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开局曹操要借我脑袋在线阅读

三国:开局曹操要借我脑袋

黄口小儿

历史 / 架空历史 · 28.3万字

穿越三国,姜云成了曹军中的管粮仓官。开局就是曹操让姜云用小斗发粮,想借他人头一用,说出那句枭雄名言: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幸好这时姜云觉醒了神级工匠系统。十万守城军:曹操有能人异士相助,制造的攻城车,将战马都送到城墙上来了,这城还怎么守?吕布:好家伙!姜云锻造的战刀,一下子就把我的方天画戟砍断了,这仗没法打!周瑜:主公,大事不好,姜云打造的战船,它点不燃啊,火烧赤壁之计,泡汤了!诸葛亮:那姜云非但是能工巧匠,而且料事如神,亮自愧不如,主公若想成就大业,非得此人相助不可!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王垕在哪里?

东汉末,建安二年。

公元197年。

袁术虎踞淮南,兵多将广,得到孙策敬献的传国玉玺后,自以为天命归他,在寿春称帝,建号仲氏。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执天下牛耳。

现在又多出个皇帝来,那他手中的天子岂不是不值钱了?于是发兵十七万,南征讨伐袁术。

曹操携天子明诏,兴正义之师,连战连捷,一路打到寿春。

袁术仓皇而逃,渡淮水而去。

留部下李丰、乐就、梁刚、陈纪四人统兵十万,坚守寿春。任由曹军叫骂,四人闭门不出。

寿春城高墙坚,曹军久攻不下。

两军对峙月余,曹军粮食将尽。

现在军中的伙食量,一日两餐,早饭的一顿还算正常,下午的一顿却只有两个馒头。

行军打仗之人,都是能吃能喝的大汉,一顿两个馒头,哪里填得饱肚子?

军中怨言渐起。

入夜,月明星稀。

然而,在一个曹军营帐中。

此时却有一名十六七岁的精神小伙,正坐在账案前,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抓着鸡腿,一口酒一口肉,好不快活。

什么?

你要问:别人都在挨饿,他的小日子为何过得如此滋润?

少年只会告诉你:

就算饿死了曹孟德,也饿不到他姜云!

他可是管粮仓官!

呃......好吧,官大不,比芝麻还小。

但那些统领军马的大将,比如曹仁、许诸、于禁、张辽为了开个小灶,都得求着他。

姜云满嘴的油星子,一边胡吃海喝,一边不断嘀咕着。

“啧啧,可怜的王垕啊。”

“再过一两日,曹孟德就要借你人头一用,说出那句枭雄名言: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

他原本生活在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

三个月前,一场意外,让他穿越到波澜壮阔的三国时代,成了曹军中的一个运粮小兵。

还得了一个字,字子义。

姜云,姜字义。

因为认得字,会算数,故而被运粮主薄看重,提拔成了管粮仓官。

作为熟知三国历史的后世人。

姜云自然很清楚。

就是在此战之中,曹军即将断粮之时。

曹操心生一计:

让管粮仓官王垕用小斗发粮,故意引起将士怨愤,而后为了稳定军心,更是为了激发士气。

扔下一句: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

用背锅侠王垕的人头祭旗。

接着,曹操顺势掷下严令:三日之内,如果不破寿春城,自他以下,将士皆斩!

破釜沉舟,方才打赢了此仗。

这就是寿春之战大致的过程。

“王垕啊,你安心去吧,如果你的老婆够漂亮,我相信曹操会说到做到,一定会好好抚养你妻儿的。”

虽然不认识王垕,但同为管粮仓官。

姜云轻叹一声,赶紧咬下一块鸡肉,灌下一口美酒,压了压心中的兔死狐悲之感。

就在他感叹曹操枭雄之本色,曹操之奸诈的时候。

一名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容貌雄毅的壮汉,掀开营帐门布,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

“大胆!何人竟敢夜闯粮仓重地!”

姜云一声雷霆大喝,着实吓了壮汉一跳。

“嘘!兄弟小点声,是我老许啊。”

壮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定睛一看。

只见姜云面前的桌上,正摆着一盘花生米,一碟羊肉,两壶美酒,四五个鸡腿,七八个馒头。

不由得眼冒金光。

“哦,原来是伯康老哥啊。”

见到来人,姜云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鸡腿,问道:“不知老哥深夜来此......”

来人正是许诸,曹操最爱的虎将,字伯康。

当初,偶见姜云时。

见姜云一副懒散的模样,却比他这个将军还会过日子,许诸甚为不满,还想用鞭子抽人。

但见识过姜云一手阿拉伯数字计算账目之后,许诸简直惊为天人,对姜云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此之后,许诸便经常与姜云一起喝酒吹牛。

“嘿嘿,一日不见,老哥对兄弟甚是想念啊。”

许诸搓了搓大手,大大咧咧的笑道:“老哥来此,特来找兄弟......谈心。对!就是谈心。”

盯着桌上的美食美酒,许诸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没办法,他堂堂一个八尺壮汉,下午的一顿才两个馒头,哪里吃得饱?

但将士们都在挨饿。

作为将军,曹操帐下的头号大将,他也不好明目张胆的让伙房单独给他送宵夜。

所以这才想到了姜云。

这个管粮仓官,官职不大,但负责分配粮食和管理后勤,又贼会过日子,肯定有吃的。

两个大男人,谈个鬼的心啊。

这人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姜云都听到这家伙的肚子在咕噜叫了,但他看破不点破,招呼道:“来来,老哥,坐下一起喝。”

许诸倒也不客气。

坐下后摩擦了一下大手,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桌上的酒肉,就被他收拾了一大半。

看把这两百斤的孩子饿得,那叫一个狼吞虎咽。

“兄弟,你实话告诉老哥,军中是没粮了么,怎么近日来伙食骤减,下午一顿就两个馒头?”

酒足饭饱,许诸随口问道。

营中将士渐生怨言,许诸听在耳里,也很头疼。

“是啊,就是这样减少伙食量,怕也撑不过十天了。”

姜云叹息一声,如实相告。

“军中断粮,这可是生死存亡的大事,这仗还能打么?这可如何是好?”

许诸眉头紧皱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姜云。

“老哥放心,丞相自有妙计,此战我们必胜。”

姜云淡淡一笑。

“哦?寿春城高墙阔,我军久攻不下,丞相如有妙计,我们早就凯旋班师了啊。”

见到姜云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许诸满脸好奇。

“唉,这妙计不提也罢,是要杀人啊。”

姜云摇头叹息。

“杀人?杀什么人?杀人也算妙计?”

许诸一双虎目瞪得圆圆的,眼中更是透着疑惑与震惊,紧接着不信的咧嘴笑了起来。

“兄弟喝高了,又在拿老哥寻开心吧。”

“喝高了?”

见他怀疑自己,姜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杀我这样的人,一个管粮的仓官,信不信随你。”

就在这时。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