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徐行在线阅读
免费

烟雨徐行

这个男人不太c

玄幻 / 东方玄幻 · 14.4万字

有一人,名震九州,一颗文胆光耀千古,独占鳌头,名唤苏子;有一人,弃武从文,隐居边疆,名唤辛子;有一人,武道超群,掌百万雄军,名唤霸王;有一人观棋百年,与天对弈;有一人为爱痴狂,屠杀百万;有一人本是穷困少年,一朝遇贵人,如龙蛇起陆,恣肆天下。这天下有仙佛,有朝堂,有诸子,有百家,有江湖,有少年,全加在一块便是一场好大的烟雨!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目录

第1章 北地

大宋庆历四年春,北郡齐县。

一行人整齐地排成两列,恭敬地站在齐县的城门前。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绣有狴犴图案大红色官袍的胖子,此人正是齐县的县君魏广。

魏广擦了擦头上的汗,压低声音对身后的随从道:“苏子,现在到哪里了?膳食和居所可都安排妥当了?”

随从小声翼翼地回道:“请县君大人放心,小的一切都安排好了,绝不会出现差池!”

魏广点了点头,大呼了一口粗气,平复了一下焦躁的心情,冷哼一声道:“那就好!若是苏子满意,少不了你的好处!但要是有点差池,有你的好看!”

随从闻此,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赶紧口中称是,连连点头。

魏广摆了摆手,又吩咐道:“去几个人到前边探探路,看看苏子的车架到哪里了?”

魏广话音刚落,七八个穿着飞鱼服的绣衣使者,从人群中闪出去,只几个纵身,便不见了踪影。

远处,一辆有些老旧的马车正缓缓朝齐县驶来。

“老赵,我们离齐县还有多远?”一道慵懒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

“苏子,没多远了,只还有五六里地。”头戴斗笠,赶着马车的中年人轻笑一声回道。

“嘎吱”一声响起。

一只如汉白玉般的手轻轻掀开车帘,从车窗中露出一张面如冠玉,风流倜傥的脸,此人正是苏子。

苏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老赵,那我们就快点走吧,可别让魏广那小子等急了!我猜这时候他应该还站在齐县的城门前。”

“你瞧这天上的太阳多毒,以他那心宽体胖的囊肿身材,又得热得出一身大汗。”

那被唤作老赵的中年人闻言,笑着打趣道:“我看你哪里是怕魏广等急了?纯粹就是想酒喝了,随便找得一个借口。”

中年人一边说一边拿着鞭子轻轻朝白马身上一抽,只见那白马脚下顿时生风,只五个眨眼间,便来到了齐县的城门前。

齐县城门,正焦急等待的魏广,只觉眼前有一道白光忽地闪过,紧接着一辆马车便凭空出现。

他连忙一路小跑来到马车跟前,露出一张笑脸,行礼道:“学生魏广,拜见苏子……”

魏广的声音忽地戛然而止。

只见他浑身冒着虚汗,猛地跪倒在地,身后的官员和随从们不明所以,也赶紧跟着跪在地上。

苏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用手轻轻地捅了捅那头戴斗笠驾车的中年人,轻笑一声,道:“你看我说老赵你别跟过来,这回给他们吓坏了吧!”

中年人轻咳一声,压低声音对魏广道:“行了,你赶紧起来吧!让他们也都起来!”

魏广赶紧起身,让周围跪着的人也都赶紧起身。

众人都站起后,他这才咧开嘴苦笑一声,对中年人小声道:“八王爷千岁您老怎么也来了?来之前怎么也不提前打一个招呼?”

“您老这突然造访,下官不知到底该如何安排了?迎王车架也没有准备,四时供奉也没有摆上,礼仪若有不周之处,还请八王千岁见谅!”

这头戴斗笠的中年人,正是当今大宋神武昭宗皇帝赵元郅一母同胞之亲弟,威震四海,武荡九州,御赐开府仪同三司之权,遥领北地百万黑旗军的霸王赵元睿。

赵元睿闻此,长叹了一口气,笑道:“魏县君,一切照旧就好,尔食尔禄,皆为民脂民膏,切不可因本王一人兴师动众,劳民伤财!

“不过,本王很是好奇,我穿着这么一身破旧麻衣,戴着斗笠,脸上还涂抹了黑泥,且压低了武道修为,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魏广讪笑一声,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回道:“下官十年前参加科考,有幸参与殿试,陛下赐我同进士出身。下官曾在紫宸殿内目睹过八王爷龙颜,且北地皆为八王爷之封地,下官乃北地的县君,故一有空闲功夫,便常在脑中回忆八王之龙颜。”

赵元睿听后,拍了拍魏广的肩膀,笑道:“魏县君有心了,不过见到本王不必这么拘谨,本王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切记此间没有八王赵元睿,只有为苏子驾车的老赵。”

魏广练练点头,口中称是,接着笑道:“这北地一路舟车劳顿,还请八王千岁和苏子移驾县府休息,我已安安排好宴席。学生速来听闻苏子注重口腹之欲,喜杯中之物,特意请了北地名厨王贵做了一桌宴席,且备了北地的名酒苦寒春。”

赵元睿侧过头看了一眼苏子,问道:“苏子意下如何?”

苏子摇了摇头,笑道:“我听闻这齐县之内有座饭堂叫知味观,名声很大,不如就去那里吃酒,八王意下如何?”

赵元睿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听苏子的。魏广你把人都撤走吧,我和苏子两人且去那知味观瞧瞧。”

魏广一听,心中很是着急,这怎么能行?能跟天下有名的苏子和八王爷吃酒,这可是他魏广几百辈子才修来的福啊!

万一若是能在吃酒中得到两人一点点的友谊,也足够他魏广在大宋官场横着走了。

想想以后跟同僚交谈,我跟八王和苏子一起吃过酒,这可得羡煞多少人?

更何况这接风洗尘本来就是他魏广魏县君的职责所在,怎么能让那小小的知味观白白得了这等好便宜?

想到这儿,魏广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一脸愁容,略带哭腔地道:“这可万万不行啊!八王爷、苏子您二位走得倒是轻松,下官这里却是要受苦了!”

“明年就是政绩大考,您二位今日若是不在县府歇息,叫那州府督邮知道了,定要写下一个失礼二字!”

赵元睿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道:“无妨,魏县君莫要担心,这北地乃是我之封地,我和苏子绝不会影响你的大考,你的大考上也定不会有失礼二字!”

魏广听罢,知道这以政考为由是行不通了,从八王爷这里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他连忙对苏子行了一礼,苦笑道:“苏子这真得不行啊!历来朝廷来人,衣食住行都是在县府之中。这外面虽别有一番滋味,但到底人多眼杂,恐有心之人探听消息。”

“子曰: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下官言尽于此,若有无礼扫兴之举,还请八王和苏子您两位担待!”

魏广说罢,看向苏子,目光中尽是期待。

苏子见此,长吸了一口气后,大声骂道:“真是扫兴,赶紧给老子滚蛋!”

魏广怔了一怔,心中带着惊惧、忐忑以及不安,慌慌张张地带着一行人赶紧离去。

赵元睿望着魏广仓皇离去的背影,笑道:“这小子倒还真是个妙人!竟能令苏子口出粗话,嘿嘿,本王还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苏子白了一眼,道:“真的喜欢,就把他带回八王府,这北地可是你封地,调走一个人不是轻而易举?”

赵元睿笑道:“我看苏子你才是真心喜欢这小胖子,之前在马车上你可是很担心这小胖子热坏了啊!”

“咳咳,也谈不上喜欢,只是有点惜才,这个魏广可是当年主动请缨来北地做县君,一心想要把这苦寒之地变成塞上江南!”

“这世上如今还有如此这般初心的人,已经不多了!”

赵元睿接过话,笑道:“只是可惜啊,这魏广现在也开始学会攀龙附凤,巴结上位了!”

苏子沉默了一会儿,道:“希望这一骂能惊醒他,如此也不往我的一片苦心了,正所谓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两人就这样一边交谈,一边朝知味观走去。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便来到了知味观。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