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女将在线阅读
会员

鬼才女将

李小呆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32.9万字

8.0分 小编评分

廖清止一出生就被迫戴上紫铜面具,天生丽质却无人知。她是将帅,武艺超强,带领手下冲锋陷阵,奋勇在前。她和康伯箫在战场上相遇,第一次相遇都要置对方于死地,她招招凌厉,有着一股不要命的气势。两人过招,似乎康伯箫常常居于下风。她扮作翩翩佳公子苏凌雪与康伯箫私下接触,发现他是一个难得的良师益友,两人高山流水,如伯牙子期,相知渐深。
但是她和他始终是敌人。他要做回自己的皇子,他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但仍然怜爱有加。她的惊人美貌也终于被发现并被迫嫁与皇帝成为他的皇后。他们以为对方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但是十六年后,当他看到自己亡母的遗物出现在那个十六岁的男孩子身上时,往事如江河滚滚而来…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紫铜面具

十八年前,雷雨夜,东郑国第一大将廖千策快速地来到夫人的产房外。他脸上满是焦灼不安,夫人在产房里的痛苦的喊叫声不停地拉扯着他的神经。

一声啼哭之后,产婆抱着一个漂亮的小婴儿从房间里出来,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道:“恭喜大将军,是个小姐!我接生了这么多孩子,还没有见过像将军小姐这样漂亮漂亮的婴儿呢!恭喜恭喜!”

但是廖千策的脸色却像夜色那样阴沉,他抱过产婆怀里的孩子,仰天长叹!

不一会,一个小丫鬟慌张地跑出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夫人大出血了!”

众人一阵慌乱,廖千策快速来到夫人的床前,他握住夫人的手温柔地安慰道:“夫人,你会没事的,坚持住!”

夫人眼中含泪凄然道:“相公,我对不起你!没能给你生个儿子……但是,求你看在咱们夫妻多年的份上,善待这个女孩。求你答应我,让我在黄泉路上能走的安心些!”

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拒绝自己濒死的妻子对自己的请求。两行热泪从廖千策脸上滑落,他看看怀中不停啼哭着的婴儿,点了点头。将军夫人含笑而逝。廖千策仰望天空,他做了一个决定。不久之后,那天出现在将军夫人产房里的人全都莫名奇妙地消失了,外面都知道大将军廖千策生了个儿子,但因为从娘胎里带来的胎毒使得那孩子样貌奇丑,所以不得不从小戴着面具生活。那孩子自小便给送到外地拜师学艺,直到十六岁学艺归来,谁都没有见过那孩子。孩子名叫廖清止,十六岁即随父出征,冲锋陷阵,身先士卒。乃至琴棋书画,亦是俱佳。人们在感叹这孩子出色的文才武略的同时,也为这孩子没能生就一张漂亮的脸蛋而感到惋惜。

冬日,寒风中,荒草漫地,不远处山头上东郑国的帐篷里,将士们正围坐在桌椅旁商议着防御西驰国再次进攻的对策。主将廖清止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人们看不到他的表情,因为一副紫铜面具遮住了他的脸。讨论完毕,大家都看着廖清止,等待着他来做最后的决定。

廖清止缓缓站起身,用不急不缓的语调说道:“按兵不动,养精蓄锐,注意增加夜里巡逻的次数和人数,严防西驰国夜里偷袭!”

一个年轻的将领站起来说道:“主帅,咱们好不容易打退了西驰,应该乘胜追击才是,趁这次机会打他们个落花流水,灭灭他们的嚣张气焰,我可是早就受够了那帮龟孙子的腌臜气了,怎么咱们打了胜仗,倒像是越发怕了西驰国了……”其他人也随声附和着。

廖清止手一挥,仍然用着不急不缓的语调说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大家都去休息吧!”众人摇着头纷纷离去,几个年轻将领心中虽有不满,但是当着廖清止的面,只好隐忍不发。

众人来到帐篷外,等远离了廖清止的帐篷之后众将领才悄声诉说着对廖清止的不满。

有名年轻将领气呼呼地说道:“一点都没有老将军的英雄气概,都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老将军的儿子!”

另一个年轻的将领也随声附和道:“就是嘛!不止李将军,大家都对他早有不满,虽然咱们的兵力不如西驰,可也不能这么窝囊啊!咱们东郑国的将士难道都是吃素的吗?自从老将军在上次一战中受伤,他廖清止当了主帅,就只看到他不停带着大家撤退,眼看人家都要打到家门上了,他却还是叫大家按兵不动,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知何时廖清止已经站在了众人身后,议论声戛然而止,但那两个年轻将领想既然被听到了,干脆敞开了说。

那个姓李的将领向前一步走到廖清止面前说道:“主帅,自从你来到军营,大家还没有机会一睹主帅您的文才武略,可否给大家露一手?”

廖清止微微一沉吟,伸出右手,那手看起来是那样地白嫩柔软,看着那只手,李姓将领心中冷笑一声,心想这哪里是握弓箭的手?所有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廖清止,等着看这个年轻的新主帅怎样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出丑。

侍女薇儿将廖清止的弓箭递给他,廖清止轻声道:“给我拿三枝箭!”三支箭被递到廖清止手上,拉弓,放箭,所有的动作都是那样的干净利落,看着靶心正中三只兀自颤抖不止的箭,所有人都没了声响。

把弓箭递给薇儿,廖清止道:“好了,大家去休息吧!”众人散去,那两名年轻将领眼中满是惭愧和佩服,两人向廖清止微一抱拳,恭敬地退了下去。

帐篷里只剩下了廖清止和薇儿两个人。廖清止摘下面具,由于常年戴着面具而略显苍白的脸上,一双沉静如水的大眼睛里满是疲惫,圆润的脸庞,高挺的鼻梁和鲜红的唇瓣与他的主人身上那一身戎装是那样的不协。

薇儿呆呆地看着廖清止道:“小姐,你真的是越来越美了!”

廖清止嗔怪道:“薇儿!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

薇儿吐吐舌头调皮地笑道:“是是,薇儿知错了。少爷,你越来越美了!”

廖清止无奈地笑笑,道:“你再调皮,我就把你送回家。”薇儿拉着廖清止的胳膊央求道:“我再也不敢了,小姐到哪,我就去哪。求你别把我送回府里,没有小姐陪着,薇儿闷都要闷死了!”两人玩笑了一会,熄灯睡了。

半夜,离东郑国军营不远的树林里,一个全身着素衣的女子静静地站在结了冰的河边。她的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样貌清秀俊美,身形窈窕,单只是看她的外貌,会觉得她只有二十几岁,但是她眼神中的冷漠和对一切事物的淡然,却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所不能有的。在她的身后站着四个着各色服饰的女孩,四个女孩俱是十六七岁花一样的年纪,虽然长相远不及素衣女子,但也秀气可爱,令人喜欢。四个女孩分别名为扶风,揽月,推星,追云。四个人分别侍立在素衣女子身后不远处,安静到感觉不到她们的存在。不一会,身穿夜行衣的廖清止飘然而来,素衣女子看到快速奔到自己面前的廖清止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