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失利后成了大明星在线阅读

高考失利后成了大明星

沙拉土豆泥

都市 / 娱乐明星 · 210万字

6.1分 14人评分

经历三十六次碰壁,终于成功签约唱片公司的北漂歌手,不幸车祸身亡,重生在了一个高考落榜生身上。
蹉跎走过一生,归来还是少年,梦想依旧,我命由我,必要活出精彩。
若干年后。
天后:睁哥,今晚是我全球巡演的收官之站,你要不来,当着十万歌迷演唱我那首成名曲的时候,我会把歌词中的“亲爱的”改成你的名字。
天王:睁爷,听说您的娱乐帝国正式启动上市计划,小弟我直接回了赌城每年九位数的驻唱邀请,万里投奔,只求做一个从龙使。
娱乐圈小富婆:睁哥哥,做你的助理是我的梦想,这辈子都不要醒。
一段歌坛传奇起于神州历1996年的夏天。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考场失意,情场得意?

“魔光大道年度总决赛选手李命搏,前往比赛现场途中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于2021年X月X日凌晨一点十三分,在人民医院去逝,年仅三十三岁。”

——新娱网。

......

南市二中,操场的一角。

少年坐在泥地上,背靠单杠的一根立柱,犹如点穴般一动不动,表情变化却很丰富,先是茫然,然后震惊,再然后纠结,最后归于平静。

随着脑海中的记忆融合,少年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不是梦,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名叫地星的星球之上。

地星并非李命搏生活的地球,而是一个与地球颇为相似的平行空间。

身体原主叫李睁,男,十八岁,南市二中高三学生。

今天是神州历1996年6月25日,高考放榜的日子,比前世地球同时期黑色七月提前一月,原主的考分比本科最低分数线差了三分,由于填写志愿的时候,直接放弃了大专,沦为落榜生一枚。

怀着极度抑郁的心情,原主独自来到这片单双杠区,倒挂在单杠之上,被一只从草丛里窜出的老鼠惊吓,一头栽落下去,脑壳传来窒息的剧痛,成了最后的记忆。

“天,你这是玩我吗?”少年猛然抬头高呼一声,脸上浮现花痴般的笑容,阳光倾洒在青涩的脸庞之上,将笑容中的那股子嘲讽,渲染得格外明显。

前世北漂十六年,碰壁三十六次后,终于与一家唱片公司签约,录制首张个人专辑的同时,被推送全国收视率最高的综艺节目:魔光大道,并成功晋级决赛。

遮掩双眼的阴霾驱散,一条充满鲜花与掌声,还闪着金灿灿光芒的锦绣大道浮现眼前,正要大踏步向前,斜刺里冲出的一辆卡车,让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此刻的他,不由生出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感慨。

一声悠长的叹息,随后惯性地哼唱起这熟悉的旋律。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我和我最后的倔强,紧紧抓住绝对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五天月的《倔强》,前世无数个自舔伤口的夜晚,每每轻唱这首歌曲,都会感动得想哭,犹如一股清流淌过心间,将那些负面的杂质给洗涤了去。

伴着歌声,脸上笑容依旧,但那份讥嘲悄然敛没,变得阳光灿烂。

虽然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地球,重生后的起点也是个失败者,但生活还要继续不是。

至少拥有了一具年轻的身体,蹉跎走完一生,归来还是少年!

“原来你小子躲这来了,我还以为你想不通,一头扎茅坑里闷死了呢。”

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走了过来,嘴里没有好话,脸色却是经历了一个由紧到松的过程。

男生名叫薛冰,和李睁七年同学,初中同桌,高总同班,扎扎实实的死党。

初中时,两人都是不在操场上玩到天黑不回家的皮大王,高中时,更是逃课成双,打架联手。

只是薛冰读书不如李睁那么灵通,尤其上高中后,成绩一直处于班级后十名,全校后四分之一,早早便打消了上大学的念头,高考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个过场。

“别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不就是差了三分,老子差了三位数,还不是该怎么活就怎么活,起来起来,吃饭去,化悲愤为食欲,下午找人打一场球,出一身汗,什么烦恼都忘了,再不行,晚上陪你喝酒,一醉解千愁。”

薛冰说着把手伸了过来,李睁抓住他的手,借力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又摸了摸空瘪的小腹,点头道:“先填饱肚子再说。”

正式暑假从7月1号开始,不过各年级的期末考已经结束,等于提前进入了假期,今天高三学生返校查分,留下来吃午饭的寥寥无几,食堂里只有零星的几桌人在用餐,打饭菜的窗口也只剩了三个。

薛冰主动请客,李睁也不和他争,找了个吊扇下头的空位坐下,功夫不大,薛冰端来两份套餐,又跑出去一趟,从小卖部买来两罐冰啤酒。

两个男人不用顾什么形象,一阵狼吞虎咽。

不到十分钟,薛冰将餐盘吃了个光底朝天,抓起啤酒灌了一大口,打了个响隔,惬意地舒了一口气,从兜里摸出一包软牡丹,弹出一根正要点上,却被一只手给夺了下来。

“有点人品行不行。”李睁微微皱眉,受地球上后世禁烟条例的影响,公共场所不抽烟,已然成了一种道德标准。

“怕什么,我已经毕业了,就算给班主任看到也没鸟事儿。”薛冰嘴上不以为意,倒也没有执意,随手将烟盒丢在了桌上。

这时,一群人走进食堂,薛冰的眼睛眯了起来,努努嘴巴:“唉,你不是说等高考结束要向她表白一次,不然不死心吗?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万一考场失意,情场得意呢?”

李睁朝他示意的方向看去,这群人男女生各半,有自己班的也有其他班级的,李睁很快就认出了薛冰口中的她,一米六五的个子,古典美的瓜子脸蛋,长了双妩媚的桃花眼,粉色的连衣裙下头,露出两段莲藕般的小腿,踩着一双浅色的凉鞋。

女生名叫秋艳,班上的文艺委员,全校有数的几朵校花之一,提前通过了西江音乐学院的面试,高考又过了本科线,入取铁板钉钉,也就是具体专业还不确定。

高二时,一次校文艺晚会上,李睁和秋艳同台演出,秋艳唱歌,李睁跟着节奏颠球,文体结合,被评为晚会最受欢迎的节目。

两人由此走近,逐渐发展到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然而升入高三后,秋艳的主动疏远让两人的关系触顶滑落,甚至到下班学期,再没有过一次放学后骑车同行。

李睁从准男友,沦落为一只表面沉默,内心卑微,又放不开的舔狗。

(新书开拔,请书友们收藏,顺手投票)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