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越海来爱你在线阅读

穿山越海来爱你

墨上岛

现代言情 / 娱乐明星 · 28.3万字

【超独立超能力深海宫美人鱼×禁欲系娱乐圈顶流男神马甲多多:甜宠虐心,还有一点点奇幻】
“吵死啦!”他烦躁地高声呵斥了一声,语调震得任雨魂飞魄散,吓得她立马噤声。这个男人不好惹。她从小在深海宫备受宠爱,何曾被人这样呵斥过?任雨一声没吭,委屈的眼泪却像珍珠一样立马扑簌簌滚落下来……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从海滩上捡回来

凌晨三点多,那个把任雨从海滩上捡回来的男人肖天晔已发出轻微的鼾声。躺在旁边的任雨却睡不着了。

刚想朝左翻个身,肖天晔就从后面一把拦住了她的腰,嘴里喊了一句“别跑!”

吓得任雨心砰砰乱跳。听到肖天晔的呼吸声渐渐平缓,她才反应过来,哦,他在做梦。

轻轻拿开搭在她腰间那只温热的手,任雨掀开被子一角,光着脚下了床。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直窜脚心的透彻凉意,让任雨想到冰冷的深海。

她瘸着腿走到窗边,拉开左侧窗帘,透亮的月光纷纷然涌进卧室,照得卧室一角亮堂堂如白昼。空中高挂着一轮明亮的满月。任雨想看看那片海滩在什么方向。

六个小时前,任雨被海浪冲到了那片海滩上。在一块大礁石旁醒过来后,她吃力地挪动尾巴,才勉强让身体接触到了海水。

准备滑入海中的刹那,她压到一个破碎的玻璃瓶,尖利碎片直接扎进她体内。

那条闪着幽蓝光泽、全深海宫最漂亮的鱼尾,在亮堂堂的月光下鲜血直流,疼得任雨龇牙咧嘴。

除了反复拍打岸边的海浪声,夜静得出奇,任雨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周围,只不远处有个人独自坐在海滩上。

“SOCORRO!SOCORRO!”

“살려주세요!”

“Help! Help me!”

“救命啊!救命啊!”

强忍住钻心的疼痛,任雨尝试了四种语言朝那个人大声呼救。

在她喊出第二声“救命”后,那人才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双手插进裤兜,循声而来。

十几秒钟后,一个穿深色长风衣的男人站到了任雨跟前。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让人有些意乱情迷的香水味。两只皮鞋在月色下闪光锃亮,高大的影子投在沙滩上拉得颀长。

“喊什么?”他的语气里透着不耐烦,双臂环于胸前,像避开扫帚星一样斜着脸觑了她一眼。

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月影映照下,他的脸部轮廓立体精致,透出一种梦幻迷离的冷峻感。同时,任雨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他带着一丝丝危险气息。

任雨不确定眼前这个男人是否值得信任,但放眼整片海滩,除了求助于他,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鱼尾严重受伤,无法动弹,即使滑入海里,等待她的也是无限坠落然后死亡的命运。

任雨趴在那块黑不溜秋的礁石上,抬头仰望着他,可怜巴巴道:“我的尾巴受伤了!”

说完,她回望了一眼泡在海水里的鱼尾。闻到人类的气息,它正在慢慢蜕变成两条长腿的形状。

她回转头时,那个男人不带任何感情地问道:“尾巴?”

“不、不是!是我的腿!”任雨后悔不迭地连忙纠正道,差点就暴露了自己。

“不能走?”他问得言简意赅。

“嗯,好痛,哎哟!”任雨一边偷瞄他的反应,一边苦肉计般抽抽嗒嗒:“要不是碰见你,可能明早我就血尽身亡了!我太惨了!”

接着,任雨从抽泣变成了号啕大哭。

“停!吵死啦!”他烦躁地高声呵斥了一句,语调震得任雨魂飞魄散,吓得她立马噤声。

这个男人不好惹。她从小在深海宫备受宠爱,何曾被人这样呵斥过?任雨一声没吭,委屈的眼泪却像珍珠一样立马扑簌簌滚落下来。

鱼尾被扎伤,她只觉得痛,没觉得难过。但这会儿,她才是真的有点伤心了。

见她不吭声,只默默滚泪,这个男人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语气有些凶狠,他又像解释又像狡辩道:“我最讨厌听到哭声!”

说完,他蹲下身来,语气也放软了一些:“我先拖你到沙滩上,看下伤口。”

那张英气逼人的脸近在咫尺,任雨敏感地觉察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停顿了好几秒钟。

因为凑得太近,任雨看见他喉咙处有个结节上下滚动了一下,她伸出手来好奇地摸了一下。

“啪”地一下,任雨的手被他警惕性极高地重重拍掉:“干嘛?”

“这是什么东西?”任雨脸上泪迹未干,心思却已经全在那个会上下滚动的喉结上了。

“海水泡傻了吗?”他冷冰冰应道,然后起身绕到礁石后面。

没等任雨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拦腰抱起。

一时之间不太适应陆地行走的震荡感,任雨赶紧勾住了他的脖子,脸紧紧埋进了他的胸口。

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往后仰了仰,语气嫌恶道:“离我远点!”

任雨突然想起什么来,抬起头,瞥了一眼脚底,鱼尾已经变成人类的腿。不多不少,刚好两条。

她放下心来,还颇为新鲜地晃荡了两下,却牵动了伤口,止不住“哎哟”起来。

把任雨小心放在干燥一点的沙滩上后,他站起身,脱下身上的长风衣,丢到她身上,吩咐道:“穿上!”

任雨这才想起来,她没有穿人类的衣服。完了,被看光了。侧过身子背对他,任雨开始穿衣服,她感觉脸颊火辣火辣的。

这个男人却全然没觉得尴尬,好像刚刚抱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他只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是谁?哪里人?”

正闻着衣服上令人晕眩的香水味,任雨自动反射般脱口而出道:“我是人鱼。”

“任雨?你姓任?”

扣完最后一粒扣子,任雨瞬间清醒过来,赶紧挪转身体,冲他万分肯定地点点头:“对!对!就是姓任,名雨,雨点的雨,你呢?”

他没有回答,见穿好衣服的任雨转过身来,就弯膝跪在她受伤的右腿旁,掏出裤袋里的手机,按下手电筒灯光,递给任雨:“拿着!”

一束白色灯光照在痛处。任雨这才看清,那是四五块形状不一的玻璃碎片扎在她的小腿旁侧,血流得不多,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他前后左右细细观察了下,小心拍掉伤口周边的细沙,以不容置疑地口吻对任雨说:“碎片扎得不浅,要想取出没那么容易。这样,你跟我回家!”

刚被这个男人看光了身子,现在又要夜宿他家,任雨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条传说中的感情渣鱼。

但退一万步想,当渣鱼也好过当死鱼,这会儿怎么着都得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啊。于是,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听你的!”

他轻点了下头“嗯”,把任雨从沙滩上搀扶起来,叮嘱她站稳后,他背对她曲膝蹲身,双手后伸:“上来!”

任雨搂住他的脖子,趴在他后背上。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紧邻沙滩的公路走去。他们贴得很近,任雨鼻息里全部都是他身上好闻的气味。

他的心跳声、呼吸声都轻轻落在她耳边,起起伏伏。伴随着步伐的一起一落,温暖宽阔的后背像摇篮一般,任雨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