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暴君身边努力营业在线阅读
会员

在暴君身边努力营业

啾啾夏至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130万字

【甜宠】【爽文】【双洁】§于斐穿书了。§书中的男主太子殿下,将会是未来的暴君o(╥﹏╥)o。§于斐表示瑟瑟发抖。§然而——§为了苟命,她决定努力营业。§太子燕然,对废物容忍度为零。§然而却发现于斐这个女人,胆子很肥、非常肥。§起先,§燕然:女人,你虽然是废物,但还不算太笨。§而后,§燕...

品牌:九库文学

本书数字版权由九库文学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穿书了

于斐是被一桶透心凉的冷水泼醒的。

她浑身发颤地睁开眼,就见一个噙着冷笑的宫装女子眼含恶意地盯着她,声音尖锐道:“来人,给我狠狠地打!”

于斐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不是好好地窝在棉被里睡觉,怎么会一睁眼就到了这么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是不是在做梦?

然而就在她困惑中,一个婢女从那宫装女子身后走了出来,高扬着手臂一巴掌就要往她的脸上呼过来!

于斐使劲挣扎,可双臂死死地被人按住,根本动弹不得。

就在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巴掌快要落到面前时,一个清冷犹如山泉击石的声音响起:“且慢。”

随即,花园中的人齐齐朝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瞬间就哗啦啦地跪倒了一片。

“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于斐感觉双臂上的压力松了开来,她忙挣扎着转过身,顺着众人跪拜的方向望了过去。

一位身穿赤金镶边月白云团纹缎面锦衣男子正被一群人簇拥而来。

温暖的日光如同水雾般洒落在周围,细细碎碎地染了那男子一身。

他浓密的长睫映着光蕴,犹如一尾翩跹逐光的金线蝶。

他步履从容,墨发微微扬起,在空气中滑过细小又洒脱的弧度。

逆着光,依稀间让众人看清了他的容颜,线条优美的精致下颌,神仙亲笔描绘般的口鼻眼唇,无一处不让人惊叹。

于斐与那男子对视了一眼,忽然眼前一黑,只觉头疼欲裂,仿佛被千军万马踩踏过一样。

昏昏沉沉中,只听机械的一声‘嘀——’

‘恭喜宿主,与本系统绑定成功!本系统名叫999,欢迎宿主绑定!’

系统?宿主?

于斐忍着大脑的胀痛在心底问道:“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我穿越了?”

‘回宿主,宿主已经成功穿书。现在系统将发布第一个任务!’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宿主请为太后寿辰送寿礼一事出谋划策,并因此获得太子的首肯!’

“停停停!”于斐低喝一声,“我在哪里?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太后寿辰送寿礼又是怎么回事?”

系统很快又嘀了一声:‘宿主在太子府,被何良娣冤枉弄倒替太后抄写的佛经,是以刚才何良娣让人掌掴宿主以示惩罚。太后寿辰将至,太子正因为送寿礼一事烦恼,急需宿主出谋划策。’

于斐:……

信息量太大,她表示接受不来。

“身为太后孙子的太子不知道送什么寿礼可以讨太后欢心,需要我这个初来乍到连自己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人出谋划策,”她在心里嘲讽问道,“是这个意思吗?”

‘宿主理解无误。’

于斐压住内心一连串对系统的问候,暗暗吸了口气:“这件事我做不到。我拒绝穿书,拒绝绑定,我要回去。”

‘宿主已经穿书,在这个世界完成所有任务前无法回去。’系统不带感情地回应。

于斐咬牙切齿,在脑海里蹦出两个字:“书、呢?”

‘嘀——’系统回应,‘书在这里,请宿主尽快翻阅寻找解决方法。’

话音落后,系统就像断了电一样消声灭迹。

于斐瞬间发现脑海里出现了一本书,瞥了一眼厚厚的书籍,心中再度骂了一声。

她飞快地看了眼书名《暴君的佛系皇后》,来不及多想心中闪过的疑惑,翻开一页看了下去。

书中不少内容都是在讲述皇后的佛系日常,对她现下的紧急情况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于斐飞快地浏览着,急急地翻着书页,忽地,她目光定了定。

“皇上最是忌讳旁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心机,”皇后娘娘小口啄饮着茶汤,目光不浓不淡地望着窗外的雨幕,红唇浅浅一勾,“刘嫔刚入宫就晋封为嫔,自视甚高。她听不进本宫的话,仗着家势背景想要出人头地……这不,聪明反被聪明误,在皇上跟前弄花枪,反误了卿卿性命。”

咦?不对啊!

于斐在脑海里低声呼唤:“系统,你这本书是不是拿错了?我穿的这本书男主不是太子吗?怎么书里说的是皇上?”

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系统慢半拍的回答,‘宿主,因为本系统启动时出了些故障,所以导入的书出了些差错。’

于斐气结:“拿错书了?那我要怎么执行任务?”

系统声音依旧机械:‘宿主,你所处的书是《暴君的佛系皇后》的前传,太子殿下就是书中皇上登基前,是同一个人。’

‘宿主,时间紧急,请尽快完成任务!’

于斐磨牙,但知道现在和系统追究无济于事。

她飞快地翻动下面的情节,将目光落在书中一处,瞳孔微缩。

书中情节如下。

寿安宫中,皇帝坐在太皇太后床前,嘴角藏着一抹讥讽:“太皇太后让人传朕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苍老萎靡的太后慢慢地睁开了眼,定定地注视着皇帝半晌,叹口气道:“皇帝可是怨哀家一直不肯帮你?”

“太皇太后后悔了?”皇帝冷冷一笑,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哀家从不后悔。”太皇太后吐了口气,“哀家只希望皇上惜民如子,莫要毁了先太上皇亲手打下的燕国江山。”

皇帝眸色一凝:“太皇太后年老昏花,怕是不晓得自己说的是什么话。”

太皇太后只觉喉头一堵,生生地将口里的腥味压了下去,“罢罢罢,哀家管不得这许多了。皇上,临行前,哀家还有最后一个请求。”

“说。”

“哀家想听乐府为哀家再吟奏一曲《青花瓷》。”太后缓缓道,“哀家还记得,哀家写下这首词的时候,皇上刚从齐国回来不过三年。”

“哀家寻了不少人为这首词作谱曲,只可惜多年过去,未曾有一人所谱之曲让哀家满意。最后,还是哀家和乐府的人共同探讨下,将此曲谱了出来。”

“如今哀家时日无多,只想再好好听听这首曲子。”

“准。”皇帝淡淡应了一声,起身决然而去。

是夜,乐府在慈宁宫彻夜吟奏《青花瓷》,太后在其亲手谱写的这首词作中,溘然长逝。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噗!

于斐看到这里,不可置信地睁开了眼,这书中的太后不会同样也是穿越党?那首《青花瓷》分明就是周杰伦的《青花瓷》!

“小主,小主。”

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在于斐耳边响起,于斐感觉被人馋住了胳膊,“您还好吗?您快向太子殿下说明,不是咱们弄倒了何良娣的佛经,是她的婢女捧着佛经往您身上撞过来的……”

于斐睁开眼,扭头看了看在耳边絮絮叨叨的婢女,脑海浮现一个名字,这是原主身边伺候的婢女小雨:“你放心,我心中有数。”

这时候,太子燕然领着人正好走到了她们跟前,何良娣瞬间换下刚才刻薄的面孔,娇滴滴道:“妾身见过太子殿下。”

“怎么回事?”燕然双眸淡淡扫过众人,在于斐身上落了一瞬。

于斐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而是定定地看向何良娣的背影,想听听那女人究竟要如何颠倒是非黑白。

何良娣顺着燕然的目光扭头朝于斐看了过来,她走到于斐身边,恭敬地对燕然屈膝道:“殿下,太后寿辰将至,妾身特意抄写了佛经,见日头正好便领着婢女来花园中晾晒,哪知于良媛将佛经撞倒,此乃对太后的大不敬!”

何良娣目露委屈,“妾身不过训斥了一句,可于良媛不仅不认罪,还妄图反驳妾身!殿下,妾身实在担心此事传扬出去会对咱们太子府不利,才让人小惩一番。”

她自认位份高于于斐,今日又有足够的由头,根本不觉有什么不妥。

而今太子前来,见于斐对太后不敬,惩罚就定然不只是掌掴能够善了的!

何良娣压抑着心底如同火苗般燃烧的快意,面上一片无奈之色。

而后,却用只有于斐能够听见的声音低声道:“你该不会以为殿下来了就能饶了你?真是痴心妄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