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问天在线阅读

白蛇问天

月华亭

仙侠 / 古典仙侠 · 46.4万字

看完《白蛇.缘起》和《青蛇.劫起》还放不下你们的小白和小青的,那请来这里!
在这里,我们与小白和小青,眼看它群魔乱舞,眼看它缘起缘灭
......
————————
新书《我有一座气运神桥》(内签作品)已发布,还请支持!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西湖水干,雷峰塔倒(1)

民国十三年,处暑。

浙江杭州南屏山北麓,临靠西胡,有村名叫汪庄,是杭州城内达官显贵争相去往的好地方。

汪庄之所以如此吸引人,是村内有一个名气极高的庄园,名叫青白山庄。

青白山庄三面临湖,位置优越,视野极佳。

庄内亭阁高耸,楼台飞檐,假山重叠,石笋林立,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尤以深秋,青白山庄都会召开菊花展。届时,各类菊花争相开放,颇负盛名。

与此同时,庄内还设有装修极为考究的茶楼,供应西湖龙井、黄山毛峰、太平猴魁三大名茶,并辟有试茗室,陈列各种古色古香名贵茶具,供人品茶论道。

茶楼旁边,便是久负盛名的琴堂。

琴堂内,即有女子弹琴,又有女子制琴。由于制琴工艺极为考究,凡是从琴堂出去的古琴,皆是精品,高价难求。

青白山庄的主人,据说是徽州当地的一个大茶商,名叫陈宝来。陈宝来约莫五十多岁,头发虽白,但精神头极好。

青白山庄内设有一佛堂,佛堂乃庄中禁地,除陈宝来一人外,其他人皆不可入。

这日,陈宝来如往常进入佛堂,来到一间禅室外,恭敬等候片刻。

“何事?”禅室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陈宝来躬身道:“公子,事情已经打探清楚了。那首诗是发在《文学旬刊》第十四号,作者是一位名叫徐志摩的年轻人。他在游览西湖时所写。”

禅室内,蒲团上,有一青衣女子盘腿而坐,微闭双眸,静坐参禅。

这女子瓜子脸蛋,眼如点漆,不施粉黛,肌肤细润如温玉。唇带樱红,娇艳若滴,清秀绝俗。

禅室轩窗半掩,凉风袭来,越过轩窗,卷起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又凭添几分秀色,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那女子睁开双眸,微微抬头,仰视案后墙壁上悬挂的一副古画。

画中之人是一位女子,白衣胜雪,青丝如墨,三千发丝绾成如意髻,斜倚碧绿玉簪。

眉宇不画自横翠,春葱玉指如花兰。

她眼眸流转,盈盈如波,洞穿秋水。一双朱唇,未点自红,语笑若嫣然。即妩媚温柔,又清丽高雅,还有寻常女子少有的豁达与睿智。

画中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千年前被法海禅师镇压在杭州西湖雷峰塔下的白素贞。

“姐姐!”

小青轻轻唤了一声,然后移开目光,低头凝视手中那份誊写的现代诗,诗名《雷峰塔》:

那首是白娘娘的古墓

划船的手指着蔓草深处

客人,你知道西湖上的佳话吗?

白娘娘是个多情的妖魔

她为了多情,反而受苦

爱了个没出息的许仙,她的情夫

他听信一个和尚,一时的糊涂

拿一个钵盂,把他的妻子的原型罩住

到今朝已有千把年的光景

可怜她被镇压在雷峰塔底

这座残败的古塔,凄凉地庄严地,永远在南屏的晚钟声里!

看到“永远在南屏的晚钟声里”时,男子微闭双眸,长长睫毛,微微颤抖,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缓缓从眼角处渗出,滴落到青石板上。

泪珠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时光回转,那些千年往事历历在目,并没有随光阴流失而黯淡,反而愈久弥新,更是不曾忘却。

犹记得,自己对姐姐素贞说:“自从我遇见了你之后,我就再也想不出来,这个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更亲密的人,我真想把我的身心都交给姐姐。”

“姐姐你老说人间有情,难道妖就无情吗?我们姐妹相处五百年也是情,却不敌那负心人的一句话。你当我是人一样看过我吗?”

“姐姐,你千年修行,为了一个许仙值得吗?”

这是她问姐姐素贞最后的一个问题。

白素贞淡然笑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何去明白人情世故,依足所有的做人规矩。如果这也是错,我千年的道行就真不知所谓。”

半是凡心半是仙,蛾眉空付一千年。

“你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不然,你又岂会被那贼秃驴压在雷峰塔下,受苦千年。”

“你说哦天地有规矩,有很多想做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而我只知道,天地间的规矩约束的是人,而我的规矩却只有你。世间万物万人,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坐什么,你让我杀谁我便杀谁。但是,你为何要选择做人。”

“这千年光景,倘若我们姐妹在一起潜心修行,早已化蛇为龙,飞身仙界,位列仙班,逍遥自在。而这些,都是你自食其果!”小青心中怨恨道。

半晌,小青收回思绪,缓缓平复自己的心情。

沉默良久,小青问道:“还有呢?”

陈宝来急忙说道:“前些日子,净慈寺山门前来了个摆摊的道士。那道士不占卜,不问卦,只做一件事,就是为求子之人开秘方。据说,他开的送子秘方特别灵验,以至于杭州城内许多有名望的人都来找他要秘方。”

“道士?还打听清楚了?”小青蹙眉问道。

“那道士年龄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从衣着上看,好像龙虎山天师道的袍服。但具体姓名不清楚,那些人只称他老仙师。不过,这个老道士非常古怪,他不问人收钱,只收蛇,大蛇小蛇来者不拒。所以,这些日子上山捕蛇的人特别多。”

小青秀眉皱的更紧了些。

“他送子的秘方是什么?”

陈宝来如实道:“秘方很简单,就是从雷峰塔上偷一块砖回来,然后打碎研磨成粉,混着他施过法的蛇胆,直接吞服即可。据说,吞服之后,不仅可以生儿子,还能镇邪辟火。以至于,现在每天晚上都有人去偷雷峰塔的塔砖。即便有警察局的人值守,也照偷不误!”

“这是为何?”

“据闻,这股风已经还传到了上海那边,而且越传越邪乎。只要偷来的砖,盖在马桶上,就会生儿子。于是,有些上海人去不了杭州,也偷不上雷峰塔的砖,则想方设法去偷别人家的。如此,使得雷峰塔的砖奇货可居,千金难求。自然会有人花钱收买那些警察局的人,所谓值守看护,不过是做做样子,晚上照偷还是偷。”

陈宝来犹豫片刻,继续道:“照这样偷下去,雷峰塔本就摇摇欲坠,估摸不出个把月,必倒。”

闻此言,小青突然怔住了,两行清泪缓缓流淌下来。

为了等来这一天,她足足等了千年。

犹记得,法海留下的四句偈语:“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法海恐怕没有想到,如今西湖水已近干涸,雷峰塔也已摇摇欲坠。至于江湖,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哪里还有什么江湖。

近百年,因为战乱缘故,西湖一直没有进行像模像样的清淤疏浚,湖床不断抬高,水深处不足五尺。

水底更是水草丛生,游船过处,经常泛起阵阵潮泥。

少雨年头,湖水水深只过人膝盖,部分湖面干涸见底,已是“西湖水干”的景象。

倘若因周边百姓盗取雷峰塔的塔砖,雷峰塔也必然倒下。

西湖水干,雷峰塔倒。

如此,姐姐素贞便可出塔,终于可以重见天日!

“老秃驴,你千算万算,万万没有算到,这雷峰塔会因世人的贪婪、愚昧而倒下。”小青暗自讥讽道。

只不过,这个在净慈寺山门前摆摊的老道士极不寻常。

不占卜,不问卦,只送求子秘方。

而这秘方极为古怪,雷峰塔的砖,蛇的胆。

偷塔砖,意图毁塔;吃蛇胆,意味复仇。

毁塔自然是让姐姐出来,复仇那就是杀死姐姐。被镇压之前,姐姐素贞并未与牛鼻子道士结下仇怨。被镇压之后,就更谈不上与谁结怨。

但如今看来,这个老道士分明是冲着姐姐素贞而来。

难道是他?

小青想到一个人。更确切地说,不是人,而是妖,他是那凤凰山的金拔法王。

那金拔法王明明被观音大士收入净瓶之中,按理不应该能够逃出生天。

但凡事总有万一。

万一真是金拔法王来复仇,那姐姐素贞就危险了。

不过,她不愿意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更不愿意看到姐姐素贞刚出塔就遇到不测。

所以,她决定要在雷峰塔倒掉之前杀死这个老道士。

“你安排一下,给庄子里的人发些钱财作为盘缠,让他们收拾好,这两日就离开山庄。安排妥当后,关闭山庄,你回徽州,这里就不必再过来。”

陈宝来心中大惊,忙问缘由:“这是何故?”

小青不想与他多作解释,“此处事情一了,青白山庄就再无存在的必要。不过,这山庄地契、钱财本都属于你。今后,怎么处置你自己看着办。”

陈宝来心神些许恍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公子不愿意多说,他也不便多问,值得照做就是。

因为,他的命是公子所救,且还传他道家练气的法门。故而,在他心中,公子是他再生父母。

为公子做任何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有事?”小青轻声问道。

陈宝来鼓足勇气,道:“承蒙公子相救传道,但至今未曾见过公子真面目。公子乃宝来恩人,今日一别恐怕今生难以再见。宝来恳请公子,能否亲见公子真容,铭记于心,今世不忘?”

禅房内,没了声音。

陈宝来心中捏了一把汗,暗道方才自己有失冒失,那番言语会不会惹恼了公子?

就在他如坐针毡之时,禅室的门开了。

一袭青衣,染就一树芳华;两袖月光,倾诉绝世风雅。

小青淡漠如水,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陈宝来看的如醉如痴。

等他清醒过来时,小青已凭空消失。与她一起消失的,还有墙上的那副画。

犹豫片刻,陈宝来缓缓走到禅室门边,探出头,朝里望去。

禅室内空无一人。

陈宝来暗松一口气,然后一屁股跌坐在门槛上,喃喃笑道:“恩人竟是落入凡间的仙子。”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