,特意亮在了陆昭月面前,还故意拿的离远些,以免被他抢了去一手给撕了。

只要陆昭月每次惹急了落雨,落雨每次都会拿出这封书信来镇他,整整两个多月,屡试屡爽。

这封书信,是尉迟云从宫中托人送来的,上面明确列举了有人向皇上提供他出入青楼酒楼茶馆等场所的罪证,而尉迟云罚他三个月的禁足。

而现在,才两个月零十天。

陆昭月看到着封信,登时来气,哪个不要脸的卑鄙小人居然监视他,还举报到尉迟云那里,害他被罚禁足不得外出,浪费了不少美好时光的机会!

欲伸手抢,可突然想起,他是不会武功的,落雨要是一个轻功跳上房梁顶上去,他难不成还得架着梯子爬到那么高的地方上去?

就为一封已成定局的书信?不划算…

润润喉咙,装作镇定自若的模样,摊着手,“给你三个数,把书信给我。”

落雨往后退了一步,将书信藏到了怀中,“送信的人说了,万一王爷您不听劝想偷偷溜出去的话,就让我拿这封信治你。”

见落雨往后退,陆昭月就往前一步摊着的手依旧没放下,说实话,他举的有些酸了,“你是谁的人?”

落雨秒回答,这种问题完全不需要考虑的,“自然是王爷您的人,一日为主终身为影。”

这回答真满分!

陆昭月差点就感动的忘了正事,“即使你这般甜言蜜语,你也得把信给我。”

“不给。”

“给我。”

“不给。”

陆昭月疲倦了,问他要过多少次了,都死死藏着怎么都不给他,饶是他说破了嘴皮子,落雨也只会同他说不给不给这两个叠字。

正当陆昭月想瞌睡之际,府门被叩响。

陆昭月和落雨一起往门口看去,门被推开来,只见是尉迟云身边的公公八喜来了,手里还拿着黄澄澄的圣旨。

陆昭月赶紧起来,快步向八喜走去,落雨也紧随其后。

他皮笑肉不笑的象征性同八喜打招呼,“哟,是八喜公公啊,昭月很是意外,八喜公公今日大驾光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这八喜以前也是先帝尉迟伽的御前公公,只不过尉迟伽驾崩以后,八喜被尉迟云沿用,是为数不多前朝留下的宦官。

至于沿用的原因,大抵就是因为若不是八喜通风报信给尉迟云,尉迟云也不会得到关键变量以此打败齐王梁王。

只是,八喜为人太过猖狂,尉迟云对他已经有所忌惮,暗地里搜集了不少八喜的罪证,尽管八喜于他有着午门之变关键的恩情,可尉迟云早已准备锦衣卫随时将他灭口。

这些,陆昭月也当然知道,尉迟云同他说过。

八喜抬高嗓子,柔媚的声音从喉管里流出,“老奴今日来昭王府是为传达皇上的旨意,还请昭王殿下跪请接旨。”

陆昭月单膝跪地。

八喜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昭王行为不检故朕罚元月禁足三月,然朕已知元月认错,于今日起解除禁足,并于明日参加宫中百国宴,钦此。”

陆昭月接过圣旨,“谢皇上。”

八喜临走前还不忘调侃陆昭月,“昭王殿下您可要好好珍惜皇上对您的情谊啊,您这荣宠可是宫里头一份,前朝的娘娘们都未曾有过皇上念及的殊荣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