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教渣男做人在线阅读
免费

快穿之教渣男做人

陌上蒲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36.9万字

英子三十六了,可还没有踏入婚姻。
妈妈说,你知道你到现在还不结婚,亲戚街坊都在笑话我吗?你让我很难过。英子心说,我难道不想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吗?这不是一直没遇到良人吗?
心情郁闷,她对天许愿。于是,老天答应她若是她能帮忙惩治所谓渣男,就帮她考虑考虑婚姻的事儿……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爱的代价(1)

英子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夜晚街头的一张长方形的桌子边上,身后是售卖小龙虾的大排档。同一张桌子的边上,还坐着三男两女。桌子上,除了放着几瓶啤酒,还放着两盘小龙虾,一盘蒜蓉的,一盘麻辣的。

大家看起来是同龄,都差不多三十来岁的模样。看打扮,应该都是才从办公室出来。除了英子身边一个高、且有些黑壮的男生外,另外两男两女一边吃小龙虾,一边还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什么。英子的脑子嗡嗡的,有些不太懂自己的处境,但仔细听下来,这四个人竟都是在劝说她体谅男朋友,要和男朋友互相包容,不要太作的。

英子有些愣,被用上“作”这个词,可见情况是有些严重了。但英子自认不是个“作”的人,但凡她“作”了,必然有对方的原因。搞不清状况,英子就起身,借口要去旁边不远处的超市买水。坐在她另一边的女生,名叫曲金金,怎么都不放心英子一个人去买水,虽然,那小超市就在众人的视线里;虽然已经入夜,但这条街上的路灯和旁边店铺五光十色的灯管招牌,将整条街照的仿若白昼;且这条街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并非偏僻的小道。

拗不过曲金金,英子只好让她陪着。

这一来一回的路上,伴随着曲金金苦口婆心一般的劝导,英子才终于接手了原主的记忆,搞清楚了状况。

原来,她现在叫周姝英,和英子一样,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一定要陪着她出来买水的女孩子,名叫曲金金,是原身的闺蜜。是周姝英上一家公司的同事,因为当时两人都是才毕业的大学生,所以走的近了些。周姝英在那家公司待了不足一年,就被同学校的一位师兄邀请,加入了他的工作室;而曲金金也在不久后跳槽离职。而两人的关系比在同一家公司的时候亲密多了。

今天这饭局,是周姝英的男朋友,也就是刚才饭桌上坐在她身边的、高黑壮的男生组织起来的。他叫杨文杰,算是个生意人,做布匹进出口贸易的,和周姝英认识已有三年了。他之所以组织今天的饭局,是因为周姝英要和他分手。所以今天来的,都算是两人共同的好友。曲金金更特殊一些,她除了算是周姝英的闺蜜,还因为周姝英和杨文杰的关系,和杨文杰的好友牛大鹏处成了一对儿。另一对也是情侣。男生是杨文杰的哥们,叫做李飞;女生叫冉美玲,是被李飞带着进了这一朋友圈的。

从接受的剧情看,周姝英和杨文杰提出分手是对的。这是她第一次提出和杨文杰分手,起因是一件小事儿:前几天临近下班,下了一场暴雨,周姝英没带伞,给杨文杰打电话,杨文杰也没去接她。这也是为什么众人都说周姝英“作”的原因。在众人看来,杨文杰的外贸生意挺忙的,周姝英和杨文杰相识了三年了,都“老夫老妻”了,没必要一点儿小事就上纲上线。

事实却是,周姝英的确因为新换了包,忘记了带雨伞。她给杨文杰打电话问他方不方便接她,杨文杰没说到底方不方便,只让她自己打车回家。可大雨天气,打车软件上排队大车的人达到了三位数,而从街头经过的出租车里,几乎都是有人的;偶尔有那么一两辆没人的,车顶上也亮着已经被预约的红灯。周姝英在雨幕前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遇上加班结束的师兄送了她一程,才得以回家。

而周姝英回到所在的小区后,并没有直接去自己租住的小屋,而是绕了一下,去了杨文杰所在的那栋楼。杨文杰就租住在一楼,所以,周姝英很容易就看到,穿着大T恤和大裤衩的杨文杰正在家里上头的打游戏。

而周姝英之所以产生分手的想法,也并非完全是因为这一件事。

在三年的相处里,杨文杰对周姝英的爱,永远都只停留在口头上:看到情人节,别的情人们之间都互相赠送礼物,共度烛光晚餐;杨文杰说自己太忙了,忘了,下次一定好好补偿,却理所当然的收了周姝英用心准备的礼物;周姝英的生日,他记不住,还笑说自己从不过生日,但在他生日的时候,再次毫不客气的收下了周姝英给他的惊喜;节假日,周姝英但凡计划要出去玩,他都要加班,还哄着周姝英为他准备爱心便当等东西……

渐渐的,周姝英也不再准备礼物,期待所谓的仪式感。在杨文杰的洗脑下,她开始渐渐回归所谓“平凡”日子。但或许是潜意识中意识到了,周姝英虽然和杨文杰搬到了一个小区,却并没有同居,而是各自租了一个一居室。这一次下雨送伞的事件,更是让她开始意识到,或许,杨文杰并不爱她。他要的也许是不异于人群的安宁,也许是不用承受父母催促的压力,也许是被周姝英迁就时的快乐,也许是其他……但总归不是因为她周姝英这个人。

而在原剧情中,周姝英被杨文杰请来的朋友们劝服了。她觉得,或许朋友们说的对。大家年龄都不小了,在一起的原因大半是搭伴过日子而已;她想到,若是和杨文杰分手,必然要面对父母亲朋无休止的追问,可能还要面对接下来无休止的相亲岁月。杨文杰人是不够体贴,但他没有太大的恶习,生意也渐渐踏上了正规,或许,他所承诺的那些日子就在不远了呢?或许,他现在就是因为太忙了,才顾不上她?

妥协了的周姝英,并没有等来杨文杰的幡然醒悟;也一直没有等来杨文杰承诺的日子。杨文杰在半年后,的确买了房子,但这买房子的过程,周姝英全程没有参与。她甚至都不知道杨文杰攒够了买房子的首付。房产证上理所当然的只写了杨文杰一个人的名字。房子用了三个月进行装修。而在这三个月里,杨文杰就在劝说周姝英结婚。理由是,他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虽然周姝英认为,那小窝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但架不住身边的人都说,结婚吧,你俩年纪也不小了,该趁还能生赶快生个孩子。就是她的父母都是如此说的。

周姝英后来还是嫁了。在甚至没有收到杨文杰家的彩礼的情况下。父母说,有这一套房子,什么都抵了。周姝英虽然不甘心,但一方面,杨文杰承诺婚后就给她买一辆车,放在她名下的那种;一方面也的确知道房贷的压力不小,她不应该再给杨文杰增加压力。婚后,杨文杰的确给周姝英买了一辆价值八万块的轿车,却又给周姝英商量,让她来承担家用……直到后来,周姝英的父母生病,杨文杰拖延着并不拿出钱来帮她的父母治病的时候,周姝英才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身边,曲金金拿着买好的水,先给周姝英拧开了一瓶,“给,就知道你拧不开。”

这熟悉的场面,让英子微微一愣。她没想到,这周姝英竟和自己一样,十次里有八九次是拧不开瓶盖的。这还真不是矫情,虽然是拧不开,英子一向很少因为这种事儿而麻烦身边的人。她很少喝瓶装水,都是自带水杯;而且,她随身准备着小手帕,用来助力。不过,身边熟悉她的人知道这事儿后,倒都不介意为这事儿效劳。曲金金这样熟练的手法,一看就是也是为周姝英拧瓶盖拧习惯了的人。

见英子将水接在手里,曲金金才又开始劝说她,“英子,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向着杨文杰那货的人。今天这事儿,他要是向你动手了,或者怎么着,姐绝对帮你大嘴巴抽他。可是英子,杨文杰他也没犯什么大错儿。他刚才不是保证了吗?下次肯定去接你。咱因为这点儿事就提分手,太不郑重,也太不占理了。”

英子转头,冲曲金金笑了笑。她不是个受的委屈的人,要不然,也不能到现在还单着。做了回祈祷,就接到了这样的任务。不过,既然是任务嘛,她当然要让杨文杰好好感受一下做人的道理。

“谢谢金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曲金金还以为她刚才恼了呢,这会儿见她含笑道谢,立马更高兴了。她帮英子拿着刚才顺便多买的水,伸手挽住了英子的胳膊。

“唉,我也知道你不容易,但凡咱再年轻两岁,我都不能这么劝你。”

年龄是原罪嘛,这是英子过了三十岁之后,体会随着年龄的增加愈发深刻的道理。这个社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容不下大龄的剩男剩女,仿佛这些人浪费了什么公共资源一样。

“是啊,再年轻两岁就好了。”英子随口应和着曲金金。

两人回到桌上,众人都已经进行到最后了。接过英子买的矿泉水,曲金金的男朋友牛大鹏就故意吃醋说,“哎,你俩只要在一起啊,我和文杰就是多余的。这可不行啊,金金还得是我老婆。”

这插科打诨的话,成功惹来曲金金一顿打情骂俏拳,也让众人一顿好笑。

杨文杰趁机端起桌上的啤酒杯,对英子道,“英子,这回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发誓,下次下雨你让我去接,我要是不去,我就是你孙子。”

英子笑了。旁人听没听得出杨文杰话语里的讨巧不知道,但她可算是听明白了。这人得是多了解周姝英啊,知道以周姝英要强的个性,有了这一次之后,必然不会忘记带伞;即使忘了,也绝不可能再给他电话要求他接。再说,什么孙子之类,还是免了吧,她还不想这么老。

“好啊,就信你这一回。”英子没去端酒杯,就站在桌旁,如此应杨文杰道。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