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扶勺女在线阅读
会员

一品扶勺女

暮临木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53.4万字

许沅是一名优秀的会计师,一朝穿越竟成农门小娇妻。你体会过绝望吗?许沅体会过!眼馋门前大片大片的水稻地,奈何没有一亩是自家的。双眼一睁,两手空空,家徒四壁,好在有个听话的漂亮相公。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于是许沅撸起袖子就是加油干,且看小农女阿沅如何带领便宜丈夫,一路披荆斩棘,携手共同走向致富之巅!从前,没钱时:“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李庐独破,满曦受冻挨饿死亦足啊!”“姑娘,你不是正在此庐中吗...

品牌:掌维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维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穿越

诱人的香味将睡梦中的许沅***起身,这是许沅穿越后的第三天,按照时辰,便宜相公李满曦应该做好午饭了。

许沅从木床上坐起来,紧眯着一只眼,双手举过头顶,侧着个身子伸了个舒服的懒腰。

随后瞥了一眼身下的床,一脸鄙视,这床也忒硬了吧,睡一会儿就腰酸背痛的。

许沅瘪着嘴,抬手锤了锤两肩,再揉揉眼睛打量四周。

这张床只容一人翻身,四角嵌着四根木杆,木杆上又纵横搭着四根,八根木杆粗细不等,新旧一致,应该是用来撑起蚊帐或者帷幔之类的,只不过,杆上空空如也……

许沅仰起头,无语得看着黑乎乎的屋顶,这不是瓦盖的,而是干枯的茅草!

许沅收回目光,不由叹了一口气,若一下雨,便真的可以体验一把“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的感觉。

床单由湛蓝色的粗布制成,兴许洗的次数过多,竟有些泛白,一色的枕头,一点也不柔软,想来枕芯也不是棉花。

正值半夏,被子整齐地叠放在床角,被子上还打有几个补丁,针脚甚是凌乱,一看就不是女儿家的针法。

屋子小,所有的摆设一览无遗。

一张床,一方缺角的桌,两把破旧的竹藤椅,一门一窗,靠窗还有个与桌同高的木柜子,再简单不过。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实则,许沅哭丧个脸,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不多时,李满曦就端着两样菜来,熟练地搁在方桌上。

一盘爆炒豇豆,一碗青菜汤。

李满曦的满头乌发用一根木簪固定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少年眉如柳叶,又比柳叶少了一丝孱弱。眸如深潭,又比深潭多了一丝清澈。皮肤白皙,鼻梁挺立,确实是一个少有的美男子。

只不过肚子饿的许沅才没有功夫欣赏李满曦的美貌,一骨碌儿翻身下床,许沅便规规矩矩得坐在竹藤椅上。

李满曦摸摸许沅的头,笑着说:“姑娘,等一下,我去添饭来。”

许沅看着桌上的那盘豇豆微微出神,三天了,整整三天了啊!怎么还是这两样菜。

李满曦见许沅不答,便出去了。

回来时,手上端着两碗饭,碗底夹着两双筷子。

米饭只有碗的一半高。

李满曦将饭摆在许沅面前,并把一双筷子架在碗上,搬了另外一把竹藤椅坐在对面,左手拿碗,右手执筷,看着许沅,微微笑道:“姑娘,吃饭了。”

许沅夹了一筷子豇豆送入口中,香甜的味道顿时溢满唇齿,埋头刨了口饭,就听到李满曦继续交代今天下午别家安排的活路:“姑娘,今天下午我要去给张娘家摘茶,你自己在家乖乖的哦……”

“啪!”许沅将筷子摔在桌上,咀嚼碎口中粗硬的米饭,吞下后,略微生气地纠正李满曦:“同你说了多少遍,我已经不是傻子了!”他怎么老是用跟傻子对话的口吻跟她说话。

是的,许沅以前确实是个傻子……

许沅是梨花村村头老许家的小女儿,生来就是个痴憨的,许沅也是命苦,从小爹不疼娘不爱。小时候,她爹就盘算着等姑娘大了,就随便许她一门亲事,将许沅送得远远的,可就是愁没人敢要。

好在,安桥村山脚下有一户李家,李家只有一个儿子,唤李满曦,从小就体弱多病,老李家害怕儿子哪天撒手人寰,着急给他寻一个新娘子,好给老李家开枝散叶,却不想大家伙儿都知道李满曦的情况,明里不说,暗地里都不敢把自家姑娘嫁过去。

无奈之下,老李家只好找上远方亲戚老许家,老许自然是乐呵呵的应下这门亲事,亲事就定在三个月后的一个黄道吉日。

不曾想,刚许下亲事一个月,李满曦便红光满面,身体硬朗不少,还专爱读书,夜夜挑灯苦读,村儿里的老先生看过李满曦写的文章,都摸着雪白的胡须频频点头称赞,连说李满曦可以考取个状元。

这下来,老李家可开心了,当下把准备给儿子娶亲用的彩礼钱全部拿出来,当作儿子上京赶考的盘缠。但李满曦却是个倔的,熟读四书五经的他认为不可言而无信,硬是要娶了那傻子许沅。

老李吹胡子瞪眼,就是骂不动李满曦,心下一狠,便将盘缠全部摔在李满曦身上,吼他去用这笔钱娶许沅那个傻子,只是以后就别进这李家的门!

原本只是想唬唬李满曦,好让他知难而退,不曾想李满曦真拿着这笔钱娶了许沅,就再没回过家。

后来,李满曦留着一点钱在邻村盖了一间茅草屋,跟许沅安顿下来,老李也来过多次,好说歹说,李满曦就是不肯丢了许沅跟着他回家,老李见劝说无果,后来也不常来了。

没有田,也就没有收入,况且李满曦又带着许沅这个傻子,生活可谓艰辛异常。李满曦只得在邻居家捡点活路干,挣点糊口的钱。

前儿个天,李满曦带着许沅去张娘家的藿香地里摘藿香,许沅不知怎的就在田埂上睡着了,莫名其妙,来自现代的许沅就穿过来,好巧不巧就穿在傻子许沅身上。

李满曦愣住,然后应付性地点点头,继续夹菜吃饭,其实这三天,他又不傻,自然是看出点端倪,只不过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对着许沅,一时还有点改不过来。

“你说你用考取功名利禄的钱娶个傻子,图的是什么啊?”许沅皱皱眉,怎么感觉李满曦才是个傻子。

“言必诚信,行必忠正。”

真是酸掉牙了,许沅听到李满曦开口,冷的浑身一哆嗦,“既然双方父母已许下这门亲事,就必须遵守,即便他们后悔。”

“况且,你也是我的亲戚,你从小便无人照顾,我又怎忍心弃你不顾?于理于情,我都一定要娶你。”

“我们是亲戚,那你还娶我!”许沅瞪大眼睛,李满曦从容地端起青菜汤给自己倒了半碗,不慌不忙地继续开口:“我们是远亲啊,书上说远亲是可以结亲的。”

“……”李满曦怕不是读书读傻了吧。

许沅决定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李满曦,下午摘茶,你就带我去吧,去吧!”李满曦安安静静地喝着汤,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李满曦已经在张娘家摘了三天茶了,许沅也央求了李满曦三天,可李满曦说什么也不带她,理由是上次带着许沅摘藿香,许沅睡觉的时候压倒了别人家两根藿香,反倒赔了钱。他怕再带上许沅,又要生事端。

那是之前的傻子许沅干的啊,一穿过来就背了黑锅,许沅真是欲哭无泪。

许沅以为又没戏了,遂将碗筷推到一边,耷拉着脑袋靠在桌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着实逗乐了李满曦。

李满曦只好缴械投降,轻嗤道:“好了,好了,带你去就是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