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王爷你命中缺我在线阅读
免费

神医王妃:王爷你命中缺我

与君醉笑三千场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41.7万字

她本是皇朝骠骑大将军,戎马生涯数十载,遭奸臣暗害九族被灭,机缘巧合下化作妖王重生归来。一场离奇的灭门血案,轰动朝野,一时间,妖怪流传各地,人心惶惶,直到她的出现,剥开层层迷雾,真相随之揭开……

版权:昆仑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失血案

上元节,深夜时分。伴随着一股阴冷地寒风吹来,吹的打更人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打更人王三一脸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什么情况,刚入夏,就冷成这副鬼样子?真是晦气?”说完鬼这个字眼后,他才想起来,今天好像是中元节,赶紧住上了嘴,不敢再提那个字半句。

他有些畏惧地缩了缩脖子,继续敲起手中的铜锣,往日都是他和赵四一起打更的,偏偏这个赵四病了,只能他一个人来操办打更的活。

眼下是三更天,他敲了一下慢的又快速连着敲了两下快的,提醒人们现在是三更天,刚打完,一股阴风吹得他头皮发麻,似乎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冷得他浑身打了个寒颤,想要回头望去,听老人们说,七月半的晚上是不能回头的,若是回了头,那就会大祸临头。

于是,王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脚步飞快,全程闭着眼睛往前走,走到最后感觉不到背后那股凉意,他才敢睁开眼睛。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躺在府门口,抬眼看了一眼匾额,匾额上面金灿灿地挂着两个大字,“黄府”。

原来是黄府的人,大概是偷喝了酒,所以才会醉倒在府门口,他摇头笑了笑,走上前,搭在那人肩膀,摇晃了晃,“大哥,醒醒,这里更深露重,怎么能睡人呢?”

那人没有理会他,王三继续摇着他的肩膀,“大哥,快醒醒,这里不能睡!”那人依旧没有理会他,王三有些纳闷,扳住那人肩膀,一看,一张惨白的脸,一双没有瞳仁的眼睛,张大着嘴巴,死状极其恐怖。

他凄厉一叫,转身就要逃,这时,黄府的门,缓缓打开,王三颤颤巍巍地回过了头,隔着黄府的门,远远就看到很多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面,像死尸一样,一动不动,他吓得惨叫连连,想都不敢想,连滚带爬地迅速离开。

第二天早上,黄府外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百姓,衙门的仵作,正在勘察尸体,衙役们维持着秩序,不让围观的百姓靠近。

“验的如何?”一个中年男人询问道。

仵作验完尸,作揖,“回班头的话,这些尸体,除了脖颈处有两个明显的血洞之外,身体各处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外伤,怕是失血过多而亡。”

“失血而亡?”那人俯身,撩起白帘,看了一眼那死尸,果然在死尸的脖颈上发现了两个血肉模糊的血洞。

他看了那个尸体后,又去看其他的尸体,果然如仵作所言,尸体各处除了脖颈上的伤,身体各处竟没有一点外伤。

当了班头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有外伤?只靠脖颈上的两个血洞,就让他们失血而死,可现场干净的很,昨晚也没有下过雨,一点血迹都没,那么,他们体内的血,去哪了?

仵作见班头发呆,他走过去,“大人,这案子难办?你还是快快回去禀告老爷吧!”

班头回神,面色沉重地点点头,随后指挥着衙役们,将尸体抬到县衙的停尸房。

他和仵作则去向县令老爷禀报,当事情禀报后,县令李泉的脸上,一片凝重,他摸了摸胡须,看向班头,“此案你怎么看?”

班头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我,我只是一个班头,老爷……”他又不是县官,问他作甚?

“饭桶!”李泉怒喝一声,掉转了身子,便要往正位上走去。

只听,那班头被骂的一脸懵逼,悄声嘀咕了句,“你还不一样是个饭桶?”

“你说什么?”李泉目光冰冷地扫了班头一眼,那班头立刻脸上堆起一丝笑容。

“老爷,小的,小的什么也没说!”

“混账,滚!”李泉大怒,班头不敢多呆,深怕惹火上身,转身便逃似地离开。

“没用的东西!”李泉怒骂道。

命案发生后的第三天,县里谣传着一则谣言,黄府上百多口人的死是妖怪所为,一时,闹得满大街流言四起,吓得百姓们食不安寝夜不能寐。

此事,很快便惊动了朝野,皇上下旨命新上任的京兆尹张芝山前去彻查。

张芝山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京都连夜赶往事发县城,路经一片坟地时,一大群黑压压的乌鸦突然袭击了他们。

“快,保护好大人!”捕快头领,拔剑大声吼道。

马儿被吓得仰天嘶鸣,捕快们拔出利剑四处挥舞,乌鸦哇哇叫着,声音粗劣难听。

马车不停地晃动,车内的张芝山被晃得脑袋发晕,他想探出脑袋,一探究竟,还没等他把车帘撩起,一只乌鸦突然飞进了马车里。

把张芝山吓得面色煞白,当看清眼前飞进来的不明物时,才发现原来是一只全身乌黑的乌鸦,他这才冷静了下来。

他盯着那只乌鸦,瞧着,那只乌鸦也似乎再打量着他,当他把视线落在了那只乌鸦的眼睛上时,张芝山愣住了。

没等他回神,那只乌鸦,忽然像抓了狂似地冲他张牙舞爪地飞了过来。

他惊叫一声,守护在马车外的捕快,闻声,立刻撩起了车帘,看到这一幕,二话没说,扬起利剑,一剑砍了过去,血溅了张芝山的衣袍上,乌鸦尸体落到了地下。

“大人,大人您还好吗?”那捕快吓坏了,急忙上车走到张芝山面前询问情况。

张芝山听到捕快说话的声音,睁开了眼睛,看到捕快,还有地面上那乌鸦死的惨状,顿时心有余悸。

“属下保护不周,让大人受了惊,还请大人降罪!”那捕快立刻双手抱拳,曲膝跪倒在地。

张芝山定了定神,倪了眼,那只乌鸦尸体,心里稍稍有些惊魂未定,但还是浅浅地道,“无碍,本官没事。你起来吧!”

“是,大人。”那捕快起身后,忙退到一旁,正要俯身将那只死乌鸦,捡起时,张芝山突然开口,制止了起来。

“且慢!”

捕快不明白张芝山的用意,询问,“大人,您这是?”

张芝山的话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就听到外面有两三个捕快突然倒地,晕了过去。

捕快统领撩起车帘禀报道,“大人,不好了,我们被……”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地上的乌鸦,顿时了然。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