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娘亲,快踹了那个渣爹在线阅读

萌宝来袭:娘亲,快踹了那个渣爹

燕书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54.9万字

她深爱他,却被他打入地牢,承受非人折磨。白莲算计,他眼盲心瞎,杀她儿女,害她流产。他说:“苏锦,你和这两个野种,都罪该万死!”哀极心死,她发誓再不爱他。他一朝登基为帝,她却一箭穿心,坠入悬崖。她说:“愿生生世世,永不再相见。”雪地苍茫,他抱着她的尸体,悲痛欲绝万念俱灰。他说:“锦儿,只要你回来,朕欠你的命,朕亲手还你。”多年后再相遇,她已是身份尊贵的异国长公主,手边牵着一个小包子,身边貌美多金的追求者无数。宴上一见,他就丢了魂:“锦儿,朕今生非你不娶。”她嫣然而笑:“巧了,这世间男子,我唯独不嫁你。”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勾引太子,打入地牢

大周,太子府。

“你当日跟你父亲算计本太子时,可有想过会有今天?”男人狠戾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砰”的一声,苏锦的额角狠狠撞到了床头。

鲜血迅速划过侧脸,她头发上的珠钗勾到床幔而掉下来。

披散开来的长发沾染了鲜血,她狼狈不堪地想要爬起来,就被男人狠狠一推,身体再次砸落到了床上。

脑子里嗡嗡作响,苏锦痛到眼前发黑,“嘶”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一张脸上冷汗涔涔,颤声着急解释:“阿晏,不是你想的那……”

话音未落,她脖子猛地被扼住。

男人丝毫没耐心听她多说一个字,就猩红着眸子直接撕扯开了她的罗裙。

苏锦生出极不好的预感,咬牙惊恐地伸手想要将他推开来。

手腕猛然被扼住,他用了十成的力道,没有一星半点的怜惜,如同要生生折断她一双手。

手腕上钻心的钝痛,伴随着身体撕裂般的痛楚,她眼泪不受控制地涌落,几近昏死过去。

她颤栗着抓住他的手臂求饶:“求求你,两年前,我真的没有背叛你。”

凌斯晏猛地将她的手按回床上,窗外大雨瓢泼,他的声音寒凉,再没了半分往日情分。

“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是下贱。一年前嫁给司马言,就是这样勾引他的?”

苏锦拼命摇头,双眼里满是惊惶:“我没有,我跟司马将军,我们真的是清白的。当日我父亲要逼我嫁给大皇子,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才求助司马将军的。”

凌斯晏将她折磨到死去活来,一直到她一张脸惨白到没了半点血色,他才终于没了兴致,抽身离开。

视线落到床面上,他看向干干净净的床面,随即面色狠狠一沉,伸手就将她拽了起来,狠狠一巴掌甩到了她脸上。

“清白?这就是你说的清白?苏锦,碰了你这样脏的东西,还真是让孤犯恶心!”

苏锦被他这毫无预兆的一巴掌打懵了,足足僵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床上没有落红。

但早在两年前,他那次带兵出征前,他喝醉了,他们之间就已经发生过关系了。

她记得当日事后,是他的贴身侍女明月姑姑收拾的房间,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时隔两年,难道是他忘了吗?

她顾不上脸上的疼,着急地爬起来解释:“两年前,你离开前的那晚喝醉了,我们就已经……也是在这太子府,也是在这房间,难道你忘了吗?”

凌斯晏一点点逼近她,随即伸手缓缓挑起了她的下巴:“你这么一说,孤倒是想起来了。”

苏锦眸底浮现光亮,满怀希望地连连点头:“我没有背叛过你的,阿晏你相信我这一次。

我从来没背叛过你。我们以后好好的,再也不吵架,再也不分开了好……啊!”

身体猛然从床上甩到了地上,她身上还未着存缕,地面冰凉的触感,让她猛然打了个寒战。

她听到他声音寒如霜雪,讽刺异常:“孤想起来,那晚你确实来了这里。

但明月姑姑次日说得很清楚,孤那晚刚醉酒睡下,你就去了旁边的院里睡了。”

苏锦羞愤难当地捂住了胸口,终于没了半点解释的欲望和力气。

她支撑着地面爬起来时,就见他已经穿戴整齐,冷声对门外开口。

“来人!”

门外侍卫的脚步声立刻靠近,苏锦完全没有防备,慌乱地立刻爬到床上,刚胡乱地穿了一件里衣,门就已经被推开来。

一大波持刀侍卫涌进来,她看到凌斯晏起身,长身玉立地背对着她。

她妆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狼狈不堪地蹲在床角,一张脸因为恐惧和羞耻而红白交加。

而他姿态从容矜贵,不疾不徐下令:“丞相嫡女苏锦勾引太子,罪该万死,即刻打入掖庭狱,永生不得释放。”

苏锦眼泪倏然滑落,再也克制不住地往后跌坐了下去。

眼前的男人已经变得完全陌生,她满心都是绝望,再又升腾起了最后一丝希望。

“我要见我父亲,我要见苏丞相!”

爹爹会救她的,凌斯晏不要她了,但她一直都是爹爹最疼爱的女儿。

爹爹是位高权重的丞相大人,他一定可以救她,苏家一定可以救她。

凌斯晏回身看向她,冷笑出声:“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孤成全你。”

他大手一挥,立刻有侍卫出去,带进来一个人。

正是苏丞相,苏锦的生父。

苏锦手忙脚乱地穿好罗裙,来不及穿鞋,就光着脚着急走向苏丞相。

“爹爹,爹爹你帮女儿解释。女儿没有勾引太子,两年前的事情,也不是女儿指使您的对不对,您快帮女儿说句话。”

苏丞相眼圈微微泛红,看向走近过来的苏锦,随即咬牙就是一巴掌抽到了她脸上。

“我苏家世代清白,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个不知羞耻的下贱东西!

两年前的事,你将太子害到在敌国受辱两年,连为父都被你骗了,你竟还有颜面再提!”

那一巴掌震得耳边嗡嗡作响,苏锦难以置信地看向眼前自己的亲生父亲。

苏丞相再不愿多给苏锦一个眼神,当即向凌斯晏行礼:“如此蛇蝎心肠的妇人,不配为我苏家的女儿!自此我苏家无女,苏锦的生死,全凭殿下定夺!”

凌斯晏唇角终于浮起一丝满意的笑意,视线缓缓落到苏锦煞白的脸上:“苏小姐,可还有话要说?”

苏锦一张脸被泪水和血迹糊得惨不忍睹,心如死灰,终于笑着伏跪了下去,字字清晰。

“苏锦认罪,甘愿受罚。”

额头重重地磕到地上,留下一片暗红的血迹,一滴泪无声无息滴落。

凌斯晏蓦然蹲身到了她面前,狠狠钳住了她的下巴:“好,好一个甘愿受罚!你终于认了!”

苏锦满目空洞地对视着他,低笑出声:“太子殿下金贵之躯,别脏了手。”

凌斯晏满目猩红,终于将她推到了侍卫手里,起身拂袖而去。

走出太子府,鞭子狠狠抽在了她身上,侍卫不耐烦地踹了她一脚:“别磨叽,快点上去。”

囚车打开了门,等着将苏锦押赴地牢。

自此她这一生,都将藏匿于黑暗,与这外面的一切再无关联。

她一步步踏入囚车,囚车带着她经过丞相府,隔着栅栏,她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她曾生活了十五年的府邸。

曾经所有的风光欢笑,自此尽数烟消云散。

囚车将她带离这里,她无神轻笑:“阿晏,终有一日你会后悔。可这世间,却唯独不会有后悔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