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在线阅读

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

静海深蓝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80.4万字

本文又名《爷,你家娘子见鬼了!》
穿越到古代,能见到阿飘是一种什么体验?
顾一瑾开始以为阿飘是很可怕,但没想到阿飘也可以成为她的金手指。
姑子要算计她,阿飘来报信,她将计就计。
婆婆讨厌她,阿飘给她出谋划策,气得婆婆拿她没办法。
夫君不爱她,阿飘提议她换一个。
结果夫君在她身边一站,所有阿飘都消失无踪。
和离!她必须和离!
……
护卫:爷,世子妃已经离家出走十天有多了。
世子爷:她肯认错了吗?
护卫:没有,世子妃在城西开了间灵愈馆,打算专心搞事业。
世子爷:准备马车,接世子妃回府。
……
一句话简介:女主能见到阿飘,然后与男主先婚后爱的甜宠故事。
阅读指南:1V1,不虐,剧情轻松、甜宠爽文。欢迎入坑收藏。
注:作者玻璃心,不喜请绕道而行。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穿越了!

“啪”的一声,巴掌又脆又响。

“你敢打我?!”

樊如姬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怒瞪着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

顾一瑾揉了揉手腕,冷冷一笑:“打你又怎么?”

“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娘管你是谁!在老娘的地盘,老娘爱打谁就打谁,你咋滴?”

“顾一瑾,你……”

还自称老娘,这女人太粗俗了。

果然成亲后会露出真面目,她就知道顾一瑾不是什么好女人。

“老娘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你不用这么大声的提醒。”

顾一瑾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脸不耐烦,“若没什么事,滚蛋吧!别打扰老娘睡美容觉。”

樊如姬一跺脚,“我……我要告诉舟哥哥,要、要他休了你!”

“好啊,预祝你成功!”

说完,顾一瑾懒得理她,还当着樊如姬的脸,将门关上。

樊如姬见顾一瑾丝毫不紧张,还有心情回去睡觉,气得直跺脚。

“顾一瑾,你等着!”

……

卧室。

顾一瑾躺在床上,四肢躺平,两手绕到脑后,睁眼看着帐顶。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

这种只会发生在小说里的情节,居然荒唐的发生在她身上。

她不过因为赶时间,车开快了一点,闯了个红灯,然后侧身开来一辆大卡车,就这样一撞……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古色古香的房间,几乎把她吓坏了。

还好床边站着一个漂亮的白衣女子,她就问白衣女子,这里是哪里?

白衣女子听到她问,似乎很惊讶,但还是告诉她,这里是瑞安王府。

瑞安王府?

她又吓了一跳。

难道她穿越了?!

白衣女子又告诉她,她是瑞安王世子贺敬舟的新婚妻子,对方的名字与自己一样,也叫顾一瑾。

太巧合了吧?

她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前世,不然怎么可能也跟自己一样的名字?她走到镜子前,幸好发现不是。

镜中的女子比自己漂亮年轻,眉目如画,肌白如雪,秾纤得衷。

而且长得有点像某个女星,一时想不出对方的名字,不过这长相她还满意的。

她不满意的是,自己竟然是个已婚妇人!

我靠!

她恋爱都没谈过,老天爷直接送了个丈夫给她,这速度比顺丰还快。

后来她从白衣女子口中,把现在她的处境摸得七七八八。

这个与她同名的顾一瑾,新婚丈夫并不喜欢她,只是逼于皇上赐婚,才不得不将她娶进门。

顾一瑾的娘家是镇北侯府,她爹是镇北侯,母亲是镇北侯夫人。

家里有一个哥哥和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而且姐姐还是当今皇后。

这身份貌似还不错,有个皇后姐姐当靠山。

只是原主的母亲是父亲的继室,哥哥姐姐与她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顾一瑾出生之际,父亲被先皇派到山西剿匪,不慎落入了匪徒设的陷阱,被围在山谷里足足半个月。

在她出生当天,父亲突破重围,还生擒匪徒首领。

那天的傍晚,霞光染红了半天,镇北侯府老夫人认为这是个好兆头,全府上下把她当福星,对她自是千般疼万般宠,生怕她会受委屈。

只要她喜欢的,就算要星星和月亮也会替她摘下来。

可能是过分的溺爱吧,这个顾一瑾性格并不好,为人比较自私、傲慢又任性,而且不懂感恩,认为别人的付出理所当然。

所以,她喜欢上瑞安王世子,非要嫁给他。

从所周知的,瑞安王世子曾有个未婚妻,不过半年前溺死在云中楼的莲池里,刑部调查原因,怀疑是谋杀,因为莲池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可惜刑部一直没有找查到更有力的证据,凶手至今还没找到。

甚至有人怀疑,是顾一瑾杀了瑞安王世子的未婚妻,因为对方是个知书达理,温柔惋若的大家闺秀,是不可能与人结怨。

瑞安王世子未婚妻死后,最大受益者是顾一瑾。

而且对方死后三个月,顾一瑾坚决要嫁给他。

在老夫人的请求下,镇北侯没有办法,只好去找瑞安王。

瑞安王那会看上顾一瑾,顾一瑾除了长相和家世,真没有拿得出来的优点。

被拒绝的顾一瑾仍是不死心,还闹起自杀。

镇北侯宠爱这个次女是举朝皆知,这些年有战功都给这个女儿讨赏封了。

如今闹出自杀这么严重,镇北侯就拿出一半兵权交给皇上,给女儿讨了个赐婚。

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拥有太多兵权,会遭皇上猜忌。

今年太子才十岁,皇上还年经。

外戚握有这么多兵权,皇上不说,其他人也会说,与其这样,不如自己识趣点。

就这样,镇北侯拿一半兵权与皇上交换,只为替女儿要来一张赐婚圣旨。

可怜的瑞安王世子,就这样被逼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但谁也没想到,成亲几天,世子爷一直住在墨园,从没踏进新房半步。

顾一瑾去墨园找他,却被他失手推倒,后脑勺撞在桌角,当即昏迷不醒。

顾一瑾是镇北侯府的掌上明珠,新婚没几天被丈夫推倒撞昏的事是瞒不住的。

所以瑞安王世子就去了镇北侯府请罪,被镇北侯世子揍了几拳。

瑞安王世子也非一般世家子弟,他是有军功的,若不是顾一瑾死要嫁给他,镇北侯又用兵权替她讨了赐婚,他怎会娶她。

但瑞安王世子推人是事实,皇上念他主动承认错误,便罚了他二十下军棍,待顾一瑾醒来再执行。

不然他受伤了,谁来照顾不醒的顾一瑾。

镇北侯夫人来看过顾一瑾,将自己从福寿寺求来的平安符戴上她的脖子,希望佛祖保佑她早点醒来。

等镇北侯夫人没走多久,顾一瑾醒了。

但她却不是原来的顾一瑾,而是二十一世纪,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才生。

樊如姬因为听说顾一瑾的遭遇,假借探病之名,来探探情况。

看到顾一瑾并没昏迷,便对她各种冷嘲热讽,还叫顾一瑾赶紧收拾包袱走人,瑞安王府所有人都不欢迎她。

甚至说世子妃之位是她表姐慕云汐的,她顾一瑾是鸠占鹊巢。

顾一瑾因为听闻自己已为人妇,心情有些不爽,刚好有人送脸上来给她打。

不打白不打,这里如今是她的地盘,在她的地盘敢叫她收拾包袱走人?

简直找死!

她顾一瑾什么时候被人如些欺负过?!

何况原主本就是一个傲慢的人,打人才是她的风格。

她以为打了人后心情会好些,可事实上,她还是开心不起来。

正当她想得出神时,白衣女子飘到床榻边,看着顾一瑾道:“她是樊如姬,是尚书府的嫡次女,又与世子爷自幼认识,你打了她,就不怕世子爷生气吗?”

“他生气好啊!”

顾一瑾从床上弹起来,对这个问题颇感兴趣道:“你说我打了他青梅竹马,会不会直接扔休书给我?”

白衣女子抿唇道:“世子爷不会休你的。”

顾一瑾皱眉:“他又不爱我,为何不会休我?”

白衣女子道:“因为你们是皇上赐婚的,又是刚成亲,若他休了你,岂不是打皇帝的脸吗?”

顾一瑾从床榻上跳下来,赤足踩在冰凉的地板上,“那我不是这辈子都跟一个不爱我的古人绑在一起?”

白衣女子正想说什么,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就道:“世子爷回来了。”

话落,房门被推开。

一阵风从门外吹了进来。

顾一瑾转过身,一道修长的身影逆着光,朝她走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舟哥哥,我没说错吧,顾一瑾真的醒了。”

声音来自樊如姬。

顾一瑾撇了撇嘴,还真阴魂不散,果然去告状了。

身影已经走近,顾一瑾抬头,发现这个人很高,她目测应该有一米八几吧,然后,她看到一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孔。

我的天啊!

她以前看古装电视剧时,特别喜欢魏无羡那个丰神俊朗,潇洒不羁的装扮,但眼前这男子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终于明白,为何顾一瑾会非他不嫁了。

那眉眼,那鼻梁,那嘴唇,以及那五官的线条,简直就是名家雕刻出来的芭比娃娃。

让饱览东西方俊男的她,也感到心动不已!

她听到樊如姬继续道:“舟哥哥,她肯定装昏的,就是想让你受罚!”

另一道声音附和道:“就说嘛,怎么就轻轻一撞而已,会昏迷不醒,原来是装的。”

“你没事?”

他的声音倒是好听,不过温度不够,凉若秋风。

被撞得灵魂都不见了,你说有没有事?

当然,顾一瑾不会这样说。

虽然她觉得原主咎由自取,可既然她继承了这具身体,怎么也得替她讨回一个公道。

顾一瑾看着他,眨了眨眼:“你是谁?不过长的真好看!”

贺敬舟皱眉,“你不认识我?”

顾一瑾摇头:“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身后的樊如姬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将顾一瑾一扯,道:“你还在装?刚刚在装不认识我,现在又装不认识舟哥哥,你……啊……”

她还没说完,就被顾一瑾一手甩开。

“你是哪根葱啊?”顾一瑾讥讽道:“你父母没教你,看到别人谈话时不要抢着插嘴吗?这很不礼貌的。”

“你……你……”樊如姬指着顾一瑾。

“你什么你?”顾一瑾将她指向自己的手指轻轻拔开,教育道:“还有,在人家地盘说话,不要手指指,这也是很不礼貌的。”

樊如姬被她的话气得吹须瞪眼。

贺敬舟看着这个女人,跟他之前认识的顾一瑾有点不一样。

尽管顾一瑾在他人面前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但见到他,会脸红,说话会巴结,也不敢直视他的眼晴。

而眼前的女人,她不但说话流畅,口齿伶俐,见到他还敢直视,目光大胆得近乎放肆,却没有往日痴迷。

她是顾一瑾没错,但又不是。

“哥,我看她根本是在装,你看她口齿伶俐,有哪点像受了伤的样子?”站在樊如姬身旁的女子开口道。

她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了顾一瑾的注意,目光往她看去。

这姑娘年龄与樊如姬差不多,大概是十五六岁的样子,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小嘴,穿着一件粉蓝色交领绣花上襦,下身配条蓝色百褶裙,倒算是个小美人。

“你又是谁?”顾一瑾问道。

“我是你的祖母奶奶。”小美人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装什么失忆?

顾一瑾走到她面前,伸手捏了一下她脸颊:“这皮肤有弹性又光滑,保养得不错啊,你吃了多少人的心脏才保持得如此年轻?”

小美人怒道:“胡说什么了,我哪吃人的心脏?”

说得她好像妖怪似的。

“你不是说你是我的祖母奶奶吗?”

顾一瑾绕手于胸,打量她道:“我的祖母奶奶没有七十岁,也有六十岁吧?我看你顶多十六岁,你没吃人的心脏,谁相信?”

“你……”小美人吹胡子瞪眼。

这不是拐弯抹角的说她是妖怪吗?因为妖怪要吃人的心脏才能永远保持年轻貌美。

有人抑制不住的扑哧一笑。

接着一道男声打趣的道:“子修兄,你家的娘子很是有趣。”

在大周,敢与宁欣郡主顶嘴的人不多,能堵住宁欣郡主嘴的人更少,没想到他在这里遇见一个。

有意思。

贺敬舟道:“莫弟,让你见笑了。”

顾一瑾循着声音看去,是个儒生打扮的男子,五官虽没有顾一瑾新婚丈夫好看,但长得清俊儒雅。

我的天啊!

又是一位美男子。

古人都吃什么长大的,一个个都长得如此好看!

她打量男子的同时,男子也在打量她。

顾一瑾穿着淡紫五彩印花绸缎对襟褙子,下身是雪青长裙,三千青丝随便用了一根木簪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不施脂粉却明媚动人,只是……

他垂眸看到她裙摆下露出几只趾头,圆圆粉粉的,十分可爱。

贺敬舟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眉头微微蹙了蹙,便不着痕迹地转身背着男子,挡住了他的视线。

对顾一瑾道:“既然你醒了,就让秦太医给你看看。”

话落,跟进来一直没出声的太医,这时提着箱子走过来,朝贺敬舟与顾一瑾行了礼,然后道:“世子妃,请你坐下,老夫给你把把脉。”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