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燕子在线阅读
免费

一只小燕子

小沐阳阳

短篇 / 生活随笔 · 5.1万字

相信世界有光,期盼走遍中国甚至更远,就这样暗暗激励着自己,分享着自己的故事

目录

第1章 小燕子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是的,我的家乡,四季宜春—春城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儿时的种种,总是闪现,且记忆犹新,别的地方不太了解,但是于我,那一件件,一桩桩,至今都印象深刻

杀猪饭,在外面听得最多的是东北的,但是我们农村的也不差劲,该有的热闹,该有的丰盛,该有的仪式,一个不落。

出生在城市,养育在乡村,天高地也阔,难怪想当那一只自由自在的燕子,与人文还是有很大关系吧

乡村里的小时候,我还去过合作社,挺有年代感的地方,之所以记得,还是后面长大了,看电视剧,才知道那是那个年代特有的名称,去过一两次,后面就没印象了

说回杀猪宴,我现在都记得我哥说的那句:我早饭不吃,昨晚就在筹谋这一顿杀猪饭,还放狠话,要吃两三碗的肉,我听完下意识的笑了,我们都激动也都期待着这新鲜又美味的杀猪饭,没想到他如此下功夫。当然也能看到他像献殷勤一样的勤快,被使唤不在话下,也很卖力,也能看到一丝丝的小心急和小激动。在农村,也在那个年份,家里还不是很富裕的时候,一头猪就吃一年,不论够不够,反正就这么多量,所以也算一个盼头,平时的经年累月,一顿一顿,几乎说一顿不落的喂养,到了临近春节,既有吃肉的激动和开心,更有来自亲人团聚的幸福感,那个时候还没有外出打工的,有也很少很少,基本以务农为生,初中以前,一家人都能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至于团聚嘛,就是上了初中,高中,或者更大,有了距离,有了无数次的离别,平时都还好,感受最浓的当属春节前的团聚,也因为这是一个大节日吧

这是关于哥哥印象深刻的一件事,于我呢,年龄尚小,大人说的都是有理的,哈哈,说猪毛能卖钱,就在那里细心的捯饬着,就是捡些漂亮的,捡些毛长的,还得晒晒什么的。让我去接猪血,小小年纪竟然也不觉得血腥什么的,也许是每年都会杀一头年猪,也没看过什么恐怖片,反正就是不觉得害怕,让去就去了,盆里装点水,放点盐啥的,就蹲在那,还不忘大人的嘱托,要边接边搅动,这样最后的成品才会好。现在想想,还真是没啥特别的,于那个年纪,那个年份,放在现在,谁会让一个小朋友去做这些事,虽然印象中就是很普通的一件事。

可以说,杀年猪的整个过程我都参与了,因为我也是小帮手,让拿盘子拿盘子,让递东西就递东西,当然,也吃到很多新鲜的美食,每一个环节,只要有吃的,总能得到大人的打赏,开心自不用说,好吃那才是绝对的好吃,比如最精彩的环节,炸酥肉,选取一些五花肉,鸡蛋无数,还有玉米面,至于比例就不得而知了,都是村里的一些老手,大锅油,大锅肉,啥都是大手笔,手里拿着热乎乎的酥肉,就只顾着美味了,干活也许会更积极了吧

我本以为腌制火腿很普通,长大了才知道,原来早已成为我们那一方的一大特色,更早知道它的特别来自小姨,她在自己家杀了一个猪,找人来腌制火腿,发现手法,过程都不一样,还提出了质疑,说她看到的,像治疗一样,揉半天,用力一挤,火腿中间受力处还能挤出水,但是这一次她没看到,心里是打鼓的,我知道她是很不满意的,但是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她心里也许也在想着,只是方法不一样,只要火腿能保住,不坏掉就行。可后面结果显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火腿没有保住,我也尤其的佩服苍蝇的能力,明明放了那么多盐巴,它还是能嗅到一线生机,能看到那一个能让它为虎作伥的机会!同样的材质,在我们村里,每家每户都能成功一大半,那火腿像人的大拇指一样,看起来也像大提琴,有猪脚在上面,有大大的底盘,底盘上也有很多肉,还是以瘦肉偏多,基本都是杀猪的时候腌制,然后用够牢固的绳子悬挂在干燥通风处,腌制一支火腿,要用掉3-4包盐巴,或者更多,待到风干,外表看起来水分没有了,干干的了,应该就腌制成功了,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方法,但是风味,口感都挺独特,独树一帜的风格,卖价也颇高,确实耗费不少心血,肉也和那酒一样,越陈越好吧,外面一层久经风霜,但是里面确是一个新世界,暗红暗红的肉质,紧致,香味扑鼻。湖南吧,喜欢烟熏,而我们当地,就喜欢最质朴的,自然风干就已经很清香了,久而久之,也习惯了这个味道,从来没有动过烟熏的念头,吃它最初的味道。清炒,我们当地喜欢放蒜苗,干的,整个的,那种辣椒,煲汤更不在话下,浓郁,更是远远就能闻到的香味,怎么吃都知道这是属于火腿的味道

一头年猪,四条腿,有的人家全腌制了,有的只腌制后面两条腿,一条火腿就去了几分之一的肉量,其实也挺珍贵的,满满的都是实在,所以用这个送人,那才是沉甸甸的心意,我爸妈就接受了蛮多这样的心意,也流露着诸多亲人之间那种很是质朴的感情

在农村,做农活是每天的日常,工具呢,应有尽有,镰刀,锄头,钉耙,背篓,花篮(一般指大背篓)撮箕还是粪箕,记不太清它的专用名词了(田地里用得最多的一种工具,方便端来端去,开口那里还能直接用手往里扒拉东西),在家里更是每天都用菜刀,砍刀,斧子,菜刀切菜,砍刀砍柴,斧子也是多用来把柴火弄小,方便在家里的炉子里使用,因为这些工具的使用,所以在处理年猪的时候,单纯如我,只关心那个刀的锋利程度,心里嘀咕着,这刀真锋利,其实更多的是好奇,这个里面是什么,这个原来是这个样子,还得提防着家里养的小猫小狗,它们也和我们一样,闻到肉味了,总是不安分,更是胆大包天,稍不注意就把肉给叼跑了

最有意思的事莫过于去大人那里讨一点瘦肉,然后来到炉子边,把肉放到它的肚子上(炉子的边缘,侧壁),纯手工烤肉,双手换来换去的交替,因为有的时候有点烫,薄薄的一片一会儿就变了颜色,香味也是马上就飘出来了,然后再往上面抹点盐,就可以往嘴里送了,然后彼此脸上都洋溢着独属于小孩的开心,吃的又香又满足,有不过瘾者,再去讨一次,然后小孩们就一个个跟着又去了,直到大人呵斥一声,不许再来了,这里很忙,去别的地方玩,然后就又去寻找新的乐趣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