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拖着现实世界下了水在线阅读
免费

我拖着现实世界下了水

墙上枪

仙侠 / 现代修真 · 18.8万字

作为现实世界和修仙界之间沟通的唯一钥匙,面对修仙界的入侵,主角陈默经过层层试探,打破背后谋划的阳谋。
什么?你是说我们没有传承功法?
你不知道我们顶尖功法随便选吗?我们不仅有传承功法,还有顶尖秘藏。
道家《清虚经》、《大荒西经》、《黄庭经》等无数道藏任我选;佛门《妙法莲华经》、《地藏经》、《随愿往生经》等佛经任我拿,待我功法大成之日,就是我等反攻之时。
从小立志远大的陈默,不仅要让自己一个人步入超凡,而是想要现实世界中的每个人都步入超凡。
寇可往,我亦可往。
陈默一人抵御修仙界的入侵,并带领现实世界中无数步入超凡的天才,反攻入修仙界,在此过程中,他逐渐揭开了现实世界的真面目。

目录

第1章 陈默的日记

陈默的日记:

10月1日:天气晴朗,今天是胸口诡异现象出现的第一天,我很害怕,去医院检查,无任何发现。

......

11月3日:胸口越来越热,火烧一样,我感觉我要死了,给父母和爷爷各写了一份遗书,设置定时发送,希望他们能回来为我收尸,别让我臭了,呜呜呜。

......

12月3日:今日依旧无事,胸口依旧灼热,继续重新设置时间。注:眼睛越来越模糊,重重叠叠的空间向我袭来,视野中我的手扭曲了,我应该要失明了吧?或者是我脑子出问题了?

......

12月5日:哈哈哈,爷又活过来了。胸口不烧了,眼睛无事了,看来我脑子真的出问题了,删了遗书,同父母通话。

12月6日清晨,太阳光刚刚透过稀疏的西北山林,穿过破烂的屋顶洞口,射入污头垢面的许安阴狠的眼睛中。

阳光微微刺眼,许安睁眼醒来,入目的是微微泛黄的青木屋顶,床是凌乱的杂草落叶铺成,感觉身体有点冷。

猛然起身,许安咧嘴一笑,下一瞬间,瞳孔剧烈收缩,在惊恐中倒床,不省人事。

陈默站在床边,手里握着泛黑的牛皮纸日记本,有力的大手将牛皮纸捏的深陷,他看着泛黄的床褥堆中的新鲜尸体,一阵沉默。

“这是死去的第八个杀人犯了!”

微微苍白的嘴里下意识的喃喃自语,哈出一股白气,陈默一惊,随即恍然惊醒:

“原来我是陈默,死在这无名偏僻山林的人是许安!我不是杀人犯!”

许安是恶性连环杀人犯,潜逃多年,如今被自己找到,他被牛皮纸日记本中诡异的力量杀死,也算死得其所。

许安死得方式很诡异,陈默借用牛皮纸日记本的力量,完完整整地体验了许安的一生,他差点迷失在杀人犯的记忆中。

陈默晃了晃昏沉的脑袋,瞥了一眼干草床上嘴角微笑的尸体,拿着牛皮纸日记本走出了这个深山中破败的草屋。

“妈,过年我就回来,一定回来!”

......

信号断断续续,声音渐行渐远,陈默的黑色身影逐渐消失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山林中。

黑色大衣随着山间寒风左右晃动,山地靴踏过,卷曲大片落叶。

陈默继续在日记本里写下:

12月6日:一切准备就绪,按照牛皮纸日记本的文字提示,明日将是仙山苏醒的日子,我可以随时开启,希望我不是神经病。

12月7日:牛皮纸日记本在我手里莫名消失,应该是灵魂力量收集足够,黑白仙山图案苏醒,是时候了。

今天是12月7日,陈默永远的失去了偶然得到的牛皮纸日记本,就像牛皮纸日记本从来没有在现实世界出现过一样,但陈默知道,牛皮纸日记本是完成了它的使命,彻底消散了。

牛皮纸日记本借用沉浸式的方式,让陈默经历每一位杀人犯的人生历程,借此收集人类的灵魂力量,以期打开两界空间通道的大门。

陈默在短短两个月之内,转转各地,体验了八个杀人犯的一生,从呱呱坠地,到被诡异力量杀死,没有错过任何细节。

他在意识中足足度过了342年。

陈默一度怀疑自己是杀人犯,索性噩梦都结束了。

不,是一切才刚刚开始!

......

开往武都的crh5动车组上,陈默缩在角落闭目睡死了过去。

拿到硕士双学位证还不到半年的他,拒绝了国药生物集团的offer,而是应老安头的邀请,以及爷爷的要求,去往安华村,照顾老安头,

当然,最重要的是探索仙山。

陈默身心疲累,眼中的血丝已经持续半年了,故而睡得很死,等醒来时已经被列车员喊醒。

“谢谢,再见!”

陈默对着蓝色制服的乘务员小姐姐挤出一个笑容致谢,睡眼惺忪的他,乌黑的头发微微凌乱,天生有些起床气,此刻嘴角微翘,下巴形成褶皱。

“不...不客气!”

乘务员眸光闪烁,惊疑与此人眼神的可怕,布满血丝,似乎要裂开一般,声色的沧桑嘶哑,不过面容倒是清秀,但好似杀人一般的神情让她惊颤,被陈默一看,脸色莫名一白,低下头去,懦懦不言。

一路颠簸,三个小时后,陈默才站在了安华村的界牌下方。

老安头生活的安华村太过偏僻,陈默一顿好找。

意料之中的,红色界牌后面探出一颗花白的脑袋,认清来人,苍老的脸上顿时挤满雏菊般的笑容,正是老安头。

他在界牌后面躲避寒风。

“呦,终于来了,你小子可让我一阵好等啊!”

老安头活动一番略显僵硬的身体,从军队退休后,体形虽微微发福,但依旧硬朗,中气十足,但八十好几的人了,老年斑和花白的头发还是很显眼。

他在天寒地冻中足足等了一下午,才堪堪看到心心念念的干孙子,也不见半点不耐烦,依旧笑呵呵。

“老安头,身体还硬朗呢?”

陈默连续奔波几个月,身心俱疲,此刻见到老安头也是兴致泱泱。

况且又从小不喜老安头,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嘴皮微抬,算是打了个招呼。

面对小辈的无礼,老安头似乎是没看到一般,迈着八字步挺胸走了过来。

“啪!”陈默被拍了个趔趄,不愧是当过兵的老人,八十好几手上也有一把力气。

“你小子,还记着呢?走吧!”

老安头见陈默依旧沉默,心中一酸,微微一叹,想要接过陈默手中的拉杆箱,被陈默瞪了一眼,笑呵呵地朝着自己的双层小洋楼走了过去。

他自顾自地说道:“当年你爷爷救我负伤,你奶奶因此去世,确实怪我这个早该死去的人,不过你何苦为难自己呢?你爷爷这些年也放下了,你为我们这些半截土里的老家伙的事整天拉着脸,不值得啊。”

陈默耷拉着脸皮,没好气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太累了!”

连续三个月的高强度运动,辗转各地,搜寻逃犯,日日夜夜的心神紧绷,陈默早已达到生理的极限了,现在只想闷头睡一觉,哪还顾得上用老一辈的恩怨气自己。

“哎,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体力就不行了,想当年......”

退休后的老安头回到老家,也没个能说话的人,如今陈默的到来,可算是解了他的寂寞,当即絮絮叨叨开始说教。

今夜的安华村一如既往的安静,偶尔响起斑鸠的咕咕叫声夹杂在寒风中,随风吹去老远。

安华村按行政位置划分,已经属于西北部了,山区中的山村格外寂静,已是凛冬时节,早上起床能冻得牙齿打颤。

陈默于凌晨四点在柔软的床榻蓦地醒来,眼睛刚一睁开,便快速坐起。

趁着手机的微微光亮,陈默眼神幽幽地盯着胸口正中处的一片黑白山林图案,若有所思。

图案整体呈黑白两色,似乎是出自大家的水墨山水画,只不过微微泛着一丝肉色荧光。

“看来是真的吸收足够了灵魂力量,牛皮纸日记本上显示的是真的。”

陈默喃喃自语,心情很是复杂。

牛皮纸日记本来历莫名,但陈默可以断定,它必然不是这个世界的物品,而是来自于未知的超凡世界。

它曾提醒过陈默,答案就在胸口逐渐加深的黑白山林图案中,需要他自己去探索,而探索的方法步骤,牛皮纸日记本已经在陈默的脑海里演练过许多次了。

今夜,陈默决定一探究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