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剑帝在线阅读
会员

凌天剑帝

别碰我的鱼

玄幻 / 东方玄幻 · 134万字

一年前,少年林澈受绝世高人指点,自毁丹田,重修武道之路。期间,却因修为一落千丈,惨遭家族误解,受尽世间冷眼。一年后,林澈无上根基筑成,潜龙出渊,以无敌之姿,横扫一切天才,踏上一段全新的征途。自此,浩瀚星空,无垠沧海,十方地狱,万界诸天……凡生灵主宰之地,都留下他的不朽传说!

品牌:掌阅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阅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世态炎凉

第一章 世态炎凉

阳州,沧澜城。

林族议事厅。

诸多在林家中威望颇深的长辈、族老围坐在此,气氛略显沉凝。

而在首座,一位身穿玄衣的老者,手中攥着一页纸张,指尖发青,脸色也显得无比阴沉。

这老者,正是林家之主,林雄海。

不知过了多久,林雄海看完其中内容,扬了扬手中那张薄纸,突然寒声发问,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林澈,你可知老夫手中是何物?”

一瞬间,大厅内所有长者的目光,都投射向了厅下站立着的一位少年身上。

见状,那少年微微摇头,“不知,请家主明示……”

“呵呵呵,你不知道,那老夫就来告诉你,这是慕容家族送来的悔婚书……”

悔婚书!

听到这三个字,大厅之内瞬间炸了锅。

“什么!慕容家族竟然要毁婚!”

“太过分了,我林家在沧澜城屹立百年之久,慕容家族这样做,不是公开打我林家的脸面吗?”有人义愤填膺。

但此时,也有人道:“过分?不见得吧……”

“别忘了,慕容家族本就是沧澜城第一大家族,而我林家不过二流势力而已,当初慕容家正是看在林澈的天赋上才订下这纸婚约。然而现在,林澈却成为一个丹田碎裂的废人,慕容家族想要悔婚,又有何稀奇?”

废人!

听闻这二字,在场林家长辈再次看向那少年,无不暗自摇头。

是啊,当初这少年被誉为沧澜城第一天才,天资无双,若不然又岂会让慕容家族看中,想招揽其为乘龙快婿。

可是自从一年前开始,这少年便仿佛生了一场怪病,修为不进反退,甚至连武者最为重要的丹田都已碎裂。

最终从一位让世人为之惊艳的绝世天才,沦为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而如今,慕容家族毫不留情的毁婚,恐怕要不了多久,这少年无疑会成为沧澜城最大的一个笑话。

这份耻辱,也必将累及林家!

心念及此,林雄海死死地盯着那少年,“林澈,老夫很想知道,现在你心中有何想法?”

闻言,林澈脸上犹如一泓清泉,自始至终没有太多波动,轻轻开口道:“这纸婚约,本就非我所愿,现在慕容家族想毁婚,挺好的……”

挺好的?

“什么态度!”

林雄海勃然大怒,“你可知只要与慕容家搭上关系,我林家就能在沧澜城更进一步,现在因为你不争气,林家错失良机,你就是我林家的罪人!”

林雄海此言刚刚落下。

坐在一旁的大长老,顿时满脸嘲讽的附和道:“不错,老朽早就看出此子是烂泥扶不上墙。就这种废物,居然也能身居林家少主之位,简直可笑……”

林澈眉头微微一皱,“大长老,若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林家少主之位,是你们这些家族长辈,求着我做的吧?”

求!

听到这个字眼,大长老神色一滞,虽然很想反驳,但林澈却是事实。

沧澜城各大家族势力,对于矿脉资源的争夺异常激烈,但各大家族长辈却不会轻易出手,因为他们一旦入场,就会演化成家族之战,必将血流成河,两败俱伤。

对于矿脉,各大家族都有一个规定,只派遣族内小辈进行争夺。

在此前提之下,各家族内小辈越优秀,那么在外界拼杀,获得矿脉资源的可能也就越大。

林澈自从三年前替林家征战,便是为林家夺得了无数的资源与荣誉,也因为这些武道资源的获取,使得林家势力逐渐丰满。

这些贡献,即便大长老再看不上林澈,也不好明面上否定。

“雁荡山一战,我替林家拼杀,为此身负重伤一十三处;风波林一战,我为林家征战,遭敌一箭贯胸,险死还生……三年以来,我共计替林家夺得大大小小十余座矿脉资源的开采权。”

“我所付出的这些,我想大长老你应该很清楚,只是因为我现在对林家做不出贡献了,就可以否定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大长老可是这个意思?”

“你……”

大长老嘴角微抽,“放肆!到了这个时候还敢顶撞本长老,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林澈吗?别忘了,你本就是我林家捡回来的一个野种,若没有林家,你只怕早已葬身兽腹。”

野种!

听到这两个字,林澈的双拳骤然一握,眼中不自觉掀起一丝波澜。

大长老则冷哼一声,看向林雄海拱了拱手道:“家主大人,林澈如今已是天赋不在,被慕容氏族退婚之后,更让我林家成了整个沧澜城的笑柄,还请家主以大局为重,罢黜林澈少主之位,万万不可再妇人之仁啊!”

闻言,林雄海微微点头,“大长老所言有理。”

随即他洪声宣布:“林澈,你不思进取,使我林家上下蒙羞,现在我以家主之令,废除你少主身份。从今日起,大长老之子林羽,继任林家少主之位!”

闻言,大长老顿时满脸喜色,“多谢家主恩典,老夫日后必将督促犬子刻苦修行,替我林家争光。”

而此时,林澈则是神色微微一黯,“家主大人,这是你的选择?”

“你说呢?”林雄海冷笑了一声,反问道。

“我明白了……”

林澈默默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手中一扬,将一块象征少主身份的令牌扔了过去。

随即,转身而去。

林澈离开之后,一位林家族老摇了摇头,“家主,这林澈毕竟曾为我林家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做的这样绝,是否有些不妥?”

一旁大长老道:“有何不妥?这林澈以前的确天资出众,力压沧澜城年轻一代。但自从一年前开始,此子的天赋就莫名消失,武道境界更是不进反退,这证明他本就不是修炼这块材料,这才逐渐原形毕露……”

“如今慕容家族都已毁婚,试问这林澈还有何用处?让他继续担任林家少主之位,莫非是让其他家族嘲笑我林家无人吗?”

林雄海颔首道:“大长老所言不错,我林家从不养无用之人……此事本家主已经做出决断,无需再议。”

见家主心意已决,除了少数之人流露出惋惜之意,但却不敢多说什么。

其余之人,则是恭维家主此举英明,对于现在的林澈本就不该抱有仁慈之心,乃是为大局着想。

……

离开议事大厅,林澈走在林家之中。

当初身为林家少主之时,族中上下无不对其恭敬有加,阿谀奉承。

但现在他不复当初,那些讨好之人却是唯恐避之不及,甚至一脸幸灾乐祸,在背后指指点点。

世态炎凉,人情寡淡。

林澈深深体会到这几个字的感受。

尤其是今日,林家在乎的真的是慕容氏族退婚之后,在沧澜城颜面有损吗?

当然不是!

林家在乎的只是毁婚之后,攀上沧澜城第一大家族的希望彻底破灭。

这也预示着林澈在林家的最后一丝价值烟消云散。

当初林雄海这位家主视林澈如亲子,而如今,却弃之如敝履。

“这就是现实!”

林澈发出一声苦笑,但苦笑过后,他的目光却前所未有的坚定起来。

回到自己的住处,林澈收起所有情绪,过了片刻从怀中拿出一块样式古朴的玉珏。

这枚古玉呈现鲜红之色,形状宛如一束跳动的火焰,但却遍布裂痕,而且在正面刻着‘东皇’二字。

这古玉是他亲生母亲留给他的东西,但在林澈心里,却无论如何也勾勒不出这个女人的样貌神态。

据传,当初他母亲将还在襁褓之中的林澈送到林家之后,就匆忙而去,再也没有过任何音讯。

后来林澈才是了解,这是一块传承古玉。

所谓传承古玉,只有在极其强盛的至尊家族之中才会拥有,用于传承血脉或是神功的载物。

可这种东西,绝非这沧澜城,甚至是整个阳州之内可以诞生。

也就是说,林澈真正的身世,很有可能来自一处至尊家族。

林澈也曾怀疑,这上面所刻画的‘东皇’二字,是否是他真正的姓氏?

可如果他真正的家族,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他的父母,又怎么会狠心将他遗弃在沧澜城这处边陲之地呢?

看着这块古玉,林澈心中疑惑万分。

当然,传承古玉之事,并非是林家中人告诉他的,要不然以林雄海的性格,要是了解到这宝物的珍贵程度,也绝不会让他保管到现在。

收回这些想法,林澈神色郑重的盘膝而坐,手中握着传承古玉,缓缓闭上了眼睛。

进入空冥状态不久,一片虚无空间蓦然在林澈眼前展开。

此时,林澈仿佛置身银河,在他身前是一片无比浩瀚的星空,万千银辉垂落,璀璨耀眼。

而在那星空之中,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凌空漂浮,雄浑壮阔。

对于这幅震撼人心的画面,林澈也早已不像第一次来到这里之时那样瞠目结舌,甚至有了一些熟悉之感。

缓缓推开大殿之门,林澈步入其中。

“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在那大殿之上,一位堪称绝色的女子负手而立,淡淡笑着看向林澈。

她清丽无双,身穿一件淡紫色长裙,一双玉足不着鞋袜凭空踏立在虚空之上,肌肤如雪,眸若星辰。

就算林澈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依旧感觉心神微微一滞。

但他迅速定下心来,道:“天女前辈,我到底何时才能修炼成你所说的无上神功?”

“哪有那么容易。”

紫衣女子清冷一笑,“凡夫俗子目光短浅,以丹田为武道根基,殊不知武道后期,丹田却是武者修行最大的桎梏。我教你的方法便是废丹田,凝气海,于武道之初,筑造起真正的无上根基。”

说到这里,那女子话锋突然一转,“怎么,你是不相信本天女的方法?”

林澈连忙摇头,跟随这女子修炼一年之久,林澈很清楚这女子虽然容貌倾世,但脾气相当不好。

尤其是别人质疑她对修炼一途的见解。

“我明白了……”

天女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澈,“你原来的天赋,虽然在我眼里弱小如尘埃,但在这方贫瘠的小世界,倒也勉强可以称之为一位天才。一年前你跟我修行,丹田破碎,境界飞退,恐怕在这一年之中,尝尽了人情冷暖,你后悔了?”

后悔?

林澈洒然一笑,“境界跌落,未必是一件坏事。最起码这一年之中,晚辈看透了一些人一些事,也成长了不少……”

天女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嗯,虽然你现在弱了点,但最少心境还算不错。”

就在这时,紫裙女子手掌轻轻一扬,一座幽塔飞出,横亘于大殿之中。

幽塔之下,形成一片剑气风暴,似乎能轻易的割裂空间。

随即紫裙女子玉手一指道:“进去吧。”

林澈郑重点了点头,深吸口气,然后目光坚定的向那幽塔走去。

“啊——”

踏入那一片剑气风暴之后,林澈的脸色瞬间狰狞,痛苦的惨叫了一声。

之前那紫裙女子说得很清楚,她的方法就是重塑根基。

而想重塑,必先毁灭。

此刻,万千剑气在林澈踏入幽塔领域的刹那,就是呼啸而来,一道道虚无剑光在林澈丹田之处透体而过。

痛。

每一剑都痛入骨髓。

“这是规则之剑,每一剑不仅毁坏你的丹田,还会在你体内建立起新的秩序。丹田彻底毁灭之时,便是新的根基生成之时……而如今正是关键之时,莫要轻易放弃。”

“我明白!”林澈大吼一声,咬牙坚持。

其实,根本无需天女提醒。

因为这种痛苦,林澈几乎每天都要承受一遍,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

一年前,林澈心神第一次开启了神玉空间,在第一次见到天女的震撼之中,这位神秘女子便跟他讲述了这些东西。

当时,天女的原话便是,“你所处的这个世界修行之法太过落后,而我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以后的修行一日千里,只不过此法需要你舍弃丹田,重筑根基,在此期间你的修为也会暴退,你可愿意?”

听闻此话,当时的林澈没有任何犹豫,果断选择了此法。

也就是说,一年前林澈修为飞退,甚至丹田碎裂,并不是真的生了什么怪病。

而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

在林澈看来,一年的蛰伏不算什么,等到这一切磨砺过去,便是他真正潜龙出渊,展露锋芒之时!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