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行者:剑染霓虹在线阅读
免费

赛博行者:剑染霓虹

顽固的仓颉

科幻 / 未来世界 · 16.1万字

一个胸怀侠义、渴望正义的人,该如何在利欲熏心、铜臭漫天的赛博朋克时代生活下去?
不如一剑斩破万千阴谋、丑恶嘴脸!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苏醒之剑

呼吸很沉重,身体很沉重。

陈朔无法睁开眼睛,也无法思考,只有混混沌沌的意识,让他明白自己依然活着。

倒下前的画面,还在脑海中不断闪回。

月光隐于黑云,凌晨街边路灯闪烁,不远处烧烤摊的膻腥味被风卷来,摊位老板的呼噜声与夏夜蝉鸣交叉起伏,黑色人影越逼越近,冰凉冷硬的枪口顶上了自己额头。

“不好意思,小兄弟,你运气不好。”

戏谑残忍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一声巨响冲破云霄,电瓶车的警报开始呜哇呜哇地高歌,扑通一下,他的视野逐渐被黑色完全吞没。

沉睡中的陈朔无意识地挣扎了一下。

然后,醒来。

睁开眼,一片绿茫茫。

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但身体各处传来的感知,让他明白周围是一片浓稠的液体。

陈朔皱起眉头,想要移动自己手脚,但随后,一股钻心剧痛出现在他脑后,这种疼痛带着恐怖的麻木迅速蔓延扩散,他刚刚恢复的意识,再次沉入深渊之中。

这一次沉睡,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中,陈朔仿佛回到了古代。

他看到一个小孩站在破败的村口,无数铁甲战马从身边掠过,刀甲上的刺鼻血腥味与马蹄带起的清香泥土味扑面而来。

他看到一座大火中的道观,遍地死尸、血流成河,一名少年道士捡起地上的剑,削掉了头顶道髻、扯掉了身上道袍,泪水从脸颊滑落,坠入血溪。

他看到万里冰川、无尽冰海,一个黑衣剑客头发散乱、衣衫褴褛,对着面前十个高大的身影发出嘲讽讥笑,随后抱着自己的佩剑,纵身一跃,沉入海底。

陈朔看到的,似乎是同一个人……他自己似乎就是那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陈朔再次醒来,这一次,他的意识清明了许多!

“不……怎么回事?!”

他浑身打抖,仿佛上一秒自己刚刚被黑夜里出现的暗杀者射杀,又仿佛上一秒刚刚和自己心爱的佩剑一同跃入冰海。

“我、我是谁?”

陈朔皱紧眉头,在浓稠液体中轻轻挣扎。

他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上插满了管子,脸上也套着一个呼吸套,而自己,似乎身在一缸绿色液体中,缸外的环境他看不真切,只能瞧见闪烁的昏暗灯光。

长时间的沉睡以及古怪的环境,让陈朔产生了短暂失忆,但还好,几秒后,他逐渐回想起了一切。

“我叫陈朔,是个网约车司机。”

“我……好像被人杀了?”

“不对,我好像是个剑客?我叫什么?”

“不,我就是陈朔!”

“因为我不小心看到了歹徒做案,打电话报警,被对方发现了,然后……”

陈朔的意识已经基本恢复,但他的脑子里似乎多出了一个人的记忆。

那名黑衣剑客。

在那怪梦中,他好像经历了那名剑客的一生,然而此时他却根本想不起那个剑客生在什么时代、名叫什么,甚至记忆中那剑客的生平也有大段缺失。

这种感觉非常诡异,一方面,他的灵魂中多出了一个自我身份认知,另一方面,他对这个身份却不甚了解,只有一种隐隐的共鸣存在。

但是现在,陈朔却暂时没空去想什么剑客的事了。

他必须离开这里!

发现了坏人做案,被人用枪顶着脑袋开了一枪,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泡在一缸古怪液体中,身上还插满了管子……

这谁受得了?!

陈朔咬紧了牙,努力扬起两只手,开始拔身上的管子!

他读书不好,但是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见过,他很清楚,有些人的底线,永远比你想象得要低得多!

他不知道自己被谁放到了这里,在做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好事!

出乎意料的是,那些管子格外好拔,轻轻一抽便拔了出来,但同时,陈朔也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多出了无数“插孔”!

它们就好像电器的管道电线插孔,分布在自己身上各个地方,插孔里不是血肉,而是平滑的金属内壁。

陈朔来不及多想,他拼命将身上的管线全部拔掉,伸手向上探去。

还好,这个缸子没有封顶。

哗啦一声,他坐了起来,并顺手摘掉了自己脸上的氧气面罩,开始大口呼吸。

几秒后,陈朔低头看着自己布满插扎的身体,再次陷入迷茫。

他很了解自己的身体。

虽然自己一直在有空的时间保持健身,但身上不可能有这么强健匀称的肌肉。

虽然自己经历过许多折磨和苦难,但身上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伤痕。

他将双手举到眼前,手掌、虎口上都是厚厚的老茧。

长长的头发披到了肩上,而自己一直都是寸头。

而且,自己脑袋上被开了一枪,现在额头却是平滑干净,别说枪洞了,连个疤都没有。

陈朔呼吸越来越急促,有些恐慌地抬起头,打量起周边的环境。

虽然周围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在闪烁,但他还是很容易从那些看不懂的设备、写满墙上的复杂公式、满柜子的药剂瓶等等东西上判断了出来。

这是个实验室。

实验室的玻璃大门关着,外面也是一片漆黑,看来现在并不是工作时间。

陈朔作了几个深呼吸,又往自己脸上打了几巴掌。

“冷静,陈朔,冷静!”

“他奶奶的,不能慌!”

“不管是被绑票了还是被挖肾了,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一番自我劝慰后,陈朔平静了下来。

他翻出玻璃缸,在实验室找到了一件白大褂,将其像浴袍一般裹住了自己完全赤裸的身体。

然后,他凑近了实验室的玻璃门,想要寻找开门的方法。

但是,在此之前,他就先被玻璃门上的倒影吸引了。

“这不是我!”

陈朔瞳孔收缩,伸出手指,轻轻抚在玻璃门上的倒影。

那是一个面容坚毅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一双眉毛好似大刀,浓而宽,压得很低。

这一瞬间,他脑海中猛地蹦出一个想法——自己穿越了!

跑车多年,无聊的时候总是挂着一些听书软件听小说,那些玄奇故事早就听了不知道多少,自己现在这个状态,怎么看,都和穿越好像……

陈朔咬了咬牙,没功夫去多想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多么离奇的事,扭头便不再去看镜中倒影,继续借着闪烁灯光,在实验室中搜查起来。

但是,没有什么收获。

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复杂了。

那些机器设备上的按钮,多到令人犯密集恐惧症。

那些药剂瓶上的名字、墙上的公式,一个字都看不懂。

电脑全部需要生物信息解锁,他没有办法打开。

唯一可能有用的……是一柄剑。

陈朔在一张实验桌下面翻出来了一柄剑,这柄剑的剑柄与剑鞘已经严重锈蚀,上面布满了海里才会有的壶藤,但拔剑出鞘,剑身却明亮如星,剑光似水。

将剑拿在手上,他生出了一种古怪的亲切感,脑海里那黑衣剑客的记忆仿佛蠢蠢欲动。

陈朔看着剑刃,莫名发起了呆。

就在这时,实验室的玻璃门那里,突然传来“咔”地一声。

陈朔一惊,转头看去。

几乎是同时,实验室的灯一下子亮了,只见门口看着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人,显然是个研究人员,他一手持着张磁卡,还保留着刷卡开门的姿势,另一只手上原本抱着的一叠资料散落一地,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朔!

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三秒钟。

“草!!!”

研究人员大吼一声,脸上既有惊恐,也有惊喜,但更多的是一种对于事物超出预想发展的担忧,他手一扬,一把手枪对准了陈朔。

手枪枪口对于陈朔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记忆,他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你、你不该醒的!”

研究人员表情复杂,举着枪缓缓走近陈朔,眼神中却充满了好奇:“你到底是怎么醒的?明明还有一周才能激活……”

陈朔高举双手,剑还拿在手上,但研究人员似乎并不认为那是威胁,在距离他五米左右的时候停下脚步,黑洞洞的枪口稳稳指着他的胸口。

陈朔心思急转,作出一副迷茫模样:“这是哪里?我是谁?”

他看出来了,这个研究人员虽然警惕,但并非是对敌人那种警惕,表情中更多的竟是好奇和兴奋,必须暂时卸下对方的心防。

研究人员眉头一挑:“你不知道自己是谁?难道……”

陈朔继续伪装:“你是谁?我、我头好痛……”

研究人员看着陈朔那真切无比的迷茫和痛苦,低下头,喃喃自语起来:“难道说意识下载过程出了问题?还是大脑依然对生物芯片存在排异反应?这不合理,这不合理……等等,可能是颞叶区域未做激活,但是……”

“但是颞叶没做激活,他要怎么醒来?这不对、完全不对!”

陈朔眼睛一亮!

趁着研究人员沉浸于自我怀疑时,他手中的剑出鞘了。

他其实根本没有学过什么武术、剑术,但是当手握剑柄、手臂发力时,他的肌肉仿佛产出了全新的记忆,自己动了起来。

这就像剑有了自己的思维,它指挥了手臂,手臂指挥了全身,至于大脑,坐享其成。

剑光泼洒,有如海浪呼啸!

研究人员发出一声惊呼,他的五根手指连同手枪一直被齐齐切断,落在了地上,但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那手指的断口处闪烁着电火光,露出一截截电线。

陈朔微怔,下一秒,研究人员用愤怒惊讶地眼神看了他一眼,随后,完好的另一只手伸了出来。

白大褂的袖子瞬间撕裂,研究人员的手臂上弹出一个长长的刀刃,以迅雷之势划了过来!

“你没有失忆!”

他大吼着,刀刃横切,要将陈朔拦腰切开!

当!

长剑竖防,格住了刀刃,刹那后,剑身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像一只吐信毒蛇,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刀刃,咬上了研究人员的喉咙!

抽剑回手,陈朔怔怔地盯着剑尖的那抹鲜红,看着研究人员捂着鲜血狂涌的喉咙,重重跪倒在地,随后眼神失焦、倒地死亡。

“我、我杀人了?”

陈朔后退几步,抵上了身后的柜子,握剑的手不断颤抖。

这一切都太离奇了。

超越认知的实验室,不是自己的身体,神奇的肌肉记忆,半人半机械的研究人员……没有一个,是自己理解范围内的东西。

一直到实验室里的警铃声越来越大,他才反应过来。

在刚刚电光火石的交手间,这个死去的研究人员,不知用什么方式触动了警报。

陈朔收剑回鞘,再次重重给自己来了几巴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弯腰,从研究人员的大褂口袋中取出了那张磁卡。

黑色磁卡上,是个很有设计感的眼睛LOGO,下面写着两行小字。

“我看见,我改变。”

“干涉者集团。”

陈朔再度茫然,在他记忆中,并没有这样一家大集团公司。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件事的时候。

他将磁卡揣进兜中,大步朝着打开的玻璃门外走去。

然而,就在他马上要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地面上那些散落资料又将他目光吸引。

陈朔拾起最上方那张纸,上面撰写了大量的公式的实验进程,他不大看得明白,但其中有几段文字,却令他有了些想法。

“第三代干涉者生物芯片已完成植入,暂无排异反应,已完成大脑功能接续。”

“区域一,脑核、脑缘、脑皮质基础功能:已激活。”

“区域二,颞叶一、额叶一:未激活。”

“区域三,颞叶二、额叶二、顶叶一:未激活。”

“区域四,颞叶三、额叶三、枕叶一:未激活。”

“区域五,颞叶四、额叶四、小脑:未激活。”

“区域六,松果体,未激活。”

陈朔虽然没学过医学,但小说看了不少,没用的知识但是有一些。

额叶主要负责运动、注意力、执行功能;顶叶主要负责视空间功能;颞叶主要负责记忆和情绪;枕叶主要负责视觉功能;小脑主要负责人体平衡功能……这些他都知道。

至于松果体,修仙、玄幻小说常驻客了,传说什么开天眼啊、意念超能力啊,都得靠它。

这么说来,自己现在这个身体中,大脑尚有相当大一部分功能没有被激活?

正在思考,不远处便传来了一片密集的嗒嗒声,那是鞋底在地面上快速奔走的声音。

陈朔一惊,来不及再看其他资料,只能将这张纸先塞进口袋,随后悄然闪身进了一片阴影之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