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娘子要从军在线阅读

我家娘子要从军

六弦歌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64.3万字

7.0分 14人评分

她是相府的嫡女,是北澹王的外甥女,是皇帝认准的儿媳妇。
原本可以躺赢的她却偏偏要靠实力挣功名。
守疆土抓奸臣,谁说女子不如男。
所有人觉得她温婉贤淑,是闺门中的表率,却不晓得,她一拔剑,山河震颤,她一执笔,四海失色。
她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顾二小姐曾扶额叹惋:可恨我不是男儿身,不能娶你这美娇娘。
她一身战甲睥睨群雄。
顾二小姐托着惊掉的下巴:幸好我不是男子,不然实在在你面前无地自容。
皇帝很头疼:给你太子妃你不当,给你郡主不要,给你公主也不当,来来来,这皇位给你要不要?
她:……要不给我个将军吧!
……
她坐在骏马之上,居高临下一把修罗剑指着被她打下马去的男子,声音脆亮:“今天的衣服你洗,饭也你做。”
男子跳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挑起嘴角,眼底藏不尽的宠溺,“遵命娘子。”
一代天骄的大将军,竟然沦为宠妻狂魔!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失之毫厘 差之千里

天合二十四年的孟秋,在北澹生活了十二年的齐芸,终于踏上了回京的路途。

北澹之王达奚穆已向大运国俯首称臣十五载,十五年前,北澹在琼关一战一败涂地,年轻气盛的达奚穆更是战败被俘。

不得已,达奚穆只能俯首称臣,年年向大运国朝奉。

并且为表忠诚,达奚穆将自己的妹妹达奚子言许配给了那个打败他的将军的弟弟——现今当朝丞相齐彦。

只没想到,达奚子言嫁与齐彦后不久诞下一女,三年之后便因病去世。

达奚穆见齐彦很快便抬了一个妾做了继室,心中为自己的外甥女在齐家的生活感到担忧,冒险将自己的外甥女齐芸接到了北澹抚养,一养便是十二年。

没有人知道达奚穆和齐彦在那个月夜交谈了什么,争执了什么,齐府里的人只知道,那位北澹威猛的王气势汹汹闯进齐府,第二日沉着脸抱着一个脸蛋儿粉嘟嘟,睡得一脸迷糊的小齐芸回了北澹。

齐彦送了出来,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望着尘土中远去的马车发了很久的呆。

.

十五岁的齐芸,在北澹生活了十二年。

北澹位于大运国西北方向,西边国界一溜儿沿着一片汪洋大海。因此北澹气候舒适宜人,海景风光辽阔壮观。

所谓海纳百川,气势雄伟,生活此地的人们也总受海之博大的熏陶,胸怀广大,雄心勃勃。是以在向大运臣服之前,北澹是出了名的好战,一年不打上两三场战,总不痛快。

虽然有个好战之名,却无常胜之命,琼关大战的失利,让北澹蔫头巴脑了好多年。

齐芸却是被北澹的山水将养的分外水灵,所见者无不惊叹她粉雕玉琢般的容颜。

在北澹王室,她受的更是公主般的待遇。舅舅待她,比亲女还亲,可谓有求必应,唯一不准的,便是踏出北澹。

可皇命难违,这一纸诏书来得太是时候,正在齐芸及笄礼过的第二日,正在达奚穆预备为齐芸和自己的儿子达奚毅张罗婚事的时候。

达奚穆看着立于大殿之上趾高气昂宣读圣旨的太监,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怒火,正要起身回绝旨意,齐芸却瞄准时机,抢先一步,接了旨。

她脆脆的声音响起,“臣女齐芸接旨!”

太监和达奚穆,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传旨的太监以为当是达奚穆代为领旨,达奚穆却是没想到她竟接旨接得如此干脆。

齐芸原本端端正正地跪在地上颔首,见空气凝固,疑惑地微微抬头,夜莺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陛下圣旨召臣女回京,臣女接旨,敢问公公,可有什么不妥?”

太监赶忙咧着嘴笑着接茬,“自然没有不妥,齐小姐请接旨。”

.

回都城平京的马车已经行了半月,一路上途径了中原大地的半壁山河,虽行的官道,免不得穿梭一些丛林密道,或遇些山匪,或遭逢猛兽,也算得上险象环生。

齐芸如葱玉的纤手撩起马车的帘子,抬眼望见一边高耸的断崖,目光向上攀援,眼角突然闪过一片寒光,隐在另一边袖中的手暗暗握住了几根细长的银针。

“小姐!”丫鬟鸢儿也灵敏地发觉到不对劲,紧张地望向齐芸。

齐芸递给她一个眼神,低声道:“这条路不对劲,崖上有埋伏。”

“那我们?”

“不要轻举妄动,姜路会解决的。我们还有别的事。”

鸢儿点头,这样的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在北澹的时候,即使住在守卫重重的宫苑里,都有死士前来刺杀。

可齐芸不过是达奚穆的外甥女,若是与达奚穆有仇,断没有刺杀她的道理,毕竟达奚穆还有自己亲生的孩子。而若是与她那素未谋面的丞相父亲有仇,她一个背井离乡十余年的小姐,或许在丞相心中还没有那些绕膝的庶女重要。

齐芸一直在暗中调查刺杀她的背后之人,北澹已经排查一遍,倒也不见可疑,此次接旨,除了及时回避与她表兄的婚事,二件便是换个角度去大运查查刺杀之事。

突然车外响起一阵刀剑碰撞之声,崖壁之上悬下十几根锁链,几十个蒙面的紫衣杀手从崖顶顺着锁链滑了下来。

齐芸气定神闲地撩起一角车帘,看着一袭白衣的姜路和随行的几个侍卫将刺客全部挡在了车外,姜路的无影剑法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甚至还来不及侍卫们出手,他已经几个旋儿把刺客干趴了一半。

侍卫们围着马车,把齐芸护在里面,突然,一个侍卫微微又往马车这边退了几步,大家都盯着敌人,没人在意他,他提溜着眼看了四周,触不及防地一转身,一把剑便刺向了马车,照着齐芸的脑袋就去了。

齐芸偏偏头,那一剑在她鼻头一毫厘的位置擦了过去。随即她手里的一根银针顺着剑柄嗖的一下飞了过去,闷哼一声,那个侍卫便倒在了地上。

鸢儿在一边鼓掌,“小姐,这是不是就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意思?”

齐芸一头黑线,“你不应该关心一下小姐我有没有事吗?”

鸢儿吐着舌头下了车,看见刺客都已经死伤大半,剩下的也已经溃逃。

姜路掏出一个手帕子,将他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插回剑鞘,又指挥人将那个被银针干晕的内应捆起来横放在马上。

看见鸢儿出来,笑道:“她倒是坐得住,刺客一来我就晓得她的打算,你看,我可没杀他,再往前走有个驿站,到那里再审也不迟。”

鸢儿嘻嘻一笑,走到那内应身边,打开他的嘴,掏出了他藏起来的毒丸,也不再说话,转身又进了车里。

.

此时此刻,塞北战场之上,硝烟弥漫,红色旗甲的大运军队势如破竹,战鼓雷雷,厮杀声震彻天际。

那匹穿戴着甲胄的汗血宝马目光如炬,四肢健硕,它灵敏矫健地在战场上驮着它的主人大杀四方。

那是一个勇猛无畏的男人,他一身银白战甲被敌人的鲜血染成了红色,他所行到之处,敌人便如田里的麦子倒伏一片。他刚毅的面孔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剑眉入鬓,细长的凤眼里此刻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男人的脸上也溅上了血迹,却更添几分邪魅。

这就是被称为大运战神的男人,楚秋明。从他十八岁替父出征,到如今七年里,他靠着一场又一场的胜仗成为了大运国的神话。

一阵厮杀自后,秋胡敌军已经溃败不堪。

楚秋明竖起他的雷霆戟,抿着薄唇,看着溃逃的敌军,视线一直落到地平线处的山丘上,勒住马,下令不再追逐。

“将军,此刻乘胜追击,必然可以一举歼灭敌军啊!”

楚秋明看着心急的副将,冷冷地开口道:“我倒是不介意你去送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