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之莽夫自传在线阅读
免费

哈利波特之莽夫自传

玫瑰冰稀饭

轻小说 / 衍生同人 · 10.4万字

虚假的巫师,阿瓦达啃大瓜,缴械……
真正的巫师,冲锋,旋风斩……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诞生

伦敦,1982年末,正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白雪素裹的街道上几无行人,零落的流浪汉贪婪地看着橱窗里温暖的灯光,雪花簌簌的声音和流浪汉的哈气声轻柔地交织在一起。

嘎吱嘎吱,一阵声音从街道远处传来,几个流浪汉眼睛里多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个区知名的孤儿院长韦伯先生架着马车缓缓过来,马儿粗喘着的白气旋转着融入漫天大雪。韦伯先生在流浪汉的希冀中跃下马车,在每人面前放了一份食物,抿着嘴一句话也未说便转身离去。

浪汉们也未发出过一句话,仅仅是目光复杂地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

流浪汉们借着满街的灯光许愿,身前的食物在雪中冒着热气,仿佛再无什么可以干扰这一片难得的宁静。

突兀的孩子哭声从街道一头传来,老流浪汉亚瑟拍了拍自己的耳朵以防止幻听,然孩子的哭声未曾断绝,老亚瑟摸索着走了过去,一个放在纸箱里的孩子正嚎啕大哭,街道上未见得人影,只有满天风雪。

老亚瑟紧了紧身上破旧的棉衣,将孩子放在了怀里,叹了口气,向着韦伯先生的孤儿院疾步走去……

昏黄灯光里的孤儿院带着一抹温暖,老亚瑟定了定神,终于轻轻敲响了那扇漆黑的铁门,韦伯先生依旧抿着嘴,只是凝视着老亚瑟,老亚瑟想起这个男人的事迹有些害怕,但为了怀里的孩子还是鼓起勇气将孩子递了过去。

韦伯先生的目光难得的有了一丝柔和,接过孩子依旧未曾说话,关上了大门。老亚瑟站在门口有些迟疑,抬起的手半天没有瞧在门上,他在门口站了良久,最终叹了口气,转身进入了来时的风雪。

老亚瑟窝在街边的废旧棚户里,小口的咬着已经冰凉的面包,眼神里充满了回忆。

那个男人没有人知道是从哪来的,只知道有一天这个男人出现在了伦敦开了一家孤儿院,再然后孤儿院附近的所以流浪汉社会团体都被拜访了一遍,那个男人总在夜晚上门,手里提着一把军用匕首,从头到尾只说过一句话“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出现任何问题。”

比利是附近最大的走私孩童的人,据说他的客户遍及整个欧洲,那个男人上门的时候比利正在跟手下们开会,比利只说了一句,宰了他。

第二天,有人说在城区的下水道里见过比利和他的手下们,身上都没有任何枪伤,只有一个个匕首的口子,比利的各种枪械也被随意丢在下水道里。

在那条下水道堵了多次以后,这附近的几个街区再也看不到犯罪分子以及小混混,只剩下他们这些年老体弱只能乞讨度日的流浪汉。

那个男人也再没有为难老亚瑟他们,经常会给他们带来食物,只是从不说话。

孤儿院的孩子一共只剩两个,其他的都被韦伯先生送给了好心人家领养。

没有人知道韦伯先生是什么人,只知道他的关系网很复杂,总能给他的孩子找到好的人家,在他的最后两个孩子也被收养后,大家相信没有韦伯先生办不到的事。

直到1981年的这一天,韦伯先生迎来的他一生的对头,这个孩子打破了韦伯先生百分百收养率的传统,并让这个冷峻的男人为之抓狂。

“韦伯,我的鞋呢!”躺在床上的小男孩大声嚷嚷着。

韦伯目含怒气走上楼,楼梯被踩得嘎吱嘎吱响。“现在已经十点了,为什么你还在床上没去上学。”

自从上了小学,我们的男主角海默,海默.卡拉什尼科夫,就三天两头逃学,毕竟作为一个华夏国2021年的穿越者,海默实在没有兴趣去陪一群小孩子过家家。

在韦伯数次把他送去愿意收养的家庭又被他耍赖被送回来之后,我们的韦伯先生,这个冷峻的斯拉夫人已经叹了很多次气。

尤其是海默上学经常翘课的行为更让韦伯先生怒火中烧,今天,他准备好好教训一下海默,让他知道北极熊不发火你还以为是病猫。

听着韦伯含着怒气的声音,海默一溜烟爬起来,规规矩矩站在了韦伯身前,如果不是看到他不安分的小手,乖巧的小海默肯定是值得原谅的。虽然海默是捡来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海默长得越来越像韦伯先生,很多人以为他是韦伯先生的亲儿子,一样冷峻帅气的容貌一样挺拔的身姿,除了那一头格格不入的黑发。

韦伯看着面前假装乖巧的海默叹了一口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只要自己生气他肯定会做出这幅样子,自己的火气也就提不起来了。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只是不想上学罢了个鬼啊。

想到这里,韦伯怒火一下就提起来了,虽然这小子是个天才,小学那点东西对他来说无师自通,但是不跟人交流怎么可以。“你给我下楼吃午餐,然后去学校找老师道歉,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海默一溜烟跑下楼,两口吃完桌上的面包,背着书包做了个鬼脸冲出了家门,韦伯先生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些年的相处早已把海默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小海默准备叫他爸爸被他拒绝了,只让他叫自己名字。

韦伯.卡拉什尼科夫,在战场上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也没这么无力过,这小子聪明是聪明,就是性格太恶劣了,随心所欲的,以后在社会上可怎么生存。算了,韦伯想了想,自己也有点存款,足够他过完下半辈子了,不管了。

海默冲出家门,并没有去去学校找老师道歉,而是跑到了公园,坐在长椅上百无聊赖的晒着太阳。

前世的自己叫秦海默,二十一岁那年因救人而双腿残疾,自此一直在病床上直到自己受不了自杀,哪能像现在这样四肢健全惬意地晒着太阳。

前世自己也是孤儿,受尽了人情冷暖,这一世还有个爱自己的韦伯先生,人生如此,还想要什么。

他现在只想安安稳稳长大,也不想去赚钱,出名,只想安安稳稳待在孤儿院里陪着韦伯先生一起变老,给韦伯先生养老送终,前世的遗憾终将弥补。

就在海默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身体里发生着莫名的变化当他思想起伏的时候突然一阵强大的能量从身上冲了出去,把前面的草坪炸毁了很大一片,一团若有若无的黑雾在他体内蠢蠢欲动,然后眼睛一闭,他晕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面前的是叹气的韦伯先生,还有一位长着洁白的长须,戴着一副反光的眼镜的慈祥老头。

韦伯使劲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看到的是真的,这不是,这不是甘道夫个鬼啊,这特么是邓布利多,我擦,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吧。

这时他才听清韦伯说着,一定要送他去那个什么霍格沃兹吗?

当所谓的魔法出现在他面前,韦伯先生感觉很茫然,当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有危险,还有人告诉他必须把孩子送去所谓魔法学校才能解决问题,即使是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的他也感觉手足无措。

韦伯把求助的目光转向海默,希望一向聪明的小海默知道怎么办。

海默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霍格沃兹打死不能去去,自己前世比较喜欢看电影,所以霍格沃兹的剧情记忆犹新,一整个学校没有几个正常人,总有刁民想害朕。

他弱弱看着邓布利多“我能不去吗?老师告诉我要相信科学。我还得给韦伯养老送终呢!”

邓布利多仿佛看见了心爱的糖果,目光炯炯地盯着海默,“孩子,看来我需要给你讲讲默默然的问题。”

然后邓布利多侃侃而谈,最终结论,不去,等死吧。

海默一听就焉了,默默然自己还是知道的,不受控制的默默然会摧毁一个人的心智以及身体,最终崩溃。

可去了霍格沃兹自己的小命随时会没有啊,尤其是霍格沃兹猪队友太多。

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哀求地看着韦伯,韦伯叹了口气,对着邓布利多问到“不知道霍格沃兹是个怎样的地方,他还能不能回来?”邓布利多再次开始侃侃而谈,霍格沃兹是最好的魔法学校,也是最安全的巴拉巴拉。

小海默再次无语,安全个鬼哦,会死的。事已至此,韦伯只好同意了邓布利多的提议,于是,霍格沃兹迎来了一位新的的学生,海默.卡拉什尼科夫,年仅9岁,比霍格沃兹的平均入学年龄还小两岁。第二天邓布利多就要带海默离开,所以他们必须早做准备。

海默瞧瞧溜进韦伯房间,想趁这个机会搞点保命的东西,比如手枪,当奇洛来袭的时候可以微笑着对他说,大人,不是,教授,时代变了。

当他说明情况,韦伯只是开口问“你知道卡拉什尼科夫这个姓氏代表什么吗?”海默嘴角一抽,当然知道了,ak47,懂的都懂。

海默点了点头开始满怀期待的看着韦伯,难道是ak,那也太好了吧。

韦伯郑重的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海默,海默已经想象到ak那温润的枪身了。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海默懵了,我擦嘞,给我把刀干什么,人家小魔杖一汇我就没了,刀都拔不出来啊。

韦伯欣慰的看着海默,“这就是我们卡拉什尼科夫家的传统,自己动手。”海默无语,只能无奈地把刀塞进了行李里面,于是,海默的霍格沃兹生涯,正式到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