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当医生在线阅读

回到2002当医生

真熊初墨

都市 / 都市生活 · 345万字

9.0分 62人评分

立志征服癌症、解决人间疾痛的周从文在推广粒子置入术的时候遭遇车祸,出师未捷身先死。但却阴差阳错,回到2002年,回到上一世刚参加工作,因为拒绝老主任的酒被PUA,人生跌入谷底的年代。
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重生

周从文站在熟悉又陌生的门前发呆。

门是木质的,透着一股子刚刷完的劣质油漆味道,有些刺鼻。

他发现自己重生了!

上一秒钟系统疯狂报警,提醒周从文做好防护;下一秒漫天红光消失,他便站在这道门前。

熟悉的办公室门无声的告诉周从文今年是2002年,很多年过去了,他还清晰的记得这里将于年底改建成为心胸外科的小监护室。

右侧髋部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疼痛,周从文知道这是幻觉,但疼痛却无比真实。

03年的SARS病毒肆虐,周从文报名抗击疫情,但胸外科的王主任却偷偷扣下周从文准备带去前线、当时为数不多的3M口罩。

周从文无奈之下只好戴着棉线口罩上了一线战场。

棉线口罩根本无法防御病毒,所以周从文染病。经过长期大量激素冲击以及相应治疗,人虽然活了,但左肺完全失去功能,右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

08年他做了髋关节置换手术,人生跌倒最低谷。

在那之后莫名其妙有系统附体,从此开启了一段开挂的人生,顺风顺水成为顶级跨专业手术医生、生命科学领域新锐,开始挑战癌症治疗并已经取得初步成果。

而今天,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后,

那个男人,回来了!

回到2002年,

回到初始的原点附近。

周从文的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下压,古井无波的心中很罕见的生出一股子忐忑之情,打开办公室的门。

“周从文,你特么是怎么写的病历!是哪个师娘教出来的!”一个低沉的骂声传来。

随着骂声一起传过来的还有熟悉的铁制病历夹子飞过来。

周从文皱眉躲避,病历夹子“砰”的一声砸在身后的门上。

病历纸散落,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

这是……

特么的2002年!

该死的2002年!!

手写病历……现在是2002年,电子化病历还要一年半后才能上线。

周从文看着记忆中一直看不惯自己、对连打带骂的老主任生龙活虎、板着脸、撇着嘴,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坐在面前。

他没有生气,反而一阵欣慰。

这幅画面他记得,病历记录的是一个外伤导致急性肾衰竭的患者,患者因为大量补液导致肾衰竭加重,2天后死亡。

患者本来不至于死亡,但因为治疗失误导致病情急剧恶化。

周从文还记得2天后自己一早匆匆赶来医院,那名26岁男患已经无法平躺,身体里有太多的液体却又无法排出导致他只能端坐呼吸。

患者的目光里带着哀求,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周从文。强烈的求生欲望指引下,他用颤抖的手拉住周从文的白服,但却一句哀求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想死,周从文也不想他死。

但是他不能不死——根据王成发主任的指示大量输液“冲”开堵塞的肾小管,肯定会把他活活淹死。

日后周从文偶尔会回忆起来这个患者,他心中或多或少有懊悔——患者的死,自己有一定责任。

自己技术水平不够精湛,也没办法以小医生的身份质疑王成发主任的治疗方案。

患者死后王成发把黑锅扔到周从文身上,下半年他就被踢去急诊科。

自己重新活一遍,还能让这个老东西给欺负了?周从文忽然笑了,阳光灿烂。

既然回来了,患者不会死,王成发……也特么不会好!

“连个病历都不会写,还特么说自己是个大夫,就你,也配!”王成发主任鄙夷的看着周从文,用他特有的声音说道。

曾几何时,周从文看到墙上挂的王主任的照片都会心跳过速。2002年还没有PUA这个词,现在他知道困扰了自己很多年的负面情绪是从哪来的。

“王主任,不知道我病历哪写错了,惹‘您’发这么大的脾气。”周从文很冷静的蹲下收拾病历,您字被他咬的很死,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话语里的不屑。

办公室里忽然安静下来。

“你怎么跟师父说话呢,周从文!”

一个年轻医生拍桌子站起来,怒视周从文。

他叫王强,和周从文一届分来刚刚成立的心胸外科。因为王强能喝酒、会拍马屁,所以颇得王成发主任的喜欢。

而周从文之所以不被老主任喜欢,就是因为第一次科室聚餐的时候他拒绝了面前那杯子三两三的白酒。

作为一名合格的狗腿子,王强第一时间跳出来,这也是王成发欣赏他的另外一点。

身为主任,要是和一名小医生当场争吵起来,那太过于难看。所以王强是时候跳出来,替王成发质问周从文。

周从文看了一眼王强,微笑说道,“我就是问问为什么,你跳这么高,是想咬我么?”

“你……”王强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周从文竟然直接指责自己,他难道不想干了么!

“我一直好好说话,又没拿病历夹子砸人,你说呢王强?”

一边说着,周从文一边整理好病历,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下,打开病历,翻到病程记录。

2002年的病历还是手写的,看着熟悉的字迹,周从文有些恍惚。

手指轻轻拂过病历纸,如此真切,他抬起头。

阳光落在脸上,周从文微微眯着眼睛,但他没有躲避,无论是刺眼的阳光还是王成发阴鸷的目光。

“王主任,你说的是昨天的查房记录吧。”周从文从容的说道,“病程记录里写的很清楚——王成发主任看患者后指示,给予每日3000ml液体,利用大量液体冲开堵塞肾小管的凝血块。”

不用看病历,周从文也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2002年地市级医院的医疗水平可真低啊,他不由得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这么荒谬的治疗方案竟然能出现在医院里,要是换做十几年后,一定会被骂的狗血喷头。

可这时候国家刚刚在去年加入世贸组织,厚积薄发的奇迹刚刚上演,还没传导到医疗系统。

现在全院没有一台透析机,全市估计也不超过5台。这和以后随便一家专科私立医院就有几十台透析机的情况完全不同。

周从文整理情绪,看着王成发微笑说道,“王主任,我考虑患者是挤压综合征,当时你看病人后我提出我的意见,但被你打断。”

“现在重新说一遍,我认为患者的情况是外伤后血液和组织蛋白破坏分解后的有毒中间代谢产物被吸收入血,所以引起的外伤后急性肾小管坏死。”

“当然,你是主任,在治疗上我没有说话的权利。”

“但是!”

周从文盯着王成发的眼睛,冷冷说道,“我在病程记录里记下来的话是不是你昨天说的?有一个字是我编的么!”

办公室里的空气被冻结成坚冰,无法呼吸。

没有人敢这么和王成发王主任说话,从来都没有。

几十年前,王成发带人把全市最大的医院里老主任都揍了一顿、撵到农场喂兔子,然后他就成为了主刀医生。

虽然学历不够,能力也一般,但他胆子大,二十多年的积累下还是获得了一些社会认可。

王一刀这个名字有时候也会被人提起来。

而且王成发长得壮硕,凶悍,老家养狐狸的专业户在杀狐狸的时候都要请他回去,就因为他身上有一股子的杀气。

在医院,尤其是心胸外科里,所有人看见王成发的时候别说顶嘴,连大气都不敢喘。

从来没人敢直接和王成发这么说话。

今天!

周从文回来了。

他对王成发没有一丝畏惧,四目相对问出了最尖锐的问题。

你特么诊断有误、治疗离谱,还坐在那说东说西?

要不要脸!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除了能听到王成发沉重的呼吸声之外,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周从文环视一周,尤其深深的看了王强一眼。

同事们惊讶的目光中更多的是畏惧,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周从文。

他怎么敢这么和王主任说话!

是谁给他的勇气?难道周从文疯了么,他不想干了?

周从文把病历放到桌子上,站起来到窗前拿起第四版《内科学》,翻到挤压综合征的章节,把书重重的拍在王成发面前。

“王主任,教科书上写的很清楚,量出为入,入小于出。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王成发的脸已经从阴云密布变为电闪雷鸣。

“你是主任,我是下级医生,理论上应该尊重你的会诊意见。但是!”

周从文提高了音量,目光凝视王成发的眼睛,毫不退让。

“我想知道我这么写病历到底哪里不对,请你说明一下。”

全科室的人呼吸暂停,甚至大家都有一种心跳骤停的错觉。

一向老实巴交的周从文他……他真的疯了。

这特么是在作死!

“是因为我把你说过的话都记录下来,所以犯了错误么?”

“你是主任,说过的话有哪里见不得人?”

其他医生、护士们像是鹌鹑一样尽量让自己的身体缩小,再缩小,以免被王主任看见受池鱼之灾。

什么是挤压综合症在他们的印象里已经模糊,但这都不重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从文和王成发的对峙之中。

王成发身材高大魁梧,哪怕坐在椅子上也有一股子气势,让人心惊胆寒。

周从文他竟然在气势上丝毫不逊,居高临下,硬压着王成发发出一声又一声的质问。

“周从文,你有胆子再说一遍。”王成发压抑住自己的愤怒,沉声说道。

一抹笑容出现在周从文的脸颊上,轻快而愉悦。

“‘您’是年纪大了耳朵背了?还是眼睛花了看不见书上的字?”周从文笑着问道。

“……”

“……”

“……”

所有人怔住。

“你是要跟我说让我滚出胸外科,去人事科报道吧。”周从文很淡定的说道,“王主任,我劝‘您’一句。”

他清了清嗓子,微笑看着王成发,“你还不是主任,而是科室负责人,可我把你当主任尊重。但无论如何,首先你是医生。找不到我医疗上的问题,像泼妇一样胡闹,对你王成发的名声不好。”

“当然,你要是还在意名声的话。”

泼妇!

周从文竟然这么说王成发,其他医生护士不仅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压的很轻。他们用脚趾头抠地,已经抠出三室一厅的面积。

“对了,王主任,你只是一名科室负责人,我是矿区职工,你没权利开除我。”周从文微笑着说道。

……

注:新人新书,求推荐票。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