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旋风在线阅读
免费

精神旋风

不单有梦

武侠 / 武侠幻想 · 13.7万字

因脑部疾病就医的杨木仓,遇到太乙门掌门丁乙,融合了上古传承至宝,成为太乙门内门弟子,修炼太乙拳和空冥术,重塑肌体,随展开了一场重活一世的潇洒生活。

目录

第1章 帮忙

当杨木仓清醒过来时,他躺在躺椅上,眼睛扫视了一圈,发现这里是山门地下的密室,是自己与人形傀儡做融合的地方。看来是回山门了,他感到了自己脑海内汹涌澎湃呈旋风状态的精神力,再次膨胀了一大截!自己呼吸也很平稳顺畅,摸了摸胸部,没有伤痕,看来没给自己开膛破肚。意识引导精神力内视自己的体内,更加清晰,每一条血管,肌肉、细胞、经脉走向,无不运转流畅,像一幅立体图像反映在自己的大脑中。

看来是跟人形傀儡又一次深度融合了,真是好处大大滴!自己正在高兴呢,一个低沉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你个兔崽子,净给我老人家填麻烦!就不能消停点啊”是师父!杨木仓一跃而起,差点控制不住高度,把头顶到密室屋顶上去。这是深度融合被人形傀儡改造肉体后功力大增造成的失控,自己意识没有跟上。看到杨木仓的情形,丁老爷子叹息着摇摇头,心道:可惜了,如果再等个一年半载,身体精神都在正常状况下进行融合,将会造就多大的成就呢!唉...命运不可控啊...

杨木仓见师父在沉思,也没敢打扰,自己用意识体会着身体状况,渐渐适应着功力大增的变化。这时,老爷子看到他在用心体会,放下遗憾的心情,觉得这也是老天的厚赐了。随把杨木仓叫到眼前,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这是快摸到了空冥术第三层的朕兆,没事的话多读读空冥法术,那些篆体字可是有大法力的,得用心体会才行”

杨木仓恭敬的应是,然后问师父:“师父,我怎么回来的?伤全好了“

老爷子点点头:“丁盛给我打电话说了你的情况,我让他安排直升机,把你送回来的,当时你的情况很糟糕,只能再度与古宝融合才能救你一命,所以你是跟古宝做了第三次深度融合了”老爷子接着说:“哦,对了,你是怎么个情况,怎么伤成这样的?”

杨木仓见师父问,就把跟人打赌比试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老爷子听了,沉思了半晌:“你是抱了死志去比武的?有这心也算是不枉我疼你一场。却也因祸得福,这块玉石也可算是太乙门传下来的宝贝之一”

杨木仓惊讶的问:“这是我们太乙门的东西?怎么会在神拳派的人手中呢?”

老爷子点点头说:“你进步太快,已经到了知道一些内情的时候了,今天我就跟你说说吧。”老爷子顿了顿后,开始说:“我们太乙门跟神拳派在上古是一家,我们开派祖师创下的门派名字叫:太乙神拳门,本门祖传太乙神拳,分以意御拳和以气御拳两项绝技,经过近千年的演化,在太乙神拳门下,渐渐就分成了太乙和神拳两个分支,分别出现了两个出类拔萃的弟子,一个叫乙毅,是以意御拳的代表,一个叫乙神,是以气御拳的代表,分别带领两个分支。开派祖师仙去后,两个分支为了争夺掌门之位,开始了长时间的争斗,怎奈都是一个师父传下来的武术,总是不相上下。这一争就是近千年,到了第三代传人丙乙和丙神时,因为常年争斗,出了人命,两个分支矛盾加深,在争斗中死的弟子多起来,渐渐两个分支便结成了死仇!也就是这时候,见矛盾不可调和了,丙乙和丙神便分别成立了各自的门派,一个叫太乙门,一个神拳派。因为两派弟子在争斗中死的越来越多,因此弟子人数越来越少了。到了第四代传人,也就是我,丁乙,和神拳派第四代掌门丁神,门下弟子已经寥寥无几了,这也是因为世上灵气减少,能够符合修炼条件的人越来越少有关系。至于祖师传下来的宝贝也分成了两部分,因为人形傀儡是以锻炼精神力为主,所以为师有幸得到了传承。你打赌赢来的玉石,也是古宝传承其中之一。虽然到了我们这一代不再明争了,但是暗里还是会下死手。这就是为什么神拳派弟子方子琦会挖坑对付你的原因。”

杨木仓听的已经入神了,这时清醒过来问道:“师父,那以意御拳和以气御拳有什么区别?”

老爷子笑着说:“嗯,你问到点子上了,我们的以意御拳注重精神力的强大,用意识引导拳法,以防守反击为主,用意识笼罩对手的内外变化,寻找破绽,讲究一击必中,一击必杀!但是因为我们讲究防守为主,后发制人,所以杀机不重,攻击不强。说到这里,老爷子顿了顿然后道“以气御拳讲究的是修炼先天之气,以气引导拳法,要求进攻迅猛,先天之气在体内往复循环,生生不息,一旦展开攻击,便招招相连,招招迅猛,直至将对手毙于手下!讲究的是先发制人,所以攻击力强,发招迅猛无铸!”

杨木仓插了一句:“这两种方式谁更厉害些?”

老爷子摇摇头:“从古至今,两派争斗不息,就是为了证明谁更厉害些,谁的路走的正确。到现在也没有个结论,你说谁更厉害?”

“嗯,我明白了,谁更厉害应该在人而不在术。”杨木仓道。

老爷子点点头道:“说的也正确,我们两个门派的术都是惊才绝艳的开派祖师所创,各人的领悟也差不太多,而两术之间也没有压倒性的优劣,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接着又说道:“今天索性再跟你说说本门的空冥术,本门的这一术法用了空冥二字,是让放空所有,变成白痴吗?显然不是,那它就是包容所有的意思,为师让你阅遍人生百态,便是此意,只有包容所有,才能放空一切。之前的你已经领悟,多加感悟即可,如果想积累到一定程度破关的话,需要的是什么?关键在于《空冥》这本书上!”

杨木仓神情凝重,凝神静听。老爷子沉吟半晌:“你须把书当画看”说完起身走出密室,消失不见。

杨木仓愣在当场,感觉自己好像有所顿悟,又觉得并没抓住什么,就像木偶一样呆立在密室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杨木仓又在山上待了两天,直到师父开始撵人了,才灰溜溜的下山回海都了。

刚回到出租房,程子钰就出现了,就像天天在看着他门口一样,杨木仓心道:这可怜的女人,真是闲到家了,得给她找个事干才行。

两人一番缠绵,程子钰开始还有点害羞,觉得是她勾引了一个大学生,后来,两人经常赤裸相见,也就放得开了,没了一开始的羞涩,程子钰还是玩的非常疯的,真的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能让你爱上床的极品女人。

杨木仓时常感谢老天爷的眷顾,让这么好的女人爱上他。让他对之前大半辈子的病痛折磨消去了怨气,心灵变得更加通透。他从山上带回来散装的《空冥》书,是拓印本,又都是散页,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是啥玩意儿。他每天独自待在书房,用笔描出一个篆字,然后就呆呆的看着这个字出神,脑子里空空的,啥也没有出现,但是还是每天坚持看篆字两个小时,非常执着!

之后就是总结他跟方子琦一战的得失,最后神奇的将方子琦摔出去的过程,每一个细节都得仔细揣摩,然后重新模拟战斗过程,他发现,以他现在的层次,如果再遇上之前的方子琦,可以分分钟教他做人了。他跟人形傀儡做深度融合,简直就是作弊,就像人生开了个大挂一样,这对其他人是不公平的,后来杨木仓想,这个世界去哪里才能找到公平呢?自己还是好好开挂虐人玩吧。

第三十五章

再次回到学校,杨木仓已经彻底成了南大的名人了,基本上没人不认识他。他的视频都传遍了校园的角角落落,让他不管走到学校的哪个地方,都有人跟他打招呼。这让一贯低调做人的杨木仓很是苦恼。

还有一个让他更加苦恼的事,就是李正伟同学不理他了,那牵着自己校花女朋友的手从拳台上走下来的拉风镜头,永远刺激着李正伟那颗脆弱的心。让杨木仓甚是头疼的问题是李正伟同学跟本不听他解释,因为安静同学已经正式跟他提出了分手!本来沐瞳和周杰民也跟着劝李正伟,可是一听安静提出了分手,就都觉得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了。干脆集体噤声!

现在是,只要杨木仓在寝室,李正伟就不在,杨木仓走了,他才回来。沐瞳跟周杰民也表情不自然,致使杨木仓考虑该换地方住了。桃园四结义面临分崩离析!

人生无常,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也是应有之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杨木仓也不是圣人,跟你解释都不听,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人生百般滋味,现在他尝到了兄弟阋墙的滋味了。

他找到辅导员,提出要换个寝室,辅导员说是现在只有单人公寓有空房,但是房租比较贵。杨木仓最不怕的就是贵,十分干脆的去租了个单人公寓,还是有空调有电视有卫生间的最贵的那种。回去跟沐瞳他们打了个招呼,自己搬着行李就离开了那个曾经有兄弟有苦也有乐的寝室。

回归了那个有规律的学习生活轨道,杨木仓变得更加勤奋,除了上课、就是看书,练拳,打坐,还多了个看画,就是篆字画。现在其他活动一概不参加,尽管篮球教练和武术协会对他邀请了很多次,都让他一口回绝,他的原则是,绝不抛头露面。

如此平静的过了一个多月,杨木仓的各种进步也是肉眼可见。这天他下了课,准备回公寓看会儿画,结果在教室外遇到了早就等在这里的安静。安静安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杨木仓见她就这样盯着自己,很尴尬,就没话找话的:“安静,好巧啊,今天你没上课吗?”

安静说:“是很巧,我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才遇到你。”

杨木仓干咳两声:“安静,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就说话哈”

“杨木仓,你的命值不值钱?”安静问道。

杨木仓嘿嘿笑道“当然值钱了,还很值钱呢”

安静说:“既然很值钱,那你是怎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杨木仓赶紧说:“安静,这事有误会啊,我不是不想去感谢你,但是,我得避嫌啊,我兄弟是你男朋友,我怎么着也不能让他寒心不是”

“我已经跟他分手了,况且你们兄弟也闹掰了,你还在避什么?避我吗?”安静不太安静了。

“我...”杨木仓心想:你不分手倒还好点。

“如果没有我,你是不是已经死了?我让你牵着手,在那么多人面前走过,救了你的命,你回来一个多月了,没有一点表示感谢的意思!我找到你,你竟然说要避嫌,你究竟在避谁?”安静十分激动。

杨木仓低下头:“我错了,安静,是我不对,我对你对正伟都很愧疚!我是不敢面对你俩,才逃避的”

安静大声的说:“我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不是因为你”

杨木仓抬起头,看着安静说:“安静,不管是因为什么,你们的分手是发生在我们的误会之后,你是个好女孩儿,如果你有什么事找我帮忙,我不会推辞的,但是,我不能对不起正伟!”

“我不需要你的好人卡!你说的,不管怎么样都会帮我的,那我现在就有事让你帮”安静不听他的解释,大声说道。

“好的好的,我帮我帮还不行嘛,别生气哈,生气就不漂亮了”杨木仓赶紧劝慰。

确实,安静的大眼睛里已经溢满泪水,下一刻就要流下来的样子。

“那好,现在就跟我走”不理杨木仓的劝慰,安静说完,掉头就走。

杨木仓无奈的摇摇头,跟着走吧,好歹也是救命恩人呐。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安静的车前,打开车门坐进去后,安静启动汽车一脚油门,汽车轰鸣着冲了出去,杨木仓直摇头,又是这样。

汽车开的飞快,七拐八绕来到一栋大楼前,在停车场停好车,安静带着杨木仓来到电梯旁,电梯在37楼停下,出了电梯,杨木仓左看右看的,心道:这公司挺气派啊,装修档次挺高,迎面是服务台,站着两个穿着工装的女接待员,个子都在一米七左右,都是美女,笑容甜美,但是看到安静和杨木仓从电梯里出来后,就笑不出来了。两个女接待员连忙从服务台出来,拦在他俩面前,一个鞠着躬说:“对不起,我们董事长没在办公室,有事请您预约”另一个直接往走廊里跑,估计是去通知里面的人:鬼子进村了!呵呵,估计就是这样的情形,杨木仓想的。

安静直接用手推开那名女接待员,理都没理她说什么,就是往里走,杨木仓边跟着走边在想,瞧着架势是来寻仇的啊,我就是打手喽。

安静走到一扇宽大的实木门前,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杨木仓也紧跟着,看到另一名跑进来的接待员正在跟一名男子说着什么,那男子见人已经进来了,就挥挥手让女接待员出去,然后笑着迎上来说:“哎呀,安静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呢”

“提前打招呼你就跑了”安静毫不客气的道。

“看看怎么这样说你叔叔呢,我跑啥啊,哈哈”那男子一点也不感到难堪。

“别提叔叔俩字,侮辱谁呢?”安静气呼呼的说。

没有等男子再说话,安静接着喝道:“安明业,今天你不把钱还回来,就别想走出这个门!你还不还?”

安明业不为所动,慢条斯理地说:“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的明白,这钱是投资,既然是投资那就有赚有赔,如果赚了钱,你也不会把利润给我退回来吧?所以呢,赔了钱,损失就是我们两家的,我只为我公司的损失负责”

“你放屁!是你伙同他人挖坑骗我爸的钱!脸皮倒是真厚”安静气的爆了粗口。

“呵呵,随你怎么说,有合同为证,我不怕别人诬陷我”安明业涵养功夫不错。

安静气得就要上前动手,安明业大声叫道:“别乱来啊,我可是会报警的!”

杨木仓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吵架,知道这姓安的应该是安静的叔叔,都姓安嘛,他们之间是经济纠纷了,肯定是之前这姓安的跟安静的爸爸做生意赔了,安静气不过来跟她叔叔吵架,拉上个能打的做保镖。奇怪的是这个安明业怎么赔了钱还气定神闲的,不像安静一样气急败坏呢?估计里面还是有故事的。

安静憋的脸通红,打也不是,吵也吵不过,僵在当场了。

安明业见镇住了安静,就呵呵两声说道:“安静啊,这是生意场上的事,你弄不明白的,你爸爸都没来找我,说明他是认账滴,你来跟我吵吵有什么用?”

安静这时已经有些平静下来,知道这样闹不管用,只能又气又委屈的道:“我爸爸已经让你气的住院了,怎么来?”

没有再关注他们两人的吵架,杨木仓就把目光转到老板台上来,他将意识扩散到桌子和橱子里,经过与人形傀儡的再次融合,杨木仓精神力又暴涨了一大截,在意识的引导下,现在能把精神力扩散到周围二十多米的距离了,比原来翻了一倍还多。他随意扫了下,看看有什么问题,抽屉里只是些文件和资料,还有在角落里有一个保险柜,里面放了几叠美金和护照,几块金砖,里面有一个文件袋,其中放着几份合同,合同上签名的是安明业和安明伟,估计是安静的叔叔和爸爸,甲方是美国的一个公司,为乙方提供的是美国最新研制的机械设备,设备金额高达三十亿美金。

可能是买的设备出了问题,杨木仓想。三十亿美金啊,钱不少了,为什么安明业不着急呢?合同上写的明白,安明业的公司也提供了十二亿美金。问题出在哪里呢?杨木仓思索着。

没有想出什么,杨木仓转而注意的扫了扫护照上的内容,根据后面的签证日期看,应该是前几天刚刚签了去美国的商务出境,这是要跑吗?既然挖的坑没有漏洞,为什么要跑?护照下面有身份证还有机票,日期是明天下午三点的,天桥机场。

看到没有什么别的有价值的东西,杨木仓见两个人还在掰扯不清,就上前拉了安静出来,说有事出去再说,你这样吵也没啥用啊。安静就气呼呼的跟着他坐电梯出了公司门口。

从停车场开车出来,他俩找了个饭店,杨木仓说他在吃东西的时候脑筋最是好用,所以就来饭店吃东西,然后帮安静分析一下问题的所在。安静也在他吃东西的时候,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讲了一下,果如所料,兄弟俩合伙用三十亿美金买进这家美国公司的最新产品,他安明业也出了十二亿,结果机械设备到岸后,打开一看全是老旧设备,被人坑了,当时就把安静爸爸气的住进了医院。本来安静也觉得他们家倒霉,被骗了,还不好追。结果前几天她偶然发现,她叔叔安明业竟然在歌厅唱歌,她跟过去一看,他叔叔的兴致还非常高,非常放飞自我,就感觉这里面有问题,想着过来质问,诈一下她叔叔,怕自己来吃亏,正好碰上杨木仓拍胸脯保证有事帮忙,就拉着他一起过来了。

杨木仓说,他也觉得有问题,你叔叔太气定神闲了,就算对大公司,十二亿美金的损失毕竟也不是个小数目,所以,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杨木仓想了想说:“你给我提供你叔叔的基本情况和活动范围,我去帮你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查清楚。”

安静说:“提供情况没问题,可是你准备怎么查?可别违法让人给逮了啊”

杨木仓拍拍胸脯说:“你放心吧,就我这身手,谁能逮得住我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