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的登基指南在线阅读

太后的登基指南

三三七年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33.4万字

鹿岑前世窝窝囊囊活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当了太后,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就两腿一伸嗝屁了。一朝重生,这一世鹿岑目标明确:宫斗不如当皇帝,专心搞事业!干翻皇帝当太后,当了太后当皇帝!
鹿岑为人处世:重活一世,做人就得机灵,该认怂时就认怂,打不过就抱大腿!做大事者能屈能伸!
鹿岑:“臣妾腰细胳膊细的,打个雷都怕的人干不了大事的~”
颜如意:“今年过年不收礼~……天王盖地虎……你好我好大家好~……终究还是回不去了!我的奶茶可乐冰淇淋……”
丹青:“我家娘娘平日里是不争气,但她是位深藏高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通神明预知先事那种。”
小桂子:“这平平无奇的好运气,奴才也是烦得很。”
皇帝:“朕没想到,朕居然是个工具人!”
皇后:“本宫可是上一届的宫斗冠军,哪是尔等凡人轻易能赢的。”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太后薨了!

日落西山,天色渐染浓墨。

威严宫殿寂静无声,新帝登基不久这普天同庆的好日子,这皇宫里应该最喜庆的才是。

要说最高兴的,那应该就是当今新帝的生母,曾经的荣妃如今的西宫太后才对。

这西宫太后真是好命,母凭子贵,一下熬到现在成了太后。

金銮殿外,老太监一手提着衣衫,一手擦着汗,手臂下面还夹着一个白拂,步履匆匆一路小跑地踏上了白玉石台阶。

“皇,皇上……不好了……”老太监抬起头面色潮红看着跟前穿着龙袍,站的笔直的皇帝。

皇帝声音淡淡:“什么是惊惊慌慌的。”

“是太后,刚刚西宫的人来报,说太后突发恶疾,太医说,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太监跪在地上,浑身颤抖,把头扣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皇帝面无神色,定定站了一会,老太监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

“摆驾西宫。”

老太监双腿哆嗦站起来,听着语气也听不出,皇帝到底是怒还是哀。

西宫殿外头就跪着一群太医院的太医,半盏茶的功夫就进进出出好几个。

每一个都是眉头紧皱地走了进去,又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一旁的老嬷嬷面色看起来也很是焦灼。

皇帝一踏进西宫,老太监的嗓音就变得洪亮起来:“皇上驾到。”

随着殿外一声唱喝,躺在床上面色发白的太后呼吸也变得急促。

思绪间鹿岑见皇帝披着玄色龙袍跨入殿内,一阵寒风迎面而来。

鹿岑看着那张与自己眉眼颇有几分相似的脸,痛苦的面色慢慢舒缓,嘴角微微上扬。

嘴唇蠕动,似乎我儿二字在嘴里想要冲破出来。

皇帝走到太后床榻边上,目光有些冷冽看着跟前半老之人。

鹿岑被他冰冷的目光惊到,呼吸慢了半截,胸口泛起疼痛传遍四肢百骸。

只觉得头顶传来冷冽的声音:“太后为何突然病急?”

鹿岑身边伺候了许多年的奴婢鹿岑身子侧了过来,低头面向皇帝:“太后这些年身子一向不好,今儿早吃了几口糕点,就恶疾突发。”

鹿岑瞳孔放大,勃然变色,一口气堵在喉咙,憋的满脸通红。

今日早晨,她只是吃了一点千层酥,喝了半杯梅子酒,不到半个时辰就头晕脑胀浑身发虚。

她一向身体康健哪来的恶疾突发,这分明就是有人想害她!

皇帝眼皮子略略抬起,语气淡然:“朕与太后有话要谈。”

粟辛会意,退了几步,摆了摆手,殿内伺候的人全部退了出去,随后听见沉闷关门声。

鹿岑蠕动嘴巴,极力想发出声音,皇帝伸手去替鹿岑盖好被子。

“母后是想对儿臣说,母后不是突发恶疾,是有人想要害母后?”

鹿岑眼角泛起红光,果然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母子连心,这不用她说,皇帝便明白了。

鹿岑紧抿嘴唇,双手用尽力气想去握着皇帝,皇帝嫌弃的躲了躲。

鹿岑看着皇帝嫌弃自己的眼神,如坠冰窟。

皇帝看着她神色变化,声音淡淡:

“朕刚登基,需要嫡母东宫太后母家扶持,你虽是朕的生母,可你这大半辈子在这深宫里对朕而言一直都是个无用之人,如今能帮朕一把,你也算是对得起朕给你太后的名分了。”

鹿岑满脸错愕,什么十月怀胎,母子连心,这毒害她的人就是她这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好儿子啊!

鹿岑这大半辈子在后宫里都是依附徐氏,当今的东宫太后,日子过得如履薄冰。

一句无用之人,无疑是杀人诛心。

她无用……她确实是无用,唯唯诺诺,畏手畏脚,徐氏膝下太子病逝,她便把自己的亲儿子拱手相让。

徐氏让她往东,她便不敢往西……身为妃位,在徐氏跟前做的是捏肩揉背活。

可这……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啊!眼前穿着龙袍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好儿子。

若不是因为徐氏亲口应承,若是太子登基,就给她儿一闲散王爷之位。

太子病逝,也徐氏亲口与她说,日后将她儿当亲子相待,全力辅佐她儿隆登大统。

她一直是为他,才做小伏低,一直忍辱负重。

可笑如今,她费尽心思受尽委屈为他所做一切,他如今却要杀她。

就因为她碍着徐氏的眼……

好一个亲生儿子,皇家男儿,哪有什么骨肉至亲之情,要是早知道如此,当年还不如一口喝了那断子汤药。

没生他这白眼狼,她还能享受几年富贵生活。

鹿岑一双手握紧,看着跟前的人,她渐渐喘不过气来。

皇帝看鹿岑满眼怨恨,目无表情:“是朕给了你太后荣耀,你不该怨恨朕,你应该感谢朕。”

感谢他?鹿岑嗤笑,心里一盆一盆冷水浇下来,她微微合目,皇帝这时候来见她,应该是她快要断气了吧。

当时他登基,不顾大臣反对,执意立她为西宫太后,她还以为这儿子是个孝子,心里有她。

这做的这么多,都是为了他能

名正言顺,为了他的名声威严。

谋害生母,还不忘来做个仁孝的面子功夫,想必前脚她一断气,她儿后脚就来个悲痛欲绝,一副孝子贤孙,让天下称他是个仁君。

她这儿子不是白生,是她这当娘的白当了。

鹿岑闭着眼睛,心里翻涌起愤恨,自己已经是将死之人,能做什么……

纵使有千万种不甘……她又能如何。

鹿岑呼吸越发困难,胸口疼痛,意识慢慢涣散。

鹿岑突然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看着皇帝,皇帝眼里闪过一丝惊慌。

“皇帝,哀家无用,你是从哀家肚子里出来的,你跟徐氏是隔着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徐氏要你娶她徐家女儿为皇后,等徐皇后生下儿子,你也将是个无用之人!”

鹿岑的笑声骇人惊悚,殿外的粟辛听得心里一阵阵恶寒。

皇帝目光阴鸷,看着鹿岑笑着笑着,呼吸突然急促,双目睁大,双手摊开就断了气。

皇帝伸手替鹿岑合上双目,声音疲惫:“太后薨了!”

殿外的人匍匐跪着,痛哭声一下四起。心里想的都是这太后可真是没有福气,好不容易熬到了头,还没享福几日,就薨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