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在线阅读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叮叮小石头

武侠 / 武侠幻想 · 151万字

9.2分 85人评分

平安县衙役陈渊穿越而来,脑海中藏着一座气运祭坛。
只要献祭气运,就能获得天机指引,神通、功法、邪术、天材地宝...
这个世界有仙,有佛,有妖,还有庙堂之高,江湖之远。
有三千剑仙御剑长空,有佛门罗汉一指擎天。
有天上仙人垂钓人间,有妖族大圣立志平天。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我叫陈渊,来自深渊!
——————
杀伐果断风,已有两百万字老书《从山匪开始的武侠》欢迎阅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陈渊

平安县,县衙。

陈渊幽幽醒来,嗅到了一抹酒气,腹中有些不适,胃酸翻涌。

“我…我不是在洗脚吗?怎么身上会有酒气?”

众所周知,喝了酒,不让……

对,就是开车!

而明天就是陈渊最喜欢的八十八号回老家相亲的日子。

陈渊才在百忙之中抽出来点时间跟八十八号道别。

日久生情,他们也算是有点“交”情了。

陈渊聚焦的眼神在四周略一打量,有些惊愕。

木质的简陋桌椅,微微发黄的柱子,还有身上铺盖着的青色被褥。

“这…这是哪儿?”

陈渊站起身,快速冲到水缸前,然后僵在了原地。

水面上倒映出一张人脸,浓重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瞳孔,坚毅的面庞。

但,这不是他!

“我……我穿越了?”

就在陈渊怀疑人生的霎那间,忽然,他沉默一瞬,目光一窒,忽然想到自己突然猝死,警察会不会翻看自己夸克浏览器的搜索记录?

“艹!!!”

陈渊清楚的记得他没开无痕浏览!

浑身碎骨他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啊!

紧接着,还不得等陈渊羞耻懊恼,回忆社死的时候,

一股潮水般的记忆汹涌而来,钻入大脑,并快速流动。

陈渊,大晋王朝青州南陵府平安县的一名衙役,月俸不到二两银子。

父母早年间病逝,被大伯抚养长大,后来大伯也得了重病,因放心不下他,托关系使银子让他进了衙门。

想到这里,陈渊心中一阵轻松,自己现在了无牵挂,孤身一人。

最重要的是,父母双亡的人一般都不简单。

沉默良久后,房间内响起了陈渊的试探声音:

“系统?”

但很可惜,系统没有搭理他。

“签到?”

陈渊又道。

......

......

“没有任何的金手指,这可怎么办...”

县衙内,陈渊眉头紧锁。

七日时间,陈渊呼唤了不知道多少次系统,但是一次都没有得到回应。

如果是普通古代世界也就罢了,但这几日陈渊已经了解到,这是一个武道至上的超凡世界。

传说中,有强者一剑断江,拳碎青山...

若是自己的资质绝顶陈渊也不会如此期待金手指,但他尝试着修炼,然后就发现自己天赋似乎还很一般。

完全没有一个穿越者该有的风姿。

“算了,好歹有个衙役身份...”陈渊叹息了一口气。

几日时间,陈渊接受了现实,金手指没有青睐他。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自己并不是地狱开局,有县衙捕快的身份,再怎么也不会穷困潦倒,只要接受自己的普通就好。

“渊哥儿,捕头召集!”

正在陈渊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年轻的身影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

“怎么了?”陈渊立刻站起身,伸手以极快的速度摸住了腰间的刀柄,显示出了他内心极度的不安全感。

“铁手的踪迹找到了!”

陈渊目光深缩,这几天“铁手”这个名字可没少在他耳畔响起,筑基境界炼血层次的好手,一连在平安县犯下了数次命案。

县令大人震怒,责令限期将铁手捉拿归案。

连累的陈渊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但是铁手就像是人间消失一般丝毫的踪迹都没有,没想到现在竟然找到了,怪不得捕头黄兴这么急着召集衙役。

“走!”

陈渊没敢耽搁,这时候要是给捕头掉了链子,以后少不得自己的苦头吃,而捕头在平安县的权势很重。

不仅是他身上的九品官身,还有他平安县黄家的背景。

就算是县令、县尉两位大人,也不得不正视他。

为了抓捕铁手,县衙内无事的衙役倾巢出动,足足二十余位,再加上上百的白役临时工,阵仗不可谓不大。

铁手虽然是炼血层次的武者,但是即便是高他一个层次黄捕头,也不愿轻易接下他的那一双铁手。

至于陈渊,只是衙役中最普通的炼皮层次,勉强称得上是武者。

“陈渊、王平,你们带着八个白役守住北街。”

“李...”

黄兴一脸凝重的扫过了八个衙役以及几十个白役,低声道:

“不论铁手从哪个方向逃离,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拦住他,谁敢偷奸耍滑,让铁手逃离,事后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黄兴体型高大的身躯,带给了众人一股压迫之感。

“是,卑职遵命!”

陈渊的声音汇入了齐声中。

黄兴嘱咐过之后,带着一众衙役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铁手的踪迹最后便消失在这方圆几千米内。

“渊哥儿,我有点紧张。”

身旁的王平压低了一些声音。

陈渊心中虽然也非常慌乱,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实力非凡的江湖武者,据传铁手在平安县已经沾了不下十条人命。

但是表面上,陈渊还是保持了基本的镇定:

“别慌,捕头是炼骨层次的高手,加上一众衙役辅助,擒住铁手不难。”

王平似乎被陈渊身上的镇定感染了一些,轻声道:

“渊哥儿,我怎么发现你这几天有些跟以前不一样了?”

陈渊心头一惊,身上的汗毛炸起:

“哪里不一样了?我还是从前的我。”

“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反正是感觉不一样了,前几天叫你一起去勾栏,你也不去了。”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堕落至此?”

“我...”

“有动静!”陈渊的低声传到了王平和几个白役的耳中。

陈渊的话音刚落,众人便听到了几道尖叫,紧接着就是捕头黄兴的怒吼:

“铁手,受死!”

“哼,一群衙役捕快也想抓老子,下辈子吧...”

“快,追!”

黄兴的语气有些惊怒。

“不会这么倒霉吧...”陈渊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双手紧紧握住了长刀。

然后...

陈渊便看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疾驰而来,在其身后,是紧跟着的捕头黄兴。

“拦住他!”黄兴大吼。

陈渊左右一看,几个白役刀都拿不稳了,只剩下王平和自己挡在了路中央。

“滚!”

铁手一声低喝,手臂瞬间变青,朝着陈渊和王平抓来。

“杀!”

王平率先动手,吼声似乎是在给自己力量,握着刀就要砍那只手掌。

“砰!”

手掌与长刀碰撞,王平的长刀瞬间断裂,整个人被铁手轰飞,随后只见铁手阴冷一笑,脚下生风就要捏住陈渊的脖子。

“唰!”

霎那间,就在王平被击飞的一瞬,一把石灰扬起,铁手捂住眼睛,陈渊持刀一捅,后方的黄兴及时赶到,一掌轰在了铁手的后背,让他一个趔趋,脚步不稳的划了几步。

“噗。”

长刀透胸而过。

陈渊表情一僵,一股清凉的气流从铁手的尸身传入脑海中。

————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支持!

内投已过,放心投资薅起点羊毛…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