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道士生涯在线阅读

我的道士生涯

那年夏天烤着火

悬疑 / 诡秘悬疑 · 34.9万字

走过南,闯过北,金沙滩上浪打浪,还和大蟒泡过澡。黄河滩上走一圈。长江黄河喝过水。今朝有酒今朝醉。

品牌:中文在线

本书数字版权由中文在线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巴山夜雨

残阳如血,巴蜀深山,一人一驴,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偶尔几声凄厉的狼吼划破山林的寂静。

时值1962年初秋。

刘育才,一个存在于世间的特殊人。

行走于阴阳两界,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他的职业是捉鬼师,世间一切未去投胎的鬼魅邪物,妖邪,都在他的范围之内。

一路上颠颠簸簸,驴车上放着一双被子,一些干粮,三斤腊肉,和十个熟鸡蛋,还有两块干的可以当砖头的大饼。

驴子路上走走停停,刘育才望着快落山的夕阳,眉头微蹙。

“我说老弟啊。我知道你走了三天三夜累,但是我何尝不是呢,在坚持下就到了”

驴子嗷嗷的叫了两声,但是没走一会又停下了。

山路崎岖而难行,人们常说山路十八弯,但是真正的山路何止十八弯,简直是千回百转。

刘育才掀开被子拿出一个黑色窝窝头,送到驴子的嘴边,“来吃一口吧,吃完赶紧赶路”驴子“嗷”了一嗓子,像是在回应他的话。

驴子悠闲的摇着尾巴,不紧不慢的啃着窝窝头。那样子十分的享受,也难怪尽管,刘育才带的干粮够多,但是一路上施舍的用去了一大半,路上见到的场景实在让他心酸。

有人为了一口饭吃,不惜卖了自己的儿女的,有人在大街上和狗猪畜牲抢食物的,更有让刘育才不敢直视的人吃人……

“咕噜~”刘育才摸摸扁的可以塞进两个篮球的肚子,无奈的苦笑着,拿出一块窝窝头,一边啃着窝窝头,一边喝着凉水就着。

“老伙计该上路了”刘育才轻轻的抚摸着驴头,用手梳理着驴子的鬓毛。“嗷嗷”驴子兴奋的叫着似乎在回应着他。

驴车发出“吱吱”的声音,继续摇摇晃晃的前行着。

夕阳西下,“”快天黑了“刘育才望着西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天黑莫上山,夜半鬼藏人。

虽然对于刘育才来讲,所有能用武力决的事都不叫事。但是毕竟人老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嗷”驴子突然的一嗓子,站住了,刘育才刷的一下从驴车上坐了起来。

双眼扫去,周围除了树木和山什么都没有。刘育才继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只见前面路口矗立着一块八尺有余的石碑。上面用繁体字从上往下写着“御门村”三个大字。

“哎呦,我说老伙计嘞。我不死,也要让你吓出心脏病嘞”刘育才跳下驴车,伸了一个懒腰,接着捂了捂嘴打了一个哈欠。

他跳上前仔细的端详那块石碑,只见墨青色的石碑上面,锈迹斑斑,足可见岁月的侵蚀。

但是上面的红色,显得格外的光亮。红字下面有一个醒目的箭头指向左边。这块石碑就位于两条分别不同方向的路的交叉处。

刘育才嘴脸微微的上扬,“呵呵,障眼法,也敢在我刘老儿的面前摆弄”

说着掏出随身携带的旱烟袋,从口袋里拿出一盒铁塔火柴“呲”的一下花着。微弱的亮光在夜空下显得格外刺眼。

刘育才吧唧着嘴,随手一翻,拿起烟袋在空中一晃,对着石碑虚空画了起来。手法行云流水,旁边的驴子看着直“嘎嘎”叫,摇着尾巴在旁面呐喊助威。眨眼间一道肉眼看见的虚符漂浮在空中

“三清开路,去煞斩鬼,挡我去路,遮我法眼者。天雷地火必轰之,急急如律令摄。”

虚符闪着一道金光,“嗖”一下向石碑袭去,电闪雷鸣间石碑“”轰“”的一声碎裂,一股青绿色冉冉升起。接着一块比刚才小一点的碑矗立在眼前,刘育才吧唧着嘴“小小障眼法,哼。”

就在刘育才正得意的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长吼划破了夜空,紧接着一阵猛烈的巨响有由远及近,带着强烈的振动从山顶而来。。

刘育才猛地向上面张望,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心里为之一颤。只见数不清的巨石从上顶滑落,向他这个方向袭来。“老伙计快跑,危险。。”说着刘育才对着驴子屁股猛地踹一脚,驴子“啊”的一声向远处狂奔,消失了在了蒙蒙的夜色中。

生死攸关的紧张时刻来不及多想,刘育才纵身往脚下山坳跳了下去。索性下面不是万丈深渊,刘育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唉。可吓死我这个老骨头了”

正说话间“轰”的一声一块飞石从头顶飞驰而过,借着惯性飞出数十丈远。山坳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刘育才划开一根火柴,接着微弱的火光勉强看清了周围,他现在处在两山之间的山坳里,但是下面很是宽大,脚下巨石如堆。

刘育才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准备往前走走观察一下山上情况。

“哎呦,我操你个娃娃的嘞什么东西”

脚下不知道是什么拌了一下,刘育才伸出手往地上拾去,借着月光看清楚了是白白的东西,捡起来一看刘育才唏嘘不已,原来是一根肋骨。仔细一看下面躺着一具白骨,但是是一具不完整的白骨。

从刚才的一声长吼中其实刘育才已经猜到了是成精的野狼在作怪,刚刚的那个障眼法也是那野狼的把戏,目的是把人引到狼窝里然后方便下手。刚刚就是识破了它们这点计量狼精才又生一计。

刘育才跨过前面的小溪,向对面山顶张望,只见山腰出几十只充满邪性的眼睛正在四处扫视。

刘育才心里暗暗叫骂,一路上平平安安,到了节骨眼上出问题了。狼生性残暴,狡猾但是多疑,这些狼迟迟不肯下山估计就是心里有疑惑还在观察。

刘育才吐了口吐沫,往手上搓了搓“小崽子,敢阴我等会捣了你老窝”

“嗷”又是一声凄厉的长吼,所有的狼消失在了刘育才视野中。

这些散发着邪性的狼长年累月食人或者动物的心脏脑髓,早就不同于一般的狼了。

刘育才琢磨着如何收拾这群东西的时候,天空突然淋淋历历的下起了雨。刘育才到溪边捧了两口水喝,顿时觉得身体有劲了许多。

他藏在山坳下面静静的等待着,不一会儿,上面有了动静,几只狼正在上面不停的用鼻子嗅着,刚刚它们明明看到大石头下去,砸死了老头。但是现在连血腥味都闻不到。

几只雌性狼,“嗷嗷”直叫唤。

刘育才躲在下面用艾叶封住了自己的灵窍,这些狼个个都通人性,尤其他们的鼻子和眼睛,出奇的灵。

几只狼来到刘育才刚刚,跳下去的山坳的上面,用鼻子不停的嗅……

过了一会发现是徒劳无功,带头的狼“嗷”一声,几只狼跟着狼王走了。刘育才慢慢的爬了上来,月光下狼头好像一头狮子般。

他不敢跟的太近,一路上踉踉跄跄的跟着狼群来到了一个山洞里,山洞外面是皑皑白骨。

“娘的,为什么没有一丝怨气”刘育才自言自语到,按说这里的白骨这么多周围应该是怨气不熄,煞气凝聚。但是这里平静的要命,唯一让刘育才感到邪性的就是这群狼,浑身上下充满了邪性。刘育才大眼扫了一下周围的地势东高西低,山水环绕,是一个“”众星供月“”的好局,按说这里的东西时间长了都会有灵性的,这个地方不光养人,而且也养鬼,倘若人埋在这里往下三代吃穿不愁,鬼在这里时间长了也能养成鬼仙。刘育才一直趴在山洞外面,淋淋历历的小雨打在身上,不一会儿身上已经湿透了。

他掏出腰间的烟袋吧唧抽了两口,“哼。等会把你们一个个都宰了,吃烤全狼”。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国,共产党他一心为人民……”由于闲的实在蛋疼,所以刘育才哼起了歌。

他迟迟不肯动手就是在等时机,现在是亥时,根据奇门遁甲推算,今晚寅时,天璇宫巨门星君会与天玑宫禄存星君移星换位,到时候巨门星会是最亮的一颗。到时候借助巨门星的力量来,斩除这些妖孽会不留余力。

刘育才静静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突然眯着眼的刘育才猛地坐了起来,两眼放光,右手拿出烟袋,两脚踏罡步,左手执剑诀。

“”五雷轰顶,诸神退却,妖魔邪遂,见者诸斩,玉清天尊护法。天旋宫降。”猛然间,天地间一个旱雷“轰”的一声劈向山头。刹那间地洞山摇,一片哭喊声,不过这些在转瞬即逝。

接下来的事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刘育才走进山洞里。本来是准备收尸吃烤全狼的,谁知这一去便是三天三夜…………

也没有人知道经历了什么……

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作为他的孙子,一代捉鬼师又会有怎样的奇遇。

原本平静的村子为什么怪像连连,就连自家的祖坟都被人盗了。

原本不起眼的村庙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上古四大凶兽为何被锁在村庙底下数千年之久。

妖邪纵横,术士惩凶,四大凶兽逃出,为了弥补霍乱,地府派我迷途追凶……

深海迷宫,到底有没有真龙的存在,九龙拉棺到底是真是假……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想知道哪个盒子的下落,就连地府也在这几十年的光景里到处寻找盒子下落。

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